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顏初傾和傅觀的小說
顏初傾和傅觀的小說

顏初傾和傅觀的小說傅觀

標籤: 傅觀 都市小說 顏初傾
顏初傾忍不住笑出聲,「菀月真是太猛了
」「菀月?」傅觀眯了眯幽深的黑眸,「你和她什麼時候這麼熟了?上次她在我面前,也叫你初傾
」顏初傾自然不會告訴他上次黑市賽車的事,不然以他的性格,肯定會訓斥她一頓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我猜測他是故意裝瘋賣傻,我想讓他幫你治病,找出你患上心理疾病的根源,但他除了吃飯時出來跟我坐在一起,其他時候都將自己鎖在房裡。」
「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
顏初傾點了點頭,「不要逼迫他,順其自然。」
沒多久,傅觀就開車過來了。
顏初傾跟靖姐告別後,上了傅觀的車。
傅觀將車駛出一段距離後,發現副駕駛的女人有些心不在焉,他微微皺了下劍眉,「怎麼,工作上遇到了不開心的事?」
顏初傾跟傅觀說了心理醫生現在的情況。
她其實有些着急,想要快點治好自己的心理疾病,她害怕自己會一個不小心,再次傷害到傅觀。
傅觀騰出一隻握方向盤的大掌,牢牢握住顏初傾的手,「等司修出院,我去向他打聽心理醫生以前的情況。」
聽到司修的名字,顏初傾反應很大的從他大掌抽回手。
她一點也不喜歡司修。
若不是他,她和傅觀之間,也不會發生這麼多事,她的第二人格也不會跑出來,打傷了他!
傅觀看出顏初傾眼裡對司修的排斥,他黑眸幽沉地道,「除了他,暫時沒有人知道心理醫生的身份,你想要好起來,還得藉助司修的力量。」
顏初傾貝齒用力咬了下唇瓣,「他曾用我威脅你,想要你的腎,那種人,我真是不想再有任何交集了。」
「其實他真正的盤算,是要我父親給他換一個腎,他若是主動向我父親提起換腎的事,肯定會遭到拒絕,但通過我來操控這件事,他的勝算就大很多。」
「他那個人,是典型的利己主義者,為了達到他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擇手段,但一旦達到了目的,他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壞。」
顏初傾抿了下唇瓣,「反正,我對他沒什麼好感。」
「我和你一樣對他沒好感,還有唐菀月,前些天,她將他氣得進了急救室。」
顏初傾聞言,眼睛頓時一亮,「真的嗎?」
傅觀點頭,「她狠狠甩了他兩個耳光,還在他手背上扎了好幾個針孔。」
顏初傾忍不住笑出聲,「菀月真是太猛了。」
「菀月?」
傅觀眯了眯幽深的黑眸,「你和她什麼時候這麼熟了?
上次她在我面前,也叫你初傾。」
顏初傾自然不會告訴他上次黑市賽車的事,不然以他的性格,肯定會訓斥她一頓。
「我和菀月做不成情敵,難道還不能做朋友嗎?」
傅觀,「……」顏初傾戳了戳男人手臂,笑意盈盈,「你不會連女孩子的醋都吃吧?」
「我有那麼小氣?」
「你不小氣,我明天約菀月出來見面,你沒反對意見吧?」
傅觀緊抿了下薄唇,「傾傾,若不出我所料,我家裡人應該知道我們領證的事了,我打算明天帶你回去一趟。」
顏初傾聞言,心跳不自覺地加速。
有些慌亂,也有些緊張。
但她知道,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
她朝他點點頭,明艷的小臉上露出笑容,「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
車子又往前開了一段路,顏初傾發現有些不對勁,「你要帶我去哪裡?」
「等下你就知道了。」
傅觀將車開到了帝都最高檔的高層小區。
他帶着她到了樓王棟的最頂樓。
頂層只有一戶,四百多個平,裝潢精緻考究,是她喜歡的現代簡約風。
三百十六度全景落地窗,朝外看去,能俯瞰大半個帝都夜景。
華麗又壯觀。
顏初傾一臉訝然地看向男人,「這裡是你新買的房子?」
男人握住她纖細的小手,「準確來說,是我們的婚房。」
他拉着她,在房子四周進行了參觀。
他為她準備了七八十平一間的衣帽間,裏面掛滿了吊牌沒有拆的衣服。
他還為她準備了影音室,影音室里掛着她出道後拍過各種的海報。
準備這麼一套婚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起碼要花上一年時間。
也就是說,他很早就計劃給她一個家了。
顏初傾鼻頭忍不住發酸,她垂眼長睫,淚水不受控制地掉落了出來。
見她哭了,男人走到她跟前,骨節分明的長指替她將淚水擦拭掉,「怎麼還哭了?」
顏初傾伸出雙手環住他勁瘦的腰,將小臉埋進他胸膛里。
「你怎麼瞞得這麼好,我居然一點也不知道你準備了這套房子!」
男人從抽屜里拿出房產證,顏初傾看了一眼。
上面只寫了她一人的名字。
「這也是我送你的新婚禮物。」
顏初傾內心震驚。
這麼大一套房子,在帝都最高檔的小區,是要上億的。
他居然只寫了她一人的名字!
她內心的震驚還沒有緩過來,男人又拉起她的小手,朝客廳陽台走去。
一出去,顏初傾看到外面的景象,不由得睜大了眼——外面是一個大露台,有玻璃房,還有各種各樣的花卉,簡直就是夢幻中的空中花園。
顏初傾仿若到了花的海洋,往前走去,還有一個蔚藍的泳池。
但最令顏初傾驚訝的是,她還看到了一隻通體雪白的小倉鼠。
小倉鼠養在一個長方形玻璃缸內,裏面放了不少它愛玩的玩具,它正在玩具里轉圈圈。
顏初傾蹲下身子,她將小倉鼠拿了出來,細白的手指摸了摸它的腦袋。
美眸亮晶晶地看向站在她身後的男人,「好可愛啊,它是白婆婆嗎?」
白婆婆是倉鼠的一種,在國內價格比較昂貴。
傅觀點了下頭,「喜歡么?」
顏初傾看着雪白又可愛的小倉鼠,她唇角漾起笑意,「喜歡,看着它,心情特別好,有種被治癒的感覺。」
得知她有人格分裂後,傅觀諮詢過他熟悉的心理醫生。
適當養點小動物,能調節人的情緒。
小倉鼠應該被人訓練過,顏初傾抱到手上後,它不吵不鬧,也沒有咬她。
她喜歡得不行,抱着小倉鼠坐到鞦韆上。
傅觀走到顏初傾身後,替她輕輕推動着鞦韆。
顏初傾眉眼間揚起笑意,「傅隊,謝謝你對我的用心。」
男人低啞的嗓音在她頭頂響起,「只是口頭謝?」
男人說話時,高大的身軀,微微躬了下來,溫熱的氣息噴洒下來,落到她耳廓和側臉肌膚上,像柔軟的羽毛拂過,又酥又麻。
顏初傾長睫輕輕顫動,「那你想讓我怎麼謝?」
「抬頭。」
顏初傾剛抬起頭,男人的吻,就朝她落了下來。
清冽迷人的男性氣息撲鼻而來,吞噬着她的呼吸與味覺系統。
她心跳的速度加快。
月光下,燈光中,纖細的女人坐在鞦韆上,高大的男人站在她身後,一個微微低着頭,一個微微仰着頭,彼此親吻的樣子就像一幅美麗的畫卷,美好得不可思議。
直到顏初傾手裡的小倉鼠發出『唧唧』的聲音,她才紅着臉將男人推開。
她抿了抿髮麻的唇瓣,氣息還有些不穩,「它有沒有名字呀?」
男人黑眸幽深地看着她嬌艷欲滴的唇瓣,長指抬起,替她擦了擦唇角,「新婚夜,你確定要跟我討論一隻小倉鼠的名字?」
顏初傾眸光流轉,灧瀲嫵媚,「它這麼白,要不就叫它白白吧?」
「叫什麼都可以,只要你喜歡。」
顏初傾看着男人深邃得宛若兩汪漩渦的眼眸,她抬起指尖,戳了下他上下滾動的喉結,「我先去洗澡,等下有驚喜給你,我沒洗完前你不準進來。」
將小倉鼠放回玻璃缸里,顏初傾進了卧室沐浴間。
洗完澡,她穿上靖姐送她的睡裙。
站在鏡子前,連她自己都羞紅了臉。
這也太大膽了!
深吸口氣後,她走出卧室。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接電話,他並沒有注意她出來了。
直到他看見落地窗上映現出一道纖影,他匆匆跟電話那頭的人說了句結束語後,掛斷電話。
他下意識要將窗帘拉上,顏初傾看到他的舉動,忍不住笑出聲,反倒沒那麼緊張了。
「最高層,沒有人能看到我。」
傅觀回過頭看向離他幾步之遙的女人。
她身上穿着一件紅色薄綢睡裙,V字領,精緻的鎖骨和大片雪白嬌肌露在外面,裙擺很短,只堪堪遮住大腿,後背是鏤空狀,漂亮的脊柱和蝴蝶骨全都露在外面。
紅色的睡裙,與雪白嬌肌形成鮮明對比。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從海賊開始腦洞爆炸:主角進入的不是一個真實的位面,而是一個虛擬的遊戲副本,我覺得這個設定挺蠢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戰國之上杉姐的家臣:這本算是日本戰國娘版吧,豬腳太軟而且受傷流血給人捅給人射是家常便飯,忍的下來的話也可以一看,反正我是看完了,總體感覺乾糧 ,嚼吧嚼吧還是有點味道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二道販子的崛起:這本書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昭和參謀寫的yy小說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