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一襲嫁衣,兩座喜轎
一襲嫁衣,兩座喜轎

一襲嫁衣,兩座喜轎冷凌風

標籤: 其他小說 冷凌風 楚合歡
「楚漫雲,你別打我的主意,我不做那倒霉的男人
」冷凌風壓低聲音對我說
「冷凌風,你別在這裡自作多情,否則我一腳將你踹下山,讓你見識大師姐的手段
」我壓低聲音,狠狠地說,誰打他主意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這是我第一次離戰爭這麼近,離死亡這麼近。
這一仗持續了一個月,西凌久攻不下,損耗很大,最後灰溜溜帶兵回去了,雖然西凌大軍撤退了,但我也沒有任何喜悅的心情,因為我們的損失也很大。
我每天站在碼頭,看着士兵早上鬥志昂揚地出發,晚上抬着屍體回來,早上還撫摸着我頭的一個英俊叔叔,那個早上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
還有我跟楚寒訓練時,認識了三個十六歲的士兵,他們全死了,小文的胸腔還被戳了一個大洞,鮮血染紅的衣服,嘴巴張得大大的,但卻不會說話了,我聽到了隱忍的哭聲,看到了猩紅的眸子,那是小文的父母。
能將屍體抬回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而葬生大海,連屍體都找不回來的就更多,我第一次感覺這片大海的顏色不再是蔚藍的了,我甚至聞到血的腥味。
楚寒劍指着這片大海對我說,日後這片大海就由你來捍衛,族人就靠你來守護,所以你必須強大得撐起涼州這片天空,我突然感覺這天空很矮,肩膀很重。
這次海戰是我這生經歷的第一次戰爭,雖然只是在岸邊靜靜看着戰船遠去,默默守侯着士兵歸來,但那些帶血的屍體還是震撼了我的心靈。
海戰之後,我發了整整一個月的噩夢,夢中有斷手殘肢,有翻滾的頭顱,有小文身體那大大的血窟窿,半夜從夢中驚醒,冷汗**衣襟。
「小姐昨晚又發噩夢了。」
早上去大堂吃早點的時候,我聽到屋裡的侍女這般對楚寒劍說。
「嗯。」
我聽到楚寒劍低低應了一聲,聲音沒有任何起伏,突然很想哥哥在身邊,他一定會輕輕撫摸着我的臉龐,叫我不要害怕,我默默坐在楚寒劍的對面,很安靜地吃着早點,楚寒劍那輪廓分明的臉沒有任何錶情。
「今天起得遲了一點,吃快點。」
楚寒劍的聲音總是那般低沉嚴厲。
「嗯」我快速地吃了起來,因為白天練武,晚上挑燈夜讀,半夜睡不着,我的眼圈已經有點青黑,精神不是很好。
「這些是你必須面對的,見得多了就會習慣,不想被殺,我們只能變得更強,今天跟我去訓練,我準備訓練一隊精兵。」
楚寒劍吃完對我說,我重重點了點頭。
我們楚家軍,陸軍總共有二十五支軍隊,兩支分佈在楚府四周,能短期召集,保護楚府的安全,一支是商隊,跟隨我哥哥到處經商,經商所得的銀兩,用來造戰船,改良武器裝備,一支隊伍分佈在鄰近各國,打探需要的消息。
其它二十一支軍隊以村落的形式,分散在二十個大村落,一個村落設一個訓練場,村落分佈在涼州不同的方位,從不同方向守衛着涼州,既不引人注意,也能自給自足。
這些村落有些坐落在山腳下,有些在農田旁,有些得穿過層層密林,看似是普通的村落,但都經過精心設計,外人走進去就像迷宮那般,易進難出,易守難攻。
我們迎着朝霞來到東村,東村位於一片廣袤的農田四周,一片蒼翠,看起來充滿生機,屋舍整齊,能看到雞鴨,一切看起來很平和,村民一大早已經在天地勞作,聽楚寒劍說,他們白天勞作,晚上練兵。
村口有人巡邏放哨,我們一進來已經有人發現,但卻沒有人聲張,村民依然各做各的事,在外人看來,這只是普通的大村落。
我們的訓練場就設在大山前面,農田後面的一大片空地,空空蕩蕩沒有任何一個人,估計晚上訓練辛苦,他們有一些還在睡覺。
但集合信號在村落響起一會兒,人就從四面八方涌過來,雖然衣服鬆鬆垮垮,有些還裸着上身,但士兵卻很快速地排列成行,精神抖擻地看着我們,可見楚寒劍平日治軍之嚴。
這裡我不是第一次來,雖然以前都只是跟着楚寒劍的屁股後面不吭聲,但彼此不算太陌生,當小小個子的我出現在士兵面前,他們臉上都露出親切的笑容,他們都當我是小孩子呢?
有些裸着上身的士兵看見我走近,忙將地上的衣服撿起來,我看了看四周,黑壓壓的全是男人,只有我一個女人,其實那時的我,還算不上是一個女人,充其量只是一個孩子。
「公主今日過來檢查一下你們的訓練情況。」
楚寒劍低低地說,聲音嗡嗡響,很有威懾力。
「以後叫我楚大小姐就好,今日我點到誰,誰就上來與我比試一下,如果能在我手下過不了五招,自己好好回去反思苦練。」
我挺起腰稈,聲音倒帶着幾分嚴厲,估計跟師傅和冷凌風多了,身上有幾分氣勢,但此話一出,下面一陣嘩然,甚至有人笑了,他們也不怒我囂張,估計是當我是小孩胡言亂語了。
我也不在意,繃著小臉冷冷掃着他們,剛開始大家都笑着看我,但一會之後,就有人將頭低下去,再一會又有一部分人將頭低下,冷凌風與雲清說我瞪人的時候,可以讓人從頭寒到腳,估計他們被我看得頭皮發麻了。
看見他們靜下來,我從每一支軍隊選了五個人出來,讓他們排成一列逐一站好。
「其它弟兄請坐下。」
聽到我說這話,士兵又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我不知道他們笑什麼,後來有人告訴我,是他們覺得一個十歲的女娃,要跟他們稱兄道弟,讓他們覺得很滑稽。
很滑稽嗎?
冷凌風比我大五歲,我都叫他小子呢?
「二營,三營的弟兄剛剛坐下去的速度較慢,今日遲半個時辰再吃飯。」
我冷冷地說,想我在狂鳳山練武那會,反應慢那麼一點,師傅不但罰我砍柴燒飯,還要燒得香噴噴給他們吃,而自己只能餓着肚子看着,對他們我算是寬鬆了。
聽到我這般說,四周竟一下子靜了下來,我目光一掃,將那些坐得不夠端正的人揪出來,讓他們比其它人坐多一個時辰,一時間再無人敢調笑。
「屬下魏剛,第一個向公主領教,刀劍無眼,請公主小心。」
「好,我會小心的。」
我打量了一眼魏剛,十八歲上下,長得很結實,臉龐黑黑的,帶着憨厚的笑,但一動手,整個人就像豹子那般勇猛,可惜進攻雖猛,靈敏不足,力耐力不夠,看來平日訓練得不夠。
八招之後,魏剛被我的長劍直指咽喉,那一刻黑壓壓的人群沒有人說一句話,我甚至聽到抽氣的聲音,大家都瞪大眼睛看着我,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接下來,我逐一與這二十個人比試,其中有十五人敗在五招之下,三人在五招之上,其中兩人在我手裡過了二十招,一個叫牧歌,一個叫陸彥,牧歌那年十六,陸彥十七。
「公子有這般身手,不是天生的,而是日夜苦練而來,她為了捍衛我們的家人,不怕苦,各位兄弟怕不怕?」
楚寒劍這個時候站了起來,他充滿力量的一句話,讓士兵的情緒變得高漲了。
「不怕——」眾侍衛全都站了起來。
「很好,從今日開始,我會從你們當中選一支精兵出來,前提是武功首先能在我手裡過二十招,過了我會親自訓練**,我現在給一個月時間給你們苦練,一個月之後,凡是在我手裡過不了五招的,請在家陪伴你的親人,因為上到戰場,你也是去送死。」
我冷冷地說,我看到他們雙眼似乎有烈火燃燒。
楚寒劍說我天生就是一個領袖,身上有着讓人臣服的力量,但可惜是一個女子,我哥哥是男人,但偏不願意拿刀拿槍。
第二天,我與楚寒劍各挑一百新兵,各自訓練一個月,一個月之後,兩隊新兵比試,如果我訓練的士兵取勝,日後涼州整個陸軍都交到我的手裡,而楚寒劍集中訓練海軍,並且打擊海盜猖獗的槍殺掠奪。
既要訓練新兵,又要選出一批精兵,我每天累得一倒在床上就睡著了,連發噩夢的時間都沒有,腦子只想着怎樣訓練士兵的體力,怎樣增強他們的靈敏度,就是冷凌風來幾次找我借書,都沒見着我,他問我是不是每天晚上去干偷雞摸狗的事情了。
一個月之後,我訓練的新兵與楚寒劍的新兵一對一打鬥,我的雲營勝,但襲擊戰的時候,我帶出的新兵慘敗,輸在心不夠狠,在生死攸關的時候,下手不快,往往輸贏生死只是一瞬間。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黑暗超神:這作者的人品有問題,承諾當放屁,不是一次兩次了,寧願他直接太監,好過在那天天承諾爆發然後斷更,天天自打自臉有意思嗎?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玄門封神:破書竟然評分這麼高?滑稽呢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有關設定的騷操作:這算不算**最後才輪到的主角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