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風吹南橋尹安苒顧嘉彥
風吹南橋尹安苒顧嘉彥

風吹南橋尹安苒顧嘉彥顧嘉彥

標籤: 其他小說 尹安苒 顧嘉彥
「小師姐
」蘇濁走到她身邊,微微垂眼,低聲道:「抱歉
」「日後我會還你的
」他有些愧疚,因為自己的私心導致小師姐被罰
尹安苒擦了擦自己的血,看到他上前,連忙後退,避如蛇蠍地警告道:「別過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男弟子表情徹底蒙了。
他看着尹安苒把腰牌瀟洒丟到自己懷裡,就這麼頭也不回下山了。
*女主騷操作比較多,微群像,宗門風,一個人也能Carry全場。
非傳統意義上的擺爛,該努力還是會努力的。
大概是個沙雕爽文。
雲中城位於五大宗**,這種地方不亞於古代的皇城腳下,隨便遇到個人可能都是大宗門的弟子,而且東西都貴的離譜。
「老闆,一個包子多少錢?」
她吞了吞口水,聞到香味後,不爭氣的問出聲,築基後才能辟穀,原身才練氣三層,距離辟穀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三塊中品靈石。」
尹安苒迅速冷靜了下來,「打擾了。」
芥子袋裡一共才一百塊中品靈石,不僅要吃飯還得住客棧,在這個物價貴的離譜的雲中城,不出三天恐怕就要花完了。
尹安苒總算明白為什麼原主都混這麼慘了還不肯下山。
下山以後這日子一般人真的活不起啊。
修真界最賺錢的職業非符修和丹修莫屬了,月清宗能躋身五大宗,除卻符修多以外,讓人眼熱的就是他們那雄厚的財力。
尹安苒隨手拉住了個散修,詢問有沒有買狼毫筆和符紙的地方。
「鋪子里就有。」
對方很是熱情,「你是符修嗎?」
在修真界符修和丹修的地位很高,尹安苒搖了搖頭,「不是。」
原主是個劍修,尹安苒也從沒畫過符,但坐吃空山是不可取的,總要嘗試一下。
她在現代是個實實在在的打工人,不僅設計還要兼職建模,到了修真界依舊逃不過打工的命運。
拜職業所賜,尹安苒有着過目不忘的本領,這具身體似乎也繼承了這一點,簡單閉眼回憶,月清宗符籙畫法在腦海記得清清楚楚。
因為是第一次學着畫符,她只能憑藉著感覺,按照符書上說的,屏氣凝神,試探性將靈力渡入狼毫筆中。
筆尖在靈紙上剛觸碰到時,神識便傳來輕微的刺痛,尹安苒定神,隱約明白了這是畫符的第一步。
尹安苒回憶着原主記憶中符修們往日畫符的模樣,沒有猶豫,繁複的符紋躍然紙上,伴隨着輪廓的完成,她手中的動作越來越快,直到最後一筆落下。
靈紙沿着紋路泛起金光。
尹安苒目不轉睛盯着瞧了幾秒。
只要沒燃就是畫好了。
畫符都這麼容易的嗎?
這個念頭剛剛響起,下一秒她便感覺到鼻間有什麼東西流下來了。
她低頭一摸一手的血。
尹安苒:「……」好吧,是她多慮了。
果然畫符不是一般人能幹的。
因為沒有感覺到不適身體上,想到一貧如洗的芥子袋,她乾脆一鼓作氣繼續用靈筆在符紙上遊走。
畫完七張後,她再也撐不住,伏在桌子上暈死過去了。
這是神識透支的後遺症。
尹安苒畫完就暈,醒來就咬牙繼續畫,勤奮的模樣讓自己都不禁淚流滿面。
是愛嗎?
是責任嗎?
都不是。
是窮。
貧窮使人進步,這句話並非沒有道理。
尹安苒畫了些最低級的符籙,疾風符,昏睡符。
她指尖捏起,試探性的將疾風符貼在自己身上。
據說能讓人跑的很快。
尹安苒貼上後,感覺了下,似乎沒什麼特別的,她等了片刻,見還是沒什麼動靜便意識到或許是失敗了。
她也不失望,畢竟在原主記憶里,饒是月清宗幾個親傳弟子也不可能第一次就成功。
失敗才是正常的。
尹安苒剛準備將疾風符撕下來重新畫,結果下一秒步子便不受控制,人就如同離弦的箭矢般飛了出去。
她根本剎不住腿,整個人橫衝直撞,將客棧的牆給撞了個人字形。
尹安苒:「……」修士身體比普通人好了不止一星半點,即使是將牆給撞了個窟窿也沒有任何疼痛感,尹安苒半響艱難從地上爬起來,看着落在地上失效的疾風符。
失敬失敬,這就是符修嗎?
最終尹安苒在客棧老闆的怒視下,含淚賠了二十塊靈石修牆。
等到太陽落山後,尹安苒揣着幾張畫好的符去了黑市倒賣。
這裡是修真界最大的黑市,來這個地方交易的人很多,價格有高有低,她定在了一張符十塊中品靈石的價格,不貴,甚至稱得上一句廉價。
但她修為太低了,路過的修士看都懶得看她一眼。
尹安苒眼巴巴在攤子上等了半天,發現就連隔壁賣小黃書的都比她有生意。
她繼續耐着性子,準備再沒人光顧便收攤,就改行去買小黃書。
許是老天都可憐她,沒等到人來光顧,反而從天而降一個少年落在了她的攤子上。
紅衣少年腳下踩着劍,翩然落地,一腳正正噹噹踩在尹安苒塌了的攤子上,他卻無知無覺,冷聲開口警告道,「五大宗腳下禁止拔劍。」
被警告的男人原本還想與這人理論一番,結果瞥見少年衣袍上親傳弟子專屬的暗紋,他心下微驚,果斷扭頭就跑。
很好。
只有尹安苒一人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這位道友,麻煩挪挪腳。」
她語氣誠懇,「你踩到我的攤子了。」
要不是因為打不過,尹安苒恨不得當場化身馬教主抓着他肩膀咆哮,你他媽知道我擺個攤多不容易嗎?
少年一愣,這才注意到自己剛才好像踩到了什麼,他連忙挪開腳,看到被踩塌的攤子,忙道:「不好意思。
沒傷到你吧?」
「沒有。」
她義正言辭,「但你的行為讓我心靈受到了很嚴重的創傷。」
少年倒是沒想到她心靈會這麼脆弱,望着尹安苒認真的模樣,他不免有些不好意思,「那我賠給你點靈石行不行。
一塊上品靈石夠嗎?」
尹安苒很現實的欣然收下了他的賠償,彎腰將地上散落的符籙撿了起來,「我原諒你了。」
一塊上品就頂一百塊中品靈石了。
這是個有錢人啊。
她心底感慨。
沐重晞也連忙跟着她一起撿,他看到一小疊符紙,不禁驚訝:「你是符修?」
尹安苒含糊嗯了一聲。
她將符籙撿起後,發現周圍圍了不少過來看戲的散修,耳邊還有人毫不避諱的議論。
「看服飾是長明宗的親傳弟子吧?」
「應該是吧?
能御劍,修為起碼在築基以上,除了那幾個親傳應該也沒別人了。」
湊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尹安苒手裡拿着的符籙也被一些散修注意到了。
沐重晞身上親傳弟子的衣袍過於顯眼,和他站在一起的尹安苒自然而然被路人們認為她也是大宗門的弟子。
散修秉着幾分對大宗門的天然信任,上前詢問,「小妹妹,你這裡都有什麼符啊?」
「昏睡符,和疾風符。」
都是些低級符籙,但對散修來講作用還是很大的,畢竟他們沒有宗門庇護,走南闖北多年,身上多帶幾張符籙總歸沒有壞處。
只是正規渠道的符籙一張就貴的要命,而一些價格低廉的符籙,又容易被些奸商拿仿製的騙錢,尹安苒沾了沐重晞的光,手裡的符籙沒幾分鐘就被搶光了。
這也讓她更加堅定了要報個宗門的想法。
「你就這麼走了?」
尹安苒收好靈石後準備收攤回客棧了,聽到沐重晞的話,她不禁感到莫名:「不然?」
沐重晞傻眼了:「你不需要我補償了嗎?」
尹安苒:「你不是都賠了一個靈石了嗎?」
沐重晞:「可是你的心靈受傷了。」
尹安苒:「……」哪裡來的傻白甜?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蠻荒仙界:不喜歡,明明適合寫網遊,還轉行,你確定有人看? 而且還換了個小網站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文娛帝國:主人公叫洛尋。。。。這名字就讓我毫無**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文藝圈梟雄:大毒草,到底好在哪裡?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