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林念染薄煜霆孟琳
林念染薄煜霆孟琳

林念染薄煜霆孟琳孟琳

標籤: 其他小說 季川 林念染
「大學同學
」林念染嘴角掛着抹虛假的微笑,看向薄煜霆:「好久不見
」兩人四目相對很久,才各自移開目光
菜過五味,新郎前來敬酒:「阿寒,今天我結婚,陪我喝一杯?」薄煜霆將他的手拂了下去,語氣涼淡:「我不喝酒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薄煜霆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亮起。
林念染下意識看了眼,頓時怔在原地。
手機屏幕背景上,他抱着一個小孩,旁邊還站着一個女人。
畫面溫馨,像極了一家三口薄煜霆看到她看到自己的手機,卻也沒多做解釋。
發動引擎,揚長而去。
林念染站在原地看了很久,才轉身上樓。
回到房間,她窩在沙發上,心中翻湧起萬千情緒。
她心中清楚,五年未見,是自己畫地為牢,以為遠離薄煜霆便能忘記那段曾經。
她搖頭晃散那些記憶,剛要起身去洗漱。
突然一道刺耳的手機鈴聲響起,林念染拿起手機,入目便是那串她以為自己會遺忘,手指卻替她牢牢記住的號碼。
是薄煜霆?
她遲疑着接起。
就聽電話那頭響起薄煜霆的聲音:「明早九點,下來拿包。」
五年了,林念染沒想到他真的還在用這個號碼。
反應過來薄煜霆說了什麼,她看了眼沙發。
才發現走時太過慌亂,竟把包忘在了薄煜霆車上。
林念染抿了抿唇,剛要說話。
卻聽一陣忙音,薄煜霆已經掛斷了電話。
夜,重歸寂靜。
林念染的心卻好像被掀起了萬丈波瀾。
她怔怔看着手機里那通顯示着通話30秒的記錄,良久,點了進去。
只見上一次的通話記錄還在……五年前。
一夜無眠。
第二天一大早,林念染就收拾好了自己,在沙發上等着。
一直呆到九點下樓,她一眼便看到那輛黑色寶馬。
車窗緩緩降下,陽光四散灑在薄煜霆精緻的眉眼上,彷彿天神下凡。
林念染一時竟有點出神,半響才上前。
薄煜霆將包從車窗遞給她:「今晚雲亭閣我父親生日宴,他叫你來。」
薄煜霆的父親是她的大學導師,亦師亦父,對她極好。
往年秦老師也都有叫她,但為了躲開薄煜霆,她只是托朋友將禮物帶到,人從來不出現。
見她沒有回話,薄煜霆又說:「你沒必要刻意躲着我。」
話落,他便將車窗升起,絕塵而去。
林念染看着消失在街角的車尾燈,拎着包的手微微收緊。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了下班。
林念染坐在工位上,腦海里都是這兩天和薄煜霆見面的場景。
「驚驚,下班了!
你今天怎麼啦,總是發獃?」
旁邊工位的同事伏在桌上偏頭問她。
林念染回神:「沒什麼。」
自從重遇後,她總會不由自主的想起薄煜霆,想起那段時光。
如果他們間沒有那些誤會……林念染勾起一抹苦笑,就算沒有那些誤會,他也會是那輪皎潔無暇的明月,永遠高懸於銀河之上。
突然鈴聲響起,林念染拿起一看,是秦老師打來的。
剛接起,就聽他說:「驚驚啊,阿寒都跟你說了吧,今天你可一定要來啊!」
林念染心中猶豫,又想起今天薄煜霆的話,還是答應了下來:「老師,我會去的!」
……林念染到達定好的飯店時,天剛微黑。
看着眼前足足五年不曾來過的雲亭閣,只覺物是人非。
當年因為薄煜霆吃不慣學校食堂,他們一有空便來雲亭閣,這裡幾乎成了二人的小據點。
那時薄煜霆愛着素凈白襯衣,束進黑色長褲之中,挺直地站在橋頭等她,見她來了便升起笑容喊人過來一齊餵魚。
但那些,都是過去了……林念染打起精神,走了進去。
剛走進包廂內,坐在主位的秦老師便瞧見了林念染。
他朝她招了招手:「驚驚,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季媛,薄煜霆的未婚妻。」
未婚妻……林念染順着秦老師指向的地方看去。
只見薄煜霆身旁坐着的那個女人,根本不是薄煜霆屏保中的那個人!
反而,和五年前她收到的那張薄煜霆在酒吧里的照片的女人,一模一樣五年前,畢業季林念染實習順利通過,拿到公司正式入職的offer,第一時間便想將這個好消息分享給身處異地的薄煜霆。
但此時,郵箱卻響了一聲。
她以為是公司的訊息,沒多想就打開看,入目的卻是一個陌生女孩子依偎在薄煜霆懷裡的照片。
滿心的喜悅猶如被潑了一盆冷水一般,盛夏之際她居然全身發冷。
那天,本應該是下班時間。
林念染卻一個人坐在工位上,瘋狂的撥打手機里那串熟悉的號碼,卻始終無人接通。
「第100個……」她緊緊攥着手機,咬牙盯着屏幕,決定再試最後一次。
這次,電話終於接通,但沒等她開口質問,電話那頭卻響起一道嬌嫩的女聲:「我是阿寒女朋友,他現在不方便接電話,請問你是?」
「砰!」
手機從林念染的手裡滑落,電話中斷。
從那天之後,林念染再也沒有和薄煜霆有任何聯繫。
耳邊,秦父的話還在響着:「媛媛是我好友的女兒,跟阿寒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林念染也回過神來。
她看着薄煜霆身邊的女人,抓着包帶的手微微收緊,有些呼吸不暢。
就在這時,薄煜霆打斷了秦老師的話:「父親!
該上菜了。」
包廂寂靜的一瞬間,林念染只覺得自己也好像重新活過來了一般。
落座後,她安靜的如同隱形人一般。
等到吃完了飯,便立馬找了個借口直接走了。
林念染從雲亭閣出來,走在路邊。
昏黃的燈光將她的身影拉的老長。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提包,包帶上面清晰的印着幾道指痕,可見剛才在包廂自己攥的力氣有多大。
複雜的情緒在內心翻湧,林念染只覺得格外疲累。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身旁響了起來:「上車,我送你。。」
薄煜霆將車停在路邊,車窗緩緩落下,雙手輕搭在方向盤上。
林念染整個身子微不可查的僵硬了一秒。
她轉身看向薄煜霆,嘴角掛上一抹客套的笑容:「不用麻煩了……」沒等她說完,薄煜霆打斷了她:「我說過,你不用刻意躲着我。」
他從口袋裡掏出打火機,一切動作都顯得很熟練。
嗆人的雲霧隨着他薄唇微啟,飄散出來,模糊了男人的面容。
林念染這才發現,眼前的這個男人好像變了很多。
不過,很快她又在心裏嘲諷的笑了笑。
時光荏苒,誰還會停留在原地。
就連她自己,也和從前不一樣了。
深秋的晚風涼意頗深。
林念染今天只穿了件薄毛衣,冷風襲來,她打了個寒顫。
薄煜霆瞧見皺了皺眉,手臂一伸直接將副駕駛的車門打開。
「上車。」
話落,卻聽林念染包里的手機突然響起,她拿出來看了眼,隨即對薄煜霆說:「不用了,有人來接我了。」
薄煜霆愣了下,順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見一面容清雋的男人走到林念染身邊站定。
他目光溫柔:「早上出門的時候我就叮囑你帶個外套,小心感冒。」
說完,他看向一直緘默的薄煜霆,微微一笑:「你好,我叫季川,是驚驚的男朋友。」
季川話音剛落,林念染眼中閃過一抹錯愕。
她什麼時候成了季川的女朋友了?
目光觸及到季川的臉上,林念染很快就明白了他說這話的用意。
季川是她同專業的學長,後來陰差陽錯兩人成了同事,又成了合租室友。
這一住,就是近四年。
而她和薄煜霆的事情,季川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季川剛剛那句話,是為了維護她。
想到這裡,林念染沒有解釋。
薄煜霆看着她,冷冽着一張臉,不知道想什麼。
沉默良久,他將煙按滅:「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關上車門,開車離去。
車尾燈猩紅,最後被黑暗吞沒。
林念染眼中的光亮也隨着慢慢暗淡直至熄滅。
季川看在眼裡,沒說什麼,只是脫下身上的外套給她披上:「回家吧!」
林念染攏了攏外套,悶聲說好。
……回到家,林念染剛走進卧室,就看到床頭柜上水滴形的玻璃瓶。
她走過去拿起,怔怔看着裏面的透明溶液。
這是當年薄煜霆失敗好幾次才成功做出來的第一個風暴瓶,意義重大。
她求了好久,薄煜霆才願意送給自己。
當年,林念染像個跟屁蟲一樣,天天跟在薄煜霆的後面。
似乎就像老話說的女追男隔層紗,他從一開始的不耐煩,慢慢到後面默許自己的所有行為。
他們漸漸曖昧,所有人都覺得他們是一對。
然而一段感情若是沒有正式的開始,那就註定了其倉惶的結局。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酒色撩人[快穿]:挺蘇爽的,但是還沒看完我就忘了前面的內容,後文比前面好看些!和《古穿今之天後來襲》同一個作者,蘇爽程度沒有天后高,這本沒有追文的衝動,看還是可以看的…… 是一個美炸天的妖孽女主報復女配的故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劍之最強輔助:有金手指不好好發育,在聖都浪費了五年過日常,你呀真想過日常帶着女人跑遠點啊,又不離開漩渦中心,又不好好變強,一邊改變着劇情,一邊強行跟着劇情走,不知道主角在想什麼。。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頑賊:評分低了,到目前為止,合理性不錯,文筆有基礎,不水,同期連載歷史文里也就這本還能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