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墜入春夜
墜入春夜

墜入春夜桑也

標籤: 桑也 現代言情 秦妄
她將剛剛打在手機上的字小心翼翼亮給秦妄看:抱歉,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我給您送去乾洗,您看行么?秦妄不以為意,「你一天工資多少?」被提問得猝不及防,桑也比劃,一天兩百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桑也並不相信,「有錢你還去搬磚?」
那是為了賣慘求你憐憫啊。
秦妄當然沒這麼說,他下意識抓住了桑也的手,嗓音沙啞低沉,「……你相信我,不會很久的,我會讓你過好日子的。」
桑也聞言,點餐的手稍稍一頓,她點了一葷兩素,按照這個價錢的菜量,兩個人也應該夠吃。
她單手比劃,「我知道你可以。」
秦妄盯着桑也在外賣軟件上比較價錢和優惠的手機頁面,視線慢慢轉移,又看向桑也低着頭露出來的潔白的發旋。
他看着看着,眼神就模糊了,「你怎麼知道我可以?
我要是不可以呢,你是不是會離開?」
桑也不知道秦妄為什麼這麼在意她,她於他而言本身就沒那麼重要吧。
桑也想也許現在秦妄被身邊所有的人拋棄,甚至娛樂雜誌上都說連他生母都棄他而去,想來因為現在沒人陪在他身邊,所以他才會希望她不要離開吧。
桑也正要打開付款頁面,秦妄忽地搶過手機,他飛快地在自己手機上點了一模一樣的菜式,然後付了款。
桑也看着秦妄。
秦妄付了錢,看向桑也,「我差點以為我在做夢。
你要不要扇我一巴掌。
我看看我疼不疼?」
桑也溫柔地笑,打手勢,「你……親都親了,還不真實?」
秦妄看的桑也的比劃,忽然耍起來無賴,笑着調侃,「嘖嘖,親在手語里是這樣比劃的么?
難道不是應該親我一下?」
桑也被提問得猝不及防。
微微一愣。
秦妄低下頭,在桑也臉頰上親了一下。
然後側開一些距離,看一眼桑也,那他眼神彷彿能吸人,「是真的嗎?」
桑也很弱地推他一下。
其實是能推開的。
因為秦妄並沒有用什麼力氣去對抗桑也。
但桑也就是沒有能推開秦妄。
秦妄勾了勾唇角,矮下頭去,又親了下桑也的臉頰。
「香的,還有點軟,所以是真的嗎?」
然後又一親一下。
「親了以後會臉紅,所以是真的嗎?
宋梨和她的陳璐按照狗仔給的地址,將車停在單元樓下。
宋梨往上數了數,十六樓,上面亮着燈。
昏黃的燈光,在這樣的居民高樓里透出一些暖意。
陳璐仰頭,順着宋梨的目光往上看,「嘖,天之驕子,有一天竟然會淪落到住這種郊區高層,這房子的戶型也太差了吧。
物業也不咋地。
小區車子都亂停的么。」
宋梨淡淡,「他這樣的人,不可能只會待在這種地方的。
他……以後一定會好起來。」
陳璐有點不懂宋梨了,「當初為了對抗傅棠,拯救宋氏,你選擇嫁給祁連。
然後又為了擺脫祁連,讓我去勾引祁連,宋梨,我搞不懂你,你嫁給祁連的時候不是說男人也是個工具,愛情沒那麼重要麼,現在怎麼感覺對這個秦妄念念不忘了呢?」
宋梨有點晦澀地笑了笑,「不知道。
可能人就是喜歡犯賤。
我現在就是無時無刻地會想起他。」
陳璐不太理解宋梨的情緒,「啊?
你要是還喜歡以前的秦妄我勉強可以理解,家世好,長相好,可現在還有什麼好的,也就長得能看了,其他呢,沒車沒房,還是被富婆看中的小白臉。」
宋梨微微一驚,「被富婆看中?」
陳璐說起這個,嘲弄一笑,「啊,你不知道,趙舞你聽說過沒有?
就是那個澳城有頭有臉三年十來個男模玩得不亦樂乎的趙舞,找秦妄好兩次了,不過秦妄還沒答應呢。」
宋梨臉色微微一白,「他連這都沒跟我說起過。」
趙舞可是宋家也得罪不起的人物。
宋梨不可能為了秦妄去對付趙舞。
她心裏其實更擔心的是這個。
只是就因為趙舞,她就要放棄秦妄么?
——秦妄曾經真的是愛過她呢。
陳璐不解,「男人也要面子啊。
他可是被女人提出來包養,以前趾高氣昂的人,現在被包養了,論誰都不願意吧。」
宋梨順着她的話,「你說的也是。」
陳璐等得也煩了,「算了,咱們還是不上去了。
這種破小區我從來沒來過。
一點人氣都沒有。
嘖嘖,窮酸的地方就是沒意思。
咱們趕緊撤了吧。」
她這麼說著,又看向宋梨,「阿梨,你應該不會還對現在身無分文的秦妄動心吧,他這次很難再翻身了。」
宋梨心裏短暫地糾結了下,但花花世界的名利和眼下更為重要的家族聯姻讓她下意識選擇拋棄秦妄,「算了,不去找他了。
我們走吧。
你想不想去喝一杯?」
——十六樓上。
距離桑也點的外賣還有一些時間,桑也主動拿起掃把開始打掃衛生。
她一動,秦妄連忙跟上去,拿過她的掃把,有點兒緊張,又好像很怕自己沒事做顯得很沒用似的,「掃哪裡?
你……教我,我來掃吧。」
桑也點點頭,眼神里探尋。
秦妄硬着頭皮頂着她的目光,「動一動,再坐下去我都要老年痴呆了。」
桑也拉了下他的衣角,人在茶几前蹲下來,秦妄跟着她蹲下來,桑也指了指茶几下厚厚一層灰塵,秦妄臉微微一熱,認真地用掃把劃拉,一邊講,「我明天辭去搬磚的工作,去找一份白領工作,你看好不好?」
他說著,眼神殷勤地看向桑也。
好像桑也點一下頭,他現在能激情亢奮地去找新工作室似的。
桑也很認真地點了下頭。
秦妄仔細觀察桑也的神情,大概是在確認桑也是不是認真的。
他感受到了一種被肯定的確信,後,眼底瀲灧浮光,刺得桑也莫名被打動了。
她聽見他興奮地講,「你不怕我找不到?」
桑也真摯地搖了搖頭。
這一點她完全相信秦妄。
秦妄看着弔兒郎當,但實際還是很有能力的。
如果說她真的擔心的話,唯一擔心的點是澳城這地方有太多認識秦妄的人了,也許從這一點來講,秦妄的日子並不會太好過。
不過沒關係,如果秦妄發展的不順利,她到時候可以主動提搬走的事情。
兩人吃了外賣。
桑也去整理自己的行李,秦妄也跟着她進去。
桑也看了眼秦妄漆黑不明的眼神,沒有說什麼,靜靜去拖自己的行李箱。
秦妄不太確定,但心底里還是有點兒玄乎,「怎麼了?
要走?」
桑也搖頭,打手勢,「我看這裡有兩個房間,我去另一個房間吧。」
秦妄的卧室沒來得及開燈——桑也不知道卧室燈在哪裡,秦妄彷彿已經忘記了開燈這回事,「那房間沒床。」
桑也看着他,眼神澄澈。
秦妄有點兒耍無賴的意思,「那床不好睡,而且我沒多餘的被子了。」
睡一起和分房睡可太不一樣了。
秦妄有點兒委屈,「你哪裡見過夫妻還分房睡的?
你這樣做不對,你這不是始亂終棄是什麼?!」
桑也還是一雙乾淨的眼睛看着秦妄,看得秦妄有點兒心虛,「我幫你整理。」
說著,他伸出手去,很自然地截住了桑也的行李箱,打開行李。
桑也的東西整理得很整齊。
有個淺青色的化妝包,秦妄將它先放到衛生間,他回來,又將桑也推入浴室,「是不是趕了一天的路,應該累了吧,先好好洗漱,我還有套新的睡衣,等會給你放門口。」
桑也來不及問你怎麼知道我在趕路的,就被秦妄關在了衛生間里。
秦妄開了卧室燈,繼續檢查桑也的行李箱。
桑也的內衣用一個粉色的小包裝着,他打開看了眼,都是莫蘭迪純色的,沒有花紋,也沒有蕾絲;他又打開一個藍色的小包,裏面整整齊齊排列着桑也的胸衣,同樣的莫蘭迪色系,乾乾淨淨的,小小的。
秦妄忽然覺得有些不尋常的意味湧上心頭。
他連忙將東西塞回去,將這些放入到一個新的抽屜里。
秦妄隨即收拾桑也的衣服。
桑也的衣服不走知性風,反而有點書生氣,乍一眼穿着看着甚至像是大學生的裝扮,還有些日系的味道。
秦妄笨手笨腳地講桑也的衣服跟自己的衣服一同掛在衣櫃里。
收拾完這一切,桑也剛洗好澡。
她裹着浴巾,帶點兒迷濛地看着秦妄,慢吞吞地打了個手語:「在幹什麼?」
秦妄見過多少美人。
有錢的時候美人如過江之鯽,沒錢了也總還是有女人來倒貼。
也許是看多了,他早已經審美疲勞了。
但不知道為什麼,每次看到桑也,他的心就輕悄悄的好像長了一棵小草,一下下地撓着他。
痒痒的。
他無端想起出水芙蓉這四個字。
他眨眨眼,「困不困,吹個頭髮就上床休息?
——我去洗個澡先。」
桑也點頭。
秦妄有點兒緊張。
他洗完澡,在浴室做了幾個俯卧撐,覺得難度不夠,又改成單手俯卧撐,做了十來個,感覺好像從頭到腳的血都在沸騰似的。
他有點兒飄飄然,走出浴室,看見桑也剛吹好頭髮,正在梳妝鏡前塗潤膚乳——秦妄很少看見桑也化妝,一般就是塗一些保濕產品。
也許是聽到響動,桑也回頭,秦妄眼神滾燙,落在她皮膚上,燙的她胳膊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她有些怔忪地盯着他,不知所措,下一秒,手臂被他提前,人被他一個旋轉,往懷裡帶。
他的眼睛好像能吸人。
他人往下。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船員招募中[無限]:最近看過的不錯的晉江無限流,第一章有可能勸退一部分人,幸好我看了下去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如意小郎君:我是第一個發現這本書的?在這個傻逼文也能排第一的世界,終於又出了一本出淤泥而不染的好書,感覺比上一本書還好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會穿越的道觀:淡淡裝逼。討厭。尋龍訣。神話,敗退了。會穿越的道觀各種世界裝逼。簡單就成超級大佬。他是氣運神物的主人。這一路來與其說找氣運,不如說是找回自己。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