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忌日生辰
忌日生辰

忌日生辰唐月初

標籤: 其他小說 唐月初 姜珏
我坐在桌前,將那張診斷書撕得粉碎
紛紛揚揚的紙片落在桌上的時候,手機忽然屏幕亮起
姜珏:媽媽的忌日馬上要到了
姜珏是我的哥哥
他一直很恨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同事瞪着眼睛憤憤不平。
憑什麼啊,她空降就能搶你的位置啊,走後門走的這麼光明正大嗎?眠姐,你不生氣嗎?明明這個職位是屬於你的,你這麼努力,上次加班還差點進了醫院。
她的目光落在我眼下:眠姐,不是我說,你也用不着那麼拚命,少喝點咖啡。
咖啡的溫度透過陶瓷杯傳遞到我的手上,我低聲道謝:姜總應該有自己的考量。
女孩子雙眼一瞪,壓低聲音剛要吐槽,手機鈴聲就突兀地響起。
姜珏的聲音在狹小的茶水間無比清晰,帶着隱隱壓抑的怒火:姜眠,來我這一趟。
手中杯子不穩,落了幾滴咖啡在我的白襯衣上,隔着布料的熱度也灼得皮膚生疼。
我低聲應下:嗯。
姜珏的辦公室門開的一瞬間,我就瞧見坐在沙發上微微垂着頭的唐月初。
還有她手裡攥的一張紙。
而姜珏,坐在那裡,冷着臉壓着怒氣。
從前有人說,明明我和姜珏都是一個肚子裏面出來的,卻只有眼睛長得像。
眼尾上挑,不笑時,就天然帶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氣。
可惜我們倆都不愛笑。
而姜珏,也從來沒有對我笑過。
雖然月初是空降,但她有這個實力。
姜眠。
喊我名字時,姜珏蹙緊了眉。
心裏有怨言就直接說,在背後嚼人舌根,聯合同事孤立月初,姜眠,你的惡毒是刻在骨子裡的嗎?
不過短短半天。
我側眸看向唐月初,她恰好抬眸,與我對上了眼。
二十來歲的臉上膠原蛋白滿滿,眼眶微紅,眼裡的淚反射着細碎的光。
又立馬低頭。
鬧劇的演員全部就位,只等着我演下去,可我實在沒興趣陪他們演戲。
嘴巴長在別人身上,他們怎麼說關我什麼事情。
再說——大家又不是傻子。
抽泣聲和物體落地的聲音一同響起,本來放在桌上的名貴鋼筆,此時已經四分五裂。
黑色的墨水在我腳邊蔓延。
姜眠!
你……輕飄飄的一張紙落在他的桌上。
姜珏的話被堵了回去,等他看清上面的文字,怒火隨即捲土重來:姜眠!
你還是小孩子嗎?
你是在賭氣嗎?
嶄新的辭職信被他揉成一團,像廢物一樣被重新扔回我的腳邊。
才不是賭氣。
我從很早就知道了。
我沒有資格賭氣。
有人哄的小孩才有這個資格。
而我沒有。
我會自己去找人事的。
關上門的瞬間,他的怒吼也被我一同隔絕在門內。
只是沒走幾步,就被唐月初追上來了。
眠眠。
她的聲音還帶着點鼻音,小心翼翼地來牽我的手。
眠眠,你別生氣了。
我不要這個職位,我去和珏哥說,你別賭氣。
早知道我就不回來了,眠眠,不要因為我傷了你和珏哥的兄妹和氣。
走廊里沒有人。
我停下腳步看向她。
唐月初的眼睛本就帶着天然的無辜和楚楚可憐感,配着她微紅的眼位和鼻尖,總是能輕而易舉地博得別人的偏愛。
像極了十來年前,她剛到我家不久的樣子。
唐月初。
我往她逼近一步,鉗住她的下巴,這招,真是屢試不爽——對嗎?
唐月初的臉瞬間煞白。
電梯到達的提示音響起。
我鬆開手,轉身往電梯里走,她似乎沒有回過神來,站在原地。
我看着她笑:你明明知道,我和他之間從無兄妹情分。
說起來,還是你更像他妹妹。
電梯門合上的瞬間,我看見映照在門上的自己面無表情的臉。
腹部絞痛。
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我和姜珏的關係,還沒有差到這種地步。
小時候雖然他不喜歡我,卻從來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和話語。
比起把我當作透明人的爸爸,姜珏作為哥哥,是我唯一親近的人了。
那時我想,就算姜珏不喜歡我,但我們還是親人。
血緣就是如此。
直到初中,唐月初來到我們家。
我才發現。
其實哥哥也能對別人那麼好。
不會總是冷着臉,不會叫她滾開,也不會對她冷嘲熱諷。
那才是一個哥哥對妹妹真正的態度。
可唐月初不知足。
她轉來我初中的第五天,我在放學回來時,被姜珏狠狠地甩了一個巴掌。
我捂着臉看着他發愣,他嘴裏念着些我聽不懂的話。
帶頭孤立。
壞種。
惡毒。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小戰士:普通人,YY成分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上天台:也是劇情設定智商都在水準之上,除了後期進展太快,結局有些倉促外,不錯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奉打更人:敬而遠之要看綠文我就跑矽統了正常網站上的一律拉黑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