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領養女孩的貓咪
領養女孩的貓咪

領養女孩的貓咪貓奶奶

標籤: 其他小說 貓奶奶 白沐初
黑暗中,雷電交加,大雨滂沱
貓奶奶從車上下來,被雨淋透的他渾身散發著凜冽寒意,猶如從地獄中走出來的羅剎
此刻,他眼神兇狠,滿腦子都是剛才在醫院,母親慘死在手術台上的一幕,記憶中的鮮血與仇恨不斷充斥着他的大腦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貓奶奶從車上下來,被雨淋透的他渾身散發著凜冽寒意,猶如從地獄中走出來的羅剎。
此刻,他眼神兇狠,滿腦子都是剛才在醫院,母親慘死在手術台上的一幕,記憶中的鮮血與仇恨不斷充斥着他的大腦。
曾經口口聲聲說深愛他的女人,在他出國遭遇火災後棄他而去,還轉身嫁給了他爺爺的私生子。
為了秦家的財產,甚至連同那男人逼死了他母親,這仇恨讓他怎能釋懷。
「秦少,白小姐掙扎的厲害,我們不敢輕易動手。」
特助方奇打着傘從別墅裏面急急迎來,聲音在大雨中顯得沒那麼清晰。
貓奶奶眼神憤恨的把傘撥到地上,緊咬着牙疾步往裏面走。
別墅內。
白沐初挺着高高隆起的肚子,手握剪刀對着那些將她圍攻的醫生,以及那個他們家的好心從孤兒院收養了十多年,被她視如親姐姐的女人。
許清妍。
「你們都不要過來!」
她雙眼噙着淚水,萬萬沒想到,貓奶奶在回到宋都收回秦家掌控權後的第一天,竟然是要強行打掉她肚裏已經七個月大的孩子。
「沐初,那孩子是秦子陽的,阿深是絕對不會留着他的,你也不要再掙扎了。」
許清妍緩緩上前,手握住白沐初的剪刀,嘴角噙着狡黠的冷笑。
白沐初攥着剪刀的手氣得哆嗦,「胡說八道,這孩子就是阿深的,你不是很清楚。」
她只當自己瞎了眼,半年前從火災將貓奶奶救出來後,因為秦家跟白家發生的危機。
她不得不趕回國,竟然會讓許清妍這個虛偽的女人照顧他。
而自己這孩子,就是救貓奶奶時跟他懷上的。
說起白沐初肚裏的孩子,許清妍妒忌的眼神中露出一抹得意,「我清楚又怎樣,阿深又不會信你。
你跟他那晚的事,他吃藥留下後遺症都不記得了。」
「你、混蛋!」
白沐初用力將許清妍推倒在地。
許清妍驚呼一聲,被剪刀不小心劃開的手掌頓時鮮血四溢。
「白沐初!」
聽到男人這熟悉的呵斥聲,白沐初滿臉驚慌的看向來人,條件反射的鬆開了手中的剪刀。
沒來得及開口解釋,就被來人重重推在地上。
「清妍,你沒事吧?」
貓奶奶滿眼疼惜,聲音溫柔的幾乎能滴出水來。
看着這一幕,白沐初眼淚瞬間無聲劃落,下意識解釋:「阿深,我不是故意的!」
貓奶奶扭頭衝著她怒吼:「你給我閉嘴!
要等你把她殺了才是故意的嗎!」
「我沒有……」白沐初此刻心猶如在滴血。
從前他對她也是這樣溫柔,還說這輩子只對她一人好。
可僅僅半年多時間,自己仍舊對他至死不渝,而他卻已經將溫柔給了別人。
「還敢說沒有,你真當我眼瞎嗎!」
貓奶奶緊握着許清妍流血不止的手,胸腔蹭蹭怒火冒出。
都已經懷上了別的男人的野種,還敢這麼睜眼說瞎話。
「阿深我沒事,你別怪沐初,那孩子是沐初的命根子,她或許只是着急了些,才不小心傷了我。」
許清妍眼含熱淚,扮演者一個弱者的姿態,眼角卻瞥着貓奶奶的表情變化。
果然。
在貓奶奶聽到命根子這三個字的時候,渾身的戾氣驟然加重。
「把許小姐帶上樓包紮傷口。」
將許清妍交到護士手中,在目視他們上樓後,他面無表情的接過了醫生手中的催產素。
望着白沐初淚眼婆娑死死護住孩子的模樣,他心中恨的滴血。
他真的不明白,這女人懷着別人的孩子,卻還敢在他面前這麼不要臉的留着,是出於什麼心理。
白沐初看着朝自己慢慢逼近的男人,她雙手撐着地面一點點往後挪,含淚搖頭,「不,阿深,我求你別傷害這孩子,再等三個月他就可以生下來了,你現在動手孩子可能保不住了……」「我媽已經死在了手術台上,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憑什麼這野種還能活着,他就該跟着秦子陽一塊下地獄。」
貓奶奶眼中的恨意越來越濃,得知她嫁給秦子陽的那一刻。
在無數個夜裡,他從夢中哭醒,是對她的仇恨,才支持他撐到現在,逆風翻盤奪回了家族跟昔日的榮耀。
白沐初聽的眼淚漱漱落下,激動的撲到他腳下,哭着解釋:「不是的阿深,伯母的死我完全不知情。
而且我肚裏這孩子是你的,我發誓,我跟秦陽從沒有發生什麼,我所做的一起全是為了你。」
「為了我?」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爆頭巫師:雖然有模仿,但是寫的非常棒,有自己的東西,爛尾扣一星。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他從天外歸來:稱一本主站文為系統文不是因為它黃,而是因為它比很多系統文都要鬼畜。毒點很多,不過給系統文5星。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從契約精靈開始: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這個作者如果老老實實寫寶可夢還罷了,但這種掩耳盜鈴的事也能幹出來也是牛。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