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沐晴晴厲念弛
沐晴晴厲念弛

沐晴晴厲念弛厲念弛

標籤: 厲念弛 沐晴晴 現代言情
司爍鑫 擰了擰眉:「你到底想要說什麼?」厲念弛抿了抿唇,輕聲問:「我們公開好不好?」他們結婚一年,卻沒有公開,甚至怕被狗仔拍到,連婚禮都沒辦!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可迎着男人的眼神,厲念弛垂在雙側的手緊緊攥拳:「我不同意。」
話音一落,滿室靜寂。
厲念弛剛要再開口。
然而就在這時,楚沛瑤從二樓下來,搶先出聲:「爍鑫 哥哥你不要生氣,厲念弛姐姐可和那個人年紀相仿,他們也許只是關係好。」
說著,她拿起照片,細看了看:「要不是厲念弛姐姐結婚了,我估計也會嗑他們的CP呢!」
此話一出,司爍鑫 臉色霎時冷沉。
「不想離婚就管好你自己,別再做出這種噁心的事。」
說完,他轉身離去。
楚沛瑤緊跟其後,從厲念弛身邊擦肩而過的瞬間,扔下個得意的眼神。
看着兩人遠去的背影,厲念弛眼底泛酸。
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夜之間就變了樣?
然而空蕩蕩的屋內,沒人給她答案。
這天之後,司爍鑫 就再沒來過。
轉眼三天。
深夜,厲念弛靠在床頭,還是沒忍住拿起手機給司爍鑫 打了個電話。
可是嘟聲響了很久,都沒有人接聽。
突然,微信聲響起,是經紀人發來的消息:「你都三天沒發微博日常了,你那些粉絲嗷嗷待哺,工作室的微博都要被他們屠屏了!」
文字後,又發來幾張截圖。
厲念弛一一看過去,登錄了微博賬號。
上面的更新日常還停留在她期待的結婚紀念日。
再往上翻,從和司爍鑫 結婚開始,她的每一條微博都透露着幸福,即使他從不會在照片中出鏡。
可現在,想到三天前司爍鑫 提離婚時的模樣,厲念弛腦中卻空白一片,不知道還能發什麼。
最後,只能沉默退出。
一夜無眠。
第二天一早,厲念弛是被說話聲吵醒的。
她以為是司爍鑫 回來了,連忙出門下樓。
然而,剛下樓梯,就看到沙發上坐着的陌生女人。
楚沛瑤坐在她身旁,兩人似乎聊的很開心。
厲念弛愣了下。
直到那陌生女人看過來,隨後皺起眉。
厲念弛這才回神,順着聲音看向司爍鑫 :「爍鑫 ,這位是?」
不等司爍鑫 回答,楚沛瑤先開口:「厲念弛姐,你不認識嗎?
這位是爍鑫 哥哥的母親啊!」
厲念弛一怔。
司爍鑫 的母親長年在國外,哪怕是他們結婚的時候,也沒有回來。
她自然沒有見過。
厲念弛連忙上前,露出一個得體的笑,正要介紹自己。
司母卻直接轉頭,拉住了楚沛瑤的手:「瑤瑤,你也到年紀了,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
聞言,楚沛瑤故作害羞的看了眼司爍鑫 。
司母看在眼裡,繼續說:「你和爍鑫 是打小就定下的婚約,正好趁着我這次回國,你們直接把婚禮辦了吧!」
司母的話宛如晴天霹靂,打得厲念弛措手不及。
她心下狠狠顫動,不可置信的看向司爍鑫 。
他竟連結婚的事情都沒有告知家裡人?!
現在他的母親還要當著她的面,撮合他跟另一個女人結婚!
那她呢?
她算什麼?
厲念弛情緒翻江倒海,整個人幾乎搖搖欲墜,很想衝上前問個究竟。
突然,楚沛瑤卻開了口:「哎呀,阿姨你不要亂說,爍鑫 哥哥都已經跟厲念弛姐姐結婚了!」
聞言,司母愣了下,臉上笑意瞬間消失。
她用很挑剔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厲念弛一番,不悅的看向司爍鑫 :「不是什麼人都能進我司家的門,爍鑫 ,立刻跟她離婚!」
話音一落,氣氛凝滯。
厲念弛也看向司爍鑫 ,等待着他的回應。
然而沒等他回話,楚沛瑤挽着司母的手臂轉移了話題:「阿姨,我知道一家高級服裝店,裏面新出的款式很適合您!」
司母拍了拍她的手,語氣緩和下來:「行,就讓你爍鑫 哥送我們去吧。」
說著,司母冷冷地瞥了厲念弛一眼,帶着楚沛瑤離開。
眼看司爍鑫 也要跟上,厲念弛連忙上前叫住他:「爍鑫 ……」聽到聲音,他停下腳步,側身看她,眼底滿是冷漠。
面對這樣的司爍鑫 ,厲念弛一時之間竟什麼也說不出口,只能眼睜睜地看着他遠去。
晚上八點,司家別墅。
卧室的房門被人推開。
厲念弛靠在床頭,看着一步步走進來的男人,聲音沙啞:「你回來了。」
司爍鑫 輕蹙着眉:「嗯。」
眼見着男人就要進去浴室,厲念弛忙叫住他:「爍鑫 ,我們……聊聊吧?」
司爍鑫 卻連腳步都沒停:「太晚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他話語間充斥着冷漠與不在意。
厲念弛心裏積壓了一天的情緒在此刻迸發:「司爍鑫 ,你真的有把我當成你妻子嗎!?」
司爍鑫 轉過身看她,神色不耐:「你想說什麼?」
厲念弛起身下床,走到他面前,白天里發生的一切在腦海里浮現。
她心中悶痛不已:「當初結婚的時候,你和我說你媽在國外有些忙,回不來,其實是假的,你根本沒有把我們結婚的事告訴她,對嗎?」
司爍鑫 語氣平靜:「對。」
厲念弛追問:「為什麼?」
「沒有必要。」
聞言,厲念弛愣了下,什麼叫沒有必要?
那她這一年的婚姻算什麼?
眼見着司爍鑫 又轉身要走,厲念弛攥緊了拳:「我們公開吧。」
司爍鑫 眼神微沉:「無關緊要的事,為什麼一定要鬧得人盡皆知?」
「厲念弛,你清醒一點。」
丟下這句話,他像是沒了耐心,徑直離開。
厲念弛僵在原地,寒意瞬間侵襲全身,手腳冰涼。
和自己的這場婚姻,對於司爍鑫 來說就這麼見不得人嗎?
她望着司爍鑫 的背影,苦澀充斥在心間。
卻不想,就在當天晚上,各大平台突然全部爆出一則新聞——「爆!
淡圈藝人厲念弛竟已隱婚整整一年,丈夫竟是司氏總裁——司爍鑫 !
經過一晚上的發酵,新聞熱度居高不下。
而對於這些,厲念弛一無所知。
她早上迷迷糊糊醒來,就對上司爍鑫 陰沉的眼。
厲念弛嚇得一激靈,下意識直起身,抬眸卻看到他指間一抹猩紅。
她一愣,司爍鑫 是很少抽煙的。
她動了動唇正要問出口,就聽司爍鑫 冷笑一聲:「現在你滿意了?」
厲念弛怔了下:「什麼?」
然而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動,打斷了她的話。
厲念弛拿過手機一看,屏幕上顯示的是許薇的電話,她不知為何抬眼望了司爍鑫 一眼。
「接。」
她緊抿着唇,不知為何總感覺司爍鑫 的態度可能跟許薇要跟她說的事有關。
果不其然,剛一接通,許薇的慌張的聲音響徹在整個房間——「出事了!
不知道誰爆出來你跟司爍鑫 隱婚一年的消息,現在網上都轉瘋了!」
『啪嗒』一聲,手機從掌心滑落。
此刻,厲念弛終於明白司爍鑫 在生氣什麼。
昨天晚上自己說要公開,結果一早全網都知道他們隱婚了。
再聯想司爍鑫 現在的態度,難道他認為是她說的?
想到這,她掛斷電話,慌張地抬頭解釋:「不是我,我沒做過。」
司爍鑫 臉上寒意更甚:「除了你還有誰會做這種事!」
聞言,厲念弛喉間發澀。
還沒等她說什麼,司爍鑫 不帶一絲溫度的繼續開口:「我會讓公關處理這件事,你不需要插手。」
撂下這句話,他就轉身離開了。
望着他的背影,厲念弛忽的感到一陣無力。
中午,厲念弛還是去了公司。
辦公室里。
她看着微博私信里無數來問真假的粉絲,卻不知道該怎麼回。
這時,辦公室門被推開,經紀人許薇走進來:「司氏那邊還沒有確切消息,照這樣下去我們太被動了!
茜茜你發微博澄清一下!」
聽到這條消息,厲念弛有一瞬間愣神。
司爍鑫 不是說他會公關嗎?
還是說,他想默認?
想到這個可能,厲念弛有些晃神,明明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事,為什麼會高興不起來?
是因為不是兩人一同承認的嗎?
這般想着,她打開自己的微博主頁,看到因為隱婚事件底下的評論烏煙瘴氣。
甚至絕大部分都是認為她在碰瓷。
看到這一幕,厲念弛的手用力到發白,明明她就是司爍鑫 名正言順的妻子。
一旁,許薇見她不說話,沉聲勸:「厲念弛,你還在等什麼?」
厲念弛默了瞬:「我知道了。」
話落,她點開微博編輯頁面,隨後在鍵盤上輕輕輸入。
「很抱歉向各位隱瞞事實,我確實與司氏總裁司爍鑫 已經結婚一年。」
點擊發送。
幾乎是在發出去的一瞬間,這條微博直接登上了熱搜。
然而與此同時,司氏官博也發出了一則聲明——「我司總裁司爍鑫 與藝人厲念弛結婚實屬子虛烏有,司總另有未婚妻,特此澄清!」
此消息一出,全網嘩然!
司氏這則聲明宛如一巴掌狠狠扇在厲念弛臉上,火辣辣的。
因為這件事,網友們紛紛來她微博底下留言看笑話。
厲念弛看着「某十八線女星妄想嫁入豪門,卻被正主狠狠打臉」的熱搜詞條,猶豫了下,點進去一看,辱罵她的言論不堪入目。
這一切都是因為司氏的澄清微博造成的,可是為什麼司爍鑫 要這樣做?!
厲念弛漸漸攥緊手機,她想不明白他真正的用意,便親自去了司氏集團。
總裁辦公室。
厲念弛大步走到司爍鑫 面前:「我想跟你談談。」
司爍鑫 連頭都沒抬,語氣冷淡:「沒什麼好談的,我現在很忙。」
言語間冷漠至極。
沉默片刻,厲念弛極力忍着情緒:「難道你不該跟我解釋一下,司氏聲明上的未婚妻是怎麼回事嗎?」
她不信司爍鑫 不知道司氏那條聲明發出去,自己會遭受什麼!
然而司爍鑫 眼眸微沉:「我之前就說過,不讓你插手。」
這句話宛如一把尖刀,狠狠插在厲念弛心上。
她臉色蒼白,一字一句問:「所以你的選擇就是抹殺我是你妻子的事實,任由我被全網嘲弄?」
司爍鑫 眉心皺的很緊:「如果不是你最先爆料我們隱婚的事,事情不會發展到這一步。」
「厲念弛,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男人話里的冷嘲讓厲念弛有一瞬間的恍惚。
司爍鑫 認準了是她爆料!
「所以你早猜到我會發微博承認,發這則聲明是為了報復我?」
問出這句話時,厲念弛都覺得荒謬。
可司爍鑫 只是說:「我耐心有限,你好自為之。」
話落,他起身走了出去。
厲念弛一個人呆怔的站在辦公室里,只覺得渾身發冷。
不知道怎麼出的司氏公司,剛到地下停車場,就接到了經紀人許薇打來的電話。
電話那頭,她聲音嚴肅:「茜茜,現在網上你的風評很差,之前拍的廣告都下架了!」
「只有影帝宋景琛邀請你參與一檔自製的訪談節目。
我和他約了飯局,但是我走不開,你就先去跟他聊一下。」
不等厲念弛開口,許薇就又說了句:「我把地址發給你了,記得去。」
隨後就掛斷了電話。
對於宋景琛這個名字,厲念弛有點印象,是以前合作過的前輩。
她沒想很多,按照地址前往了餐廳。
然而剛到門口,厲念弛無意瞥見對面的婚紗店,卻直接愣在原地。
只見楚沛瑤正挽着司爍鑫 的手臂一起走進去!
這一幕,讓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見這兩人就要消失在視線內,她連忙跟上。
一進去,就看到了各式各樣的純白婚紗。
而這裏面,並沒有屬於她的。
她與司爍鑫 兩人,連場像樣的婚禮都沒有。
厲念弛怔怔望着,直到不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她才回神順着聲音找過去。
只見排排婚紗間,楚沛瑤拿了一件在身上比劃,邊對司爍鑫 說:「爍鑫 哥哥,我們的婚禮就在下個月初六,婚紗禮服得抓緊時間定了!」
聽到這句話,厲念弛僵在原地。
她都沒有簽字,他們兩人居然連婚期都定下來了!
司爍鑫 把她置於何地?
再加上耳邊時不時傳來兩人交談的聲音,厲念弛再也待不下去,倉促逃離了現場。
她剛走出門口,還沒平復好心情,手機就響了起來,是宋景琛。
一接通,電話里就傳來他溫潤的聲音:「怎麼還沒過來?」
厲念弛深吸一口氣:「我馬上來。」
掛斷電話,她便走進了餐廳。
隨後找到宋景琛的位置,在他對面的位置坐下。
簡單的寒暄後,宋景琛說起了訪談節目的事。
就在這時,服務員領了兩位客人過來。
厲念弛下意識看過去,就跟司爍鑫 冷沉的眼對上。
四目相對,兩人都有些怔愣。
司爍鑫 身邊的楚沛瑤突然出聲:「厲念弛姐姐?!
真巧,沒想到在這裡碰上你!」
接着她看了眼宋景琛,故意問道:「我們沒有打擾到你們吧?」
厲念弛看着楚沛瑤挽着司爍鑫 的手臂,想起了在婚紗店裡看到的一幕。
她不知道怎麼面對這兩人,乾脆站起身,維持體面的對宋景琛笑了下:「我去一趟洗手間。」
說著,她就越過司爍鑫 兩人,擦肩而過。
洗手間。
厲念弛站在洗手台前,用冷水洗了把臉,稍稍平復了下情緒。
隨即又想到外面的司爍鑫 兩人,她恐怕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談公事。
還是改天再跟宋景琛約一個時間吧。
厲念弛邊想着邊往外走。
結果下一秒,就撞進了一個溫熱的胸膛。
她抬頭看去,司爍鑫 神情晦暗不明:「他跟你是什麼關係?」
厲念弛怔愣了下,還沒有反應過來。
手腕就被司爍鑫 攥住,他冷聲道:「不要忘記,你現在還頂着司太太的頭銜!」
厲念弛第一時間就聽懂了司爍鑫 話里的深意。
她不禁瞪大了雙眼,只覺得荒謬不已。
明明是他先跟別的女人定下婚期,現在反而一副自己對不起他的模樣!
想到婚紗店裡聽到的一切,酸澀在心頭蔓延。
厲念弛用力掙脫開了他的手,抬眼凝視他良久,才說:「很快就不是了。」
聞言,司爍鑫 皺了下眉:「什麼?」
就在這時,宋景琛找了過來:「厲念弛?」
聞聲,兩人一同看了過去。
宋景琛禮貌性笑了笑,走到厲念弛身邊:「去了這麼久都還沒有回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話落,他掃了一眼旁邊的司爍鑫 。
厲念弛應了聲:「沒事。」
「今天我可能沒辦法再聊訪談節目的事,我們之後再找時間聊吧。」
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
宋景琛看了眼她背影,又看了看司爍鑫 :「那我也先走了。」
隨後,便緊跟着厲念弛離開。
司爍鑫 站在原地,望着兩人一前一後遠去的背影,目光幽深。
晚上九點,司家別墅。
司爍鑫 剛推開大門進來,就察覺到不對。
以往不管他什麼時候回來,厲念弛總會窩在沙發上,開着一盞昏黃的暖燈等他。
可現在,屋子裡一片黑暗,厲念弛也不見蹤跡。
司爍鑫 眉心緊皺,打開燈,一步步走進,上樓……推開卧室門,走進衣帽間的那一刻,他陡然驚覺,厲念弛的東西——全都不見了怎麼回事?
司爍鑫 隱約嗅到一絲不尋常的意味,心頭湧上異樣的情緒。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HP閱讀未來:哈利波特同人,很喜歡的一個梗,好希望其他同人也有這類梗啊。人物我覺得寫得還挺好的,挺契合原著的,沒有那種很脫離原著的感覺。作者文風模仿得很像,讀得很有意思。總之推薦!可惜坑了,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最強狂兵:這本書劇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七月是神的時間:無限流腦洞文,很有意思,精品。所以說晉江是一個神奇的網站,裏面居然有不少能看的書。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