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唐清清沈終意
唐清清沈終意

唐清清沈終意沈終意

標籤: 唐清清 沈終意 現代言情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沈終意唇角噙着分譏諷,不帶絲毫憐憫
冷意的嗓音讓唐清清心底狠狠一顫
她怎麼會不記得他
他是她愛了八年的男人,也是親手將自己送進精神病院的始作俑者!唐清清攥緊的手顫抖着,雙腿不由自主地後退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她如同一個刑期已滿的囚犯,被扔進已經陌生的世界裏。
唐清清抬眸環顧四周一眼,獃滯的目光中多了几絲茫然。
這時,一輛邁巴赫駛來停在她面前。
一個高大的男人從副駕駛上下來,面無表情地拉開了后座的門。
當看見裏面那冷傲矜貴的男人時,唐清清眸光亮了瞬:「終意……」老嫗般嘶啞的聲音讓沈終意眼底掠過絲寒意。
他側目一掃,薄涼的視線打量着眼前瘦弱的女人。
一頭枯槁的亂髮,蒼白的臉頰,整個人像是流浪多年的乞丐。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
沈終意唇角噙着分譏諷,不帶絲毫憐憫。
冷意的嗓音讓唐清清心底狠狠一顫。
她怎麼會不記得他。
他是她愛了八年的男人,也是親手將自己送進精神病院的始作俑者!
唐清清攥緊的手顫抖着,雙腿不由自主地後退。
察覺到她有想逃離的念頭,沈終意看了眼保鏢。
保鏢立即心領神會,一把抓住唐清清,把她塞進了車裡。
車子啟動,箭一般朝郊區駛去。
唐清清緊靠着車門,瑟縮在一邊,單薄的雙肩打着顫。
身邊的沈終意一言不發,可渾身的壓迫感幾近讓她窒息。
她揪着衣角,眼底滿是對未來的迷惘和恐懼。
半小時後,車在一棟別墅前停下。
「嘭」的一聲,唐清清被狠狠摔在扔在了冰涼的地板上。
渾身的疼痛讓她無力起身,甚至連呼吸都艱難起來。
唐清清僵硬地抬起頭,只見沈終意站在門口。
他背着光,打在他身上的暖陽竟透着刺骨的寒意,陰鷙的眼神宛如來自地獄的惡魔。
沈終意居高臨下地睨着她:「看來這兩年,你過得還不錯」聞言,唐清清心一震。
在精神病院兩年的畫面刀子般在腦子裡橫飛。
一張張猙獰的面孔叫囂着「你有病!」
,一管管針劑,每一幕都像千萬隻螞蟻啃噬着她的意識。
見唐清清整個人像受驚了的小動物般蜷縮起來,沈終意眼神一凜。
他幾步上前,一把鉗住她的下顎。
碾碎骨肉般的力道疼得唐清清冷汗涔涔:「痛……」「痛?」
沈終意嗤道,「比起你給我的痛,這算什麼!」
滿含恨意的聲音如雷在唐清清耳畔炸響,兩年多以前的模糊記憶涌了上來。
那場車禍,不僅帶走了沈父沈母,也讓沈終意心愛的何之晴雙腿殘疾。
而這一切罪責,被他不由分說的推到了她身上。
只因為何之晴醒來後那一句「兇手是唐清清」!
唐清清忍痛扯開嘴角:「不是我……」蒼白的解釋只換來沈終意一聲嘲笑:「你的話就和你的人一樣,不值錢。」
聽到這似是從牙縫間擠出來的話,唐清清心頭一窒:「你要做什麼??」
沈終意扼住她的手緩緩收緊,每個字都帶着極致的憎惡。
「當然是要把你在我和晴晴身上加諸的一切,千百倍的討回來!」
偌大房間中,昏暗的燈光勉強照着貼滿舊報紙的牆壁。
每張報紙上都寫着:前房地產大亨唐立君,不堪巨債跳樓自殺!
唐清清怔然望着報紙中血色的照片。
倉惶的目光落在報紙的日期上。
一年前……她爸已經死了整整一年,可她什麼都不知道!
孱弱的身體抖篩般發顫,唐清清滿是血絲的雙眼漫起濃烈的痛苦和悲戚。
下一秒,她抬手瘋狂地撕扯着報紙:「不可能!
我爸不會死……」直到所有報紙成為一地碎紙,她才嗚咽着縮到牆角,像是瀕死的幼獸。
夜漸深,黑暗帶着一種致命的窒息感襲上唐清清的心。
隱約間,她又聽見折磨了兩年的聲音。
「殺人犯,不得好死!」
「就你也配叫沈總的名字,山雞別想變鳳凰!」
「你害了他一家,死有餘辜!」
每一句咒罵都像針刺着唐清清的耳膜,痛的她呼吸困難。
「不是我,我沒有殺人……」她紅着眼,捂着耳朵一遍遍重複着,卻怎麼也逃離不了。
這一夜,唐清清只覺得比在精神病院還要煎熬。
冷風呼嘯了一夜。
緊閉的房門被推開,刺眼的陽光讓唐清清有瞬間的失明感。
沈終意站在門口,冷凝的目光落在角落中的女人身上。
比起昨天,此刻的她更多了幾分狼狽。
他抬了抬手,保鏢立刻將唐清清帶到了樓下。
再次被重重扔到地板上,唐清清身體麻木到已經感受不到疼痛。
聽着身後不緊不慢的腳步聲,她啞聲開口:「我爸沒有死。」
沈終意嗤笑:「自欺欺人有意思嗎?」
聞言,唐清清心底一抽。
她看着對方坐到沙發上,慵懶的姿態彷彿一個看客在欣賞自己的卑微。
這時,沈終意拿着遙控器,摁下按鈕。
牆上的電視立刻播放出一段監控畫面。
唐清清聞聲望去,瞳孔一縮。
記憶中那個溫柔慈愛的唐母正躺在病床上,面色青灰,瘦若枯骨。
也只有心電儀中起伏的線條證明她還活着。
唐清清恍惚的意識瞬時清醒:「媽!」
她強提起力氣,無措地朝電視爬去。
可就在她想伸手觸碰時,一切隨着黑屏消失不見。
唐清清神色一僵,不可置信地回頭望着掌控一切的男人。
下一瞬,她幾乎用盡所有勇氣上前去搶遙控器。
沈終意目光一沉,毫不留情地將她甩開。
「嘭」的一聲,後腦勺的碰撞讓唐清清頭暈目眩。
她看着眼前模糊的身影,心底湧上一股悲涼。
沈終意低睨的視線如同俯視腳邊的螻蟻,一寸寸地將她的尊嚴踩在腳底。
然而唐清清現在只想去見見唐母。
她怕自己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失去世界上最後一個親人……唐清清深吸了口氣,微顫着伸出手抓住沈終意的褲腳:「我求求你,讓我見見我媽……」沈終意俯下身,狠狠捏住她的下巴:「這就受不了了?」
鋒利的視線如刀捅進唐清清的心口,痛得她眼眶酸澀。
隱忍多時的淚水淌過蒼白的臉,卻讓沈終意眸底掠過絲煩厭。
他鬆開手,聲音凌冽:「別著急,眼淚留着以後贖罪的時候哭。」
說完,沈終意轉身離去。
隨着關門聲響起,唐清清頹然倒地,呼吸似乎也一起都被帶走了般難受起來。
贖罪……她唯一的罪,就是不該遇見沈終意。
唐清清木然抬起頭,目光落在茶几上的水果刀上。
她攥緊了拳,撐起身走過去拿起刀,重重地朝自己肚子刺去!
車上。
沈終意看着車窗外的街景,微蹙的眉下眼神複雜。
忽然,手機響了起來,是別墅的傭人。
他面色一凝,按下了接聽鍵:「什麼事?」
「沈總,那個女人自殺了!」
聽到傭人慌張的話,沈終意一愣,隨即黑了臉:「掉頭!」
駐唐別墅。
沈終意一進門,便看見地上聚着一灘刺目的鮮血。
唐清清獃獃坐在樓梯口,左臂正淌着血。
而一旁傭人手裡拿着帶血的水果刀,一臉驚魂未定。
怒火霎時燒上沈終意的心,他幾步跨上前,鉗住她無力的右手:「唐清清,沒想到你也學會用苦肉計了!」
唐清清抬眸,死水般的雙眼噙着似有若無的希冀:「我只想見我媽。」
也只有這樣,她才能去醫院見唐母……看着面前慘白的臉,沈終意鳳眸微眯:「所以,你在用死威脅我?」
冰冷的諷刺像刀扎進唐清清的心裏,痛的她呼吸發顫。
她有什麼資本去威脅他。
她的命,他早就不在乎了。
見唐清清眼神漸漸黯淡,沈終意神色一沉。
他重重鬆開手,瞥了眼傭人:「叫陳醫生過來。」
房內。
唐清清靜坐在窗邊摩挲着已經包紮好的手,凝望着遠方。
恍惚間,唐母慈愛的聲音在耳畔回想。
「你要記住,無論發生了什麼事,都不要放棄希望。」
正因為這句話,她才能在精神病院的幾百個日夜裡熬下去。
甚至對沈終意還抱着一絲期盼……突然,傭人走進來呵斥道:「沈總說了,讓你下去打掃客廳。」
聞言,唐清清愣住。
見她沒反應,傭人上前拽起她就走:「磨蹭什麼,還以為自己是千金小姐呢!」
一路跌跌撞撞下樓,唐清清剛站穩,大門被推開。
沈終意抱着個穿着淡藍色長裙的女人走進來。
走到沙發前,他將人放下,動作輕柔的像對待稀世珍寶。
當沈終意直起身時,唐清清才看清那女人的臉。
何之晴!
而看見她的何之晴,明艷的臉上立刻多了幾分惶恐。
她抓住沈終意的手,姿態柔弱:「終意,她怎麼會在這兒?」
沈終意目帶心疼地攬住她:「別怕,有我在。」
面前的溫情像無數根針,生生扎着唐清清的雙眼。
她僵在原地,記憶中那個也曾這樣溫言細語對她的男人忽然模糊起來。
這一瞬,冷意從四面八方滲進她的身體里,寒痛入骨。
這時,沈終意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警惕地瞥了一眼唐清清後,起身走到一旁接了電話。
唐清清被那個眼神刺的心頭一緊,卻又只能無力地攥緊了手。
在他眼裡,她就像個犯人,時刻威脅着他的何之晴。
「麻煩你,給我倒杯茶。」
何之晴和軟的聲音拉回了唐清清的思緒。
她抬眸望去,只見何以晴一臉天真無害地看着自己。
唐清清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倒了杯水遞給了她。
何以晴並沒有接,目光反而落在對方受傷的手上。
她看了眼在落地窗前的沈終意,猛地伸出手攥住唐清清的手腕。
冰涼有力的束縛讓唐清清不自覺汗毛聳立。
而何之晴眼底的溫良陡然變成了陰毒,連語氣都多了幾分狡猾。
「辛苦你,替我承擔了一切罪責。」
莫名的話讓唐清清眸光一怔。
沒等她細思,傷口忽然被用力一擰,劇痛頓時在手臂上炸開。
唐清清吃痛悶哼着踉蹌後退,手裡的茶直接倒在了何之晴身上。
「啊!」
聽見何之晴驚懼的尖叫,沈終意神色一緊。
他跨過去將人攬進懷中,語氣關切:「怎麼了?」
說話間,沈終意目光落在了她被打濕的裙子上。
何之晴靠着他,輕聲道「是我自己沒拿穩杯子,不要怪清清。」
聞言,唐清清一愣。
解釋的話全因沈終意鐵青的臉而堵在了喉嚨。
沈終意才要發作,何之晴又說:「終意,我有點累,你帶我去休息吧。」
見懷裡的人一臉疲倦,他唇角柔和了幾分,將她抱起朝樓上走去。
可剛踏上樓梯,沈終意腳步一頓,側目朝唐清清望去。
銳利的視線如箭射來,硬生生刺進了她的胸口,痛徹心扉。
天色漸晚。
房內,何之晴確認過門上了鎖後,拿出手機撥通了個號碼。
幾聲嘟後,那邊傳來個低沉的男聲:「何小姐,有什麼事嗎?」
「唐清清回來了,你對沈終意的催眠還管不管用?」
何之晴語氣帶着幾分擔憂。
「您放心,只要他不刻意去想,在他的記憶里,您才是他的女朋友。」
聽了這話,何之晴才稍稍鬆口氣。
但唐清清的存在卻還是讓她放不下心。
想徹底得到沈氏和沈終意,她必須要讓唐清清徹底消失!
另一邊,唐清清草草吃了幾口飯便被沈終意叫到書房。
偌大的房間里,檯燈昏黃,空氣里還殘留着香煙的味道。
沈終意坐在沙發里,英挺的鼻樑將光在他臉上分割開來,半明半暗。
無形的壓迫感讓唐清清無法動彈,只敢低着頭站在門口。
「過來。」
低啞的嗓音讓她一顫,心中更多了幾分懼意。
「別讓我說第二遍。」
聽着男人變冷的語調,唐清清攥緊了手,生硬地邁開了腿。
可剛一靠近,她便被一股蠻力拽過,狠狠摔在沙發上。
唐清清心一懸,掙扎着起身,沈終意卻死死按住她的手,將她困在自己和沙發之間。
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唐清清呼吸都慢慢窒住了。
「想逃?」
滾燙的氣息她灑在臉上,親密的距離卻因對方攝人的氣勢沒有半點曖昧。
涼薄的目光讓唐清清眼眶泛酸,更勾出了她不願回憶的往事。
她扭過頭,竭力剋制着動蕩的心。
見唐清清閃躲,沈終意狹眸一眯。
他捏住她的臉,逼迫她直視自己:「因為心虛,所以找不到借口?」
唐清清胸膛一顫,只覺心沉浸了冰窖。
沈終意嘴裏的每個字都像帶着刀子,一點點剜着她的胸口。
「真相在你眼裡重要嗎?」
唐清清無力反問。
聽了這話,沈終意目光一冷:「唐清清,你該感謝我的大度讓你不至於蹲大牢。」
唐清清眼睫顫了顫,被他荒唐的話刺的滿心悲涼。
他所認為的「大度」,於她而言不過是一種致命的毒藥。
看着身下竭力隱忍淚水的唐清清,沈終意心口划過抹微不可察的沉悶,更加涼薄的話也卡在了喉嚨。
他不耐鬆開手,語氣冷凝:「再敢傷害晴晴,我一定讓你後悔這麼早出院,滾出去!」
聞言,唐清清眼神恍惚了瞬。
她撐起身,帶着滿目疲倦和哀戚一步步離開。
重回寂靜後,沈終意點燃根煙,卻仍舊驅散不了腦子的躁意。
這時,手機響了起來,是好友莫駿祈。
他捻滅煙,按下了接聽鍵:「什麼事?」
手機中傳出莫駿祈興奮的聲音說:「聽說你要結婚,我特地從法國趕回來了!」
沈終意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視線落在唐清清剛剛躺過的沙發上。
「恭喜你啊,終於和她修成正果了。」
沈終意神情微沉:「如果不是那場車禍,我和晴晴也不用等到現在。」
話音剛落,那端的莫駿祈語氣突然多了絲迷惑。
「晴晴?
不是清清嗎?」
聽到這句的疑問,沈終意神色微微一怔。
然而緊接着莫駿祈嘟囔了一句「可能我聽錯了」後又說:「我在鷺島,來喝幾杯。」
沈終意捏了捏眉心,應了聲便起身走了出去。
夜漸深。
一片漆黑的房間,唐清清靠着冰冷的牆壁,出神地望着窗外。
何之晴的話不斷在耳畔回蕩,吵的她心亂如麻。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紈絝瘋子:本人只看過部分;想法不錯,但故事不合理,稍顯幼稚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修你妹的仙:【實妹系列】感謝骨科專家@gjk547876766的推薦語:書里妹妹描寫的特別好,簡直是加強版的陸雪琪;主角也非常搞,有點類似阿里布達的約翰法雷爾。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青城道長:哪怕是穿越,一個道士滿嘴髒話,張口佛曰閉口菩薩也太違和了。而且各種設定要麼用現成的要麼就自己原創,「虎倀,虎精殘魄所化」這種很容易齣戲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