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夜間守靈人
夜間守靈人

夜間守靈人神算阿三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度 李九
《夜間守靈人》太精彩了,不知不自覺就看完全篇,已經很久沒有這種閱讀體驗了,作者神算阿三已最樸實的筆風描述了主人公李九張度之間的故事,《夜間守靈人》講的是:地上還留着一行字:你們等着
我頓時覺得心口發涼,原來江瞎子早就發現我們跟過來了,甚至還氣定神閑的殺了游俊……...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我是一名守靈人,兩年間我走遍大江南北,給各種各樣的人守過靈,枉死者、橫死者、極惡者……守靈即是渡人,二爺說這就是我的命。
我和二爺的相遇,在兩年前,那時候我還是個沒畢業的大專生,欠了一**債沒法還。
那天我在人才市場拿到了一張招工傳單,潔白的A4紙上印着幾行字。
「急招一名守靈人!!
要求:膽子大,能熬夜,年齡30歲以下18以上男性。
工資:一天兩千,日結。
地址:荔灣街殯葬用品店。
聯繫電話:158*****739.」A4紙的傳單多少有點不靠譜,但一天兩千的薪資實在是太誘人了。
加上我最近很缺錢,就抱着試一試的態度,去應聘看看。
荔灣街,已經在城市外圍,這裡是白事服務行業的聚集地,沒事很少人會來。
到了晚上,這地方就更陰森恐怖了。
關於荔灣街的傳說也不少,其中一個是我們宿舍晚上無聊時,一個舍友講的,因為過於驚悚,我記了好久。
傳聞有天晚上,一哥們喝醉了酒,困急眼了,就想急着回家,抄了一把近路,要過荔灣橋。
那天他迷迷瞪瞪的,剛上橋,就看見一個人跪在橋中間,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幹什麼。
這邊一直有在橋上送逝者的習俗,這個哥們也沒在意,一步三晃往前走着。
慢慢的就聽見,橋上那人帶着哭腔說,「瑩瑩!
我們再也不分開了好不好?」
這時候,這個哥們已經察覺到有點不對勁了,定了定神,加快腳步往前走,穿過那人時他看見對方懷裡抱着一個圓形的東西,黑乎乎的。
本來走過去就沒事了,可他好奇心作祟,非要回頭。
不看不要緊,這一看,把這哥們的魂都快嚇飛了,橋上那人懷裡的哪裡球,分明就是一顆人頭。
最可怕的是,那人還捧着人頭,對着嘴親了下去,然後痴情地說:「瑩瑩我愛你,一生一世都要和你在一起。」
說完,那人抬起頭來,露出了還在不斷流血的嘴巴,死死的盯着這個哥們。
哥們當場就嚇暈了過去,醒來之後大病了一場,這事也就傳開了。
據說,瑩瑩確有其人,因拒絕追求男子,被失控的男子砍了頭,之後男子抱着瑩瑩的頭,在荔灣橋上跳江了。
後來還有很多人在荔灣橋上目擊了男子,事越傳越玄乎。
作為唯物主義新青年,我是不相信這玩意的。
可當我真的站在荔灣橋前,心裏卻有點發憷。
現在已經天黑了,周圍一切都是朦朦朧朧的,路上不見一個行人,遠遠望去,荔灣橋上好像掛着一層霧氣。
我要去應聘,就必須過這座橋。
荔灣橋渾身都是歲月的痕迹,估計這橋,我太爺爺的爺爺都踩過。
忍着心裏的恐懼,我踏上了橋。
橋不長,我走到三分之一的時候,突然看見橋中間有個白色的人影。
他好像蹲在那裡,一動不動,但又好像是一團白色的塑料袋。
一想到那個捧着人頭的男人,我的頭皮就麻了,腿發顫的邁不動。
可轉念一想,萬一只是個白色塑料袋,我被嚇回去豈不是很丟人?
於是一咬牙,低着頭就往前猛走。
越靠近人影,我的心就跳的越快,我感覺再快點,它就要從我喉嚨里蹦出來了。
終於和人影交錯而過,沒等我鬆口氣,我就感覺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很清晰,好像已經貼着我的後背了。
我不敢回頭,腳步更快了些,但我快,身後的腳步也跟着加快。
耳畔也突然感受到一陣冷氣吹拂,就像是有人趴在我的耳邊吹氣。
雞皮疙瘩起了一陣又一陣,本來橋不長,可我感覺走了好久。
終於,我看到了殯葬用品店的燈牌,沒有絲毫的猶豫就沖了進去。
這時候我才敢轉身,看着門外的黑暗,步步後退,直到靠在櫃檯上才停了下來。
突然,一張慘白的臉出現在我的視線里,我嚇得原地起飛,舌頭都快喊出來了。
但定睛一看,原來是掛在天花板上的扎紙人。
扎紙人講究童男童女,都擦着顯眼的腮紅,兩眼無神,笑容僵硬。
剛剛才受到了不小的驚嚇,是真看不得這玩意。
「小夥子,需要什麼?」
一個沙啞難聽的聲音從櫃檯裏面傳來。
我循聲望去,只見一個身材佝僂,滿臉溝壑,頭上只剩幾根頭髮的老頭,站在櫃檯里,那雙眼睛泛着精光,死死的盯着我。
「我是來應聘的。」
老頭細細的打量了我一眼,拿出筆墨,對我說:「寫下姓名和生辰,要精確到當日時間。」
我心裏覺得奇怪,但還是沒多問,寫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生辰。
「己卯癸酉丁亥辛丑,純陰八字,不錯。」
老頭又抬眼看了我一下,「今晚有個急活,一晚三千,願不願意去?」
「願意!」
我不假思索,一晚上賺人家大半個月的工資,傻子才不願意。
話音剛落,老頭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揪下我一撮頭髮,捆着我的生辰八字燒了。
接着他拿出一千塊現金定金,放在櫃檯上,幽幽道:「今晚有幾條規矩,你給我牢牢記着。」
「第一,到了地方,要先點香後敲門再進屋,順序不能亂。」
「第二,進去你要給逝者點香燒紙,紙錢燒完,香不能斷,一滅你就續上。」
「第三,到了午夜十二點,你就給逝者上最後三炷香,然後回床上睡覺,不論聽見什麼動靜,都不要離開那張床。」
「記住了?」
老頭眯着眼睛問道。
「記住了!」
說完我就伸手去拿錢。
突然,老頭猛地按住我的手,陰沉沉的說:「小子,好好聽我的話,你才能拿錢了事。」
「知……知道了!」
我被他這一下,嚇得不輕。
「有事報我崔二爺的名。」
崔二爺鬆手,我的掌心裏多了一張地址。
我心裏莫名的不安,趕緊拿錢離開了。
平復了一下心情,我又得從荔灣橋上回去,好在這次沒發生什麼詭異的事。
我叫了一輛車,去往崔二爺給的地址。
那是一個新建不久的小區,郊區房產,估計是賣不好,一眼望去,小區里只有零星的幾家燈光。
烏雲蓋在小區頭上,一股陰氣沉沉的感覺。
我猛地發現,有好多房子是用水泥牆和捲簾門封死的。
心裏頓時咯噔一聲,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骨灰房?
現在城鎮墓地價格很貴,有些人便另闢蹊徑,買下位置偏僻相對比較便宜的房子,用來存放親人的骨灰,一套房可以放幾代人的骨灰,祭拜也方便,性價比極高。
於是這幾年骨灰房開始興起。
難道我今天守靈的地方,就在骨灰房裡?
這時候我已經隱隱覺得事情不對勁了。
在小區門口躊躇良久,我不敢進去。
不遠處,一個渾身邋遢的乞丐坐在路燈下,對着空氣自言自語着。
老人都說,錢來得太容易,並不是好事,要做善事才能架得住這種財源。
我一咬牙,走過去,在乞丐的碗里,放了一張百元大鈔。
乞丐愣了一下,抬頭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兄弟,花錢買安心啊?」
乞丐笑了笑。
「你怎麼知道?」
我有點驚訝。
「有些錢,你得有本事才能拿!」
乞丐高深莫測道:「聽我一句勸,打哪來回哪去。」
「我回不去,沒有這筆錢,我比死了還難受。」
明知這裡有事,但我還是硬着頭皮。
乞丐嘆了口氣,拿起那張百元大鈔放在口袋裡,意味深長的說,「今晚遇到事,就躲到床底下,別動別出聲!」
說完,乞丐就起身換了個位置,我站在路燈下,影子被拉長,有點不知所措。
難道今晚真的要發生什麼不可描述的事情?
糾結萬分,我還是覺得,沒錢比見鬼還可怕。
我來到大門的保安亭前,往裏面一瞅,雖然亮着燈,但裏面沒人。
突然,一隻手搭在我的背後,嚇得我全身血液倒流。
猛地回頭,原來是個保安大叔。
「你鬼鬼祟祟的幹什麼?」
保安大叔警惕的問道。
我說明了來由,保安大叔將信將疑的開了門,我清楚的聽見他嘟囔了一句,「死人的錢都敢賺。」
這話聽得我心裏很不舒服,但還是沒多想,走進了小區。
目的地在第七單元四樓。
我來到電梯前,電梯剛好下來,門一打開,一個黑影頓時閃了進去。
都沒來得及看清楚,裏面就已經站着一個穿着黑色衣服的老頭了。
老頭臉色煞白,眼珠子的黑眼球很淺,直勾勾的看着我。
我咽了咽口水,剛向前邁了一步,老頭突然開口,用飄忽不定的聲音說:「人滿了,下一趟吧!」
那一瞬間,我頭都炸了,驚在原地任憑老頭關上了電梯門。
明明……電梯里就老頭一個人啊。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猴傳奇:寫小說就好好寫小說,別總是有事沒事拿別的作者或者朋友什麼的在書的正文里調侃,太齣戲,太攆人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回到民國當小編:第一卷感覺小資產階級滾滾而來,可以理解畢竟生在資產階級家庭。特別是感情方面如何吃的下去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皇帝騎士與公爵:文筆驚為天人的一本書。saber線把關鍵情節來來回回看了好幾遍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