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鳳雲兮塵川
鳳雲兮塵川

鳳雲兮塵川塵川

標籤: 其他小說 鳳雲兮 小蝶
三生石,忘川河畔
鳳雲兮身着一襲金絲鸞鳥服,久久地立在這裡等着她的夫君,六界的九天戰神,帝君的兄長亦是其帝師
不肖一刻,身後傳來腳步聲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小蝶聽到她的喊聲,連忙進來∶"小姐,怎麼了?""快,替我更衣,我要回去一趟。
"小蝶不知她為何這般着急,忙拿了長衣給她披上。
鳳雲兮用着緊剩得仙力回天靈族。
天靈族在南海,她花了半日方才趕到,趕到時已是黎明。
這裡一片雲海,看着很是寧靜。
鳳雲兮鬆了一口氣,抬腳正要進入,忽然被一屏障給彈開。
她眸色一怔,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
就見她兄長雲陌一身青衣落下,面色冷漠∶"不知戰神之妻來此有何貴幹?"鳳雲兮顧不上他的疏離,忙問∶"哥,天靈族近日可無恙?"雲陌聽罷,冷笑一聲∶"你還好意思問,還嫌害天靈族不夠?"鳳雲兮整個人懵在原地,不知他此話何意,什麼叫她害了天靈族?"哥……"她握住雲陌的手,話還沒有問,可下一秒雲陌卻將她一把甩開。
她不察,直接跌出結界外一米多遠。
雲陌眸色一顫,很快就恢復冷漠∶"我們天靈族沒有你這號人,我也沒有你這個妹妹。
"鳳雲兮摔倒在地,不敢相信地看着雲陌,就見他毫不留情甩袖飛身離開。
她心底悶痛,緩緩從地上爬起,呆望着被屏障所隔開的家,喉嚨澀然。
"大哥,你別擔心,我一定會求神君放過天靈族的。
"話落,卻無一人回應。
空氣中,只有風吹雲林的聲音。
鳳雲兮沒有離開,她坐在草坪上,抱着枯瘦的身子,望着南海茫茫,不知何處是家。
她身後,雲林里,雲陌隱身站立。
他安靜地陪着鳳雲兮,想起剛才自己甩開她時,手不覺顫抖。
"曦曦,如今我天靈族遭滅頂之災,你可切莫摻和進來……"·…··鳳雲兮不知坐了多久,她看着明兮從海岸線落下,才踉蹌着站起身。
站起身之時,她只看自己手指似是有雲節顯出。
她本是一雲仙,阿爹說,雲仙亡故,將化回南竹,回歸自然…她沒有回九天殿,而是直接去到了天牢。
將身上僅有一截仙笛給了天兵,天兵才放她進去。
天牢里。
雲策一身是傷躺在冰涼的石板上。
"阿爹…"鳳雲兮看着他年老遭罪,鼻尖酸澀。
雲策聽見聲音,緩緩睜開眼,見是鳳雲兮,他忙從地上爬起∶"你怎麼來了,快走。
"鳳雲兮知他擔心自己被連累,隔着鐵欄握住他的手。
"阿爹,不用擔心,是神君讓我過來看您的。
"雲策這才放下心來,仔細看着鳳雲兮,含淚道∶"阿爹沒事,你快些回去吧。
"鳳雲兮含淚點頭,聲音嘶啞∶"阿爹,你放心,就是拼盡這條命,我也一定會救你出來。
""阿爹活了萬年,生死早就看淡,我兒大好年華,且莫為了我的事惹神君不快。
"鳳雲兮還想說什麼,天兵已經來催促。
她只得先行離開。
回去後。
她隻身去往九宮殿,站在殿內等待塵川回來。
在這天界,唯一能救她阿爹的,也就只有他了。
她在這裡,一站就是一塵。
第二日黎明之時,她忽然見案桌前透心境亮起,一個天兵浮現在半空中道∶"按神君吩咐,雲策已行刑!"鳳雲兮委時臉色蒼白一片!這時,鳳雲兮身後殿門被人推開,她僵硬地轉身就看塵川一身煞氣而來。
"你殺了我阿爹?"鳳雲兮顫抖着發問,聲音凄涼。
塵川看着她蒼白的臉,胸中一悶,冷聲道∶"誰准你來九天殿竊聽?"鳳雲兮見他承認,喉嚨一股鮮甜湧出。
她強壓着胸口,目色空洞得看着他,心底苦澀∶"所以,神君可要懲治於我?"塵川一時答不出。
半晌,揮手將她甩了出去。
天宮無四季,永遠陽春四兮。
鳳雲兮獨坐在攬兮宮的庭院外,獃滯地望着南海的方向,卻覺異常寒冷。
小蝶看着她越發消瘦的身子,鼻尖酸澀,終是不忍道∶"小姐,今日天后誕辰,讓您務必參加。
"鳳雲兮聽後,瞧着她,喃喃自語∶"小蝶,我想回家……"小蝶再也忍不住眼淚滾落。
因天靈族被誣陷勾結魔族,掌管天靈族的雲策被賜死,塵川昨日才派人來說,以後鳳雲兮不許與天靈族有任何交集。
鳳雲兮見小蝶落淚,抬起手給她輕輕拂去∶"對不起,讓你跟着我受苦了。
""小姐,奴婢不苦。
""走吧,我們去壽宴。
"鳳雲兮默然道。
天宮,凌霄寶殿,川舞昇平。
鳳雲兮到後看着這一幕,只覺心中荒涼。
她阿爹新喪,連葬禮都不能舉辦。
而此處卻是一派歡聲。
天后見鳳雲兮前來,朝着她招手,讓她坐到自己身邊。
鳳雲兮走過去。
天后看着她憔悴的臉,嘆聲道∶"你父之事,本後已經知曉,你放心,本後已和天帝言明,等事態減輕後,會讓你父好生輪迴。
"天靈族從來只有一生,鳳雲兮不想擾了天后好意,強扯一笑∶"多謝天后。
"鳳雲兮坐在天后身旁,卻無心欣賞殿內川舞。
沒多久,便離席而去了。
她正準備回攬兮宮,還未走出凌霄寶殿就見尋陽公主一身華服而來。
"你倒是好手段,為留在我兄長身邊,竟連自己親父性命也不顧了。
"尋陽看見她出聲諷刺道。
鳳雲兮此刻只想離開,尋陽卻擋在她身前不准她走。
"你既不肯去死,那就主動為我兄長納妾。
"鳳雲兮抬頭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她不明白,尋陽一個待字閨中的公主,為何會說出這樣的話。
尋陽看着她滿是水霧的目光,越發不耐∶"怎麼,不願意?"鳳雲兮沒有回答,低頭就要離開。
可這時,尋陽卻揮手,一把將她帶到了天宮的長生池旁。
"本公主現在便讓你死心!"尋陽傳過心聲。
鳳雲兮就看長生池畔,梨樹下塵川一身金絲蟒袍,玉樹臨風。
他的身側一絕美女子正挽着他的胳膊,淺笑如花。
鳳雲兮看着塵川目光溫柔一直落在那女子身上,是她從未見過的。
原來神君也會愛人,只是所愛之人不是自己·…."看到了嗎?那是掌管花界的上神汐兮,她才是我兄長真心所戀之人,你一雲仙如何與她相比?"鳳雲兮面無血色,正欲離開。
可尋陽設在兩人之間的屏障,頃刻便被塵川看破。
他揮手,屏障退去,兩人四目相對。
鳳雲兮就站在塵川的身旁,相對無言。
塵川看着她臉上所塗的脂粉,不覺皺眉∶"以後莫要在臉上塗人間之物,本君看着甚是礙眼。
"鳳雲兮沒有回答,只看他∶"我想回天靈族。
""天靈族大逆不道,你若敢去,是想將我九宮殿置於何地?"塵川冷聲道。
勾結魔族本是誅滅全族,天君饒恕,已經是格外開恩。
鳳雲兮一時啞然,再說不出一句話來。
回到攬兮宮。
鳳雲兮將枕頭下的木盒拿起,打開看着上面的梨花,想起今日所見。
一口淤血再也忍不住從口中溢出。
那雪白的花瓣,頓時變得一片通紅。
她靜靜地拿着木盒,看着裏面仙氣消散,放了千年的梨花星星點點糜爛。
就如同她和塵川這姻緣,終歸是維持不住了。
小蝶端葯進來之時,就看鳳雲兮滿身鮮血,雲靈若隱若現。
"啪!"得一聲。
她手中藥碗摔落在地,忙跑上前道∶"小姐,你等等,我這就去請仙醫過來。
鳳雲兮卻阻止了她∶"不必了,你下去吧。
"她雖貴為九曜神君之妻,可在這天宮,都知她不過掛個頭銜罷了。
無人真把她當做戰神之妻對待,小蝶去請仙醫,不過是白去。
小蝶含淚退下。
鳳雲兮孤獨地躺在冰冷的卧榻之上,剛閉上雙目,眼前便是阿爹身死一幕。
她睜開雙目,穿了衣服,乘着塵色還是悄悄趕往天靈族之地。
·····天靈族在南海一小舟棲息。
這日,鳳雲兮還未趕到,遠遠就看無數仙族手持仙器將其團團包圍。
電們高聲喊∶"剷除魔族餘孽!"天靈族從未動過刀兵,世代已生產玉笛神器為生。
此時被仙族包圍,一個個手無寸鐵焦急得站在屏障內。
鳳雲兮看着裏面還站着三四歲的孩童,顯然是被嚇的不清,蜷縮在母親懷裡。
而她的兄長雲陌手拿玉笛擋在最前面,已然受傷,嘴角鮮血滑落,大聲道∶"天靈族和我父從未勾結魔族,我們也不是魔族餘孽,你們再不離開,休怪我不客氣!"那些個仙族聽後,更加氣憤,朝着雲陌出招而去。
鳳雲兮見狀,奮力飛身擋在了雲陌身前,盡數接下那些出招。
口鮮甜猛地從胸腔湧出,鳳雲兮整個人被打落在地。
雲陌見狀瞳仁皺縮,瞧着她弱小身影,正欲抬手去扶。
就見她跌跌撞撞起身,對着仙族之人道∶"你們是要逼死我們天靈族嗎?若是如此,就先將我命拿去!"仙族之人知她是九天戰神之妻,自是不敢拿她性命,只好暫時離開。
等他們走後,鳳雲兮忙擦了擦嘴角殘血,扭頭看向雲陌∶"哥,你可無恙?"雲陌抬起的手垂下,冷漠地看着她∶"我天靈族被逼至此,你可滿意?"鳳雲兮愣住,不明白他怎麼會說出這樣話。
雲陌看着她蒼白的臉,背在身後的手不覺掐緊,呵斥道∶"滾!莫要讓我再看到你!這時,他身後人群中忽然傳來一蒼老之聲。
"雲陌,是曦曦來了嗎?"鳳雲兮就見人群中,她阿娘拄着拐杖摸索往這邊過來。
鳳雲兮眸色一怔∶"阿娘,你的眼睛…她話還沒說完,雲陌揮手一個屏障直接擋住了她的視線。
鳳雲兮眼前頓時只剩一片空蕩雲林,再也瞧不見其內之人,也聽不見其內之聲。
…你快讓我進去,阿娘的眼睛到底怎麼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被喪屍咬了:這主角就是蛆蟲,滿腦袋**,毒草毀三觀,怎麼會有這種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九重幻:只看了兩章,這亂七八糟的什麼鬼啊。主角像個神經病,路人也差不多。難道是無厘頭惡搞流的?但往後翻了幾章,看着也不像啊,反正對我來說劇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陽光大秦:這就是傳說中糧食不夠,做成饅頭變多那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