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周禮姜明珠
周禮姜明珠

周禮姜明珠周禮

標籤: 江裊 現代言情 陳竟
好像昨天的官宣和對別的女人宣示主權,都沒發生過一般
我覺得好笑又心寒
「路澤,我以為昨天我們已經分手了
」我的語氣十分平和,路澤聞言卻有些炸了
「裊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愛玩兒,昨天就那麼一樂呵而已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我覺得好笑又心寒。
路澤,我以為昨天我們已經分手了。
我的語氣十分平和,路澤聞言卻有些炸了。
裊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愛玩兒,昨天就那麼一樂呵而已。
路澤一副我小題大做的口吻,不耐煩道:我快到你樓下了,你趕緊收拾下樓。
我說的話你沒聽懂嗎?
路澤,我們……分手了。
你確定你要分手?
對,分手,這種無聊的遊戲,我不想再陪你玩了。
你是因為我讓大家喊她嫂子才生氣的,是吧?
林語就我公司一同事,也是我小學妹,我們之間沒什麼的,你心眼別這麼小。
我沒興趣知道這些,路澤,以後別再聯繫了,就這樣吧。
說完我就要掛斷電話。
路澤卻叫住了我,他的聲音十分陰沉。
江裊,你這是要過河拆橋?
我的心驀地沉了下來。
大學畢業的時候,父母出了很大的一場意外。
我爸當場身亡。
我媽在 ICU 住了兩個月。
路澤就是在這時候突然出現的。
巨額的醫藥費,天價的賠償款,都是他幫我付的。
他為我付出了大把的時間,無數的金錢。
最後我父母的喪事,都是他一手操辦的。
我一個剛畢業,父母雙亡的孤女。
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回饋,只能接受他的追求。
現在他說過河拆橋。
我想到那一筆我一輩子還不清的債。
無奈苦笑。
是啊,我有什麼資格過河拆橋。
就算路澤和無數女人曖昧不清。
甚至跟我兩個同事都發生過關係,讓她們這樣踩我的臉。
但我好似,都是那個沒資格說分手的人,這就是所謂的拿人家手短吧。
裊裊,你是我女朋友,外面那些女人和你沒法兒比的。
所以,別生氣了,乖,換好衣服下樓,爸媽還在家等着呢。
在他看來,這就是他低頭了。
我要是再不順着台階下來,那就是我不識抬舉。
他愛玩,私生活挺不幹凈的,身邊各種鶯鶯燕燕沒斷過。
我雖然家庭普通,但學歷出眾,出身乾淨,現在的工作也體面。
路澤的爸媽雖然看不上我,但更看不上那些女人。
因此對我和路澤交往,一直都是不干涉不同意的態度。
這次主動提出讓我去路家吃飯,還是第一次。
換好衣服下樓時,微信里忽然進來一個好友申請。
江裊,是我,陳竟行。
我看到陳竟行這三個字,心裏猛地湧上一股難以言喻的痛楚。
幾乎都要窒息了一般,我靠在牆壁上,緊緊攥着心口衣襟。
好一會兒,才忍了淚意,平復了情緒。
我知道自己是壓抑得太狠了。
昨晚才會讓自己放縱了這一次。
但也只會有這一次了。
我狠下心,拒絕了他的好友申請。
他沒有再發申請,也沒有打電話過來。
在成年人的世界裏,這算是一種明顯的拒絕。
陳竟行這樣的天之驕子,性情自然高傲,他應該,也不會再主動找我了。
路澤看到我下樓,眼神里明顯漫出輕蔑的得意。
我坐上車,沒有說話。
路澤想要抱我,我搖頭拒絕了。
艹。
他煩躁地罵了一聲:成,老子就他媽等到訂婚後再碰你。
到了路家,路澤的爸媽和妹妹都在。
他妹妹路晚從小身子就不好,一年多前剛做了腎臟移植,但恢復得並不好。
平日很少出來見人。
路母見到我,一改常態地親昵:裊裊來了,快坐下。
閑談間,她甚至關心地詢問我:路澤說你上個月去體檢了,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還好,就乳腺有點增生,其他都沒問題。
那就好,那就好。
路母看起來特別的高興:裊裊啊,你和路澤也在一起差不多一年了,你看,不如挑個好日子,你們把婚先訂了?
行啊,我也想安定下來了,不如就下個月吧。
路澤也說了一句。
裊裊無父無母,多可憐,早點嫁過來,也能有親人陪伴了……路母握着我的手,看起來一臉的慈愛。
但不知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有點說不出的古怪。
路家人今天格外的熱情,晚上我們回去的時候,路母還送了我一個新的 LV 包包。
訂婚的事你不用操心,我們家會辦得風風光光。
裊裊啊,你就安心等着吧。
上車離開時,我望着車窗外笑得見牙不見眼的路家長輩。
還有弱不禁風站在一邊的路晚,她臉色白得如紙。
我莫名的覺得後背有些發涼。
送我回了小區,路澤直接開車走人了。
下車時我聽到他接電話,應該還是昨天那個小仙女。
但我只當沒有聽到,拖着有些疲憊的身軀往前走。
走到樓下時,卻看到了樹下暗影里,陳竟行手上夾着煙,站在那裡。
我怔了一下,下意識想躲。
他卻掐了煙,直接叫了我的名字。
陳醫生。
我只能乖乖站住了。
為什麼不等我回來。
他的聲音有點沉冷。
心頭酸澀得厲害,淚腺也在漲着疼。
我故作洒脫地一笑:昨晚我喝醉了,陳醫生,我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好不好。
他望着我,眸底的神色越來越冷,到最後,似乎能把人凍住。
江裊,你就這麼隨便,這麼不自重?
我忍着眼底的淚意,又笑了一聲:陳醫生就當撿了個便宜唄,反正我自己主動送上門的。
他眉宇深蹙,似有些煩躁。
摸出煙盒又點了一支煙。
我看着他抽煙的樣子,他的面容稍顯冷峻。
但望着我的時候,我卻又能明顯感覺到一抹柔情。
我恍惚想起昨晚床笫之間。
我小聲哭的時候,他有些慌亂無措地抱着我。
哄我時聲音里有着很濃的愧疚和疼惜。
小乖,抱歉,我不知道你是初次……我移開視線,壓下心底無法言喻的難受和苦楚。
不想讓他窺視到我的異常。
陳醫生,沒事兒的話,我先上樓了。
我轉身就要走。
不是和路澤分手了?
陳醫生,這是我的私事。
江裊,你有什麼難處……沒有,陳醫生,多謝你的好意,但是現在,請您先離開好嗎?
我望着他,他指間夾着的煙,積攢了長長的一截煙灰。
他忘了去撣掉,我伸出手,手指輕觸到他指間的煙。
煙灰散落下來,瞬間飄散不見。
就像我和他這段露水情緣一樣。
我被綁在路澤這條船上,可我連下船的可能都沒有。
陳竟行可能對我有點好感,但我憑什麼,要讓他幫我還債,把他拉進我這樣一塌糊塗的人生中來呢。
我上去了。
我轉過身,告誡自己,不要再說話,不要再回頭了。
明天記得來複查。
陳竟行的聲音很低:身體最重要,不要把小病養成了大病。
我沒有應聲,低着頭快步走進了單元門洞,眼淚才一滴滴地落了下來。
路澤和那個叫林語的女生打得很火熱。
但我已經不想浪費精力給他們。
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
月末考核的時候,我們小組業績得了優。
晚上聚會慶祝,我被人多灌了幾杯酒。
連日辛苦加上酒精刺激,我的左胸那裡又開始刺痛起來。
回去吃了止痛片忍到第二日去醫院,我特意避開了陳竟行,掛了其他專家號。
但沒想到,叫到號進去後,我推開門,就看到他穿着乾淨的白大褂坐在桌子前。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奇蹟的召喚師:從全方位幻想開始水神之路,主角完全沒用,照抄原著劇情,那我在看什麼呢?完全就是換個人的文筆抄一遍劇情,真的很失望!純商業作品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旅法師流浪記:精分版十里坡劍神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異界全職業大師:爽文,太監(無女主)文,像LZ的名字一樣,裝逼犯,超級能裝,可以一下從頭看到尾,感覺大部分人都能接受的那種。。。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