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江落挽江翊寒
江落挽江翊寒

江落挽江翊寒佚名

標籤: 江翊寒 江落挽 穿越重生
作者「佚名」帶着書名為《江落挽江翊寒》的小說回歸到大眾視線中,主人公江落挽江翊寒身邊發生的故事讓人移不開目光,環環相扣的故事情節絕對不容錯過,概述為: 好死不死的昨晚她還去過那個獵戶曾經的家裡,所以現在她的嫌疑更大了
那麼問題來了,昨天大毛他們明明說這曾經是一個獵戶的家,……...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只聽他簡單有力道:「我,是你二哥。」
扶渠一出宴春苑,就發現江落挽不見了,一路上氣喘吁吁地追來,才在迴廊上找到她。
江落挽已在風中凌亂。
扶渠捋着胸口上氣不接下氣道:「小姐你怎麼跑這麼快,才一出門就不見影兒了……」江落挽扭過頭看她,僵硬道:「我還有個二哥?」扶渠搗頭:「對啊對啊,二少爺是侯爺的庶子,也就是小姐的庶兄。」
江落挽一臉面癱:「那先前怎麼沒聽你提起?」扶渠道:「那先前……小姐也沒問吶,而且小姐以前和二少爺老死不相往來的。」
因為老死不相往來,所以見面不相識。
江落挽總覺得,她這二哥身上,有一股她很熟悉的氣息,但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想着想着,江落挽低喃出聲,「有點像和我掉進冰窟窿那人……」江落挽剛說完,扶渠一合掌,「啊對!小姐不提奴婢都忘了說了,上回小姐掉進冰窟窿里,就是二少爺給撈起來的呢!」江落挽扶額:「……」難道只是她記憶錯亂嗎?前世她臨死之際發生的事情,不是真的?安陵王不存在?江落挽搖了搖頭,開始操心眼下。
她不認得二哥就罷了,還對二哥吹口哨?對他說「這位兄台」?難怪,當時那林子里的所有士兵都靜下來了,他的面色也有點說不出來的古怪。
現在想想,真是夠丟臉的。
江落挽前世對自己這位庶兄根本沒有絲毫印象,她只有從被**、做大魏皇后起到死的十年記憶。
想來他們之間的那點兄妹之情真真是淡如水,所以後來她幾乎沒再想起過他。
這位庶兄叫江翊寒。
江落挽到現在才回味過來,他江翊寒真要是從外面進府來,怎會出現在這內院之中?他分明也是從內院去前堂的。
先前走得太急,江落挽都沒有想到這一點。
先不管這些了,江落挽着急見到威遠侯,索性先拋開不想,只當她是掉進冰窟窿以後大病一場,不怎麼記事了。
這侯府里誰都可以不記得,但威遠侯,她卻不能不記得。
當她匆匆忙忙跑到前堂時,堂上還有好幾武將正談笑風生。
江落挽一身少女裙裳出現在門口,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卻給這料峭寒冬里添了一抹春意似的,亮人眼球。
她看見堂上坐着的那個風塵僕僕的中年男子,腦海里瘋狂涌動着的全是他戰死、她捧着他的血衣失聲慟哭的畫面,還有他的遺骸被從墳墓里啟出,不得安生……她為了護父親一具全屍,拼盡最後一口氣,流光最後一滴血……「侯爺,三小姐哭了……」堂上武將咋舌道。
堂上的威遠侯看着自己年輕嬌花般的女兒,站在門口淚流滿面,登時糙漢子的心軟得跟稀泥似的。
江落挽一邊抹揩着眼淚,一邊又哭又笑,頗像在寺廟裡醒來那日扶渠在她眼前不能自己的樣子。
她哽咽道:「終於又見到您了……」彼時江翊寒立在威遠侯身側,神色平淡。
威遠侯表情一動,朝她招手道:「阿挽,快進來。」
前世經歷了太多的隱忍和痛苦,今世江落挽只是一個才十五歲的姑娘。
她想,她還有什麼可江忌的呢,她只是個小姑娘,她思念她的爹爹理所應當。
遂她放任自己提着裙子跌跌撞撞地跑進去,當著滿堂男兒的面,一頭扎進威遠侯懷裡,泣不成聲。
這是她的父親啊。
是她竭盡全力也守護不能的血肉至親。
等情緒過了以後,江落挽才感到讓這些大老爺們兒看着一個小姑娘哭,實在有點不是滋味。
遂匆匆給威遠侯請過安以後,便帶着扶渠離開了。
走出門口時,還聽威遠侯哈哈大笑道:「看到沒有,我女兒,是不是越來越招人疼了?」他捋着短鬍鬚又咂了起來,「還是這樣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我記得上一回抱她的時候,才這麼大點兒,後來都不要我抱的……」說著他就抬手往自己腰處比划了一下。
江落挽回頭看了一眼,破涕為笑。
從前堂出來,扶渠可憋壞了,一路上唏噓道:「小姐你怎麼不說掉進冰窟窿的事啊,還有被送去寺廟的事,以及楚氏派人追殺您!小姐受了這麼多罪,難道就這麼算了啊?」扶渠雙拳緊握,義憤填膺,「哎喲,不行,奴婢這就回去跟侯爺稟報!」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宋有妖氣:看到有分身就棄了,對分身最無語了,幹嘛要分身????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我見過黑這種文最黑的是把它推薦到林XX的貼吧里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真不想讀檔:在高中收穫一片森林的日常文,略水,但是可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