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黎蘇蘇祁逾白
黎蘇蘇祁逾白

黎蘇蘇祁逾白祁逾白

標籤: 現代言情 祁逾白 黎蘇蘇
祁逾白聽她語氣鎮定,可多年好友她如何不知道黎蘇蘇的個性
哪怕心底在難過在彆扭,這人面上都不會顯出半分來
「不就是一期雜誌嘛,非得去求那些人嗎?不然姐妹我給你拍一期?你也不看看姐妹現在的身價,光是我的粉絲就能讓你下期雜誌賺個盆滿缽滿的
」「你又不是財經人物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黎蘇蘇聽見好友急切的聲音,不由彎了彎嘴角,「我剛進來,還沒看見人。」
「那些大佬身邊儘是保鏢,你可得小心點。」
「我又不跟他們打架,放心吧。」
祁逾白在那邊不由嘆氣,「放心個鬼,你五年沒去過海市了,我總覺得心裏有些不安。」
「你不安什麼呀,凌氏科技突然爽約,我總得找個跟他相近的人物來救場。
還是你跟我說的呢,叢光醫療的負責人沈棲遲也出席了這次的晚宴,我總得去試試,萬一成功了呢。」
「可是……」「放心吧幽幽,我是來工作的。
再說了,《智人》總部雖然在盧城,可我們畢竟是財經雜誌,海市又是國內金融最繁華的一線城市,作為《智人》的總編,我總不能一直龜縮在總部不出來吧。」
祁逾白聽她語氣鎮定,可多年好友她如何不知道黎蘇蘇的個性。
哪怕心底在難過在彆扭,這人面上都不會顯出半分來。
「不就是一期雜誌嘛,非得去求那些人嗎?
不然姐妹我給你拍一期?
你也不看看姐妹現在的身價,光是我的粉絲就能讓你下期雜誌賺個盆滿缽滿的。」
「你又不是財經人物。」
「嘿,你個小妖精,咋還看不起我們明星職業了?」
黎蘇蘇被她逗的笑個不停,最後只得阻止道:「行了行了,不貧了。
我得去找人了,別擔心。」
「我要是擔心就不會給你提供那些人的資料了。
我就是怕你又犯蠢……」「不會。」
黎蘇蘇低聲堅定道:「一次就夠了,人哪能一直犯蠢呢。」
掛斷電話,黎蘇蘇捏着手機細指隱隱泛白。
她深吸口氣,剛抬頭準備找人,左手邊的包廂門卻被人突然打開,她下意識的循聲望了過去。
男人神情微愣,面上由意外轉為不愉,卻又在看清黎蘇蘇的臉後再次轉為意外。
「沈……窈?」
黎蘇蘇心臟一緊,她看向男人,從進酒店到現在臉上始終保持的鎮定淡然消失的乾乾淨淨。
「子慕。」
鄭子慕是真的意外且震驚,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當下該是何種表情。
「你怎麼在這?」
黎蘇蘇抿了抿唇,視線根本不敢看向他身後的包廂,聲音也下意識的放低了許多,「我工作上有點事情……」五年未見,兩人都不知道該如何說話,當下氣氛變得十分凝固。
「那個……你這些年,過的還好吧。」
黎蘇蘇點了點頭,想要說些什麼。
「鄭總,你在門口乾嘛呢,進來喝酒啊。」
包廂內有人在喊,黎蘇蘇心下一松,剛要說讓他去忙。
鄭子慕身後,從包廂內跟着出來一人,身形高大,氣宇軒昂。
黎蘇蘇在他出現後,要離開的腳步一頓,整個人定在了原地。
「鄭總,跟美女聊天呢?」
鄭子慕朝黎蘇蘇笑了笑,回頭就正色道:「這是我一個……朋友。」
他神色太過嚴肅,沈棲遲本想打趣,被他臉色震得連忙轉了口:「行行,那你先聊,我們先去喝一輪。」
他說完就要回身,黎蘇蘇連忙叫住他:「沈總,等一下!」
「嗯?
你喊我?」
沈棲遲奇怪,「我們好像……並沒見過?」
黎蘇蘇深吸口氣,淺笑道:「沈總您好,我是《智人》雜誌的總編黎蘇蘇,冒昧上來打擾您實在抱歉,請問您近期有時間能給我們《雜誌》做一期關於您本人的相關報道嗎?」
「《智人》雜誌?」
沈棲遲擰眉,鄭子慕在一旁提醒道:「一個金融雜誌專刊。」
他說完又轉向黎蘇蘇,「原來你是來找人做採訪的,我還以為……」他語氣有些失望,黎蘇蘇斂目並未回他。
倒是一旁的沈棲遲,他見兩人之間氣氛隱約古怪心中一動。
半響,他沖黎蘇蘇笑着點了點頭:「既然是鄭總的朋友,這個面子總是要給的。
明天下午三點,我在叢光總部等你。」
黎蘇蘇面色一松,「謝謝沈總。」
沈棲遲拍了拍鄭子慕的肩膀轉身回了包廂,而走廊上,黎蘇蘇完成了自己的任務,再對着鄭子慕時卻是依舊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子慕,也謝謝你,沈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應我們採訪的。」
鄭子慕垂眸,一手捏着自己的袖口,面色淡淡,「你五年不曾踏足海市,這次為了你的工作倒是肯來了?」
「我……」她面上實在為難,鄭子慕也實在不知道該用何種心態與她說話。
只是,到底是多年的情誼,鄭子慕嘆了口氣,還是沒忍住道:「你要不要……」「不用!」
黎蘇蘇下意識出聲回絕,在意識到自己的激動之後,她又緩緩道:「我得回酒店準備明天採訪的資料,採訪完立馬得回盧城做下期的雜誌。」
鄭子慕如何聽不出來她話里的抗拒,他當然也理解她的抗拒。
「行吧……那你路上小心。」
「好。」
黎蘇蘇最後朝他笑笑,僵着背脊轉身一步步離開原地。
鄭子慕就那麼看着她一步步離開,身形越來越遠,像極了當初她從那人面前離開的景象。
他深嘆口氣,搖了搖頭轉身回了包廂。
「我說鄭總,艷福不淺啊。」
鄭子慕剛一坐下,沈棲遲就湊了上來,笑着調侃道:「剛才那女生長得實在漂亮,通身氣質也甚是少見,你倒是眼光不錯啊。」
鄭子慕聽他這樣一說不免好笑,「你知道她是誰嗎?」
「不就是什麼《智人》雜誌的總編?
我告訴你啊,我可是完全看在你面子上才答應她做什麼採訪的,這份人情回頭你可得還給我。」
「這份人情啊……」鄭子慕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完了朝沈棲遲一字一句道:「你去找謝闌討吧。」
「什麼?」
沈棲遲震驚了,「你說她,是謝闌的人?」
鄭子慕隨意點了點頭,復又搖了搖頭,「五年前是。」
「她和謝闌,五年前在一起?
後來分了?」
「……可以這麼說吧,五年前,闌哥為了她與家族決裂,連帶着天南國際市值大降,損失慘重。」
「我去!」
沈棲遲是真不知道這一內幕,當下整個人都不好了,「你們謝總還有這麼……為愛不顧一切的一面?
那他們後來,怎麼又分手了?
能讓謝闌如此對待的女人,不可能沒點手段,怎麼後來還分手了?」
「後來啊……」鄭子慕又飲下一杯酒,整個人有些恍惚:「後來,闌哥大概是看清了她的為人吧。」
「???
這個黎蘇蘇,還是個高手?」
鄭子慕有些難受,他不住小聲道:「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那樣做,可她偏偏就是那樣做了……我不相信的……可她就是做了……」「你到底在說什麼呢?」
沈棲遲明顯一臉好奇,鄭子慕回了回神卻不願意再說了。
「不說了,喝酒。」
晚宴大廳,黎樂看見黎蘇蘇從二樓慢慢下來,行動間佔據了宴廳里的大多目光。
她迎了上去,卻發現黎蘇蘇的臉色十分蒼白。
「總編,你怎麼了?
不舒服嗎?」
黎蘇蘇搖了搖頭,勉強朝她笑笑:「叢光醫療的負責人答應我們明天下午三點做採訪,我們現在回去做準備吧。」
「啊!
總編你好厲害,叢光醫療的人竟然真的答應了!
我們被爽約的採訪有救了!」
她拉着黎蘇蘇的手臂一搖一晃,黎蘇蘇差點脫力倒在地上。
「小黎,我有點頭暈,你別晃了。」
「哦哦。」
黎樂連忙鬆了手,在看黎蘇蘇臉色比剛才更嚇人了,她不免擔憂道:「總編你到底怎麼了?
明明剛才上去的時候還好好的啊,這才多大一會功夫……」怎麼了?
黎蘇蘇一手抬起,慢慢撫上胸口。
大抵,是後怕吧。
後怕剛才那人並不在場,後怕,她沒有在五年之後,與他再次撞上。
回到酒店,黎蘇蘇緩過了心神,而黎樂也陷在成功約到叢光醫療負責人的興奮里激動不已。
「不過,說起來海市還真的是遍地生金啊。
國內一線的金融商圈,多少大牌集團的總部都建立在這。
像星耀集團,叢光醫療,博環聯合……我還是不敢相信,總編,海市金融圈如此出名的叢光醫療明天真的要給我們做採訪嗎?」
黎蘇蘇洗了個澡,散着頭髮出來,滿身清香。
黎樂是她一直以來的助理,小姑娘年紀小工作能力算不得多好,可她心性開朗,活的十分積極,黎蘇蘇很喜歡。
「是啊,這次機會難得,千萬別給我出岔子!」
「好的好的!」
黎樂一邊整理着明天要用到的資料,一邊連連點頭:「這次真是幸運,凌氏科技放了我們鴿子我們還能有叢光醫療救場。
聽說沈棲遲這個人比之凌恆也是絲毫不差,我看過他的照片,真真是大帥哥一枚。
這些大佬真不知道是吃什麼長大的,一個個事業有成,就連長相還都是萬里挑一,天下男人該有多嫉妒啊。」
「大佬嘛,自然是與普通人不一樣的。」
黎蘇蘇坐在沙發上與她一起整理資料,對黎樂的話題間隙也搭上幾句。
聽她附和,黎樂頓時更來勁了。
「是吧是吧,海市三大鑽石無論在商政圈還是在我們雜誌圈那可都是流量話題的頂層啊,我都能想像到,等我們採訪完叢光醫療的沈總,我以後在同行面前得多驕傲!」
黎蘇蘇隨口問道:「三大鑽石?」
「總編你竟然不知道海市的三大鑽石?」
黎樂驚呼:「他們是多少同行眼中的香餑餑啊!」
黎蘇蘇隨即瞭然:「我知道了。」
她反應淡然,黎樂激動的心情未能得到舒展,她索性將手裡的資料放到一邊,對着黎蘇蘇十分正經的解釋道:「總編你平常也不聽我們下面人的八卦,所以你不了解其中的內核。
我必須得跟你解釋解釋!」
黎蘇蘇好笑:「好啊。」
「所謂海市的三大鑽石,也就是海市金融圈最出名,最光鮮的三大企業負責人!
一個是叢光醫療的沈棲遲,一個是星耀集團的蘇宴明,還有一個就是天南國際的鄭子慕了。
此三人在海市金融圈那是無人不知的存在,嘖嘖,都是名媛圈提起就能引起一片尖叫的呢。」
黎蘇蘇拿着資料的手一抖,半響並未出聲。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鳳囚凰:等一下,這是不是已經拍了電視劇?而且拍的慘不忍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位面成神之虛空戒:。。。。。。好吧???????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秒殺:只記得裏面各種人物說話前先「呵呵」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