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離婚後,冷冰冰的前夫瘋狂倒追我
離婚後,冷冰冰的前夫瘋狂倒追我

離婚後,冷冰冰的前夫瘋狂倒追我顧南枝

標籤: 現代言情 薄沉衍 顧南枝
「你可以解釋,但不是現在,也不是對我
」薄沉衍站直了身,拉開了和她之間的距離,似乎非常的嫌棄
男人嫌棄的目光就像一雙無形的手,死死地掐着顧南枝的脖子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爺爺出車禍進院了?
是因為她嗎?
這次薄沉衍肯定不會原諒她的。
她永遠忘不了他離開時看她的眼神。
聖彼得醫院顧南枝趕過來的時候,薄家人都在手術室門外候着。
手術室外的氣氛十分凝重,薄沉衍的妹妹薄晴是第一個看到顧南枝的人,她上前就是用力一推,惡意責罵:「顧南枝你這個賤人還敢來,是誰讓你上來的,你給我滾,馬上滾。」
「如果不是你,爺爺就不會出車禍。」
「我早就說過你這種不安分的女人不應該娶進門,大晚上你跟我哥鬧什麼脾氣,竟然要讓爺爺一個老人家過去,現在爺爺躺在手術室裏面,你安心了。」
薄晴不喜歡顧南枝,當初顧南枝跟薄沉衍結婚,她反對得最厲害。
再加上薄老爺子對顧南枝比對她還要好,害她出去都被別人恥笑她堂堂薄家千金竟然比不上顧南枝這個臭要飯家庭的。
她對顧南枝的一直都看不順眼,此時更是見縫插針,處處讓顧南枝難堪。
薄晴伸手就要扯顧南枝的衣襟,卻被顧南枝反手鉗制,「我是薄家少夫人,我有資格留在這裡,還有我是你嫂子,請你給我該有的尊重。」
「呸,誰認你這個賤人是我嫂子,你快點給我滾,啊,鬆手,痛,快鬆手。」
顧南枝貼在她耳邊說道:「你嘴巴放乾淨點,我就會鬆手。」
薄晴敢怒不敢言,只能幹瞪着眼睛。
顧南枝也不想在這種情況鬧事,她很快就鬆開了薄晴。
薄晴不管怎樣都趕不走顧南枝,她氣到小臉都紅了,遠離顧南枝後咒罵聲一片又一片。
「薄晴。」
薄晴見阻止她的人竟然是薄沉衍,她怒不可及,「哥,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幫顧南枝,爺爺會被你氣死的。」
薄沉衍冷冷地看了顧南枝一眼,不給半分情面,「讓保鏢抬出去。」
「別髒了地。」
現在看到顧南枝,他就懊悔當初自己為什麼要聽她的給爺爺打那一通電話。
他相信沈明瑤,這一通電話是多餘的,還害了爺爺。
薄晴馬上把保鏢叫上來,顧南枝對付薄晴一個小女孩還有點能耐,可對着牛高馬壯的保鏢,她絲毫沒有反抗之力,只能被驅趕。
「沉衍,讓我見爺爺一眼吧,只要爺爺醒過來,我就會走的。」
「求求你。」
然而薄沉衍似乎對她的哀求已經免疫,她的每一次哀求,帶來的都是更堅定的拒絕。
最後顧南枝還是以最丟臉的姿態被抬着扔出醫院,保鏢守着四周,不許她上去。
外面下着雨,可顧南枝擔心爺爺的情況,不肯回去。
她找了一個稍微能夠遮雨的地方,坐着等。
風夾着雨水,很冷,而她的心更冷。
不知過去多久,一個長長的影子覆蓋在她身上。
「太太,少爺讓你上去。」
保鏢來帶顧南枝上去了,他別過臉,雙手緊握成拳,唇抿成一條線,似乎在壓抑着什麼情緒。
顧南枝卻以為是爺爺已經度過危險,醒過來了,不然薄沉衍怎麼會讓她上去呢。
只要爺爺沒事就好。
顧南枝心裏鬆了一口氣,邁着的步伐都加快了不少。
可上去後,薄沉衍猩紅而帶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看,恨不得要把剝她一層皮。
她心裏咯噔了一下,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爺爺要單獨見你,注意分寸,好好說話!」
「如果你說了什麼再刺激到爺爺,我是不會放過你和你家人的。」
薄沉衍不等顧南枝回答,就讓護士帶她進去,好像連一個眼神都不想施捨給她。
心裏有很多個疑問,等進了手術室,看到插滿管子的薄老爺子,顧南枝似乎心裏已經有了答案。
她紅着眼睛來到手術床前,小心翼翼地握着薄老爺子那插着針頭的手,「對不起,爺爺。」
「如果不是我任性,你就不會出車禍,都是我害了你。」
在看到薄老爺子之後,那偽裝的堅強再也撐不住了,眼淚掉了下來。
在顧南枝愕然之下,薄老爺子摘掉了氧氣罩,「戴不戴已經沒差別了。」
他的身體他很清楚的,戴着氧氣罩反而不能好好說話。
他有一些話想要交代給顧南枝的。
薄老爺子這話就像在向顧南枝宣告死訊,顧南枝的淚眼掉得更凶了,嘴裏不停喊着對不起。
「傻孩子,不是你的錯。」
「我過去,是不想我的孫子失去那麼好的媳婦,我是為了我們薄家。」
「你放心,我是不會讓沉衍離婚的,更不會讓沈明瑤有絲毫的機會。」
爺爺竟然也知道沈明瑤沒死?
她也是今天從薄沉衍口中才知道的。
「爺爺雖然老了,卻不至於一點小事都能被瞞着,我會解決沈明瑤,你千萬不要放棄沉衍,好不好?
咳咳咳,答應我,咳咳咳......」薄老爺子咳嗽個不停,手卻一直緊緊地抓着她,渴望她答應。
顧南枝點了點頭。
「好孩子,四年前我就知道你是個好孩子。
你才是沉衍最好的歸屬。」
四年前,薄沉衍失明情緒特別不好,誰靠近都會攻擊,顧南枝每次傷痕纍纍卻從來不說一句抱怨,還會整不同的美食來討好薄沉衍。
當時商業對手請來的殺手差一點就刺傷薄沉衍,是顧南枝替他擋了那一刀。
鮮血染紅了整個地面,而顧南枝卻一聲都沒吭,用身體死死地護着薄沉衍,他趕過來的時候,顧南枝才放心地倒下,她還叮囑自己不能讓薄沉衍知道,不想他自責。
一個眼裡心裏都是薄沉衍,恨不得為他掏心掏肺的人,才是薄沉衍廝守一生的對象。
薄老爺子身體越來越虛,他對顧南枝深感歉意,「抱歉,咳咳咳,爺爺......不能再護你多久了......」「爺爺,你別再說了,我替你戴上氧氣罩好不好?」
薄老爺子沒有拒絕她的好意,他讓護士叫薄沉衍他們進來。
爺爺對顧南枝一直都很好,那種親人即將離世的悲傷,壓得她回不過氣來,她給薄老爺子戴氧氣罩的手都在發抖的,戴了許久都沒能戴好。
倏然,背後一股強大的力量擒着她的手腕,把她甩開。
顧南枝崴了腳,一時站不穩,頭撞到牆上,腦子嗡的一聲,頓時天旋地轉,只能靠着牆才能穩住身體不倒下。
薄沉衍怒道:「誰讓你摘掉氧氣罩的。」
難道她就不知道爺爺這個身體是不能缺少氧氣罩的?
她這樣分明就是要爺爺的命。
「你這個狠毒的女人,竟然摘掉爺爺的氧氣罩,哥,她是要謀殺爺爺,報警,讓**抓她去坐牢。」
薄晴在一旁加油添醋。
薄老爺子見不得顧南枝被誤會,他急了,「不......不......」他急得吐起血來,不過最後還是說了完整的一句話,「不是南枝,是我自己摘的。」
說完這句話後就暈了過去,醫生馬上進行搶救。
等薄老爺子再次醒過來,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有些話必須叮囑薄沉衍。
「沉衍。」
「爺爺,我在。」
薄沉衍守在床邊,他知道爺爺已經不行了,現在是爺爺臨終前的遺言了。
「我......不許你跟南枝離婚,更......更不許娶......娶沈明瑤......她不......」滴滴滴,心電監護儀從曲線變成一條直線,薄老爺子話還沒說完就去世了。
爺爺的去世給了顧南枝很大的打擊,她不管自己身體的疼痛,飛撲到薄老爺子身上,哭着喊道:「爺爺,你不要走,不要走......」只有爺爺對她最好了,如果連爺爺都走了,那她身邊再也沒有一個疼愛她的人了。
薄沉衍把顧南枝從薄老爺子身上拖走,一雙猩紅的眸子好像被解封的魔物,蓄滿了陰鷙,「不用你惺惺惺作態。」
「顧南枝,爺爺死了,現在你滿意了。」
「你一直不肯走,不就是為了跟爺爺告狀。
害爺爺出車禍還不夠,還要逼死他,顧南枝你還是不是人。」
他不應該讓顧南枝見爺爺的,明知道顧南枝是這種狠毒的女人,他為什麼還讓她上來呢?
顧南枝搖頭解釋:「我沒有,薄沉衍你不能一次又一次冤枉我。」
薄沉衍怒極反笑,「冤枉你?
如果不是你告狀,爺爺怎麼會知道明瑤還活着?」
「我早就警告過你,要好好說話的,看來你也不在乎你妹妹的生死。」
顧南枝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有一個賭鬼父親,還有生病的妹妹,他們一家都是靠着薄沉衍而活。
妹妹得腎病,每天都要洗腎,還靠着薄家研究院的葯撐過每一天,如果沒了薄家的葯,妹妹熬不了幾天的。
「不,不要搞我妹妹,有什麼氣儘管發在我身上,不要搞我家人。」
她的家人就重要,而他的卻不重要是嗎?
所以她才能把爺爺當成是他們婚姻的籌碼。
薄沉衍譏諷道:「還真是姊妹情深,只要你簽了離婚協議書,你的妹妹就會好好的,不然你得要跟我一樣,辦喪事!」
想起爺爺臨終前的要求,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爺爺,顧南枝都不能離婚。
「薄沉衍,爺爺剛才的遺言你忘記了嗎?
他不讓我們離婚。」
「我不會離婚的。」
顧南枝不提爺爺還好,一提他就怒不可遏,薄沉衍緊握拳頭,唯恐自己會忍不住掐住她那脆弱的脖子。
「爺爺被你的花言巧語迷惑,我不會。
他泉下有知,會理解,但不知道你的妹妹會不會諒解。」
薄沉衍知道她的軟肋,每一步都算計得剛剛好。
顧南枝覺得身心無力了,好像很努力地追趕一樣東西,最後卻落個空。
「你就這麼愛沈明瑤?
哪怕她四年前拋棄了你?」
「對,就算她四年前嫌棄我才出國,我也愛她。
知道為什麼嗎?」
顧南枝明知道接下來的話只會讓她痛不欲生,可是她卻像被蠱惑了一樣,不到南牆心不死。
「為什麼?」
「因為四年前她就懷了我孩子,現在她帶着我的親生孩子回來找我,我怎能不愛她,怎麼會捨得委屈她呢?」
四年前,他喝醉了,迷迷糊糊地跟人睡了,不過幸好,醒來發現那個人是沈明瑤。
而沈明瑤還非常善良體貼,沒要他負責任,但薄沉衍還是讓沈明瑤當他女朋友了。
像沈明瑤這麼好的女人,為他獨自帶大孩子,他怎麼會不相信她呢。
沈明瑤跟薄沉衍孕育了孩子,這是壓倒顧南枝的最後一根稻草。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改編了世界:主角搞得全球幾十座火山噴發了,肯定會死傷不少人吧,主角內心一丁丁點抱歉內疚的感受都沒有嗎?壓根沒想到這一點嗎?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限拍賣:能堅持300章作者也是夠無聊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高冷姐姐和鬼畜的我:看小說把我看石更了,還有什麼好說的,我tm全訂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