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老公,我已無法返航
老公,我已無法返航

老公,我已無法返航簡夕照

標籤: 現代言情 簡夕照 靳北至
此刻,簡夕照原本想要說的話再也說出來
連這個和靳北至曾經的家,夏知暖都已經可以隨意進出,她和靳北至之間的關係還有什麼猜不出?!夜風靜靜吹着
偌大的空間下就只剩下了靳北至和簡夕照兩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你什麼意思?」
靳北至眼底布滿戾氣:「你當初迫不及待的跟我離婚,是已經準備好找下一家了是嗎?」
他的字字句句猶如針錐,扎在簡夕照心口,讓她險些站不住。
簡夕照望着靳北至的眼梢泛着紅,她一字字開口:「我們離婚到底是因為什麼,你應該比我清楚!」
結婚三年,他們沒有一天不是在這樣爭吵中度過。
結婚前,她總是抱着幻想,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是幸福的事情,但後來無數次的不信任和爭吵中,徹底摧毀了她自以為幸福的婚姻!
後來簡夕照才發現,原來合適和喜歡,並沒有關係!
「不是你一直在無理取鬧,難不成還是我做錯了?」
靳北至眉心一寒,傷人的話幾乎是破口而出:「簡夕照,這三年你還沒吵夠嗎?!」
簡夕照喉頭一哽,這一瞬再也無話可說。
「吵夠了。」
感情早就已經吵散了,她也不想再吵了。
簡夕照極力忽略那漫過心口的酸楚,掙脫開靳北至抓着自己的手,低頭與他擦肩而過。
一路快步到廣闊飛機跑道上,任由秋風掃過眼梢的涼意。
簡夕照看着飛機尾翼上南城航空的logo,心頭漫過一抹悵然。
她忽然覺得,自己和靳北至之間就算是已經離婚了,但是在南航公司里,在她能看見靳北至的地方,她還是避免不了心疼,始終有種無限的壓抑感。
提醒登機的聲音不斷響起,簡夕照收斂起糟糕的心情,帶上墨鏡隨着機組人員登機。
一天飛行,讓她暫時忘記了和靳北至的這一次不愉快。
返航後。
簡夕照留下做最後的機艙檢查,ⓨⓑγβ剛打算回更衣室,就被幾個機組的空姐叫住。
「簡機長,有個帥哥找你!」
簡夕照雖然疑惑,但還是來到了公司樓下。
只見吵鬧的人群中,一位抱着玫瑰花的俊朗男人走上前。
「是簡夕照小姐嗎?」
簡夕照愣了一下:「我是。」
「我叫沈湛,是你閨蜜溫靜介紹給你的相親對象。」
說完,沈湛將玫瑰遞到簡夕照手中。
四周頓時傳來一陣起鬨聲。
簡夕照有些無措,也不好意思當場拒絕,只能接過花,將沈湛帶離現場。
寂靜的走廊里。
簡夕照直言:「沈先生,其實這場相親是溫靜擅自安排的,不是我本人的意思,不好意思讓你白跑一趟。」
沈湛挑了挑眉:「沒關係,只是沒想到我會被拒絕的那麼快。」
話題一聊開,簡夕照鬆了口氣,將手中的玫瑰遞了回去:「這個還給你。」
沈湛笑了笑:「鮮花配美人,我沒有收回來的理由。」
說完,他瀟洒的轉身離開。
簡夕照垂眸看着手中的玫瑰,心裏卻閃過曾經和靳北至擁有的回憶。
那時兩人才剛在一起,靳北至總會送她到家門口再離開。
後來有天,本是回家的靳北至在半路看見了花店裡的玫瑰,不惜折返回來買下花送到她眼前。
只因他說見花如見人。
他們過往很美好,但只能留在心中……簡夕照收斂思緒,抱着玫瑰準備離開,可剛抬眼,就看見靳北至迎面走來。
現在的他眼裡不見那時的熱情,只有冷漠。
四目相對,簡夕照面色微黯。
靳北至掃過她手中的玫瑰花,眸色一壓:「沈湛是隔壁星航公司的富少,年僅23,坐擁上億家產。」
「什麼?」
簡夕照不明白的看着他。
靳北至理了理手中的腕錶,嗓音冷硬:「他比你小6歲,你真的很會挑。」
這句話毫無疑問是在嘲諷。
簡夕照聽得心底一顫,這些年她們有過無數次爭吵,卻從未像現在這樣,字字剜心。
「這和你沒關係。」
簡夕照深吸口氣,轉身準備離開。
下一秒,手腕卻被靳北至抓住,難聽的話鑽進耳朵。
「別忘了你離過婚,你配得上他嗎?」
簡夕照不敢置信的回過頭。
她第一次發現,這個世界上大概只有靳北至知道,怎樣才能更傷自己的心!
簡夕照看着那雙令她心動過無數次的眼睛,眼微發紅:「靳北至,到現在我才發現,或許我們從一開始就不合適。」
靳北至一怔,心中怒意未消:「所以你後悔結婚了?」
簡夕照滾下喉頭的澀意:「是,我後悔了。」
「曾經遇深跟我說,我們離婚是因為我忙於工作,沒有關心你,可這些年我對你的感情始終如一!」
她揚着頭,竭力不讓淚水從眼眶中湧出:「我們之間有許多不合適需要磨合,需要解決,可這些矛盾帶來的不應該是埋怨和爭吵,更不是你愛上別人的條件!」
大概是第一次看見歇斯底里的簡夕照,靳北至一時反應不過來。
然後就聽她說:「往後你和夏知暖在一起,我不想再出現你們面前礙彼此的眼。」
簡夕照解下胸口南航機長的工作牌,塞到靳北至手中:「明天,我辭職。」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主神調查員:漫威卷娘化一個我忍了,娘化一群我也忍了,拉郎配對是什麼智熄操作!!MDZZ,MDZZ,MDZZ!!!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超級電力強國:一說到那個牛場長就皇上個沒完,說到廠長兒子就是太子,推論——主角是太監,奴才氣十足,很賤。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南山隱:第三十章 我在看人生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