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風蕭瑟楚吟歌楚雍胤
風蕭瑟楚吟歌楚雍胤

風蕭瑟楚吟歌楚雍胤楚雍胤

標籤: 其他小說 楚雍胤 風梓
「賤婢!」風梓身子歪倒在地,頭重重的磕在案幾,控制不住吐出鮮血
她俯趴在地,雙手艱難的撐起,只覺得今夜所受到的苦楚,都抵不過楚吟歌那兩個字帶來的疼痛
她陪伴他三年,朝夕相處,終究還是比不過風蕭瑟么?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風梓抬頭,滿臉崩潰,這是還要怎麼折磨她?
下一瞬,她的身體被人抬起,往棺材內放。
「不,你不能這麼對我…放開…」風梓大驚所色,涼意席捲全身,慌亂的拍打着:「救命…有沒有人來救救我…」可是沒有人,明明周圍站滿了一圈人,卻都是冷眼旁觀。
「風梓,別費勁了,當年你與瑟兒同一天出閣,現在又同一天再嫁,這洞房就當是你鳩佔鵲巢的懲罰好了!」
楚吟歌俊美的臉龐透出厭惡神情,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真是活該。
風梓無力道:「我沒有,明明是風蕭瑟自己悔婚,與我何干,你為什麼,為什麼就不相信我……」還在挑撥離間!
楚吟歌大步上前,手用力一扯,揪着她的衣襟,不容反抗將她放倒在棺材裏。
「都愣着幹什麼!」
蓋棺前,風梓看到最後一眼的光亮是來自楚吟歌厭惡憎的眼神,像看垃圾一般。
霎時,黑暗布滿了她整個視線,極致的恐懼與腐臭味籠罩着她,可怕的窒息感令她全身發軟。
她抬起早已斷裂的指根,不知疲倦的敲打着蓋棺。
「啪嗒」指尖處滴落一物,臉頰流淌些許濕意,風梓舔了舔乾裂的嘴唇。
原來是血啊,她自嘲一笑。
棺材依舊紋絲不動,楚吟歌是真的要置她於死地。
不過多時,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風梓喊道:「有沒有人啊?」
外面的人腳步一頓,沒有做聲,腳步聲再次遠去。
很快,風梓感覺到一片熱意,棺木居然開始發燙。
那人在外面放了火!
棺內的空氣越來越稀薄,滾燙,呼吸愈發艱難,強烈的求生欲迫使風梓咬牙用勁一推,棺木總算被掀開倒地。
她跌落在地,猛地大口吸氣,被煙火嗆到,止不住的流淚。
楚雍胤身上的衣服也已經被火苗給燒着。
風梓顧及不了這麼多,脫下身上累贅的紅衣,跌跌撞撞的往外面跑去。
就差臨門一步,她被楚雍胤府中的下人們給逮住了。
好在火撲滅的及時,楚雍胤的身軀才沒有受到損壞。
「就是她,不能放過這個惡毒的女人。」
「馬上將她處死,去地府給咱們王爺贖罪。」
眾人憤怒的商討着。
死么?
她這一副殘軀,何懼死,只是註定要死,她也絕不會就這樣等死。
風梓慘敗臉上浮起笑意,倔強而又諷刺。
如同一朵帶刺的枸骨,經冬不凋。
「哎,死豈不是太便宜她了,我有一個更好的法子。」
楚吟歌覺得風梓挑釁的笑意讓他覺得十分礙眼,心浮起一陣怒火,嘴角勾起:「既然她不滿意楚雍胤,那本王就給她找一個男人送給她,保證能滿足。」
京城,西區。
來來往往的人皆是穿着爛褸,面上帶有愁苦之色。
最角落之處,有着一草房,風梓蹲在河邊麻木的上下搓着手中的衣物,整個人陷入茫然。
手早已布滿凍瘡,跟那日在境外極為相似,她為楚吟歌清洗兵服,本就格外重的盔甲浸水後愈發顯得笨重,讓她險些拿不住,整個人摔了一跤,只得重新再洗。
但,那時……風梓陷入了回憶之中。
當她拎着木桶,緩慢的朝帳篷內挪動時,楚吟歌看到後,臉色一變,接過將她抱起小心翼翼的放在「風梓,說了不讓你做這些粗活,你是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
儘管男人是呵斥的話,可她心裏卻是甜滋滋的,想着這個男人總算是心疼她了。
楚吟歌滿臉無奈的給她抹藥膏,摔傷處正淌着血她並不覺得疼,即使是受傷,她也心甘情願。
為了這個她愛的男人…如今十指連心,她的食指早已壞死,心都空了,再疼能疼到哪去?
「阿梓,你冷不冷,我把衣給掛上去了,我是不是很棒。」
叫喊聲打斷了風梓的思緒,她抬頭望去。
笑的開懷的阿木正揮舞着她剛清洗的衣裳,一旁是她剛搭好的木架。
風梓定定看了眼,點頭。
楚吟歌說的再找個男人,就是把她送給了貧民窟的傻子。
胸口處發悶,這就是她愛的男人,不但不信她,要弄死她,還如此羞辱她!
據街坊說 阿木不是天生的痴傻,是後天導致而成。
好在他腦子有些許問題,但並不可怕,就像個孩子似的。
高高在上的攝政王,還不如一個痴傻兒,至少阿木不會傷害她,對她好。
這日,阿木蹦蹦跳跳抓着一隻撲騰着翅膀的母雞,說要燉湯給風梓吃。
當濃郁雞湯端上來時,撲面而來的油膩味讓風梓忍不住湧上的酸意,吐了出來……派去監視人傳回來的消息,讓楚吟歌震怒。
他沒想到,他都把那個女人丟進平民窟跟傻子生活,居然過得溫馨美好,還有身孕了!
這哪裡是在懲罰她,相反成全了她還差不多。
一個傻子,風梓也下的去口?
真是不知廉恥,讓人覺得噁心。
「王爺,剛太醫給王妃診平安脈,王妃有喜了!」
下人前來彙報,打斷了他的沉思。
楚吟歌皺起的眉頭鬆開,面上不自覺帶了笑意,慌忙起身朝着內院走去。
欣蘭苑他還未走進,就聽到細小的抽泣聲。
室內,氣氛一片低落,風蕭瑟淚眼婆姿,丫鬃們圍着她安慰。
「瑟兒,別哭我心疼。
" 楚吟歌抱住傷心到不行的人兒扭頭看向太醫,不解道:「這是怎麼了?
"「王爺,怒在下無能為力,王妃肚子里的胎兒怕是保不住,先天性不足即使生下來也難以存活……」風蕭瑟猛地抬頭,眼眶微紅,咬唇決然道:「楚吟歌,這個孩子…無論如何我也想保住他…這是我們第一個孩子…」太醫摸着鬍鬚,苦口婆心道:「王爺,王妃,長痛不如短痛,只要現在好好調養,一定會生出健康的孩子」「不!」
風蕭瑟一個勁搖頭,雙眸盯着楚吟歌哭喊道:「這個孩子我一定要留下,除非我死不然休想帶走他!」
話音剛落,一個人像失了魂一般昏倒在懷。
楚吟歌心疼的摸了摸她散落的髮鬢,目光冷厲道:「別跟我扯這些有的沒的,你只要告訴我這個孩子如何才能活下來。」
太醫掃了眼暈倒的風蕭瑟,附耳在男人耳邊低語了幾句。
楚吟歌將手放在風蕭瑟依舊平坦的腹部,殘忍一笑:「嗯~你好好給王妃養胎,本王自有重賞。」
「是,下官定當竭盡全力。」
西區。
風梓手緊緊揪着身下的破舊的被褥,視線在肚子處停留,笑的苦澀。
這可不可以說是造化弄人。
這個孩子來的太不是時候了,偏巧是在風蕭瑟代替她時,她有了楚吟歌的骨肉。
如果,她將這個孩子生下,他的身份註定是在西區的一介平民,註定這輩子抬不起頭來,也不會有什麼出息。
風梓拿着缺了個角的葯碗,裏面盛着黑乎乎的葯湯,是墮胎藥。
再放入嘴邊的那一刻她全給吐了出來。
時間一晃,肚子漸漸顯懷,胎動傳來小小的動靜,那是風梓第一次極為明顯感到小東西的存在。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富貴榮華:看了之後感覺當一個妻子好難,再怎麼寬容大度也不過是因為我不愛你罷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卡洛斯的燭光晚宴: 我說文風怎麼這麼奇怪,原來是這作者。 土著主角配穿越者女身大佬,全篇充滿着語氣詞「呀,呢,啦,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遊戲開發設計師:中規中矩的一本抄遊戲文,適合了解一點遊戲的事,不適合當雲玩家。主角安心走事業,圈錢有底線,好評。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