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慕時年易瑤
慕時年易瑤

慕時年易瑤易瑤

標籤: 其他小說 慕時年 蘇芸
慕時年除了說下次,就說改天,還有以後……易瑤眸色逐漸暗淡下來
人生有幾個下次,有幾個改天,又有幾個以後?她對電話里問:「下次是那次,改天又是哪天,以後是多久?」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連自己的婚姻都照顧不到,哪兒能兼顧別人的事。
易瑤先一步離開了。
戚群義看着她消瘦的背影,還沒說完的話,又吞回了肚中。
……易瑤沒有回家,她開車去了慕時年的老家,照顧他的母親。
慕母年紀大了,只想留在老家安穩過日,不願意跟着他們一起回城裡住。
易瑤每個星期會抽兩天時間看她。
慕母看到她來卻沒什麼好臉色,小聲和保姆張媽嘀咕:「佔著雞窩不下蛋,不知道是不是那方面有問題……」易瑤在一旁聽着這些,心底說不出什麼滋味。
四年了……不管是老太太還是慕時年,好像從來沒把她當成過自家人。
易瑤走到外面,給慕時年發消息:「來趟媽這裡吧。」
消息一如既往石沉大海。
六點多,慕時年才開車趕到這裡。
他一走進客廳,慕母就歡喜的不得了,忙讓他坐下。
「我兒子工作辛苦了。」
慕時年目光落向不遠處,易瑤正忙前忙後的收拾。
他走過去,皺眉:「這裡不是有保姆嗎?
你叫我過來做什麼?」
易瑤停下擦杯子的手:「媽說我生不了孩子,你和她解釋一下吧。」
慕時年愣了一下,卻什麼也沒說。
他回到客廳從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遞到易瑤面前:「簽了吧。」
易瑤低頭,手中杯子一下摔落在地。
文件上,寫着偌大的幾個字:離婚協議書。
回去的路上,窗外冷風呼嘯。
車內是死一般的靜謐。
易瑤翻看着手上的離婚協議,現在住的弋江別墅歸自己,還有四年的夫妻共同財產也全都歸自己……這個協議,她挑不出任何錯。
「我能問一句,為什麼要離婚嗎?」
易瑤合上協議,聲音沙啞的彷彿不是自己。
慕時年不冷不淡回:「感情到了終點,離婚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易瑤目光落向窗外,眼眶泛紅。
許久,她說:「時年,感情是兩個人的事,婚姻也是,我不想離。」
慕時年看着後視鏡中易瑤蒼白的臉,墨瞳深邃。
「她懷孕了,我要給她一個家。」
一句話,像是一道驚雷直擊向易瑤。
她看着慕時年:「她是誰?」
慕時年沒有說話。
易瑤紅着眼,一字一句問:「那我的家該怎麼辦?」
說話間,眼淚險些落了下來。
慕時年看到易瑤這樣質問自己,心中從未有過的煩躁。
眼看到家了,他將車停下。
「下車吧,考慮好了,給我回復。」
易瑤走下車,外面正飄着濛濛細雨。
她看着慕時年的車在視線里一點點消失,只覺他也離自己遠去了。
回到家,屋子裡空空蕩蕩,一片冷清。
易瑤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抗到了天明。
天色將亮的時候,慕時年回來換了一身衣服。
他看着一直坐在沙發上的易瑤:「這裡我不會再回來。」
「你要去哪兒?」
易瑤抬頭看向他。
慕時年眸色漸深:「有些話說太清楚,對你我都沒好處。」
話落,他摔門離開。
寂靜的別墅在這一刻越發的冷清了。
易瑤因要上課,去了學校。
坐在辦公室,她聽着外面學生們歡聲笑語,神情恍惚。
她還記得自己的學生時光。
那時,她還不認識慕時年,也談過一段戀愛,只是那段戀愛最後走向了無疾而終。
手機信息響起,易瑤慌忙打開,眸色暗了暗,是以前大學微信群信息。
曾經的班長說要聚一聚。
易瑤沒有回復,關了手機。
晚上回到家。
易瑤沒有吃飯,疲憊得坐在沙發上,雙目空洞。
忽然一個電話打來。
接過,裏面傳來蘇芸帶着哭腔的聲音:「瑤瑤,我和群義離婚了。」
易瑤聽到這話,一個字也說不出。
蘇芸哽咽着又道:「我現在在同學會,你過來陪陪我,好不好?」
「好。」
金盛酒店。
易瑤剛到門口,忽然看到一輛熟悉的布加迪,是慕時年的車。
易瑤不明白他怎麼也在這裡,沒有細想,她徑直朝着蘇芸所說的包間過去。
華麗的包廂外,易瑤剛推開門,就見裏面坐滿了從前的同學。
而蘇芸坐在一群老同學中,哭的梨花帶雨。
「小芸。」
易瑤出聲喊道。
蘇芸聽後,忙起身朝着她撲了過來。
「瑤瑤,我好難受,他不要我了。」
易瑤是第二次見她這麼傷心。
她還記得蘇芸第一次傷心,是因為她愛上了戚群義,而當時戚群義是自己的男友。
「不要傷心,你懷孕了,不要喝酒。」
易瑤聞着她身上的酒氣,輕輕地拍着她的肩膀。
蘇芸卻突然拉開與她的距離,當著一眾人的面,含淚道:「瑤瑤,你把慕時年讓給我,好不好?」
一時間,萬籟俱寂。
易瑤目光空洞,她就看到包廂的門被再次打開,進來的正是慕時年。
包廂中再沒了之前的熱鬧。
易瑤一張臉蒼白的沒有半分血色。
蘇芸好像這時才清醒過來,她眼底帶淚笑着說:「我開玩笑的,你當真了嗎?」
話落,沒等易瑤回答,她看向遠處的慕時年。
「時年,你看我把你家瑤瑤嚇到了。」
慕時年沒有說話,看着易瑤的眼底儘是道不清的意味。
易瑤也看着他,包廂里在這一刻寂靜的可怕。
「好了,易瑤不是那麼小氣的人,不就是開個玩笑嗎?
喝酒……」班長開口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聚會結束後。
易瑤離開時,蘇芸跟了過來,挽住了她的手。
「瑤瑤,我是真羨慕你,你家庭美滿,時年帥氣又多金,不像我,爸媽不疼,現在群義也不要我了……」她說著話,目光卻一直停留在前面慕時年的背影上。
易瑤記得這些話,幾年前她也曾說過。
那時候,她為的是讓自己放棄戚群義。
這次,她是想讓自己放棄慕時年……易瑤緩緩拉開蘇芸挽着自己的手,一字一句道:「對不起,我不能把時年讓給你。」
話落,她不去看蘇芸的臉色,快步朝着慕時年走去。
蘇芸看着易瑤離去的背影,原本柔和的目光瞬間變得狠厲,她攥緊了拳頭。
「你不讓也得讓!」
……易瑤追上慕時年,在他上車前,抓住了他的衣角。
「我們談談可以嗎?」
慕時年漆黑的眸平靜地看着她,沒有回答,但答案在不言中。
易瑤喉中一哽:「就算離婚也該好聚好散,不是嗎?」
最終,慕時年妥協了。
兩人在附近一家安靜優雅的餐廳包廂落座。
易瑤望着坐在對面神情淡漠的男人,沒有問蘇芸的事,而是溫和開口。
「我們好久沒有這麼坐在一起,好好吃頓飯了。」
慕時年眉宇間都透着不耐:「你要什麼補償,可以提。」
一句話,讓易瑤喉嚨酸澀不已。
許久,她啞聲說:「我要你也愛我一回,可以嗎?」
慕時年愣住,接着就聽她又道:「我要你把我當老婆,當戀人愛一回。」
時間一刻的凝固。
緊接着,慕時年冰冷的四個字如冰針一般刺入易瑤心頭。
「我做不到。」
眼淚險些落下,易瑤不敢再去看他冷冽的臉,「那你當初為什麼要娶我呢?」
又是一陣沉默後,慕時年才開了口。
「因為她嫁了人。」
易瑤腦中轟得一聲,到這一刻她才明白,原來他心中自始至終裝着的人都是蘇芸。
當初他和自己結婚,是因為蘇芸。
如今他要和自己離婚,也是因為蘇芸。
「你是真的很愛她,也是真的很殘忍。」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耐瑟瑞爾的輝煌:開頭就見習級強者,這讓我想起築基期大能……然後為了突出主角性格,就殺美人,好吧,我是沒看出來這和什麼絕對理性、追求力量有啥關係,或許作者覺得這很酷?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數據俠客行:很早以前看過的,網遊跟現實的巧妙結合很讓我心動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寵魅:突然記起,評個仙草,希望有朝一日作者重新出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