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阮竹岑逸
阮竹岑逸

阮竹岑逸佚名

標籤: 岑逸 阮竹 霸道總裁
精彩小說阮竹岑逸本文講述了阮竹岑逸兩人的豪門總裁故事,阮竹岑逸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不大會兒,隨着體內血液的流淌,蛇毒快速的擴散開來,疼痛便由小腿蔓延至全身,盛夏的炎熱下,她冷的直打寒戰
……...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水聲,阮竹撐着酸疼的身體從床上坐了起來,她撿起地上衣服,一件件穿上。
穿好衣服,她拿起桌上的葯,放進嘴裏,就這麼生咽下去。
岑逸正好洗完澡出來,撞見她吃藥這一幕,他沒說話,用毛巾擦拭着頭髮,隨意在床上坐下。
「我要訂婚了。」
他不帶絲毫溫度的聲音冷不丁響起,阮竹的手指一頓,冰冷的寒意灌進心口,她整個人僵住了。
阮竹轉過頭,漆黑的眸子盯着男人,他裹着浴巾,露出上半身肌肉分明的胸膛,他側着臉,五官立體完美,卻帶着無盡的薄涼。
「哦。」
阮竹壓下心底的痛楚,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點。
男人動作頓住,側過頭來,對上她的眸子,「你捨得嗎?」他語氣淡淡,好像就是隨口一問。
阮竹的目光恍惚,捨得,捨不得,又能如何呢?六年了,沒有任何人知道兩人之間的關係,更沒有人知道,岑逸身邊,有個阮竹的存在。
還記得,第一次見岑逸是個大雪紛飛的冬天。
十八歲那年,阮竹父母車禍雙亡,肇事司機逃逸,弟弟住進了ICU,急需一大筆手術費。
她走投無路,心灰意冷到絕望時,岑逸出現了,他披着棕色的大衣,出現在她面前。
有人替他撐傘,雪一片也落不到他身上,他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着她,一步之遙的距離,卻像是隔着一道天塹,兩個世界的人涇渭分明。
他微微俯身,帶着黑色手套的手,握住了她那隻凍得開裂的手,端詳着,也像現在這樣,淡淡地說了句,「這麼好看的手,可惜了。」
阮竹驀然抬頭,撞進他深邃冰涼的視線里,就如漫天大雪一樣冷。
他給了她一張名片,說了一句跟我走。
就這樣,阮竹跟岑逸,到如今,整整六年。
他對她向來大方,給弟弟治病,供她讀完大學,他已仁至義盡。
她和他,從來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阮竹一直都知道的,這天註定是要來。
阮竹收回目光,垂下頭顱,「我會保密的,以後,我會當做沒認識過你。」
岑逸目光緩緩下移,從她白皙的脖頸,到她纖細修長的手指,莫名的,想到了當初第一次見她,面黃肌瘦,像只瘦猴。
如今被他養的白白嫩嫩,亭亭玉立。
忽地,他攥住阮竹的手腕,將她拉進懷裡,雙指抬起她的下顎,細細端詳着她的臉。
曾經這張臉圓圓的,有些嬰兒肥,如今長開了,長成了一張標準的鵝蛋臉,精緻的眉眼,乾淨,或許太過乾淨,以至於她的目光帶有幾分疏冷。
阮竹手指收緊,纖長的睫毛微微顫慄,他很少有這麼看她的時候,好像每次,他對她,都是例行公事。
對視片刻,他吻了下去。
觸碰到他微涼的唇瓣,阮竹習慣性的緩緩閉上眼。
這個吻,帶着些許離別的味道。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一劍平天:金庸武俠同人一向是我最愛,糧草加1變仙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回到明朝當海盜:看到主角幫着發射大炮之後的為人處事有些看不下去 開頭也很毒 主角上輩子像是活在一個沒有女人的世界裏 穿越以後開始放飛自我不過有可能對於別人來說是乾糧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夜明:不會推演類,前期做了那麼多,又是放血又是扶持的,結果尼瑪該發生的還是發生了,這不是扯J8淡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