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這是她愛了十年的人
這是她愛了十年的人

這是她愛了十年的人季方晴

標籤: 其他小說 季方晴 江亭遠
「快點走,要不是你求了我兩天,你以為我有閑工夫來這?」江遠亭掃了一眼季方晴的局促,眉心微皺
結婚五年,她一直都是這副樣子,什麼都能忘
季方晴看出男人眼裡的不耐,又是道歉:「對不起……」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今晚是你的新劇殺青宴,你打算在這睡死?」
季方晴慌忙道歉:「對不起,我忘了……」她的聲音很輕,輕得讓江遠亭覺得沒來的煩躁。
「快點走,要不是你求了我兩天,你以為我有閑工夫來這?」
江遠亭掃了一眼季方晴的局促,眉心微皺。
結婚五年,她一直都是這副樣子,什麼都能忘。
季方晴看出男人眼裡的不耐,又是道歉:「對不起……」可她的討好顯然無用,江遠亭轉身就走。
她只好提起裙擺跟上,剛走出門口,卻聽見驚呼一聲!
季方晴抬頭一看,就見一個年輕的女人撞進江遠亭懷裡,手中的咖啡還淋**他的意大利手工定製西裝。
「對不起對不起,我着急喊方晴姐赴宴,沒想到會撞上你……」穿白裙子的女人一直在道歉,還伸手拍着江遠亭的胸膛。
季方晴蹙眉,剛要發話,就見白裙子女人眼神發亮看着她——「方晴姐好,我是新人江楠楠。」
季方晴聽着『江楠楠』三個字,腦中一轟。
江楠楠就是書里的女主,江遠亭的命定之人!
季方晴強忍鎮定,下意識挽上江遠亭的手臂。
「方晴姐,這位先生跟你是什麼關係?
是你粉絲嗎?」
江楠楠的臉頰微紅,眼睛卻望着江遠亭。
而江遠亭正好也垂眸看着江楠楠,分明有潔癖的他,卻沒有發怒。
兩人分明第一次見面,卻莫名曖昧叢生。
心慌下,季方晴不由自主拔高聲音:「他是——」話沒說完,頭頂上方卻傳來一句:「我們沒關係。」
季方晴還沒有反應過來,江遠亭已經甩開了她,大步離開。
……最後,季方晴一個人參加了殺青宴。
晚上十一點。
回到傾心別墅,季方晴推開門望着空蕩蕩的屋子,那句堵心了一晚上的「沒關係」,又浮現心頭。
江遠亭雖然對她冷淡,可從來沒有否認跟她的夫妻關係。
為什麼他今天一遇上江楠楠,就變了?
難道自己真的會像夢裡那樣,被江遠亭拋棄,最後慘死在車輪之下?
不會的!
季方晴搖了搖頭,她雖然忘東忘西,可一直記得江爺爺說過的一句話——【方晴,江家男人都重情重諾,沒有離婚的先例,江遠亭也一樣!】一定是自己最近拍戲太累了,才胡思亂想……就在這時,大門忽然被人推開。
江遠亭理着衣袖走了進來,季方晴欣喜迎上去,卻見他遞給她一份文件。
接着,他用前所未有的冷漠語調說:「季方晴,我們離婚吧。」
屋子安靜的可怕。
季方晴凝着文件上的『離婚協議』幾個字,無措到發顫。
「為什麼?」
結婚五年,她從來沒有像今天一樣害怕。
男人墨色的眼眸卻只有冷情:「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結婚那天的約定?」
季方晴一僵,什麼約定?
望着江遠亭越來越沉的臉,她腦海越來越亂。
「對不起,我……我真的忘記了,你告訴我,我這次一定記住。」
「呵。」
江遠亭諷笑了聲,阻斷了季方晴的希冀。
他無所謂般將離婚協議搭在茶几上:「忘了什麼不重要,你只要在這上面簽字就行。」
隨後,他就轉身離開。
季方晴不顧一切從背後抱上人。
「別走……結婚五年,你對我就沒有一點心動嗎?」
江遠亭側臉俯視:「你不覺得你糾纏的樣子很難看?」
季方晴呼吸一窒,江遠亭輕易掙開她。
望着他毫不留戀離去的背影,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和夢裡一樣,他不要她了。
季方晴無力地癱落在冰冷的地板,難道一切都是註定了的,女配註定得不到男主的愛?
……翌日,江遠亭回江家。
看到兒子身旁少了一個身影,杜蘭紛有些奇怪。
「季家那個女兒沒來?」
杜蘭紛接過兒子江遠亭的皺巴巴的外套,皺眉不滿:「今天這衣服怎麼皺成這樣,季方晴怎麼伺候的你?」
江遠亭看着母親的不滿,薄唇微啟。
「我們準備離婚了。」
其實早就該離了,本來就是政治聯姻。
要不是季方晴裝可憐拖延,也不至於拖到現在。
「早就該離了,他們季家現在都靠我們江家吃飯。
改天媽就給你物色海城最好的名媛。」
杜蘭紛一說就沒完沒了,開始各種數落季方晴的不是。
江遠亭聽的有些煩悶,隱約想起季方晴每次來這的小心謹慎。
他不耐地起身,對於家裡的這些女人瑣事,他不想過多關注。
……三天後,傾心別墅。
季方晴在江遠亭的房間里整理他的衣物,即使自那天后他一直沒有回來。
一個鍍金的沉木箱出現在視線內,她好像從來沒見過。
輕輕打開,一份結婚協議安靜躺在木箱內,紙張已然發黃。
她心頭咯噔一下,忽然想起江遠亭嘲諷的模樣。
原來他們之間,真的有結婚約定!
她顫抖翻開協議,只見文件的第一行就寫着一句——【若江遠亭先生有心儀之人,聯姻結束!】而就在這時,一旁的手機忽然響起了特別提示音。
季方晴打開一看,只見江遠亭更新了朋友圈動態。
——終於找到你,我的女孩。
文案下方,是他和江楠楠的合照。
一瞬間,一股難以言喻的冷意直刺季方晴的心臟,寒氣凍得她難以呼吸。
她逼自己挪開視線,可心口的疼卻一陣烈過一陣。
男主找到了命定的女主。
那自己呢?
愛了江遠亭十年的她,又該如何承受他的離開?
瀕死的劇痛中,季方晴昏迷了過去。
再次醒來,卻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病床上。
「醒了?」
依舊冰冷的話語。
熟悉的俊臉在眼前放大,心口忽然傳來難以忍受的疼痛。
「疼,好疼……」季方晴看着愛人,委屈乞憐。
得到卻是迎面砸來的一紙體檢單。
「別裝了,體檢單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你什麼病也沒有!」
江遠亭俯瞰着病床上的季方晴,眉宇間滿是厭惡。
心口的疼痛因為他錐心話語被再次放大。
「我真的疼……」季方晴捂住心口,蒼白的手指狼狽拽住江遠亭的衣袖,乞求幫助。
「不愧是影后,為了躲離婚協議真可謂用心良苦。」
江遠亭清冷的話語染上寒意,大力甩開季方晴攥緊的手。
「季方晴,聯姻這五年,你們季家拿夠了江家的好處,我勸你知足。」
話落,江遠亭摔門而出。
他無情的背影好像在說——季方晴,別白費力氣了,我不可能愛你。
一陣無力感湧上心頭。
季方晴埋進被子哭泣,自己該怎麼辦?
誰能來救救她?
……傍晚,季方晴又是一個人回家。
自從江遠亭提出了離婚後,一個人的時間好像格外難熬。
她拿出手機,沒忍住給江遠亭發了條消息:【你今晚什麼時候回來?】接下來,又是漫長的等待。
時鐘滴答,走到了晚上十點,手機突然響了一聲!
季方晴連忙抓起手機,剛劃開屏幕,一條微博熱搜就自動彈了出來——【江楠楠:江先生,餘生有你真好。
@江遠亭】微博下方的評論是一致的祝福和誇讚。
「前幾天季影后的殺青宴,就有人拍到了楠楠和江總坐同一輛車離開,沒想到今天就官宣了!」
「這條微博配圖,楠楠和江總穿的是情侶裝誒!
兩人好配好恩愛啊!」
「原來出道的新人竟然是江夫人,失敬失敬!」
季方晴握住手機的指尖微微顫抖。
自己明明和江遠亭還沒有離婚,江楠楠怎麼就成了江夫人?
難道作為女主,就可以隨意插足別人的婚姻?
她深深吸住一口空氣,直接在微博上留言——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絕對選項:主角中二度爆表,太影響閱讀體驗了。背景、人物套用動漫模板,讀起來即視感太強,也影響閱讀體驗。。。前期簡直劇毒,後面看着稍微好點,但是還是不改中二,棄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護國公:楊皇帝對女兒的執念(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一品奇才:為啥一本不如一本!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