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祝長安沈槐
祝長安沈槐

祝長安沈槐沈槐

標籤: 張奶娘 現代言情 蒼喬
小說《祝長安沈槐》主角是沈槐,是沈槐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該作品劇情精彩,字字皆是看點,字字神奇,非常值得推薦
一個時辰後 「主子爺,屬下已經把明大小姐送回悼王府了
」和.........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祝長安沈槐沈槐章節試讀 一個時辰後 「主子爺,屬下已經把明大小姐送回悼王府了。」
和公公從門外進了書房,恭謹地對蒼喬行禮。
蒼喬站在窗前,摩挲着翡翠扳指,冷淡地問:「查清楚了?」 和公公立刻跪在地上,原原本本地把自己在悼王府查到的事情說了一遍。
最後,他愧疚地叩頭道:「是屬下失察,請督主責罰!」 這些年,主子爺不許任何人提起明大小姐,也就每月都會例行公事地聽一下悼王府的彙報。
負責彙報的人,也提起過明大小姐在悼王府日子裏很不好過,爵俸都被張奶娘扣着。
雖然也不知道為啥即便如此,明大小姐和她生小崽子都養得皮光水滑的,瘦是瘦了點,但卻結實了。
總歸沒出什麼事,底下人見主子爺好似無所謂,於是天長日久,大家就更疏忽了,沒人關注悼王府的動向。
窗外的晦暗的月影落在蒼喬精緻俊美的面孔,卻讓他看起來冰冷陰沉得沒有一絲人氣。
和公公大氣不敢出,跪得膝蓋都疼了,才聽見一道幽涼的聲音響起—— 「失察的人,全部去懲戒司領一百鞭子。」
和公公知道自己也逃不過這頓鞭子,但爺已經留了情面了,他立刻對着蒼喬再行禮:「是!」 蒼喬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面還殘留着明蘭若的體溫。
他閉上眼,舔了舔自己猩紅的薄唇。
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想這麼抱着那個長大了的小姑娘。
可她從十三歲之後,每每看見他時,眼裡都是藏都藏不住的厭惡。
如今抱在懷裡,已經不是少時記憶里的那種單純的溫暖柔軟。
嘖,這麼些年了,他對她的念頭,真是連自己都覺得越來越讓人噁心和作嘔。
不過,他喜歡這種噁心。
蒼喬慵懶地笑了:「很久沒去悼王府上香了,找個時間去王府給悼王上一柱香罷。」
和公公點頭:「是!」 他知道悼王府里奶娘那一干人都要完蛋,但主子爺打算怎麼處置明家大小姐呢? 以前大家都以為主子爺對明蘭若徹底失望了,才多年不踏入悼王府一步。
可如今看來,不是這樣,爺心底壓根沒放下明蘭若那丫頭。
他遲疑着開口:「明家大小姐以前身邊那個阿古嬤嬤確實是苗疆人,可查不到來歷,主子爺您真信那丫頭能給您治病?」 他更擔心的事是明蘭若知道了蒼喬的秘密,會泄露給秦王。
從此千歲爺就有了致命的把柄在他人手裡。
蒼喬把玩着白玉扳指,神色莫測:「那隻小母貓想給她生的小貓崽子掙命,不想過苦日子,還要靠着本座,沒膽子亂說話。」
他頓了頓,又哂笑一聲:「至於醫術,她就算真會,當初想必是為了秦王學的。」
和公公這才明白剛才在監牢里,督主為什麼聽見明蘭若會醫術之後,臉色陰沉。
他忍不住低聲勸慰:「主子爺,那丫頭不值得您上心。」
蒼喬冷冷地睨着和公公:「誰說本座對那丫頭還上心了。」
和公公立刻乖巧地點頭:「那是,您想要什麼女人沒有,不說外頭那些,只說雲衛長她對您是一片赤誠痴心,這些天病了還去巡視營地......」 蒼喬顰眉:「雲霓病了?」 和公公道:「是的,前幾日天冷,感染了風寒,今天剛回了內院。」
蒼喬起身吩咐:「讓御醫拿葯給她好好養着,不許她再去營地。」
和公公給他披上雪狐披風,笑道:「雲衛長最聽您的話,您去探望,她的病很快就能好起來。」
蒼喬神色淡淡,沒有說話,讓和公公領着自己往內院去。
這頭蒼喬去了東廠衙門內院探望人,那頭明蘭若也順利地回了悼王府內院。
一進門,一隻小影子就猛地撲了過來抱住她大腿:「娘親終於回來了,抱抱!」 奶貓似的小人兒仰着腦瓜,眼巴巴地抱大腿撒嬌,這誰受得了! 明蘭若心軟得一塌糊塗,趕緊抱起自己的小奶貓一頓親:「想娘了吧,看娘給你帶了什麼好吃的!」 說著,她從懷裡拿出一串糖葫蘆。
「哇,好久沒吃糖葫蘆了!」小希兒大眼睛一亮,接過來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
甜甜的糖葫蘆讓小希笑得開懷,還不忘給明蘭若嘴裏也塞個糖葫蘆:「娘也偷偷吃,不要被發現了!」 明蘭若含着糖葫蘆,目光溫柔地看着他:「以後,娘一定會讓你自由地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她的孩子,不該吃點東西都躲躲藏藏的! 小希懂事地岔開話題:「娘親,你給爹上墳順利嗎?」 明蘭若沉默了一下,摸摸他的臉,笑得燦爛:「你爹他墳頭草都三丈高了,想來在棺材裏日子過得不錯,很安詳。」
「很安詳」的司禮監掌印大太監、九千歲此刻打了個噴嚏,眉心不悅地顰起。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有人在咒罵自己。
日子一晃,又過去了兩日。
這日午間剛過,小雪初停。
明蘭若剛準備去領午飯,卻見門一開,張奶娘帶着丫頭婷婷和老忠走了進來。
明蘭若看着婷婷手上捧着的衣裙和老忠手裡捧着的豐盛吃食,不免一愣:「這是......」 張奶娘笑着示意丫頭們把東西放在桌上。
她抖開一件灑金胭脂紅的裙子:「今天是皇后娘娘的千秋節,這些都是宮裡的賞賜,您快換上吧。」
明蘭若看着那精緻的裙子,想起來,對了,今天是皇后的誕辰,宮裡要慶祝三天。
按照慣例,是有賞賜的。
可這麼多年,這些賞賜從來到不了自己手裡。
張奶娘今天這樣大方,只說明了一件事——今天就要逼自己當暗娼了,得把她打扮好看點。
明蘭若一時間忍不住捏緊了自己的裙擺。
可直到現在,蒼喬那邊沒有一點消息,他是真的不管了? 她垂下眸子摩挲着袖子里的裝滿毒藥的瓶子,冷冷地想,他不管也沒關係,她自己來送這些混賬東西下地獄。
只是收拾首尾要多費點周章! 張奶娘看明蘭若不說話,細長的閃過不悅又惡毒的光,嘴上卻笑道:「怎麼,王妃是不想穿皇后娘娘的賞賜?」 明蘭若站了起來,輕聲道:「蘭若不敢,這就去換衣服。」
不一會,她就換了衣服出來。
一道纖細人影款款而出,明蘭若美麗的臉上施着輕薄的胭脂,紅唇軟潤,一雙明媚的眸子卻清凌凌的。
像一隻覆了霜雪的薔薇,香氣都是冷的,卻馥郁迷人。
看呆了婷婷和老忠。
張奶娘細眼裡閃過嫉恨,嘴上笑着道:「王妃娘娘真是好看。」
說著,她端起一杯酒,強硬地塞進明蘭若手裡:「這是皇后娘娘的千秋酒,您喝了謝恩吧。」
明蘭若笑了笑,她一點都沒拒絕,乾脆地拿着酒杯一飲而盡。
就當這杯酒送他們去黃泉吧。
嗆人的酒才入喉,她閉上眼,一下子就軟倒下去。
老忠大喜過望,迫不及待上去一把將明蘭若扛上肩膀。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逍遙漁夫:8分,漁場生活流。醛石是寫生活流的大高手,幾本書都是上等佳作,可愛的動物,單女主,平凡而又充滿情趣的日程生活,醛石的書有種發自內心的慵懶感,有種真正的童心童趣。這本逍遙漁夫題材比較新奇,非常值得看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偷天:想說的是時未寒《碎空刀》《偷天弓》《換日箭》系列,很像古龍的七種武器系列。外加 明將軍系列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鎮妖博物館:這一類書最大的毛病都一樣,即主角只要一出場,官方勢力就只能做邊角料了。妖魔鬼怪一個接一個出現只能靠主角去解決。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