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瑤瑤的惡念
瑤瑤的惡念

瑤瑤的惡念陸瑾

標籤: 盧芊芊 現代言情 陳蓉
我擁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超能力
那就是每當我殺掉一個人
我就能繼承對方腦海里的一切知識
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擁有這種超能力,是十歲那年的暑假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經過一番冥思苦想,我大致勾勒出了一個計劃。
雖然陳蓉表面上看起來是個好學生,但實際上她為了追求刺激,也會做一些出格的事情。
比如在校外談個混混小男友,或是躲在廁所偷偷抽煙之類的。
於是我決定利用這一點,讓陳蓉自己走上絕路。
臨近離校的前兩天,我不停在陳蓉耳邊旁側敲擊,提議離校前一晚,我們應該肆意放縱一下。
我故意問她,敢不敢在晚自習的時候溜到教學樓的天台上喝酒。
起初陳蓉有點遲疑,反問我怎麼把酒帶進學校。
我說你傻呀,讓走讀的朋友帶進來不就行了。
這下陳蓉不說話了。
我沒再繼續勸她,只是丟下一句:你不敢就算了,回頭我自己去,我可不想讓自己的高中生活留下遺憾。
誰說我不敢?
我只是在想要買哪種酒。
果不其然,陳蓉上鉤了。
我繼續布下誘餌說:那要不就買幾罐啤酒?
陳蓉鄙夷地瞥了我一眼,神氣十足地說:那多沒意思,回頭我讓我朋友帶幾瓶威士忌過來讓你嘗嘗。
我強忍住想要笑出聲的衝動,裝出非常羨慕的樣子,不停稱讚她真厲害。
…………等到離校前的那個晚上,陳蓉果真帶來了兩瓶威士忌。
不過等我倆準備上樓去天台的時候,我故意在樓梯口拽住陳蓉,弱弱地說:蓉姐,要不咱們還是算了吧,萬一被主任抓到怎麼辦?
都這個時候了,你怕什麼?
就算被抓到也沒事,頂多就是罵兩句,咱們馬上就要高考了,要顧及咱們的心情。
陳蓉硬生生拽住我的手腕。
快點,跟我上去!
我象徵性地反抗了兩下,上樓時瞄了一眼樓梯口的監控。
樓頂的天台門只是纏着鐵鏈,沒有真的上鎖。
我特意跟在陳蓉身後,等到她拆下鐵鏈扔到旁邊,我才跟着走進天台。
初夏微涼的晚風吹在身上格外舒服。
陳蓉看起來心情不錯,異常興奮。
她催促我趕緊把晚上從學校超市買的零食倒出來,自己迫不及待地拔開酒塞,將那些深褐色的液體倒進兩個一次性紙杯。
乾杯!
陳蓉大喊一聲,也不管我,自顧自地將紙杯里的酒一飲而盡。
剛開始我從她臉上的表情判斷,這酒的味道恐怕不是太好。
我還在想,萬一她要是不想喝了怎麼辦。
所幸,事情的進展比我預想中更順利。
那天晚上,陳蓉絮絮叨叨跟我說了很多。
她說她爸媽其實早就沒有了感情,卻還要在她面前裝出恩愛的模樣,令她感到噁心。
她說她家裡還有一個小她十歲的弟弟,是全家人的掌心寶,根本沒人在乎她。
她說她終於熬過了高中這三年,要解放了。
她說等高考結束後,要去南方畢業旅行,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去。
陳蓉臉頰漲紅,雙眼迷醉地拉住我的手向我道歉。
她說自己以前不該背地裡講我壞話。
口齒不清地說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的內心毫無波瀾,只覺得她肯定是喝多了。
事實上,陳蓉也真的喝多了。
她腳步踉蹌,整個人控制不住地往下倒。
我攙扶着她站到半人高的欄杆前吹風。
當銹跡斑斑的欄杆斷開時,陳蓉的身體失去平衡。
驚慌中,她朝我伸出手。
而我只是輕輕一推。
陳蓉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天台邊緣。
沉悶的重物落地聲響起。
短暫的沉寂過後,樓下傳來一陣騷亂聲。
我為自己灌了一大口酒。
隨後閉上眼,癱倒在天台的欄杆前,半個身子露到外面。
等到耳邊傳來嘈雜的腳步聲。
我勉強睜開眼,年級主任那張煞白的臉出現在我眼前,像是個死人一樣。
…………等陳蓉的爸媽趕到學校時,我跪倒他們兩人面前,聲淚俱下地說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害死了陳蓉。
我不該答應陳蓉去天台喝酒的。
如果當時我能攔住她,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陳媽媽瘋了似的想朝我衝過來,叫嚷着讓我還她女兒。
現場的警方將她牢牢控制住,示意她先冷靜。
警方調取了樓梯口的監控。
監控畫面顯示,是陳蓉硬把我拽上天台的。
幫陳蓉帶酒進來的學生表示,是陳蓉主動拜託他幫忙的。
天台上斷掉的欄杆也沒有被人為破壞過的痕迹。
陳蓉的身上也沒有打鬥過的跡象。
可以說,導致這場慘劇發生的主要原因是陳蓉違反校規校紀,私自跑到天台喝酒。
次要原因是天台的欄杆年久失修,校方管理不當。
面對清晰明了的調查結果,陳蓉的爸媽沒有再來找我的麻煩。
聽說為了顧及影響,校方還賠付給了陳蓉爸媽一大筆錢。
高考結束後,我回學校領完畢業證,到家就把班級群全退了。
我想起陳蓉那天在天台上說,高考完她想去畢業旅行。
可惜我不知道她想去的是哪個城市。
只好等我考上大學後,再慢慢幫她完成這個願望。
希望她能安息,不要怪我。
當然如果她安息不了,我也沒辦法。
隨她吧。
查詢成績的那天晚上,可能是我人生中最緊張的一天。
當網頁終於刷新出來時,我看着自己的成績,不由得喜極而泣。
要知道,親眼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墜樓身亡,心理壓力也是很大的。
只是不知為何,我媽在得知我的高考成績後,卻顯得沒那麼開心。
她還勸我不要報太好的學校,普通一點的就可以。
我跟她說,我想報考醫科大學,以後學醫。
沒想到我媽的情緒一下子變得非常激動。
她明確告訴我,絕對不允許我報考醫學類的專業。
我媽說這番話的時候,神情嚴肅到可怕,甚至把我嚇了一跳。
閨女,媽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學醫太累了,媽不想看你那麼辛苦。
我媽的神情放鬆下來,溫柔地撫摸着我的頭髮說:乖,聽媽的話,報個別的專業吧。
那時候我媽媽的身體已經很不好了,整個人看起來非常虛弱,不管吃多少葯都沒用。
我不想惹我媽媽生氣,只好選擇了金融學。
聽說這個專業畢業以後比較容易賺錢。
考入大學後,我感覺稍微輕鬆了一些。
我的宿舍關係很融洽。
學業壓力也沒有高中時那麼大了。
雖然績點做不到專業前幾。
但只要能按時上課,起碼不會掛科。
我享受着忙碌而充實的大學生活,感覺到很幸福。
可最近兩年,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
每次放假回家,我總覺得媽媽在有意疏遠我。
而且她的身體每況愈下,卻執拗地不肯住院。
大二那年冬天,她在家中突然暈倒,當晚就被送進了重症監護室。
醫生告訴我,我媽媽由於過度操勞,全身器官嚴重衰竭,讓我做好心理準備。
我守在病床前,看着那張無比衰老的臉龐,心痛如刀絞。
我媽媽今年才四十多餘,卻頭髮花白,滿臉皺紋,像是個年邁的老太太。
後半夜,我媽媽隔着呼吸面罩,雙眼勉強睜開一條縫,歪頭看向我。
她嘴唇嚅囁着,似乎有什麼話想說。
我連忙攥緊她的手,貼到她耳邊,想聽清她要說什麼。
可她乾裂的嘴唇只是動了動,一句話都沒說出來。
很快,她就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一行清淚順着她的眼角滑落。
我傷心難過到了極點,撲到媽媽身上。
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起來。
我強忍悲痛,處理好媽媽的後事。
這些年來,我媽媽幾乎就是我最大的依靠。
現在媽媽走了,只剩下我孤苦伶仃的一個人。
回到空蕩蕩的家,看着屋裡隨處可見的藥瓶,我再一次忍不住痛哭出聲。
我將媽媽遺留下來的物品整理好裝進箱子,放到了她的卧室里。
其實我有考慮過將這套房子賣了,再加上媽媽留給我的錢,足夠我換個城市重新開始。
但最終我還是沒能下定決心。
這裡還留有母親的痕迹,我捨不得丟棄掉。
…………當我逐漸接受媽媽已經離世的事實後,我思考了很多。
比如要不要退學回去重新高考。
我覺得成為醫生或是**,更容易方便我使用自己的能力。
但經過一番思索後,我還是沒有選擇這樣做。
一是原本的高中知識我都快忘得差不多了。
二是以我現在的情況退學回到高中,肯定十分引人注目。
這時候要是再動用能力的話,風險太大。
況且我也不想違背媽媽的意志。
於是我決定轉換方向,從金融學跨考法律碩士。
這樣倘若未來事情敗露,我也能維護一下自己的權益。
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總算鎖定了一個人選。
她叫盧芊芊,是我另一位室友的高中同學。
如今在我們隔壁學校念法學。
為此我專門申請了個小號。
偽裝成學弟在網上找她請教經驗。
我得知她保研無望,只能努力備考。
同時,我極力避免跟她在現實生活中產生任何聯繫。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創造真實世界:作為主神,自己下場的是我的毒點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銀幕時代:原來在國內提前幾年找內地人拍國外電影就算是華語電影了啊…另外,主角不討喜,乾糧-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史上第一掌門:神作。就是結尾有點坑,打遊戲紫屏我一直記得。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