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夢幻棋子
夢幻棋子

夢幻棋子路青

標籤: 劉麻子 現代言情 路青
因為窮,我娘就撮合我和弟湊錢買了個女人當媳婦
王哥送貨來的時候說女人是研究生,要小心!「這娘們要是能逃出去,除非我死咯!」我弟怎麼也沒想到玩笑話竟然一語成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二柱不在家的日子,我和路青的感情越來越好。
有一天路青突然問我:大柱哥,我怎麼感覺娘對二柱好一些呀?
這也太不公平了。
我眼眶一潤,這麼多年了,終於有人替我說話了。
從小到大,家裡都更偏愛弟弟二柱。
我忍不住告訴路青:小時候噢,家裡有吃的,都是二柱先吃。
有新衣服,也總是他先穿,穿破了不要了再給我。
就連學草藥,爹一開始也沒打算教我。
路青眼裡有一絲心疼,她安慰我:不過爹還是喜歡你的,不然最後也不會教你。
我撇撇嘴:如果不是二柱眼瞎了幾年,我爹才不會教我呢。
路青問我:二柱眼睛瞎過?
我用手摁住在地上爬來爬去的螞蟻:反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我們好好過日子就行。
路青很識趣,也不追問,她那雙大大的眼睛亮亮地看着我:大柱哥,以後我對你好,娘早上煮給我的雞蛋我就不吃了,都省給你吃!
我心裏一暖,女人真是比我娘還心疼我。
路青一直想出門去村裡轉轉,可娘說要關她到懷孕為止。
我轉告了娘的想法,路青委屈巴巴地說:你還是不相信我,我都已經嫁過來了,自然要為這個家出力賺錢,我心疼你一個人上山採藥,想幫你多背一點,可你!
路青說完就紅了眼睛,還故意扭過頭去不讓我看見她的眼淚。
我心疼啊,趕緊找到娘說想讓媳婦幫忙背簍子,這樣也可以多采一些葯換錢。
說到可以多賺錢,娘還是勉強同意了,但暗地裡還是囑咐上山種樹的人一起偷偷跟着。
第一次上山,路青很興奮,東看看西看看。
我也樂得有人陪着,跟路青講解各種草藥的藥效。
路青聽了直誇:大柱哥你真厲害!
媳婦兒的誇獎喲,真是比山裡的棗子還甜。
但第一次上山,還是出了事故——我一不留神讓女人迷了路。
跟我們一起上山的男人罵我傻:迷什麼路,你媳婦這是跑了!
趕緊追!
我瘸着腿在山上大聲喊她的名字,只有回聲,沒有回應。
我急了,這女人怕是真跑了。
天快黑的時候,我聽到路青急切的聲音:大柱哥,我在這裡啊,快來救我!
我循聲去找,才發現她是掉到坑裡了,那坑的作用之一是用來扔屍體的。
主要是買來的女人性子大多數都很烈,進了村後總想着逃跑,被抓到後有一部分就被活活打死了,也有一部分女人買來生不齣兒子被拿出來賣,然後上吊或者喝農藥自殺的,總之毛家村的女人各種死法都有。
這種大坑還有一個作用就是可以防止女人們逃跑。
畢竟在毛家村,只有男人知道什麼樣的地方不能踩,村裡的女人是不知道的。
我喊人用繩子把路青拉上來,路青一上來就撲在我懷裡嚶嚶地哭。
大柱哥,你怎麼現在才來,我都嚇死了!
我盯着路青的眼睛,告訴她:你不要亂跑,會死人的!
路青頭點得跟搗蒜似的:大柱哥,下次出來你拿繩套在我腰上,牽着我吧。
我笑她傻,但我後來上山還是會用繩套在她腰上,這樣也不用叫人跟着了。
有了路青幫我背簍子,我每天賺的確實比之前更多了。
知道她愛美,我還託人去鎮上給她買了好幾件花衣裳。
村裡的人都說路青像是一朵盛開的迎春花。
我捨不得讓路青繼續睡柴房,讓她睡到了我的房間。
路青特別開心,忙前忙後地花了好幾天的時間來整理,窗戶被擦得都可以映出我們影子的時候,她問我可不可以去一趟鎮里:大柱哥,我聽村長媳婦說鎮里很熱鬧,我想買些窗花,還想給咱們換條新床單。
我條件反射般地警覺起來。
因為我娘跟我說過,買來的女人總是會想方設法討好男人,然後花言巧語地讓男人帶她們去鎮上買東西,等到了鎮上她們就會想方設法逃跑。
就我這雙腿,到時候去哪裡追她。
我迴路青:家裡錢緊得很,還是讓別人帶回來吧,省點車費。
說完,我看了一眼她的反應。
路青並不生氣,只是叮囑我:那你記得讓別人再帶一對喜字兒!
我一口答應了下來。
因為路青提了去鎮里的事,我又不放心地開始觀察起了她。
可提了那次之後路青沒什麼太大異常,每天只是埋頭幹活,幫我整理草藥,也很少跟村裡人說話。
要是想買什麼東西,路青也只是告訴我一聲,讓我托別人去買。
很快,我住的那間屋子,已經被女人貼上了窗花、喜字,還換了新床單,短短几天舊房就變成了新房。
一切布置完畢後,女人開心地告訴我:大柱哥,這是我和你的婚房,你喜歡嗎?
我看着滿屋子的喜氣兒笑了,因為第一次我感覺有了自己的家。
一個只屬於我和路青的家。
那晚,我睡得很香很甜,夢裡我和路青有了個孩子,我當上了爸爸。
可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路青不見了!
來不及穿上鞋,我拄着拐杖趕緊去問我娘。
我娘在鍋里煮着雞蛋,她朝着柴房努了努嘴:二柱回來了,女人在裏面呢。
我心一緊,拖着腿走到柴房,心想兩個月的時間怎麼會過得這樣快。
我站在門口聽着柴房裡的動靜,察覺到女人和二柱在一起的狀態跟兩個月前完全不一樣。
她沒有掙扎、沒有怒罵、沒有歇斯底里的對抗。
我焦慮了,難道女人喜歡上了二柱?
血液開始上涌,我煩躁不安,腦海里想起了我第一次殺豬的畫面。
那時候我 18 歲,二柱才 15 歲,他拿着刀哆哆嗦嗦地半天不肯動手,爹見了就拿過二柱手裡的刀,放在我手裡:大柱,要不你去試試?
我看着豬被五花大綁地吊在樹榦上,鐵鍋里滾開的水咕嘟咕嘟叫着。
我瘸着腿走過去,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乾脆利落地結果了那頭豬。
很奇怪,我竟然愛上了那種刀子進出的快感。
再後來,如果有人罵我是瘸子,向我扔石頭,嘲笑我沒用,我就去抓野貓,然後把貓想像成欺辱我的人,挑破它的肚子,發泄我內心的憤懣。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地府重臨人間: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某學園的默示錄:散文化的行文,總是那麼淡定的沒進取心的主角,沒有激烈的衝突或爭吵。雖然是喪屍動漫的同人,卻像是一股清風流水,恬淡純凈。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獻給魔王的禮讚:月吹廢蛆,一味的貶低弒神者。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