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禁慾傅醫生每天求親親
禁慾傅醫生每天求親親

禁慾傅醫生每天求親親迷陽

標籤: 傅重樓 現代言情 白露
精彩小說《禁慾傅醫生每天求親親》本文講述了白露傅重樓的故事,感情細膩,洞察力極強,實力推薦!推薦小說內容節選:「如來佛祖,觀音菩薩,中國的眾神以及埃及眾神,請給予我指引,讓我可以重新回到我的故鄉.......」……...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白露那愛抽風的大姨媽又雙叒來折騰她了。
醫院是個盡顯人生百態的地方,臨近下班的時間,走廊里仍然人流如織。
白露蜷縮在診室門口的椅子上,聞着刺鼻的消毒水味,後背涔涔冒着冷汗。
儘管夏日炎炎,外面37度的高溫,小腹卻如墜冰窖。
這次疼的實在難以忍受,除了肚子,似乎膝蓋也是酸酸的沒什麼力氣。
診室外牆上的屏幕一條字幕孤獨的來回滾動着,第120號患者:白露。
終於前面沒人了,匆匆忙忙趕來,幸好掛到了最後一個號,主任醫生應該能治好她這愛抽風的大姨媽吧。
半晌功夫,裏面出來一個大姐,提着大包小包手裡捏着一堆單子,接着廣播開始叫號。
白露起身推門進去,把挂號的小條和身份證放到桌上。
「醫保卡呢?」「啊?沒有醫保卡!」白露聞聲才抬頭,遲疑了一下答。
倆人對視了幾秒,醫生眼神閃過一瞬意外。
身份證是本地人,二十六歲的年紀沒有醫保卡確實有點另例。
「我剛從國外回來,還沒來得及辦!」白露解釋着,醫生並沒有接話,解釋難免顯得有點多餘了。
「哪裡不舒服?」「痛經!」「每次都疼嗎?喝過葯沒?」「每次都疼,經常吃布洛芬,以前吃管用,但這次沒什麼效果了。」
「量多嗎?什麼顏色?周期多久?」「量挺少的,顏色比較深,周期不規律,有時二十多天,有時幾個月」「有固定的性伴侶嗎?」啪——白露跟着聲音看過去,才發現診室里還坐着一個男人,確切的說是個男醫生,背對着坐着只能看到一頭濃密的黑髮,男人彎腰去撿掉地上的手機,伸出修長的手臂,手指骨節分明,指甲剪的端平,飽滿而潤澤,上面綴着彎彎的月牙。
白露沒有回答醫生的問題,思緒還停留在對面男人的手上,上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手還是上學的時候。
大概是半天沒有聽到回答,醫生抬頭看了眼白露,又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
「如實說吧,醫生眼裡無性別!」咳咳,這位許醫生倒是很體諒患者。
「沒,沒有……」白露沒底氣的回答,說完,啪的一聲,對面的手機又掉地上了。
白露過了半晌才意識到,這回答有歧義,沒有固定的性伴侶,也可以理解為有很多吧?心裏暗暗的罵了自己一句。
對面的許醫生倒是面色如常,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
不愧是主任啊,什麼病人都接觸過吧,懶得解釋了,反正今天出了這個門誰也不認識誰。
「性生活大概多久一次?」「沒……沒有!」問的好,順便把上個問題也解釋清楚了。
說來還挺丟人的,這麼高級的事情,白露至今還沒體驗過,難怪唐紫蘇成天吐槽她,二十六歲的老姑娘呦,丟人!醫生點了下頭,表示了解,又問了幾個問題,鍵盤敲了幾下,打印機吱吱呀呀像是年久失修,半天緩緩吐出一張紙。
「先給你開點葯吃着,例假結束再來查一下!」白露接過單子,忽然福至心靈的想到閨蜜唐紫蘇成天掛在嘴邊的話,「白露,你就是沒生個寶寶,你這痛經的毛病生完寶寶就好了!」「醫生,我生個寶寶是不是痛經就好了?」啪——手機又掉了。
這次許醫生終於忍不住了,「手機沒摔壞吧,重樓?」「沒」男人不疾不徐的撿起手機。
白露想,這手機真結實,就是有點滑。
等等,許醫生剛剛喊他什麼?重樓?叫這名字的可不多,白露回憶了這些年上的學,班級里叫張偉王偉李偉的同學倒是很多,叫重樓的還真有一個,不能那麼巧吧?說話間,男人轉過身,和白露的眼神猝不及防的撞在一起了。
灼灼目光下,白露出走的智商一絲絲回籠。
眼前的男人,戴着一副金絲邊眼鏡,矜貴的冷白皮,寬大的白大褂都難掩寬肩窄腰的好身材,脖子上掛着工作牌,照片之下赫然三個大字,傅重樓。
「卧……」不能說髒話,對,不說髒話。
真是無巧不成書啊,呵呵噠!一句卧虎藏龍不知當不當講?想起剛剛和許醫生的對話,這他媽的什麼社死現場?白露尷尬的搓了搓後脖子,腳丫子在地上默默的摳出四室一廳。
彷彿又一次在他面前裸奔了……白露有點相信玄學了,不然怎麼這輩子的囧事都被同一人圍觀了。
上次這麼尷尬還是在十年前,高考結束後的暑假,那是車禍級別的社死現場,以至於十年來白露都沒敢跟他說一句話,太尷尬。
眼前顯然不是敘舊的好時機,白露眼珠子一轉,還是溜吧,這男人有毒。
顧不上問醫生生孩子的事了,白露出了診室到一樓大廳去拿葯。
交費的時候,工作人員問支付寶還是微信?白露疑惑了半天說出一個字,「啊???」瞄了眼旁邊窗口的大哥,手機一貼就把費交了。
這才想起國內都是手機支付了,心裏腹誹了一句,我這是什麼年代的兵馬俑?白露攥了攥手裡的現金遞進窗口,下一秒工作人員說,「差五毛,再拿五毛錢……」這就尷尬了,白露這才想起自己匆忙出門,只帶了手機身份證,幾百塊的現金,連個銀行卡都沒拿,現在兜比臉還乾淨。
醫院不比菜市場,講講價幾毛錢就抹了。
真是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您稍等一下哈,我去借五毛!」白露禮貌的跟收費小姐姐打了個招呼,拿起手機向唐紫蘇求救,沒想這一句話還引來周圍不少目光。
這年頭還有人借五毛錢,確實是奇葩。
傅重樓自她逃出診室就跟了來,知道她回國,本打算下了班去抓人,沒想到自己送上門來了。
多年不見,小姑娘抽枝拔節竟又長了不少,臉上褪去了少女時期的嬰兒肥,下巴變得尖了一點,臉色慘白,看樣子是挺難受的。
一雙鹿眼依舊靈氣滿滿。
傅重樓想起中學時期的那個演講比賽,台上的姑娘扎着馬尾辮一身校服,面對全年級師生毫不怯場的侃侃而談,「大家好,我叫白露,二十四節氣的白露,蒹葭蒼蒼,白露為霜的白露……」傅重樓坐在最後一排,全程注視着她的眼睛,亮閃閃的,彷彿藏着浩瀚星辰,那雙眼睛逐漸與眼前的鹿眼重合,一點都沒變,還是blingbling的閃着光。
回到現實,眼前的姑娘褪去校服,上身一件oversize大T恤,露着倆條纖細筆直的大長腿,腳上踩着一雙匡威帆布鞋。
傅重樓皺了下眉頭,肚子疼還不穿褲子!「需要幫忙嗎?」男人的身影籠罩下來,淡淡的雨後清木香混合著消毒水味進入鼻腔,根據多年的代購經驗,不出意外的話這味道是寶格麗大吉嶺夜色。
嗯,有點品味!「那啥……你能不能借我五毛錢?」十年不聯繫,一見面就借錢挺難為情的,白露又補充了一句,「一會兒回去就還你!」傅重樓越過白露,手機朝收費的工作人員晃了晃,「支付寶!」裏面的人立刻意會,滴的一聲,支付成功。
收費小姐姐調侃的問,「傅醫生又來幫患者付錢啦?」傅重樓接過付費單子,往白露這邊看了一眼笑着回答,「這次算借的!」拿了葯,白露尋思着再遛走好像有那麼點不地道,畢竟剛跟人借了錢,不遛吧不知道跟他聊什麼,萬一扯出點不該聊的話題來沒法收場。
傅重樓盯着她,就這麼僵持了幾秒,「編排我啥呢?」「啊?沒啊……」白露急着否定。
傅重樓上下打量了一番,笑出聲,陌生又熟悉。
「行,跟我來吧,等我換個衣服一起走!」白露鬼使神差的跟着上了電梯,到了五樓的一個休息室門口,傅重樓推門進去,白露在門口等。
大概兩三分鐘的時間,傅重樓推門出來了,換了一身筆挺的西裝,眼鏡也摘了,一副社會精英的模樣。
路過護士台的時候,有護士調侃他,「傅醫生今天穿的這麼正式是要見丈母娘嗎?」傅重樓視線往身後掃了一下,笑着答,「單身!」引來護士們一片唏噓。
白露默不出聲的跟着來到停車場,沾他的光一路上聽了不少小護士的問候。
時隔多年,這傢伙女人緣還是一慣的好。
傅重樓掏出車鑰匙按了一下,前面一輛漆光閃閃的賓利亮了燈。
這個點倒是意外的沒有堵車,白露瞅着窗外不斷後退的街景,留個後腦勺給他,腦子裡努力的找話題。
「你忘戴眼鏡了啊?」「一百多度,工作時候戴,日常不礙事」說完車裡又恢復了沉寂,這個話題夠尬的。
前面的路越走越熟悉,哎嘛,這好像是回老白家的路,白露尋思着這幾天還跟家裡鬧着彆扭呢,大小也算個離家出走,不能這麼快妥協了。
「那啥,能不能麻煩你送我到翰林府?」傅重樓頓了一下把車掉了頭。
幾分鐘後,白露忽然想起自己出門啥也沒帶,包括鑰匙,隱約記得唐紫蘇早上說要去趟天津做個採訪,歸期不定……「怎麼了?」傅重樓看她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一副期期艾艾有話不敢說的樣子。
「還是回老白那吧,我忘了帶鑰匙……」白露弱弱的答。
傅重樓倒是沒說什麼,一副好脾氣的樣子又掉了頭,半路還在路邊停下,買了杯熱可可給她,白露感激涕零的說了聲謝謝。
傅重樓等紅燈的空打開手機遞過來,「掃一下!」,見白露遲疑又補充道,「回去記得還錢!」白露捧着熱可可猛的吸了兩口,原來是要還的,果然天下沒有免費的晚餐。
打開微信掃一掃,好友就這麼添加上了。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雙頭食人魔旅法師:待讀摘:「可惜作者太沒自信了,和人戰個旅法師的設定自己就崩了,改去寫同人鍛煉自己,這麼單純不做作的作者,我真的是第一次見啊,完全斷了和此書讀者的聯繫」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樹宗:非常新奇,就是這樣。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江戶怎麼可能有怪談?:靠忽悠來闖蕩江湖,成功一次是幸運、兩次是狗*運、三次、四次,你這是開掛了吧!既然開掛還有必要再忽悠了嗎,直接懟就完事了,何必搞得像整天踩個鋼絲繩一樣。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