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雲鸞蕭玄睿
雲鸞蕭玄睿

雲鸞蕭玄睿雲鸞

標籤: 雲鸞 其他小說 蕭玄睿
常聽民間傳言,攝政王把持朝政,寧惹君王怒,莫沾王侯衣
雲鸞從前只當笑談,可直到聽皇上親言:「此事乃是攝政王提議,你若有異議便去說服他吧
」她才惶惶後知,原來那些傳言是真!是以,當來到攝政王府,雲鸞看着坐在主位上兀自品茶的男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腦海里滿是剛剛看到的那一片鮮紅!
冬雪積深,冷風蕭瑟。
雲鸞一步一步走在漆黑的長街上,只覺得從骨子裡往外滲着冷。
她不明白,蕭玄睿為何要如此布置!
她還記得當年追在他身後不雲羞澀,張口閉口描述着大婚景象的自己。
也記得那日她說喜歡時,蕭玄睿的冷漠回應……過往的回憶一幀幀湧上,雲鸞腦海一片空白,一團亂麻。
這時,一輛馬車正從巷子口出來,與雲鸞撞了個正着。
轎內人掀簾瞧見雲鸞先是一愣,而後忙走上前將暖手爐塞進她懷中:「我正要去宮內見你,你怎會在這兒?」
來人是丞相之女楚落落,與雲鸞幼年相識,關係甚篤。
雲鸞看着她關切的眼,一直在內心叫囂的情緒似乎找到了宣洩口。
「我剛剛……去了他府上。」
聞言,楚落落一怔,眼中流露出幾分複雜:「先上車吧。」
然後便扶着人上了馬車。
車輪壓着雪,一路朝皇宮行去。
馬車裡,雲鸞將回京之後和蕭玄睿之間發生的事都說給了楚落落聽,一直憋悶的心緒也好了很多。
而楚落落嘆了口氣只說:「你不該回來的,他那樣的人帶給你的只會是傷害,你為何就是不明白呢?」
雲鸞沉默了很久,徐徐開口:「我明白的。」
她明白,蕭玄睿心裏沒有她,也知曉他和陳婉兒依舊互相喜歡。
而自己,從頭到尾都是個局外人!
這之後,兩人都沒有再說話。
楚落落將雲鸞送回宮,交代宮人伺候後,便回了丞相府。
桃梧宮內燭火明明。
更換好衣物的雲鸞躺在榻上,只覺得身子發熱。
她按了按脹痛的額角,卻未叫人伺候,只是裹着被子,望着跳躍的燭火出神。
腦海中,從前和蕭玄睿的回憶像走馬燈般一點點放映着。
遇見即是上上籤,放棄實屬下下策。
這場她一廂情願的追逐,也該到此結束了!
想到這兒,雲鸞只覺得心像被刀刺穿般,痛的她受不住。
可再痛,好像也只能這樣了。
好久,她才長出了一口氣,緩緩閉上了眼,任由淚水滑落……餅餅付費獨家卻不想翌日剛起身,就見絲翠走進來:「公主,攝政王府的人來了,說是攝政王請您過去商議減少進貢之事。」
昨日在王府發生的一切,蕭玄睿定然心知肚明!
雲鸞不知他又要做什麼,可想到自己來京的意義只能應下:「我現在過去。」
絲翠沒動:「王府的人還說,攝政王想吃京城北門合芳齋的點心,麻煩公主跑一趟。」
雲鸞一怔,合芳齋的點心是曾經她每次去見蕭玄睿必帶之物。
只是自從三年前,再未踏足。
雲鸞抿了抿唇:「我知道了。」
起身梳洗後,便隨着王府下人一同去合芳齋買點心。
可不想剛從店鋪出來,就聽王府下人說:「公主,王爺說還想嘗嘗南門酒樓的酒釀丸子。」
雲鸞眉心微微蹙起,但最後還是應了下來。
這之後,蕭玄睿又接二連三想吃很多東西。
雲鸞幾乎走遍了整座京城,再次從店鋪出來,她看着眼王府下人:「你確定這是最後一樣?」
王府下人忙說:「是。」
聞言,雲鸞沒再多言,上了馬車朝着攝政王府行去。
而此時,書房裡。
韓沐看着批閱奏摺的蕭玄睿:「你明知她心悅你,無論你說什麼都會去做,何必還這般戲弄,就不怕她哪天知曉?」
蕭玄睿面無表情:「她不會知曉。」
韓沐輕嘖了聲:「也是,她要是如此聰慧,也不至於蠢到喜歡你這麼多年。
你待着吧,我出去透口氣。」
話落,他起身剛要往外走,就看到站在門外的雲鸞!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空想之拳:設定不清不楚,劇情自嗨嚴重,可以說完全沒有看的價值....我本想這麼說的,但他的爛話實在太多了。雖然這個主角又嘴臭又陰陽人還跟許多美少女不清不楚,但三觀正常關愛社畜,愛了愛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萬界武俠大冒險:怎麼牛叉的世界居然沒有紙 設定有毒。乾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那美好的無限世界:都說橘家,MTSP(Jin)那個橘家咩?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