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仙道神鐲
仙道神鐲

仙道神鐲鯉魚的夢想

標籤: 其他小說 林峰 紫凝
《仙道神鐲》此書作為鯉魚的夢想的一本武俠仙俠小說,情節曲折且豐富,題材相對新穎,跌宕起伏值得一看
主要講的是:隨着「砰」的一聲巨響,林峰並沒有感受到一絲痛楚,反而聽到了驚駭之聲
「媽呀!什麼鬼魂魄那麼強大,咦!我的元神怎麼還沒有完……...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大殿內,一座三丈高由白玉雕刻而成巨像赫然出現在林峰眼前,老者手持拂塵,目掃四方盡顯宗師氣派,此像便是南陵派的開山老祖南山真人的法相。
「王陽,鍊氣期五層,測試未通過,明日前往太靈山開採靈礦,這是你的信符。」
「趙鵬,鍊氣期八層,通過測試,無需任何勞役,可在南陵派自由修行。」
五個修為達到築基期的執事,分別在負責弟子的修為測試,他們面前各自有一塊靈氣氤氳的玉石,只要眾位弟子將體內靈力注入其中便可以測出其修為。
大殿里眾弟子排成五隊等待着測試。
自己的修為如何眾人心裏亦是清楚,見到一個個修為低下的同門,皆被分配前去做那勞役之活,那些修為較低的弟子心裏苦惱不已。
南陵派每招收一批弟子十年後都必須前來測試,否則將受到門規處置,極有可能被廢去修為逐出南陵派。
「林祥,鍊氣期九層巔峰,可以參加低階弟子交流大賽了。」
一個滿臉虯髯的修士,瞟了林祥一眼說道。
本來這參加低階弟子交流大賽需要達到鍊氣期十層才有資格,只是由於鍊氣期九層那是鍊氣期一個難以突破的瓶頸,不少弟子皆徘徊於此境界,這批弟子測試到現在達到鍊氣期十層以上的弟子不到三十個,不拉些鍊氣期九層的弟子湊數,恐怕這交流大賽便沒有法辦了。
「弟子自知修為有限,不敢與那其他師兄爭鋒。」
「也罷,你下去吧,日後無需做任何雜役,可在門內自行修行!」
虯髯修士瞟了林祥一眼暗暗點頭,「下一個上前測試。」
「二弟,你快去吧。」
林祥對身後的林峰笑道。
林峰面露苦笑,走上一步瞟了一眼那虯髯老者,心裏不禁直打鼓,對於是否能夠通過測試心裏實在是沒有底。
「將手掌貼於玉石之上,緩緩注入靈力即可。」
虯髯修士望了林峰一眼淡淡的說道。
「嗯。」
林峰緩緩的伸出右掌貼於那靈氣氤氳的玉石上,只覺玉石微涼觸及頓時讓人神清氣爽,林峰試着驅使識海里那團氣旋,可那氣旋根本無法控制,在他識海里飄蕩着,他身體里仍然沒有一絲靈力。
林峰不禁開始有些焦急起來,那些鍊氣期六層以下的弟子皆被分配了不同的勞役。
他可不想去當礦工,那可是極為勞累的一項勞役,進去以後恐怕便沒有什麼修鍊時間了。
額頭豆大的汗珠不禁滑落,可是林峰依然無法使出一絲法力。
「未檢測出一絲法力。」
虯髯修士滿臉驚愕的盯着那玉石上所顯示的幾個大字,「這怎麼可能。」
「你難道不知道如何將靈力注入其中嗎?」
「我體內的法力似乎消失了。」
林峰面色十分難看。
「我看看。」
虯髯修士抓住林峰的手腕注入靈力,眉頭亦是皺了起來。
「果然沒有一絲法力。」
虯髯修士露出滿臉驚訝之色,這修鍊近十年皆沒有一絲法力在這南陵派可謂是一件奇聞。
「怎麼可能,我弟弟明明有着鍊氣期九層的修為。」
林祥驚呼道。
「難道老夫還會騙你嗎。」
虯髯老者面色一寒。
「什麼?
修鍊了十年竟然一絲法力都沒有。」
在大殿中排在後邊一個滿臉橫肉正在等待測試的弟子聽得此言,眼角向林峰瞟去露出滿臉驚訝之色,彷彿便像看着外星人一般看着林峰。
「他叫林峰,之前還與那王宵王師兄戰了一場,雖然敗了卻也有着鍊氣期九層的修為。」
旁邊一個長得甚是秀氣年紀看起來不過十六七歲的弟子小聲的說道。
「哦,原來他就是那個為了爭風吃醋而差點被王霄師兄打死的林峰啊!」
那個滿臉橫肉的弟子露出滿臉疑惑之色,「那他怎麼會突然沒有修為了?」
「誰知道,或許被那王師兄給廢了吧。」
旁邊那個長得秀氣的弟子淡漠的瞟了林峰一眼。
大殿裏面的人亦是驚訝不已,像是看外星人一般目光「刷刷」的掃向林峰,紛紛議論起來。
「丫的,老子該不會被派去當礦工吧,老子可是90後,沒有干過那活啊!」
一想到那些礦工的辛苦林峰心裏不禁冷汗淋漓。
「你既然沒有法力也不便派去太靈山開採靈礦。」
虯髯老者眉頭微皺。
「還是前輩深明大義,弟子可以回去了吧。」
林峰不禁舒了口氣,總算碰到一個好人。
「不,門內有規定凡事測試低於鍊氣期六層的弟子皆得安排勞役,這是你的腰牌,明日便去太華峰的雜役所報到,以後你便歸那裡所管轄了。」
虯髯修士臉色一沉淡淡的說道。
「什麼,做雜役!」
林峰滿臉驚訝之色,心裏暗呼,「丫的,難道老子穿越過來是來給你們當下人的。」
「如果你不願意,將被逐出南陵派。」
虯髯老者淡漠的說道。
「二弟我們走吧,來日方長,待得你的修為恢復之後便可離開那裡。」
林祥勸說著道。
林峰瞪了那虯髯修士一眼,十分不情願的接過其遞來的腰牌。
呆在這南陵派或許還有着一線機會恢復法力,若是離開了此處,以他此時的情況在此界將難以謀生。
「十載之功一朝散盡,如此之事恐怕在南陵派亦是第一次發生。」
那個虯髯老者瞟着林峰離去的身影不禁搖了搖頭,「真是我們南陵派之恥辱!」
大殿內所有人都在紛紛議論不已,各種譏笑聲陸續傳來。
「二弟你別在意。」
林祥聽得那些議論的聲音眉頭微皺林某安慰着林峰。
「**,老子修為盡失關你鳥事,總有一日要讓這些傢伙難看,把這南陵派拆了。」
林峰瞟了大殿裏面的人滿臉怒火,前世他受盡白眼,不想穿越重生卻變成廢柴,難道這是天命嗎?
回到太華峰,林峰抱着一線希望再次按照那「南元真訣」修鍊,可是依然無法吸攝一絲靈氣,不能夠修鍊註定無法在這修真界立足,「難道我真的無法修鍊,註定我前世今生都將受盡他人**嗎?」
林峰心裏在咆哮,「我不甘心!」
翌日,旭日初升,陽光灑於大地溫柔的便如情人的手,陣陣微風從窗戶吹拂而進,林峰酣睡於床榻之上,眉頭不時聳動、緊皺,臉部更是露出猙獰的表情,似乎在夢境中發泄着他對命運的不滿。
「林峰快給我滾出來。」
一道低沉的聲音,打破了寧靜的清晨。
「丫的,還讓不讓人睡覺。」
林峰睜開朦朧的雙眼,有些不情願的穿好衣服,打開了屋門。
「還不快滾出去,難道你不知道今天要去雜役所報到嗎?」
一個黃臉修士冷冷的盯着林峰喝道。
「王師弟!」
林峰瞟了面前這人一眼,此人面黃肌瘦,足足比林峰矮了半個頭,其修為不過鍊氣期七層,之前還一直跟在林峰**後面林師兄叫個不停,不想此時這人如同換了個人似地,竟然敢如此大聲呵斥林峰。
「誰是你師弟,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快把地苑弟子的腰牌交出,滾去雜役所報到。」
「你…。」
林峰面色微怒,愣愣的盯着面前這少年,自己不過是修為盡失如今這人便騎到自己頭上去了。
「還不快滾,耽誤了大爺的時間小心打斷你狗腿。」
王姓修士冷冷的呵斥着林峰,眼眸中甚是得意之色,心裏不禁嘀咕「哼,你小子也有今天。」
「你小子有種。」
林峰忍住心裏的怒火,取下腰間那地苑弟子專用的腰牌,遞給王姓少年,心裏暗罵「總有一日老子要撕了你這張小人得志的狗臉。」
「叮噹。」
一聲,林峰遞過去的腰牌,王姓少年不知為何竟然沒有拿穩墜落於地。
「給我撿起來。」
王姓少年瞟了林峰一眼嘴角露出一絲詭笑。
「王沖,你別太過分。」
林峰眸露火花,此人明顯便是故意刁難。
「過分,你如今修為盡失,如同廢人,老子一根手指便可以要了你的命。」
王沖面色冷漠,眼中閃過一絲**。
「好,我撿,不過你記住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今日的所作所為。」
林峰嘴角抽動忍住心裏的怒火,緩緩蹲下身子便伸出右手去拾那地上的腰牌。
「這只是給你一點點利息,誰叫你之前老是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王姓少年接過林峰拾起的那腰牌露出一絲愜意的笑容「呵呵,你小子也有今天向老子屈服彎腰。」
「丫的,以前你自己跟在老子**後面心甘情願當小弟,如今老子修為盡失便說出如此不要臉的話。」
林峰心裏差點沒有將其十八輩祖宗數落出來,只是他亦是明白只有自己有了實力這一卻才能夠得以改變,這是一個殘酷的世界。
「今日的屈辱,我林峰定然牢記於心。」
林峰面色堅定的說道。
「收拾一下你的東西,日後不得踏入這地苑一步。」
王沖露出滿臉冷漠之色,若非林峰還有一個哥哥在此他恨不得揍他一頓已報昔日自己向他低頭哈腰之氣。
林峰將一些衣物,收於包裹之中,緩緩的走出自己的院落,林峰順着山間小道,緩緩的走向雜役所,一路上,每每遇到一個認識他的同門皆是帶來嘲笑之聲,那些聲音如魔音一般在林峰耳朵里繚繞不停。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時空長河的旅者:諸天浮屠 無限流這貨終於又開始寫無限流了,如果是老讀者,應該能知道他之前寫的《最終救贖》其實還不錯,推薦喜歡無限流的可以試試。對這本書還是比較期待的,稍微看了一下,水平在線。乾糧+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女裝文藝人生:乾糧-,這女裝只是一個方便的借口而已,什麼都可以往裏面裝。開始COS伢子時習得劍術這種程度的開掛我認為是比較恰當的,後面的太萬能,已經陷入瑪麗蘇中去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吾皇萬歲:豬人族的主角和腦殘的名字,看到作者描述一頭英俊的豬頭人這段撐不下去,大概也就作者這種能對豬發情的人才會覺得豬帥的,淫才!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