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嬌妻每天在奮鬥
重生嬌妻每天在奮鬥

重生嬌妻每天在奮鬥桃三月

標籤: 沈致遠 現代言情 紀安喻
小說《重生嬌妻每天在奮鬥》主角有沈致遠紀安喻,是作者桃三月為讀者帶來的最新力作,情節曲折,敘事過程起起伏伏,給小編留下了深刻印象,小說摘要:周時勛覺得宋修言實在太聒噪,皺了皺眉頭:「你不是還有事?先去忙吧,最近也不用過來看我
」……...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第9章盛安寧抱着投桃報李的心態,笑吟吟的煮餃子。
周時勛愣了一下,默默的脫了外套過去洗手,還忍不住瞥了眼盛安寧,穿着淺綠色毛衣,咖啡色褲子,兩根辮子隨意的挽在一起,像是小白楊一樣俏生生的站在鍋邊,表情極為認真專註的看着鍋里翻滾的餃子。
還是有些想不通,盛安寧為什麼變化這麼大?
是真的想通了,還是有其他目的?
盛安寧煮好餃子,還砸了點蒜泥倒了醋,做了個簡單的蘸料。
兩盤熱騰騰的餃子上桌,屋裡也氤氳了一層霧氣,帶着潮乎乎的熱氣,是一種舒服的溫馨。
盛安寧利索的給周時勛碗里倒了點蘸料:「我見家裡沒有辣椒面,這個蘸餃子也很好吃,你趕緊吃。
我中午吃那麼大一份飯,現在都不餓呢。」
周時勛看了眼盛安寧沒吱聲,低頭吃餃子。
盛安寧在工作中高冷,在家裡也是個話癆,挺喜歡說話,而且沉默的氣氛總是有點兒尷尬。
找着借口跟周時勛聊天:「我這兩天想了下,我還是想找工作,畢竟家裡就你一個人上班,壓力還是挺大。」
怕周時勛誤會她另有所圖,趕緊解釋:「我自己想辦法,還有如果條件允許,我還想多學點文化。」
她記得是這一年放開了高考政策,也記得這一年高考是年底十二月。
就是不知道這個政策什麼時候發的,現在有沒有落實下來。
聽在周時勛耳里,是盛安寧還沒有歇了想回城的心,想盡辦法找借口回去,沉默了一下回答:「過些天去市裡,你要是想留在市裡就留下吧。」
盛安寧有些開心:「我可以留在市裡?」
周時勛看着盛安寧絲毫不遮掩的開心,眼裡像是突然點亮了星辰,讓本就漂亮的小臉又奪目幾分,點了點頭:「嗯,可以留下。」
盛安寧沒有想其他,覺得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而周時勛看着也挺好說話,把壓在心裏的想法也說了出來:「如果......我們離婚,對你的工作影響大不大?」
周時勛顯然沒想到盛安寧會突然說到離婚,拿筷子的手頓了一下,然後抬頭看着盛安寧,眼眸深邃讓人看不透。
好一會兒才說:「沒事,你想好了跟我說就行。」
說完低頭繼續沉默的吃餃子。
盛安寧不知道為什麼,心裏有點漲漲的難受,覺得自己可能是有病了!
周時勛吃完飯依舊沉默的把肉腌在鹽罐里,又去收拾碗筷,洗碗擦桌子,似乎一點也不被盛安寧剛才說的話影響。
正擦桌子時,門外有人喊了一聲:「周時勛,你出來一下。」
周時勛放下抹布,拿着外套臉色有些嚴肅的出去。
盛安寧難得見周時勛一臉凝重的樣子,好奇的趴在門縫看着周時勛出去,小院外站着個中等個子的男人,兩人低聲說了幾句,朝外走去。
......鍾志國走了幾步,扭頭看了眼身邊的周時勛,從口袋摸出一包煙到出一根遞過去:「來一根?」
周時勛接了過去,湊着鍾志國的火柴點着了煙。
從前因為任務關係,他很少抽煙,調到這邊後,也沒什麼煙癮,除了遇見煩心事才會抽一根。
上一次抽煙,還是決定娶盛安寧時。
鍾志國抽了兩口煙,才無奈開口:「你和安寧的關係處理好了沒有?
你也知道這次調級很重要,你跟安寧好好說說。
兩口子能有多大矛盾?
天天這麼鬧,肯定就有人拿這個做文章。」
周時勛沒吱聲,默默吸了一口煙,緩緩吐着煙圈。
鍾志國都猜不透周時勛到底是怎麼想的:「這次機會難得,要是你能調級成功,就有去省城學習的機會,你現在所有條件都非常優秀,唯一就是家庭關係處理很差,家裡天天吵架可不行。」
再完美,也總有人能給你挑出刺。
周時勛吸完一根煙,將煙蒂彈進旁邊的地里,淡淡說道:「還是考慮別人吧,我們可能要離婚了。」
「胡鬧!」
鍾志國瞬間就怒了:「離婚?
你是不是想卷着鋪蓋回家?
周時勛,你想想走到今天,你付出了多少努力?
為什麼離婚,是不是盛安寧提的?
我去找她談。」
「不是她是我,我提的離婚,她不應該跟着我吃苦。」
鍾志國只感覺氣得心口疼:「你糊塗啊!
婚姻是什麼!
兒戲嗎?
你知道你要是離婚,就會背上一個作風問題,這是大忌!
你怕人家跟你吃苦,當初為什麼要打報告要求結婚?」
見周時勛跟個木頭一樣杵在面前,恨不得踹兩腳才能解了心頭的憤怒。
他親眼看着周時勛成長起來,怎麼能忍心看他自毀前程?
背着手原地轉了幾圈,又站在周時勛面前,瞪眼看着他:「你......就不能湊合過?
晚上燈一拉什麼事情辦不了?
再說了,女人要哄。
你多哄哄不行?」
想想又覺得周時勛哄人不可能:「你就根塊木頭一樣,哪個姑娘能喜歡?
小姑娘都喜歡聽好聽的,盛安寧年紀比你小那麼多,又是城裡姑娘,嬌氣也是應該的。
再說程老的外孫女,怎麼可能一點道理不講呢。」
盛安寧在院里的所作所為,鍾志國也聽說了不少,卻總覺得盛安寧的驕縱是一時的,是周時勛不會哄人的結果。
周時勛依舊不吱聲,像棵青松般杵在鍾志國面前。
氣的鐘志國直接沒脾氣了,踹了周時勛小腿一下:「滾,趕緊滾!
你要是敢把離婚報告遞到我面前,第二天就給我背包滾蛋!」
周時勛再回來時,盛安寧已經端着熱水在屋裡洗漱。
隱約還能聽見盛安寧小聲的哼着歌,曲調是他從來沒聽過的,卻婉轉好聽。
......半夜,春雷在屋頂炸開,像是要把屋子劈成兩半。
盛安寧是被雷聲驚醒,嚇得一激靈坐了起來,就聽外面嘩嘩的雨聲響起。
甚至還有一滴落在臉上。
盛安寧還以為是幻覺,等雨滴滴答滴答落下,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房子漏雨了!
趕緊摸黑去拉燈繩,竟然停電了!
外面雨下傾盆,屋裡滴答滴答漏得大起來。
盛安寧本能的朝着外屋喊了一聲:「周時勛?」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覆漢:可能就因為他叫呂奉先,做什麼都是錯的吧。雖然中期就崩了,還能看看,最近純噁心人。文青喂*真可怕,侮辱讀者智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的人生模擬器:毒點不少,套路越來越模板化,跳着看完了,誰讓我書荒嚴重呢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諸天仙武:第一次看到跪地證道的,真是個好雜種。沒有戰天鬥地滅鬼神的豪邁氣魄,只知道蠅營狗苟,跪拜外道邪佛,可恥的暴露了作者卑劣的內心。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