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許清歡景煜江
許清歡景煜江

許清歡景煜江景煜江

標籤: 景煜江 現代言情 許清歡
許清歡雖是個無神論者,可現如今這種詭異的情況,也不得不讓她懷疑,這是不是和她每年許的生日願望有關
自十六歲那年開始,每年她許的生日願望都是,希望能一輩子都和景煜江綁在一起
興許是她的信念感天動地,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終於決定幫她實現,結果卻沒想到,她在二十四歲便英年早逝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飄在一旁的許清歡倒是比他還要先想起來。
沈小姐……沈清清?
景煜江因為太過思念裴清若所以才找來的替身。
其實結婚的這些年以來,彷彿是特地為了氣她,他大大小小找過不下十個像裴清若的替身,有的是眼睛像,有的是嘴巴像,有的是感覺像。
但每次這些人都進不了邵家門,甚至在景煜江身邊待不了一個小時,就會被她以各種各樣的方式趕走。
這個沈清清,卻是個例外。
她是景煜江搜集的這一眾替身里,最像裴清若的那個,長相像,說話像,性格像,甚至連名字都帶了一個同一個清字。
所以景煜江格外喜歡她,他好像把所有對裴清若的思念都寄托在這個沈清清身上,就像是快要溺水的人終於找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不僅寶貝得要命,甚至還特地找了個房子將沈清清金屋藏嬌。
許清歡作為他的正牌妻子,自然是不會同意的,按照她的脾性,這個沈清清該早就被她掃地出門才是。
只是,為什麼後來她又沒再去管了,任由這個沈清清就這樣待在景煜江身邊來着?
可能是死過了一次,個中緣由,想起來竟有些許費勁起來。
正在回想中,突然一個穿着白色長裙,長發披肩,面容清婉的女人正朝這邊走來,許清歡一眼便認出,是沈清清。
不僅許清歡的目光放在了她身上,總裁辦外面的那些秘書,看到她,也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
「這位沈清清怎麼又來了?
邵總可是結了婚的,這要是被江小姐看見了,還不讓人把她衣服扒了給扔出去,她是不是不知道江小姐平時都是怎麼對待圍在邵總身邊的那些鶯鶯燕燕的?」
「什麼呀,江小姐哪管得了呀,邵總可是特別喜歡這位。」
「是是是,我想起來了,上次也是在這個辦公室,沈清清來找邵總,結果正好撞見同樣來找邵總的江小姐,當時江小姐掃了沈清清好幾眼,而後說要找她談談,之後兩人在談的過程中,還是我給泡咖啡送進去的。」
「談談?
談什麼了?」
「還能談什麼?
無非是江小姐讓沈清清離開邵總之類的唄,但後來,我出去的時候,突然聽見會客室傳來一聲慘叫,當時我們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總裁辦的秘書和剛剛結束會議的邵總都一起沖了進去,結果看見沈清清半邊臉都紅着,見邵總來了,立馬哭着跑到他面前,指控江小姐用咖啡潑了她,還說什麼,江小姐威逼她離開邵總,如若不然,就先把她整張臉都給毀了,而後再讓一群乞丐輪了她。」
「啊?
感覺江小姐不是那樣的人啊,人家是千金大小姐,背地裡做不出這種事吧。」
「可邵總不信啊。
邵總當時看見沈清清的臉被燙成那樣,當時就怒不可遏,也沒聽江小姐解釋說這一切都是沈清清在自導自演,冷着一副臉就拿起一旁盛滿滾燙開水的杯子,猛地砸在了江小姐身上,說了句她的臉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唯你是問後,便立馬抱起沈清清去了醫院。」
「開水?!
那江小姐不是被燙很厲害?」
「何止厲害啊,我後來聽說,沈清清只是裝得被燙得很嚴重,又喊疼又梨花帶雨的,結果一去醫院什麼事都沒有,倒是江小姐,兩隻手被燙得當時就起了好多個大水泡,簡直觸目驚心,足足修養了兩個多月才見好。
那可是上了保險的名畫家的手啊,江小姐驕傲明艷,一畫千金,A市多少名門少爺愛慕她啊,也不知道邵總是怎麼下得了這個手的。」
「不過江小姐倒是好風骨,被燙成那樣,也紅着眼一聲沒吭,只是,等邵總抱着沈清清走了之後,我才看見江小姐一個人躲在樓梯處偷偷的哭,那哭聲啊,真的揪得人心疼。」
「自那日之後,我就再也沒見江小姐來過這了。」
「……」許清歡原本打算細細回想,沒曾想總裁辦外面的那群秘書三言兩語就讓她回想起了全部。
想起來了。
原來是這樣。
雖然現在已經成了一抹魂魄,但她低下頭,卻發現手背的傷疤還隱隱可見,彷彿被燙傷的事情,就發生在昨日。
真是奇怪。
人死了,好像什麼都記不太清了。
但現在回想起來,之前那種像被針扎似的難受感竟又密密麻麻的冒了上來。
可能是當時實在是被燙得太疼了。
分不清是手疼還是哪裡疼,只知道每天晚上都疼得睡不着覺,徹夜難眠。
可即便是這樣,景煜江也置若罔聞,他絲毫未曾在意過她的傷勢,在她每日都因她疼得輾轉反側,他陪在了沈清清身邊。
他不知道,當時她待在醫院,每天都在想……許清歡永遠不會原諒景煜江了。
但下一秒又會想,如果他能來看她一下,那她便再原諒他一次,最後一次。
每天八萬六千四百秒,她每分每秒都在給他機會。
可他沒有出現過。
哪怕一秒,也沒有過。
正低頭沉思間,沈清清已經笑意吟吟的走到景煜江面前,親密的叫着他的名字:「景煜江。」
「你最近很忙嗎?
你都好久沒來看過我了,我每天都待在那個房子里,好想你啊,所以才忍不住找到這兒來,你不會怪我吧?」
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沈清清彷彿已經篤定了景煜江不會怪她,一邊坐到沙發上,一邊笑着將自己帶着的保溫盒打開,道:「對了,你上次不是問我會做什麼菜,還給了我一本菜譜嗎?
我學着做了很多菜,你快嘗一嘗合不合你口味。」
保溫盒一打開,景煜江還沒說話,許清歡反倒愣住了。
網站炒蛋,糖醋排骨,油燜大蝦……這些不都是她在剛結婚那段期間,為了展現她賢妻良母,所以特地學着做給景煜江吃的那幾道菜嗎?
只是她學着做了很多次,實在是廚藝不佳,有一次在險些炸了家裡廚房後,便再也沒有做過了。
反正她做出來的也是黑暗料理,她做了不下百次,景煜江卻連一次,一口都沒有吃過。
這次沈清清可是走錯棋了。
她想討景煜江歡心,應該也是做裴清若會做的拿手好菜紅燒魚才是,而不是這些。
這些只會景煜江不悅。
果不其然,看到這些菜色,景煜江深眸明顯凝滯了一瞬,而後臉色立馬黑了下來。
「誰讓你做這些的?!」
看吧,要挨罵了吧。
誰讓你做什麼不好,偏偏要做他最討厭的那個人經常做的菜。
沈清清彷彿也沒想到景煜江會突然變臉色,愣了好一會才解釋道:「景煜江,這是你給我的菜譜上的菜啊,你還特地把這幾道菜圈出來了,我還以為你喜……」眼看着景煜江臉色越來越糟糕,沈清清眼疾手快的止住話語,保溫盒也被她立馬合上。
「景煜江,你不喜歡的話我以後不做了。」
她坐到景煜江旁邊,手開始放到他肩膀上,「那我幫你按摩好不好,你之前不是說最喜歡我給你按摩的嗎?」
這句話一出,連許清歡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這個沈清清今天到底怎麼回事?
每一句話都在景煜江的雷區瘋狂蹦躂。
按摩……也是她以前經常給景煜江做的。
景煜江剛剛繼任邵氏總裁的那一年,忙得要命,每天無數場會議團團轉,無數戰略規劃等着他決策,那時候,他的疲憊顯而易見,幾乎每次見他,他眼睛裏都帶着紅血絲。
許清歡雖幫不上什麼忙,但卻可以幫他緩解疲勞,於是她特地去學了一個多月的按摩,但怕景煜江不准她按,所以每次都只能等他睡着之後,在書房,在客廳,在辦公室,在卧室,各個地點,給他偷偷的按。
但就算她做得再隱蔽,紙包不住火,景煜江又不是個死人,終究有發現的時候。
在被景煜江發現,被他用難聽的話斥責了一遍後,她便也再沒有上趕着過去自討沒趣了。
難聽的話聽太多了,她也會難過。
這個沈清清,到底是裴清若的替身,還是她許清歡的替身,今天三番兩次的,不惹景煜江生氣才怪。
果不其然,沈清清手剛放上去,景煜江便一把抓住她的手,冷着一張臉道:「不用,你可以走了。」
沈清清愣住了,「景煜江……」景煜江語氣冰冷,臉色也沉得可怕。
「我是不是沒說清楚?
沈清清完全沒想到景煜江會生這麼大的氣,原本撒着嬌的語氣也立馬收起,變成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景煜江,我做錯什麼了嗎,我是太想你了,所以今天才來……」「別忘記你的身份。」
景煜江冷道,「好好待在我給你準備的地方,像今日這種擅自來訪的事情,再有一次,你直接搬走離開!」
這句話一出,沈清清立馬什麼都不敢說了,她看樣子是真的不想失去這份替身的工作,拿起桌上的保溫盒,慌慌張張的說了一句「景煜江,對不起,我以後在家等你」後,便趕緊逃之夭夭。
而等沈清清走後,景煜江按了按眉心,也突然從沙發上站起身來,拿起搭在一旁的西裝外套穿上就往外走。
他這一動,許清歡沒辦法,也不得不跟在他身後。
怎麼了這是?
終於良心發現,意識到自己剛才對沈清清太凶了,所以這下準備追出去哄了?
景煜江啊景煜江,你這個動不動就發火,對着誰都冷冰冰說不出一句好話的脾氣早就該改改了,長此以往下去,真不知道誰能受得了你。
畢竟,現在這世上唯一一個能受得了你這脾氣的人已經死了,死得連渣都不剩了。
景煜江下了電梯,進了地下停車庫,而後一路開車出了公司大樓。
許清歡雖然不想那麼近距離的看景煜江和沈清清甜蜜講和的樣子,但也沒辦法,畢竟她現在只能跟着他。
所以她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魂飛魄散?
什麼時候才能徹底離開景煜江?
該不會一輩子都要這樣綁在景煜江身邊吧?
正在許清歡苦惱之際,車子停了下來,只是剛一下車,許清歡就愣住了。
景煜江並沒有去沈清清那。
他開車來的地方,竟是天之港?
她和景煜江結婚後一直在住的婚房?
第五章 永遠不分離他不去哄沈清清,大老遠開車跑到這兒來幹嘛?
還在愣神中,下一秒,景煜江便邁開腳步朝里走去,許清歡沒辦法,也跟在他身後飄了進去。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逆襲萬歲:屌絲味兒十足,一股小人得志的嘴臉,劇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水滸逐鹿傳:還有打仗時候還帶着兩個小老婆,而且理由找的還是一套一套。 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他帶着小老婆,小老婆能不帶丫鬟僕人,然後四艘船運力還有限,真不知道作者腦袋怎麼長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原來我是妖二代:綠帽小郎君,每本書作者都是沒有綠帽渾身不舒服。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