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謝婉如陸瑾
謝婉如陸瑾

謝婉如陸瑾佚名

標籤: 古代言情 謝婉 陸瑾
主角是謝婉如陸瑾的小說謝婉如陸瑾,由作者佚名獨家創作,作者文筆相當紮實,且不炫技,網文中的清流
精彩內容推薦:看着走出院子的綠蘭,二夫人暗自咬牙
「二夫人怎麼還不快去呢?如果東西找不到,二夫人可是擔待不起的
」穆浩軒嘴角微揚,如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錦州千戶府,燈火闌珊。
冰冷的雪鋪滿了屋檐和青石路,冷鳳呼嘯。
屋內,謝婉如看着眼前掉漆的木盒,緩緩打開。
裏面裝滿了母親寫給她的家書,雪白的宣紙有些泛黃。
她從中抽出一封。
「宣帝年五月:月兒,娘不日啟程來錦州,你弟弟五歲了,嚷着要見你,我們一家人很快就能團聚。」
她握着信箋的手緊了緊,隨即又從中抽出一封。
「宣帝年六月:你爹含冤入獄,鳳家難逃罪責,你務必儘快嫁給陸大人,保全自己……」謝婉如攥緊手裡的信,指尖泛白,眼眶泛紅。
三年前家逢突變,鳳家滿門抄斬,她還未趕回永州便是天人永隔。
這時,門外傳來丫鬟小梅行禮的聲音:「大人。」
聽見聲音,謝婉如連忙收好手中的木盒。
門開,一襲飛魚服的陸瑾走了進來,行走間,隱約可以看見一些褐色的血跡。
「你回來了。」
謝婉如上前準備幫男人更衣。
手觸碰到他的那一刻,陸瑾身軀微斥,冷聲拒絕。
「本官自己來。」
謝婉如的手倏地落空,澀然地收回了手。
成親三載,他依舊厭惡她的觸碰。
還沒回過神來,又聽陸瑾說道:「往後不必做這些無用功。」
說完,他徑直走進側室,獨留她站在外廳。
半晌,陸瑾換了乾淨的衣服走了出來,似乎又要出門。
「夫君。」
眼看男人即將離去,謝婉如小心翼翼開口,「一月後是我家人的忌日,可否與我一同回鄉祭拜?」陸瑾蹙緊眉:「我公務繁忙,抽不出時間。」
屋內瞬間一片寂靜,只餘下狻猊神獸香爐飄出來的檀香。
謝婉如的聲音很輕:「我知道你忙,但這是我最後一個要求。」
「最後一個?」男人冰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滿是不解。
謝婉如垂下眼帘,蓋住眼底苦澀:「是。」
「你又在打什麼主意?」陸瑾眉宇冷峭。
謝婉如垂在兩側的雙手攥緊幾分。
「當初鳳家遇難,你娶我便已還了過往之恩,這三年是我一意孤行束縛了你,待祭拜完二老,我便自請下堂。」
「你要和離?」男人眼底終於湧起不一樣的情緒。
謝婉如正要開口,窗外傳來一道靈動活潑的女聲。
「陸大人,同僚們讓我問您何時啟程前往慶功宴。」
謝婉如微怔,早就聽聞錦衣衛中有一女子夏瑩,辦事機敏與陸瑾配合默契,形影不離。
眼下他竟然將人帶了回來?一時間,謝婉如心中五味雜陳。
眼見陸瑾的視線還落在自己身上,她啞聲道:「我意已決。」
聞言,陸瑾拂袖一揮:「無理取鬧!謝婉如看着他離去的背影,眸底只剩悲涼。
身穿飛魚服的夏瑩不知說了什麼,男人的腳步竟慢了下來。
看着他們並肩的背影,謝婉如竟覺般配得刺眼。
心底一陣陣忽來細密的悸痛,讓謝婉如臉色慘白。
連忙從袖口中掏出一瓶葯,顫抖着手將苦澀的藥丸吞進喉嚨。
她的心疾越來越嚴重了……良久,待疼意消散,謝婉如才緩緩移動到金絲楠木桌邊,隨即坐下。
桌上擺着一張白皙的宣紙,還有已研好的黑陸。
她拿筆粘上陸汁,落筆。
「休書。」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踏天無痕:兢兢業業的把小弟們的實力提升起來,看似一群強手,然後主角的實力瞬間就提高到能一巴掌把他們全部拍死的程度,所以說,是花了大量篇幅寫養了一群小哈巴狗嗎?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龍戰野:吾從未見過如此難看之書,何如?請觀之。文青至極,窩囊至極,穿越之事,竟可傾訴他人!!!縱觀全書,主角實乃欺軟怕硬,小人之輩!!!何時不跪舔他人,就不舒服!!!使吾實在欲吐!!!嘔吐!!!!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掛機之小富即安:前期看起來不錯,後面走向可以參考自媒體小說,類黑岩上現在正火的富二代,區別就是作者文筆好點。不理解的是,現在這種文居然能在起點混?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