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雲羅
都市雲羅

都市雲羅陳振東

標籤: 現代言情 紀少辭 陳振東
溫歲瞪着她,神色一下變了,她又是驚慌,又是憤怒,她還沒來得及處理這個小孩,她怎麼就出現了?這個該死的小孩
小驚蟄的手腕被她的長指甲掐得很疼,疼得她一下就流淚了,她又不敢哭出聲,輕輕地掙扎着
溫歲卻越來越用力,還拽了一下她,劃傷她的手背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說句實話,他有時候挺欣賞她的,因為她其實挺優秀的,有個聰明的腦子,至少比歲歲聰明多了,誰讓歲歲隨了她母親,他妹妹,看着強硬,其實內心柔軟,也做不成什麼大事,只能讓他這個舅舅多多幫忙了。
恰好,紀少辭天生和歲歲就站在了對立面。
兩個同父異母的姐妹,其中一個是不被父親承認的私生女,對歲歲來說,紀少辭就是她父親背叛了母親的產物,偏偏兩人又都喜歡上了同一個男人,跟同一個男人有感情糾紛。
溫元厚不是沒勸過歲歲,但根本勸不住。
他作為舅舅,為了過世的妹妹,也只能護着她了。
只可惜,陳振東也不是任人擺布的,現在又多了個變數,紀少辭居然生了個小孩。
他現在有些後悔了,當初不管陳振東如何插手,他就該為了歲歲,在四年前就把紀少辭送回鄉下,或者送出國,如果不是他一時心軟,也不至於弄成現在這樣,當初的陳振東也不過是個毛頭小子,根本阻止不了他。
溫元厚思及此,沉沉的目光籠罩着紀少辭,然後,又盯着她懷中的那個小女孩。
看不清臉,小小的一團縮在了她懷中,只看得見白嫩又肉乎乎的側臉,還有她圓潤漂亮的後腦勺,應該是個可愛的孩子。
但這個孩子的存在,現在阻礙到了他的歲歲了。
他垂在身側的手指攥緊了些許,淡淡地開口:「這就是時舟的女兒?」
在場的人都沉默着,沒人回答,一時間只有電視節目的聲音,好像大家都有點忘記了,今晚是除夕夜,滿桌子的菜都還沒怎麼動過,沒人說祝福的話,也沒人給紅包,只有彼此放狠話。
溫歲有點不高興地扯了下她舅舅:「還沒確定呢,這個小孩我之前就見過了,時舟都沒承認是他女兒,紀少辭只告訴他,是她老家親戚的小孩,怎麼一下就變成了時舟的女兒?」
她剛剛哭過,聲音還有些哽咽:「這份親子鑒定書還沒確認真偽呢。」
她聲音變小了一些,「是不是爸爸也被紀少辭騙了?
她這幾年在上學呢,怎麼生?」
溫元厚倒是覺得,這份親子鑒定書就是真的。
紀少辭和阮陽都不是傻子,做個假的有什麼意義?
至於這個孩子是紀少辭的,他現在也不覺得奇怪,紀少辭是有這個本事。
溫元厚安撫她:「舅舅再讓人去做一下鑒定,好不好?」
溫歲想做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到,她現在想跟陳振東結婚,便很快說服了她自己:「舅舅,要不就算了,這個小孩就讓傅阿姨領回傅家吧?
就當紀少辭幫我們生了個孩子,反正我要跳舞,也沒辦法生。」
溫元厚眼皮一跳,不知道她怎麼說出這種話的,這小孩都三歲了。
他不好罵溫歲,只好甩鍋:「傅家要兒子的,女兒有什麼用?」
溫歲想想也是,她在舅舅面前就是一個不用自己腦袋思考的小女孩:「那舅舅,你會幫我解決的吧,那這個小孩不重要了吧?」
溫元厚很無奈,恰好他抬眸,看到了陳振東從二樓走了下來,他黑眸平靜,神色淡然,還打了個招呼:「溫伯父。」
溫元厚嘆了口氣,聲音放柔:「時舟,你看看怎麼處理吧?
今天大年三十,也不好鬧得人盡皆知,不管怎麼樣,年還是要先過的。」
陳振東也沒去看紀少辭和小驚蟄,抬手看了下時間,淡淡道:「我母親在家裡催了,我得先回去了。」
溫歲立馬看向她舅舅。
溫元厚神情寵溺,拿她沒辦法,便道:「時舟,這丫頭我是留不住了,她想去你家吃年夜飯,沒半點女孩子家的矜持。」
陳振東眉頭擰了一下,又鬆開。
溫元厚又道:「剛剛我過來遇到你母親了,她讓我叮囑你,帶溫歲回去。」
陳振東沒說話。
溫歲立馬跟了上去,嗓音溫柔:「我就知道伯母在想我,今晚真的是,好好一個年夜飯被壞女人弄成這樣。」
她輕聲抱怨着,「算了,我們不去管她了。」
兩人的背影消失在了門口。
紀少辭垂下了眼眸,睫毛輕顫,臉色微微泛白,像是在隱忍着心裏的疼。
阮陽把她推了出來,用她來威脅陳振東,卻根本沒有一點用,要不是因為歲歲討厭她,溫元厚都忍不住想幫一幫這個可憐的女孩了。
*紀少辭帶着張嬸和小驚蟄離開阮家,阮老爺子讓司機送她們回去。
許茵從老宅跟了出來,她裹了裹狐狸毛披肩,漂亮的臉上神情冷淡,她說:「紀少辭,你膽子比我還大,但我只警告你一次,別對男人動真情,我知道你喜歡陳振東很多年了,他可不是什麼好男人,你跟他玩玩就算了。」
許茵看了眼張嬸,大家都是老鄉,就算她很多年沒回去過了,她很淡地笑了下:「張嬸,這麼多年謝謝你了,小時候你照顧我女兒,現在你還幫着照顧我女兒的女兒。」
張嬸聽不懂她是什麼意思,只好訥訥地笑了兩聲:「我就是工作,以前你給我錢,讓我幫忙,現在柚柚請我,讓我幫忙。」
許茵勾着唇笑。
紀少辭面無表情地合上了車窗。
小驚蟄哭累了,早就睡著了,小手緊緊地攥着紀少辭的衣服,就算睡着也不肯鬆開。
張嬸還處在後怕之中,她怔怔然地開口:「你媽媽這變化也太大了,完全就是富太太了,氣場嚇人,我都不敢說話,這富人家也是造孽,大年夜吵成這樣。」
她沒聽到紀少辭的回答,轉頭去看,看到她臉色憔悴狼狽,有些心疼,說:「我來抱小驚蟄吧,今晚你爸爸讓人帶走我們,我也沒別的辦法,只能跟着走了,柚柚,嬸子是不是給你添麻煩了?」
「沒事,跟你沒關係。」
紀少辭閉上眼,「我先休息一下,有點累。」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法師喬安:毒點1:土著毒點2:上本後宮這本拒女毒點3:沒實力到處浪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魔法學徒:唯一一套全買的實體書,書裹的魔法在當時非常時髦,在其後的無限流也出現過很多次,主角和大狗熊(用末日浩劫那個)好像在《無限之凡人的智慧》和《無盡破碎》客串了幾章,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看一下,仙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火影之最強:本書因為寫得太早的緣故被岸本瘋狂打臉,這就是非戰之罪了,不過放着現在也是避不開的超級大毒點就是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