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宋韻慈楚少煊
宋韻慈楚少煊

宋韻慈楚少煊宋韻慈楚少煊

標籤: 其他小說 宋韻慈 楚少煊
「拍什麼拍,宴少喜歡的是我這樣瘦瘦的女人,也不想想,宴少抱着你有多委屈?要怪只能怪你是個肥婆!」擺什麼大小姐范兒,連個男人都看不住,完全是個笑料
女孩嘴快圖爽,只是罵完才發現周圍更加安靜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童葉欣捏一根巧克力棒指尖打轉,皺眉掃了一眼埋頭做蛋糕的女人。
「我可聽說了,他讓那些女人直接坐在他的腿上。
男人放浪形骸,打的是你的臉。
這不明擺着嫌棄你,不把你放在心上嗎?」
現在外界都把宋韻慈看成了笑話,說什麼娶妻當娶宋韻慈,上得了廳堂,忍得了荒唐。
宋韻慈抹奶油的動作停下來。
童葉欣知道自己口快,捅了宋韻慈的心窩子,忙找補道:「我不是說你不好,是說那些男人的口味病態。
明明你是標準身材,他們非要喜歡排骨精,說不定就是他們自己體虛,抱不動女人就說喜歡瘦子。」
「他能抱起我。」
宋韻慈抬頭掃她一眼,挑起一顆草莓對半切,擺出心形的模樣。
從她手裡拿走巧克力棒,插在草莓上,做出丘比特之箭,再觀察左右對稱性。
童葉欣瞧着她認真做的模樣,只覺得她在強撐着說服自己繼續這段婚姻。
她實在是心疼。
宋韻慈是多好的姑娘啊,怎麼就嫁了戴家最不受寵的,還要受這個窩囊氣。
童葉欣嘆口氣:「你還是跟他離婚吧,趁着現在還沒有鬧得太難看。」
話音落下,手機鈴響。
宋韻慈接起,「什麼事。」
電話里,武琰的聲音傳來:「大小姐,先生正在『蓬萊』,喝得差不多了。」
「嗯,我現在過來。」
宋韻慈乾脆利落掛斷,看向童葉欣,「我現在要去接人了,這蛋糕……還滿意嗎?」
童葉欣笑得喜氣:「滿意,你做的,我當然滿意。」
不用宋韻慈把樣品做出來,她就定下這款蛋糕了。
梧桐飯店出品,怎麼會出錯。
宋韻慈走了。
她又一次從會所將男人帶回家,在那麼多看戲之人的目光下。
楚少煊像是沒了骨頭似的,身體重量全壓在宋韻慈身上。
若是體型瘦弱的,根本撐不起他一米八五的大高個。
所以宋韻慈能做到這件事,在眾人眼裡是件「神奇」的事情,也是笑話。
「大姐頭就是大姐頭,剛才兩個姑娘都沒有能扶起宴少,你一個人輕輕鬆鬆。」
穿花襯衣的男人咬着煙,笑得歡樂。
「誒,這也不一定。
說不定,就是宴少怕姑娘們帶他去不該去的地方,回家不好跟老婆交代,這才不肯挪一步。」
司澈說笑着,看一眼宋韻慈,「你行啊,把宴少訓得這麼乖,妥妥的大狼狗啊。」
這些人不但笑話她,也在笑話楚少煊。
他們瞧不起他。
不過這種明嘲暗諷的話,宋韻慈聽得多了,臉皮也就練得厚了,不在意了。
不過是換着花樣來取笑她,拉踩她。
宋韻慈將楚少煊交給身後的武琰,讓他先把人送到車上去。
武琰不放心。
他跟宋韻慈幾乎是一起長大的,知道她的脾氣。
她的性格很隨和,開得起玩笑,只是在楚少煊這個人身上,維護的緊。
「大小姐——」「沒事,黎家是開大飯店的,我還能打這些金主們不成?」
她交代完,轉頭看向那些公子哥兒們。
貴圈向來拜高踩低,黎家爆出財務危機,這些人就不怎麼跟她玩了。
他們跟楚少煊玩得來,也不過是想享受一把人上人的快感,玩點羞辱人的把戲。
至於楚少煊為什麼跟這些人玩到一起……不過是想惹她生氣罷了。
宋韻慈睇着桌上的酒,拿起來,掃一眼全場後說話:「怎麼,我是出了你們的圈子?
喝酒怎麼不叫上我?
忘記以前是怎麼被我喝趴下的了?」
她一個人喝了一瓶洋酒,看那幫人悻悻的模樣,唇角驕傲的翹起來,這才離場。
只是自從父親生病以後,她很少喝得這麼猛,走出會所便撐不住,扶着電線杆吐了起來。
武琰望着宋韻慈狂吐的模樣,往后座的男人憤怒的一瞥。
楚少煊醉醺醺的歪坐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神奇的第六感作用,他半掀起眼皮,感覺到車子晃動了下。
朦朦朧朧,昏昏暗暗的光線里,看到武琰攙扶着宋韻慈上車了。
楚少煊譏諷的翹了下唇角,動了動身體,繼續沉沉睡去。
宋韻慈看到身邊毫無反應的男人,只是緊抿了下唇角,將他靠窗的腦袋撥過來,放在自己的肩上。
路上顛簸,她連讓他磕碰一下都不願意。
回到家,宋韻慈放了洗澡水,除去楚少煊的衣服,給他仔細搓洗了一遍。
當然,他衣服上沾着的香水味,女人的長髮,還有口紅印,這老三樣還是一樣不少。
不同的是,這次她沒再看到那個藍心羽。
大概是之前那一巴掌的傷還沒好。
宋韻慈捏着泡沫棉給男人擦拭身子,看到他肩膀上的箭頭紋身時,默了下,手指輕輕的撫了下,自嘲說道:「楚少煊,好在你只是跟女人玩。
要是男人,我還真受不住。」
什麼時候,她已經卑微至此……「呵,要是我喜歡男人,你就不管了?」
楚少煊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睨了宋韻慈一眼,挽了一抔水潑在她的臉上。
宋韻慈下意識的閉眼,再睜眼時,下巴滴答着水。
「搞什麼……」宋韻慈把他的惡劣當情趣,抹了一把水,「好啊,你找個男的試試。
你敢找,我就踹。」
她站起來,從架子上撈浴巾,聽到身後嘩啦水聲,轉頭一看,他已經站起身,赤條條的。
雖然結婚已有一年,宋韻慈還是會害羞。
她側過身,男人也從浴缸里走出來,到淋浴那邊沖泡沫。
宋韻慈就走了出去。
過了會兒,楚少煊沖洗完畢,剛出門,就見宋韻慈仰頭看天花板,背貼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連他出來了都沒察覺。
她該不會真的在想,萬一他真換了個玩樂方式,她要怎麼應對吧?
楚少煊翹了翹唇角,目光忽的停留在她的胸口。
她的衣服濕透了,緊緊的貼着肌膚,勾勒出來她鼓鼓的胸部。
喉嚨翻滾了下。
嘖,他怎麼可能對這種身材會有興趣,不過是雄性動物的本能反應。
楚少煊在這段婚姻關係里,從來不是主動的人。
他光着腳朝前走,光潔的地板上留下一串半干腳印。
也將勁瘦的後背丟給她。
依照往常,宋韻慈肯定忍不住。
楚少煊抓着毛巾擦拭潮濕的頭髮,在沙發上坐下,腰間的浴巾隨着他的坐姿繃緊。
然而這次,他失算了。
「楚少煊,以後半年,你戒酒戒煙吧,我想要個小孩。」
宋韻慈看向他。
楚少煊的手指一頓,看她像是看個怪物。
過了半晌,他露出一個嘲諷笑意:「宋韻慈,你是瘋了吧?」
宋韻慈抿了抿唇角,走過去,從他手裡接過了毛巾,擦拭他又短又硬的頭髮,語氣很平靜:「我是認真的。
我們倆結婚那麼長時間,也該想想孩子的問題了。」
其實她一直很想跟他生個寶寶,她吃避孕藥,只是因為他抽煙喝酒,覺得精神質量不好。
兩人的距離很近,她的胸口總是若有似無的擦過他的鼻尖。
楚少煊覺得她的勾引不得勁,不及會所里那些姑娘們會來事。
起碼,那些女孩們會坐在男人的腿上,輕輕撫摸他們的頭髮,誇髮際線堅挺,會摸他們的胸肌腹肌,誇身材好。
楚少煊抬手抓住她的手腕,偏頭看了一眼。
這一把握上去,感覺不到骨感,肉乎乎的,倒是比那些精緻女孩們摸着軟乎。
他聞着她身上的酒味兒,哂笑一聲,弔兒郎當的看她:「讓我戒酒,你是不是該說說你自己?
宋韻慈,不帶你這麼欺負人的。」
他故意說得委屈,毫不在意。
宋韻慈卻是認真了,她咬着嘴唇想了會兒。
父親住院,很多事需要她出面。
跟那些商客來往,喝酒是必須的,只是喝多喝少的問題。
楚少煊站了起來,讓宋韻慈自己一個人糾結,走到衣櫃那邊拿睡衣換。
宋韻慈一轉頭,又見他赤條條的,臉頰紅了下,還是走到衣櫃一側,從抽屜里拿了一套新睡衣出來。
「給你買了套新的,穿這個。」
楚少煊抖了下手上的衣服,將泛黃的,已經洗得發薄的白T恤套在身上,長腿邁向床邊。
對那套嶄新的真絲睡衣視而不見。
宋韻慈雙手托着睡衣轉身看他,堅持道:「你那件衣服,就快要洗破了。
如果那是你珍惜的,就更該換了。
難不成,你還想打個補丁繼續穿?」
楚少煊拎開被角,聞言頓了下,這才掃了一眼她的衣服。
只是沒改變主意,淡聲道:「怎麼,現在連我穿什麼都要管了?」
宋韻慈不知道那件T恤是什麼來頭,除了結婚第一晚他沒穿,之後每天都是那件。
她沒有找到牌子,後來私下找服裝師問,人家告訴她,這是定製的。
想來,是有什麼特殊意義。
宋韻慈從來不跟他吵架,只是默默的將睡衣放回原處,取了自己的睡衣去洗澡。
過了會兒,她洗完澡出來,楚少煊早就熄燈睡了。
她躺在他那一側,就着她那一側的床頭燈看了看他,在他臉側吻了下,躺下去,手臂自然的搭在他的身上,像是抱枕一樣抱住。
宋韻慈淺眠,按說不習慣身邊有人才對,但不知道為什麼,睡在他身邊倒是安穩的很。
楚少煊只是假睡,感覺身邊沒了動靜,緩緩的睜開眼皮,低眸掃了眼搭在他身上的那截白乎乎的,藕段似的手臂。
男人側了側身體,將她的手臂放下來。
宋韻慈身體朝他靠了靠,迷迷糊糊問了一聲:「怎麼了?」
手臂又搭了上去。
楚少煊無語的瞪了眼天花板:「你知不知道,你的手,很沉?」
之後,他感覺到那手臂僵了下,鬆開來,縮在了他的胸口。
男人皺了皺眉,又換了個睡姿,道:「今晚不做了?」
這女人有習慣,二四六。
宋韻慈不敢生出期待,認為他對她有興趣,只是完成夫妻義務罷了。
她在黑暗裡無聲的苦笑了下,然後抬起身子看他:「你想?」
雖然有清楚的認知,可還是忍不住的生出期待。
他是主動想做那件事,而不是被她逼迫似的完成任務。
楚少煊第三次換睡姿,背對着她:「累了,起不來。」
宋韻慈被他的態度刺激到了,也徹底清醒了。
她從枕頭下抽出那條紅絲巾綁在他的眼睛上,在他耳邊吹氣:「我差點忘了。」
她能容忍他在外招蜂引蝶,但萬萬不能忍受他真去采蜜。
翌日,依然是宋韻慈先起床。
但這次她沒有任由他睡懶覺,說道:「不是說好了去公司上班,起床吧。」
她將早餐放在床頭柜上,覺得要先哄一下。
楚少煊夜夜笙歌,習慣白天補眠。
他皺了下眉毛,眼皮都不帶掀一下,拎起被子蓋過腦袋。
宋韻慈一直認為他有起床氣,但不嚴重,孩子似的。
她笑了下,單膝跪在床側,伏着身體扒拉下被子:「該醒啦,再晚就要遲到了。」
楚少煊把被子又蓋了回去,宋韻慈從被子底下聽到他模糊的聲音。
「公主殿下,是牛也得休息。
宋韻慈站在床側看着被子里隆起的鼓包。
他這是要耍賴食言了。
然而他如果真要食言,她也不能把他怎麼樣。
宋韻慈嘆了口氣,自己出門了。
武琰看了眼單獨上車的宋韻慈:「先生今天不是要去公司上班嗎?」
宋韻慈訕訕的:「酒沒醒,還在睡。」
武琰皺了皺眉,知道她只是在為那個人圓場。
楚少煊是什麼樣,對她又是什麼樣,他比誰都清楚。
到了公司,宋韻慈照常處理事務。
一堆的工作,忙得她焦頭爛額,電話幾乎就沒有斷過。
有些是投資人打過來的,有些是合作方,還有董事會的那幫想着上位篡權的。
好在武琰能幫她分擔一點兒,不至於那麼狼狽。
其實,宋韻慈也不過是個剛大學畢業的社會新人,而且學的是建築學專業。
「幸好有你。」
工作間隙,宋韻慈揉了揉脖子,對着武琰笑了下,「等爸爸出院了,我讓他給你加薪,再將你的工作崗位提一下。」
給她做保鏢,太屈才了。
武琰垂着眼睫,改文件眼睛都不眨一下,淡聲道:「保護大小姐才是我的任務。
我可以幫您物色合適的特助人選。」
宋韻慈看了他一眼,認真道:「武琰,咱們一起長大,你不要把自己看成保鏢。」
小時候,她被人綁過,之後黎崇萬就找了個跟她同齡的來保護她,一直到現在。
這麼多年,宋韻慈早就把他當成家人。
她想了想,又道:「你是不是不好意思說,你想做什麼?」
她以為武琰只是覺得黎家對他有恩,就不好意思提要求。
武琰將批改完的文件疊起來,放到她桌上。
他盯着她,盯得宋韻慈都要自省一遍,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武琰正要說什麼,秘書敲門進來送咖啡,宋韻慈看她面有喜色,多問了一句:「有什麼好事嗎?」
秘書是新招來的,笑着道:「聽樓下前台說,公司來了個長得很帥氣的男人。
我們都以為是公關部新請的形象代言人,結果安保部門的人來接了,說是來應聘保安的。」
宋韻慈微微一怔,看了眼武琰,武琰點點頭,這就出去了。
過了會兒,武琰回來,說道:「先生的確去了安保部門報到,邢經理讓他先擔任安保主管。」
宋韻慈在知道楚少煊來公司時,就已經忍不住露出笑。
現在得到明確的消息,笑容更是燦爛。
「……沒有放我鴿子。」
她自言自語,發覺武琰在看她,她不好意思的收斂笑意,「那我現在過去看看他。」
她從大班椅後面走出來。
武琰動了下腳步擋住她。
兩人對視了會兒,宋韻慈會意過來,撫了下額頭。
「你覺得,他是不想被人知道,他跟我的關係?」
所以,他才不肯跟她一起來公司?
武琰點了點頭,道:「代總裁的丈夫,在安保部門做事,確實惹人非議。
而且,那些老傢伙們心裏會有想法,可能會有意找事。」
宋韻慈抿了下嘴唇,沉默了會兒。
楚少煊來公司做事,遲早會被人知道。
大概率,他又要被人嘲諷上一波。
宋韻慈不確定,答應他來做個保安,是否是件好事。
然而不等宋韻慈糾結,安保部邢經理就找上門來了。
「黎總,煩請你將這張工卡,轉交戴主管。」
邢經理將員工卡拍在辦公桌上,臉色不怎麼好看。
他對宋韻慈這種翅膀還沒長硬的小姑娘,就跟其他人一樣,不怎麼把她放眼裡,但看在黎萬崇的面子上,對她還算客氣。
他也聽說了那位戴駙馬是個浪蕩子,沒什麼本事,老闆要讓駙馬爺進來端碗飯吃,他沒意見,照收就是。
只是萬萬沒想到,那戴駙馬這麼不靠譜,來報個到就走人。
吃軟飯也沒吃得這麼囂張的吧?
也不遮羞一下。
宋韻慈看了看那桌上的員工卡,有種被打臉的感覺。
他就是這麼應付她的?
宋韻慈剛高興起來,不到三分鐘就涼了下去。
她拿起那張卡,輕皺了下眉毛,淡聲道:「邢經理,如果他不合適的話,不用給我這個面子。」
邢經理看她面色冷了下來,心裏也有所忌憚。
他端着黎家給的飯碗,也沒真的指望這些「皇親國戚」能做事。
不過是借個名頭拿工資混資歷,時間到了,那位戴駙馬是要成為公司主人的。
邢經理明白了這些,氣就消了,笑道:「戴主管很適合這個位置,只是他說有事,走得比較急,沒能等人事部那邊辦完卡。」
宋韻慈點點頭:「那麻煩邢經理了,親自走一趟。」
她晃了晃那張嶄新的工卡,上面印着楚少煊的名字,一寸小照片。
晚上,宋韻慈照常從會所把人帶回家。
楚少煊扯鬆了領帶,歪斜着坐在沙發上,伸着胳膊朝宋韻慈要水喝。
宋韻慈盯着他看了半晌,沒跟以前一樣照顧他。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偷香:本是一毫不起眼的奴才,被現代人一附體,馬上被另眼看待,馬上不亢不卑自有法度,很噁心有木有?奴才啊,萬惡的半封建半奴隸制時代啊,你再有才華、再有能力,想翻身容易嗎。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法師喬安:不是穿越者主角,沒興趣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變成鹿角的我不能不穿褲襪:女主穿越一個個動漫世界,勾引並和裏面的角色**,男女通吃的小h文...女主極其**無下限,作者還是個妹子,真是目瞪口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