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鳳眠眠塵參
鳳眠眠塵參

鳳眠眠塵參塵參

標籤: 傅景行 鳳眠眠 現代言情
塵參說了一聲,「進!」一個穿着黑西裝的男人開門進來,拿着一份文件送到塵參面前,「傅總,這是第二批備選名單
」塵參看了一眼辦公桌,「放下吧
」男人留下文件後,便關門離開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找到了毒素來源,鳳眠眠就有辦法救傅景行。
當下,架子上的葡萄糖是不能用了。
鳳眠眠抬手摘下來,把葯倒進了洗手間。
接下來,她從帶來的小箱子里拿出一個布袋,解開上面的繩扣,淡定自若的揮手鋪開,然後對着昏迷不醒的傅景行淺笑道:「今晚是我們的新婚之夜,本來我也不想這樣對你,但事出緊急。
得罪了,老公。」
傅景行沉睡着,像件完美的藝術品,任由鳳眠眠擺布。
她先是解開傅景行身上的睡衣扣子,精壯的八塊腹肌顯露出來。
傅景行不但臉長得好看,身體也是一等一的好,完美的詮釋了「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這句話。
「身材不錯嘛!」
鳳眠眠讚歎了一句,嘴角勾笑,滿眼的喜歡,「可惜現在沒時間欣賞,等你身上的毒清了,可要補償給我。」
說完,她手探向桌上攤開的布袋。
118根銀針整齊的排列在上面,鳳眠眠隨手取了其中八根,依次刺入傅景行身上的八個穴道。
她刺得很深,差不多一根銀針三分之一的長度,要是換做市面上的那些針灸大夫,可是不敢刺得這麼深的。
但鳳眠眠不同,她施針,就和家常便飯一樣,簡單得很。
差不多過了一刻鐘,鳳眠眠把針一根根取出來,她手很穩,沒有一個針眼滲血。
她把針放回到布袋裡,然後給傅景行系好睡衣扣子。
折騰了一天,已是入夜。
鳳眠眠困的眼睛快睜不開,她順勢倒在傅景行旁邊,手指撫摸着他的脖頸,欣賞着自己老公精緻的側臉。
「這麼好看的一個人,怎麼就醒不過來了呢?」
鳳眠眠語氣軟軟的,情不自禁的往傅景行身邊湊了湊,薄唇貼着他的耳垂,喃喃着:「傅景行,你一定要記住鳳眠眠這個名字。
從現在開始,她就是你老婆,要照顧你一輩子的人。」
話音剛落,鳳眠眠就睡著了。
等她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
「渴。」
鳳眠眠的小臉在枕頭上蹭了蹭。
她揉了揉眼睛,下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才喝了兩口,肚子開始叫起來。
想想從昨晚進門到現在,她還沒吃過一口飯,能不餓嗎?
鳳眠眠拿着水杯,一邊喝,一邊下樓。
一樓客廳沒人,她尋着聲音往廚房走。
「一個二十來歲的小丫頭,有什麼好怕的。
聽說她父母早死了,在江城無親無故。
你看她昨晚進門那樣子,只帶了一個小破箱子,連件像樣的嫁妝都沒有。
要不是少爺病了,她這種沒權沒勢的小姑娘能嫁進傅家?
她還有臉自稱少夫人,真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呢!
行了行了,少爺的東西不用洗那麼乾淨,他人又醒不過來,看也看不見。」
傭人的話傳進鳳眠眠耳朵里。
她站在廚房外面,聽得清清楚楚。
沒想到剛進傅家第一天,就有下人不服氣。
這種氣焰不當即扼殺,她以後還怎麼在傅家立足!
鳳眠眠眼底划過一陣冷色,漫不經心的伸直右臂,小巧的指尖一松,透明的玻璃杯應聲落地。
「啪」的一聲,玻璃碎片夾着水花四濺。
剛才大放厥詞的傭人被嚇了一跳,一轉頭看到鳳眠眠站在廚房門口,驚恐的五官都僵住了,別提有多難看。
「少夫人。」
先反應過來的是張姐,她放下手裡的活兒,起身向鳳眠眠問了聲好。
鳳眠眠沒應她,直徑向那個說三道四的傭人走過去,「剛剛不是挺會說的,怎麼現在啞巴了?
我一個沒權沒勢的小姑娘,受不起你一句少夫人是嗎?」
別看鳳眠眠年紀不大,身上的氣場足以給人強烈的壓迫感。
那個傭人四十左右的年紀,身材胖碩,面相有些凶,一看就不好惹。
她沖鳳眠眠梗了梗脖子,頂撞了一句,「你一個小丫頭,年紀不大,說話怎麼這麼難聽!
要不是少爺病了,傅家會娶你進門?
別以為飛上枝頭就能變鳳凰,傅家選你,不過是給少爺找個使喚的老媽子,你和我們都一樣,都是傅家的傭人,在這給誰臉色看呢!」
給誰臉色看?
鳳眠眠冷笑了一下,她今天站出來,不是要給誰臉色看,而是要告訴傅家上下,她鳳眠眠不受任何人的氣,說她老公一句壞話也不行!
「少夫人!
這是怎麼了?」
劉媽聽到玻璃破碎聲,從外面趕進來。
鳳眠眠目不斜視看着那個傭人,「她,被我辭了。」
沒有多餘的廢話。
鳳眠眠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讓對方滾。
劉媽沒想到會鬧成這個樣子。
胖傭人也被嚇到了,但她覺得鳳眠眠做不了這個主,大聲嚷嚷道:「我是傅家找來的,你憑什麼趕我走!」
一個傭人,不值得她動氣。
鳳眠眠問旁邊的劉媽,「我是傅景行的妻子,這個家的女主人,不能辭掉一個傭人嗎?」
劉媽張大了嘴巴,她是一點沒看出來,長相溫柔漂亮的鳳眠眠,性子居然這麼剛。
「能,少夫人當然能做這個主。」
一錘定音。
鳳眠眠在這個家,就是有這個話語權。
這下,張狂自大的傭人傻了。
傅家的待遇好,工資又高,活兒也清閑,多少人擠破了腦袋想要進,她卻因為嘴賤丟了飯碗。
看出鳳眠眠不好惹,胖傭人的態度立刻軟下來,她巴結的搓搓手,陪笑的認錯說:「少夫人,都是我嘴賤,都是我的錯,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個下人一般見識。
我家裡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都指着我養活呢,我要是丟了這份工作,他們可怎麼活呀!」
全家的依靠?
既然知道討生活不易,嘴巴怎麼不閉嚴了呢?
心怎麼不幹凈點呢?
「你聽不懂我的話嗎?
我說讓你滾。」
鳳眠眠不怒自威的氣場震懾住了在場所有人。
胖傭人半天沒反應過來,還是劉媽拉着走的。
張姐微微低着頭,畢恭畢敬的站在原地。
鳳眠眠笑着走過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別怕,老老實實幹活的人,我是不會趕走的。」
「謝謝少夫人。」
鳳眠眠滿意的笑了一下,然後坐在長桌旁邊的高腳椅上,「我餓了,你做點東西給我吃。」
「是,少夫人。」
張姐用身上的圍裙擦了擦手,馬上去準備。
鳳眠眠就在後面坐着,看着這個昨晚給傅景行下毒的女人在廚房裡忙活。
是誰要傅景行死?
這個女人只是幫凶?
還是幕後主使之一?
鳳眠眠眯起一雙桃花眼,靈巧的指尖若虛若實的點着桌子,她倒要看看,這個女人背後,到底能牽扯出一個多大的秘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1627崛起南海:大明猶如穿越者的親爹。連太平洋的小島國都知道和中國打交道的時候打台灣牌來獲取利益。穿越者不僅沒有打後金牌來獲取大明的讓步,反而在大明官員刺殺穿越者的情況下,去派兵和後金干仗。這外交水平打0分都嫌多。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藝術家:量大管飽。男主的設定不曉得會不會讓男讀者不適,個人感覺就是蘇破天際的小受臉……然後特別全能啥都能幹(無引申義)。已經看完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技壓群芳:我還是很相信老作者的功底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