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白初傅逸宸
白初傅逸宸

白初傅逸宸傅逸宸

標籤: 傅逸宸 夏母 現代言情
夏母知道這個白初現在不能受到別的刺激,也覺得不要見傅逸宸是最好的
做母親的怎麼會不知道女兒從小就喜歡傅逸宸?先前覺得傅逸宸很照顧女兒,是個良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白初回抱住她安慰道:「不是媽媽的錯,是我自己不爭氣,沒有戰勝病魔。」
話音剛落,夏母無聲的落淚了。
濕潤的眼淚浸染了白初的衣服,她無知無覺依舊抱着母親。
母女倆像是找到了依靠似的,一直沒有鬆開手。
直到夏父趕來後她們才恢復常態的樣子。
白初修養了幾天,他們輾轉到了另一座城市。
又過了一個月,白初去了好幾個地方,也畫了很多畫,這些畫都被她郵寄了回了現在的家裡。
有顧遇醫生幫她收快遞,應該不成問題。
有一天,白初忽然覺得眼前的畫面變得模糊了起來。
她搖了搖頭,試圖讓眼前恢復清晰,但是無濟於事。
她看着模糊的世界,孤零零在房間里站了很久,直到父母叫她,她才下樓。
吃飯的時候,白初伸手去拿杯子,卻沒想到第一次沒有夠到,但是在她的視線里的距離是足夠的。
她收了收手,然後又往前挪了一點才拿到杯子。
這一切,白初什麼都沒有說。
只不過在那天之後,白初就很少出門了。
夏母問道:「今天也不出去嗎?」
白初點頭說:「嗯,最近雨季提不起精神來。」
只有自己知道是謊言,但是卻被夏母當了真。
夏母想盡辦法給白初補身體,可是作用並不大。
白初後知後覺地知道自己的視力出現了問題,她沒有告訴任何人。
只是在晚上,她開着敞亮的燈,打開手機翻看以前的照片。
照片有父母,有季父季母,更多的是傅逸宸。
這兩個月來,她無比的思念他,但是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多想。
但當她的視力問題越來越嚴重後,她真的好想好想見他。
很快,她就會失去視力,再也見不到傅逸宸的面容,再也無法分辨眼前的人是誰。
比起死亡,她可能會更快的忘記他。
所以,白初瘋狂地看着照片,就算每張照片已經讓她記下了所有細節,她也不願意鬆手。
過了數個星期,白初起床的時候發現眼前一片漆黑。
心中的恐懼達到了最高點。
她伸着手去摸身邊的東西,卻在下床的時候被椅子絆倒。
白初忍着痛站起來,她一步步走到樓梯口,喊了一聲:「媽媽……」還沒等她說出後半句話,腳下突然踩空。
整個人栽倒下去!
巨大的聲響響起,白初發出一聲慘叫,倒在地上。
聽到動靜後,夏母連忙跑了過來,接過定眼一看差點暈厥過去。
「顏顏!」
她大喊了一聲。
夏父動作更快,他迅速扶起白初,可沒想到白初痛出了聲。
「骨折了,我們快去醫院。」
夏父連忙對夏母說。
夏母立刻轉身去拿車鑰匙。
白初痛苦地皺着眉頭,她靠在父親的懷裡,卻沒有感覺到任何安全感。
因為她的眼前一片漆黑。
她看不到父母的表情,看不到自己的身子,也看不到全世界。
骨折處理的很快。
但是夏父夏母並沒有感覺到一切都結束了,他們看着女兒一直低着頭,就算聽到聲音,眼光也無法聚焦,心中產生了一絲害怕。
「顏顏,你看看媽媽。」
夏母顫着聲音說。
白初全身一僵,固執地不抬頭。
如果抬頭,她的眼神一定會暴露的。
「顏顏。」
夏父催促了一聲,「坐到輪椅上吧,我們回LJ去。」
白初這才意識到,她根本看不到輪椅站哪裡,所以就算她不抬頭其實已經告訴了他們答案。
夏母捂住了嘴,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憋着聲音不想給白初聽到。
她走過去拍了拍白初的肩膀:「顏顏,咱們回家。」
夏父夏母不再提及眼睛的事情,也不再是試探白初,他們沉默地接受了現實。
兜兜轉轉兩個月,白初再次回到了最初的醫院。
顧遇看着她日漸憔悴,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當初堅強無比的女孩兒,最終還是要輸給天生的病弱。
就算是正常人都無法接受的治療她都挺過去了,為什麼老天爺不給她一次機會?
顧遇見過太多病人了,這個問題一直沒有答案。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其實老天爺是最看不慣人類幸福的。
至少在最後的時光里,顧遇希望這些人都能無憾地擁抱幸福。
看着病床上的白初,顧遇拿出了手機,撥通電話。
「喂,傅逸宸,我是顧遇……」……每天白初都會想去晒晒太陽,她已經習慣了水城的生活方式,可惜現在她已經沒有能力再畫一張畫了。
她坐在院子里,眼前一片漆黑。
白初只能用耳朵聽到鳥鳴,用肌膚感受微風,用嗅覺聞出青草的味道。
好像在失去視覺後,這三個感官變得格外清晰。
可是她知道這只是錯覺。
因為按照器官衰竭的節奏,她會慢慢失去它們。
等到生命終結之前,變成一個什麼都無法感知的布娃娃。
一想到這個畫面,白初就害怕的發抖。
就算是太陽的陽光也無法溫暖她的四肢。
忽然,耳邊傳來細碎的聲音靠近。
白初側頭看過去,但是她黝黑的瞳孔無法聚焦,什麼也看不見。
她只是對着那個方向問道:「有誰在那裡嗎?」
微風拂過,除了鳥鳴沒有任何聲響,偶爾從醫院裏傳來的議論聲打破了這裡的寂靜。
白初能感覺到身邊有人,但是她不知道對方為什麼不說話。
或許,是個害羞的人?
白初這麼一想就覺得合理了,於是她轉過頭,不再去打擾來者。
過了好一會兒,那人都沒有離開。
白初有點坐立不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總感覺有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忽然,她聽到那人靠近了自己。
只聽那人說:「你是這裡的病人嗎?」
有點耳熟的聲音響起,白初有點驚訝地歪了歪頭。
她仔細想了想,發現可能是錯覺,只是聲音比較相似的人而已。
「我是這裡的病人,你是誰?」
白初回答。
「我是剛轉到這裡的病人,以後我們估計會經常見面。」
新來的人並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但是白初並不在意。
在這裡住院的人大部分都會很快的離開這個世界,就像她一樣,所以對病友來說名字什麼的並不重要。
白初詢問道:「你住在哪個病房?」
「303。」
白初瞭然,剛好和她隔了三個房間。
估計也是衰竭的病症。
她說:「聽起來你的聲音好年輕啊,怎麼會得這個病呢?」
303病友沉默了一會兒,說:「天生的。」
白初一愣:「那我們還真有緣,我也是天生的。」
303病友沒有回話,一陣沉默。
白初聽到他走到了大樹邊上,隨地而坐的動靜。
她猜測他也要在這裡曬太陽。
白初聽到他還能走動,有點羨慕,她說:「你應該新過來的吧,這裡曬太陽真的很舒服,以後你要早點來這裡佔地盤。」
「你不來嗎?」
「來,但是估計機會不多了。」
白初頓了頓說,「大概不足半年我就會走的。」
303病友並沒有追問下去。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在盤絲洞養蜘蛛:那些高贊是看到了什麼點?我完全沒看到打動人心,我只看到了油膩。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每天都在征服情敵:不怎麼好看,水軍嗎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錦衣春秋:抄襲小李飛刀的劇情有必要這麼喪心病狂嗎,就算你再沒水平,也不至於這麼直接吧。抄襲一點都不臉紅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