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絕世丑妃美又颯
絕世丑妃美又颯

絕世丑妃美又颯微微聽風

標籤: 古代言情 寧小言 秦玄慎
由新生代小說作者微微聽風撰寫的小說《絕世丑妃美又颯》,小說主角有寧小言秦玄慎,作者用犀利的筆風描述了主角寧小言秦玄慎之間發生的精彩劇情,小說摘要:即便他見慣了世間美人,卻也在看清寧小言的臉時,忍不住頓了一下
他還記得初次見到寧小言時,被她臉上的黑紋嚇了一跳,沒曾想今……...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好好的宴會,就被掀起了一場不小的風波。
誰能想到,傳聞中那位不受待見的王妃,竟然能得王爺的維護。
就連秦玄慎自己都沒想過。
他只是不想瞧着寧小言受委屈,隱隱覺得她身上留着幾分傲氣,讓他忍不住出手相護。
轉過身,原本還端坐着的寧小言就不見了蹤影。
熱鬧的宴會,立刻在他心中變得乏味了。
難道,他對寧小言動了情?
不可能的!
他立刻否認了一閃而過的念頭,雙腿卻不受控制地往殿外走去。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望着蒼穹上的明月,寧小言緩緩抬起手,嘗試着近一點。
秦玄慎腳步一頓,眸光微閃。
女子之中,鮮少有人明白諸多詩詞,然亘古至今,文人多是喜歡感慨萬千,忽然聽見這麼恢弘大氣的詩詞,他心底不由對寧小言生出幾分喜歡。
正欲上前聊個三言兩語,餘光卻瞥見幾道黑影向她奔去,來者不善。
「當心!」
秦玄慎下意識護住了寧小言,兩人齊齊摔在地上。
突然的動作讓寧小言回過神來,一抬頭,就看長劍寒光凜冽,這分明是奔着她的性命而來。
好得很!
她正好想找幾個人來問問,到底是誰暗中算計她,想要她的命!
寧小言還沒動作,秦玄慎已然護在她前面,腰間長劍拔出,刺向一個刺客。
「當心!」
一個刺客悄無聲息地來到他的身後,正要動手,就被寧小言打了回去。
秦玄慎心神微動,眼底是掩不住的淺笑,沒曾想,他的王妃,與他還有這種無需言語的配合。
「保護王爺!」
聽見動靜的侍衛們紛紛前來。
除卻幾個給兩人殺死的刺客,其餘幾個黑衣人見勢不妙,立刻就逃開了。
「立刻去查,誰膽大包天,要對本王的王妃不利。」
「是!」
侍衛應聲,卻沒有立刻就走,又問道:「查明之後呢?」
秦玄慎眸底滿是冷笑,「殺無赦!」
「遵命!」
侍衛應聲退下。
寧小言從未想過方才的刺殺之中,秦玄慎會護着自己,餘光一瞥,就看到他的後背被划了一刀,此時正鮮血淋漓,立刻上前要為他包紮。
秦玄慎面色清冷,審視着她,「王妃不準備跟本王解釋一下,一介女流,如何會有如此厲害的武功?」
「如果我不願解釋,王爺是否也會像殺掉那些刺客一樣,殺掉我呢?」
寧小言眼皮子都沒掀一下。
原本想着,這樣說話,秦玄慎該是動氣了。
哪知道秦玄慎忽然湊到她耳邊,說話時溫熱的吐息盡數噴洒在她耳朵上,「自然是不會的,只不過本王覺得王妃未免太過神秘,讓本王猜不透。」
兩人俱是一笑。
聰明的人,往往知道在什麼時候給對方留有餘地,而不是究根結底,問其原因。
「王爺!」
蘇月兒一聽說有刺客行刺,立刻慌得六神無主,當即就慌裡慌張地跑來了,瞧見秦玄慎背上的傷口,頓時嚇得小臉慘白。
「王爺,您怎麼?
方才不還好好的嗎?
刺客怎麼會混進來的!」
話音未落,蘇月兒盯上了寧小言,斥問道:「是不是王妃你,你讓人刺殺王爺,是不是!」
冤枉誣陷張口就來,行刺慎王這樣的滔天大罪她也敢說,這位蘇側妃真是長了一個好腦子。
「蘇側妃憑何這麼說?」
寧小言冷笑一聲,「你莫不是忘了,方才王爺還小懲大誡你,若還想對我栽贓陷害,那就不是在偏殿跪上三個時辰就能解決了。」
蘇月兒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更是心疼地瞧着秦玄慎後背上的傷,轉眼,卻又氣勢洶洶地質問起寧小言來。
「你外祖父一家通敵謀逆,現在已被押解回京,等候皇上審判,定然是你心有不甘,不然,你如何解釋王爺跟你在一起就被行刺了?
他們怎麼不在王爺一人的時候行刺呢!」
蘇月兒自認非常了解秦玄慎,從皇子,到慎王,秦玄慎從不會對那些對他不懷好意的人心慈手軟。
他的手上,可染着不少鮮血。
倘若他對寧小言生出半點懷疑,即便今日寧小言沒有被廢除王妃的位份,以後在慎王府的日子也舉步維艱了。
蘇月兒正得意忘形,不料狠狠的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蘇月兒何時受過這樣的委屈,氣得肩膀直抖。
正準備狠狠教訓寧小言一場,誰知一轉頭,才發現方才動手的人是秦玄慎。
剎那間,蘇月兒定定地站在原地。
王爺,竟然對她動手了?!
怎麼可能!
不會這樣的!
就為了寧小言這個賤女人,王爺就這麼維護這個賤女人?!
「本王沒記錯的話,不久前才警告過你,不得對慎王妃無禮。」
秦玄慎冷眼看着蘇月兒,眸底沒有半分柔軟,「現在來看,在偏殿跪上三個時辰的確是太輕巧了,如此,就去雜役房辦一個月的差事,若是還改不了你目無尊卑的性子,就不用回來了。」
寧小言頓了頓。
她怎麼也想不明白,秦玄慎為何這麼維護自己,可這樣也好,給她省了不少事。
蘇月兒要瘋了,王爺讓她和那些奴才一樣,在雜役房當差?
不可能的,她絕不接受!
「慎王!」
蘇月兒身體微微戰慄着,俏臉蒼白,「她到底給你施了什麼法,妾身不答應!」
她裝作一副受極了委屈的模樣,楚楚可憐,想着秦玄慎能憐惜幾分,沒想到秦玄慎無動於衷。
「王爺!
我好歹是養您長大的雲妃娘娘賜給您的,您居然要我去雜役房當差!」
本以為搬出雲貴妃就能讓秦玄慎收斂幾分。
不曾想秦玄慎的目光陡然陰沉了不少。
他清冷地審視着蘇月兒,眼底的嘲弄更甚,「你怕不是忘了,王府的主人是本王,從來不是雲貴妃,本王要你生便生,要你死便死,無人能攔。」
剎那間,蘇月兒好似被抽空了力氣,狼狽地癱坐在地上,再也不敢多說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三國之赤帝:張角吃飽了撐的沒事幹,帶着教中核心四顧桃園,還要擁立劉備,馬元義被劉備看了一眼就當場痛哭,這群賤人怎麼戲這麼多?還有能好好說話嗎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吾皇萬歲:仙草評價,幫忙綜合一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宋好屠夫:不能太講究,可看可不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