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末日要校草
末日要校草

末日要校草陸嶼

標籤: 初枳 現代言情 陸嶼
雖然我如今是喪屍了,但我的膽兒還是有點小,不敢侵犯……咬他
而許是沒等到疼痛降臨,陸嶼睜開了眼睛
在看到是我後,他明顯地錯愕了一下
他伸手輕輕撫摸我的臉,看到我渾濁的大眼睛時,眸光里是一片心疼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而另外三個正常人,一開始沒說什麼,但是後來大約睡到三更半夜,他們就各自從床上下來了。
幾個人將寢室里還剩下的一些吃食全部打包帶走了。
他們走就算了,還在宿舍門外的把手裡套了根鐵棍。
縱使他們走遠了,我還是能聽到那幾個人暗戳戳的議論聲——陸嶼他自己該死,自己不要命還想連累我們哥仨。
可是我們這會出去不好吧,萬一碰見喪屍,我們仨是打不過的。
陸嶼來來回回那麼多趟都能安然無恙,我們能比他差嗎,都是男人!
沖!
可是我們就這麼把陸嶼和他的喪屍女友關在一起,萬一他還活着,下次怕是就來揍我們了。
放心吧,陸嶼那小子要麼被餓死,要麼被他的喪屍女友吃了,左右活着我們是不會再見了。
 我將他們的討論聽得入迷,所以沒有發現陸嶼是什麼時候醒來的。
等我回過神來的時候,陸嶼正怔怔地看着我。
隨後,他還伸手輕輕碰了碰我手上被我舍友咬的那一口很恐怖的牙印。
追了我三年,我剛答應你三秒,你就成這模樣了。
初枳,你還記得我嗎?
他的如黑夜星辰的眼裡都是心疼。
而因為他的話,我忽地就想起了我屍化前發生的事。
我和陸嶼雖然是同級,但他比我早進南大兩年,前兩年他去當兵了。
等我進學校那年他才回來,一回來就是做我們的教官。
其他人還對他怕得要命的時候,我已經從他黑漆漆的膚色裡頭看出了他驚為天人的帥氣五官,開始瘋狂饞他了。
鐵樹好不容易開花一次,我自然是要瘋狂追求他的。
所以,他說我追了他三年,這確實是事實。
直到一個月前,我室友去實驗室喂小白鼠回來後,像是癲癇犯了,口吐白沫。
我用自己的手指堵在她嘴巴里,防止她抽過去咬舌自盡,但自己的手卻被她咬得鮮血淋漓。
在看她平息後,我讓其他室友留下來照顧她,自己則硬撐着去學校小廣場和陸嶼告白。
只是告白着,學校就開始騷亂了。
到處是咬人的怪物。
而我暈倒在了陸嶼的懷裡。
迷迷糊糊的意識里,我抓着陸嶼的手被人拉開,我看見陸嶼掙扎着被他三個室友帶走,離我越來越遠。
再之後,我就想不起什麼了。
等我再有意識,便是自己躺在地上,周圍有不少被軍隊射殺的喪屍。
我與其他喪屍不一樣,我擁有做人時的記憶,而且雖然看見人也想吃,但我下不去嘴。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喪屍,只是我臉上的紋路和瞳孔跟喪屍差不多,而且喪屍將我視為同類不吃我。
所以這也是我在學校里遊盪了近一個月,都還坦然活着的原因。
再後來,我發現自己能命令一些喪屍。
合著,生前默默無名的我,死後還成了喪屍頭頭。
冤孽啊!
這時,我的思緒又回到了陸嶼說他答應了我告白的事。
說實話,我真的一點點都不記得。
要是我記得,我變成喪屍時應該是自帶微笑臉,而不是現在這隻喪里喪氣、很喪的屍。
不過……離這麼近,陸嶼真的好香啊,真的讓人好想咬他一口。
我下意識地朝他的脖頸湊近。
真的好想吃他的豆腐啊,他都說了他是我男朋友了,那麼淺淺吃一口,也不過分吧?
就在我湊到他脖頸處的時候,陸嶼寵溺地看着我:枳枳,不能咬。
我用我渾濁的眼睛看他。
他輕笑:我聽廣播說,他們在研究疫苗了,好不容易把你從喪屍堆里逮到了,我們在這等等,等到疫苗出來了,你就能痊癒了。
喲嚯,所以他今天在廣場上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不是意外,而是為了吸引我?
不得不說,逮我還是陸嶼會。
只是!
我用手指指了指門,嘴裏發出咔咔的聲音。
陸嶼一愣,起身查看寢室,發現那三個室友已經離開,還帶走了寢室里最後的一點食物,走前還鎖了門。
不過他今天在外跑了一路,過於累了,所以沒有發現。
陸嶼又走回來,揉了揉我的腦袋:枳枳還挺聰明的,知道提醒我他們跑了。
額……這也值得陸嶼誇我一句聰明嗎?
我怎麼覺得,陸嶼在把我當小狗養呢?
想到這,我又開始齜牙咧嘴,企圖表現我的凶,笑話,我可是喪屍誒,是讓男男女女見了都聞風喪膽的喪屍誒。
陸嶼卻以為我餓了,伸手摁住我的腦袋,差點讓我咬了自己的舌頭。
他給我遞了一塊口袋裡取出來的巧克力:枳枳,如果你不愛吃臭豬肉,只能吃這個了。
他親手拆了,掰下來一塊,餵給了我。
可我知道,這是他接下來唯一的食物了,所以我只吃了一塊。
嗯……索然無味。
我以為天亮後,陸嶼就會想辦法出去。
但他沒有,他很淡定地運動、做俯卧撐、擺弄收音機。
好似喪屍爆發後,他的活動就是這樣了。
從清晨雨幕,到黃昏日落,他淡定得不正常。
就這樣,我們在他的寢室里待了兩天。
這兩天說實話,我不太好過的。
鬼知道在陸嶼洗澡的時候,我所剩不多的喪屍腦里想的是在水裡清洗的水蜜桃、沾了奶油的櫻桃蛋糕、滋滋作響的八塊牛排……媽的!
我現在就想衝進浴室里強行霸佔陸嶼!
要讓他知道隔空勾引喪屍下場是不會好的!
但我動不了,我還是被陸嶼捆在床上,我要是掙脫繩子下去,陸嶼說不準會給我一紮匕首。
心累。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嶼重新出來了,他伸手在我臉上一抹。
枳枳啊,你這怎麼還流口水呢。
餓了?
他調笑着,只着了下褲就躺上了床。
我覺得陸嶼心理變態了,他為什麼想不開要在我這隻喪屍面前展示出他那麼多肉???
就不怕我吃了他嗎!
我和他就這麼相擁着一直到了深夜。
他看上去睡得很熟。
但我不一樣,我睡不着。
我一閉眼,就像是能聞見陸嶼血脈里的腥甜味,很想把他脖子咬斷,嘗一口那熱乎乎的血液。
我被他細嫩的脖頸吸引了此刻全部的注意力。
忍無可忍,無須再忍,大不了讓陸嶼也跟我一樣做個喪屍。
我瀟洒地吐掉嘴裏的抹布,而後掙脫束縛我的繩子就要往他脖頸上湊。
這時,陸嶼的聲音響起了,他說:枳枳,咬輕點。
嗯!
嗯?
我錯愕地看向陸嶼,卻見他溫柔地笑着,眼裡沒有了求生的**。
他苦笑說:下午廣播說,疫苗研究站已經淪陷了,世界沒有希望了,我爸媽也都聯繫不上了。
與其餓死,不如讓你飽餐一頓,也不用出去被滅屍大隊爆頭了。
我強力地把自己從那種想要撕咬他的本能里拉出來,很是不解。
所以,他這是覺得反正都要死,還不如被我咬死?
可我、可我說實在的,並不想讓他死。
陸嶼要好好活着,他在這末世里好不容易努力活下來的,怎麼能死在這寢室里呢。
我伸手摸着他臉頰,試圖說出完整的句子:魚魚……活、活下去。
陸嶼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守望時空綻放時:作為古老的龍空眾,看着四周一個個名字變灰,從此不復明亮,其中包括了我自己……我趕緊重新把燈亮起,當然不是為了照亮世界,而是為了照亮墓碑,好讓掃墓的人能優先發現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北洋反動派:碩果僅存的民國軍事文 18.7.5一個分類被抹殺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吾來此世開大道:洗人販子,活久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