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蘇西月裴一寧
蘇西月裴一寧

蘇西月裴一寧裴一寧

標籤: 現代言情 蘇西月 裴一寧
蘇西月強迫自己不再去想,拿出手機準備打車去事先租好的房子
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道男聲:「蘇西月?」蘇西月身子一震,下意識回頭,就看到三年沒見的裴一寧朝自己走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轉身匆匆離去。
一路上,蘇西月心裏情緒百般雜糅。
好不容易平定了情緒,她辦理完入職手續,便穿上了機長服。
她輕撫小臂處代表副機長的三條杠,忽然想起昨晚見到的裴一寧,他也穿着同款的機長服,不過小臂處,是條杠,代表機長。
也是蘇西月努力奮鬥的目標。
突然,敲門聲響起。
蘇西月疑惑開門,就見裴一寧站在門外。
他看到蘇西月身上的機長服,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但轉瞬即逝。
「今晚陸家和傅家聚餐,我載你一起過去。」
蘇西月並沒有收到消息,也清楚陸家人估計也不想看見自己。
隨即婉拒:「我不是陸家的孩子,過去不合適。」
「你在陸家長大,又跟着陸喬喬喊我小叔,怎麼不是陸家人?」
裴一寧的反問讓蘇西月無話可說,但她真的不想去,只能以沉默抗拒。
裴一寧看在眼裡,輕飄飄的加了一句:「我媽也想見你。」
蘇西月還在陸家時,裴一寧的媽媽對她一直很好。
此話一出,她無法拒絕,只能答應。
大年初一,漫天飄雪。
蘇西月跟着裴一寧到傅家時,院子里傳來陣陣嬉鬧聲。
兩家的孩子們正在院里打雪仗。
蘇西月一走進院子,陸喬喬就看到了她,大步走過來攔在身前:「這是陸家和傅家的聚會,你一個外人來幹什麼?」
這些年,蘇西月已經習慣了她對自己的不待見。
她淡淡告知:「從血緣上,我是你同母異父的姐姐。」
說完,她朝已經快要進屋的裴一寧追去。
陸喬喬被蘇西月的話氣得跳腳。
她咽不下這口氣,視線瞥到腳邊的石頭後,彎腰撿起,直接朝蘇西月砸了過去!
「砰!」
石頭直直砸在蘇西月後腦上,一陣悶痛。
她下意識抬頭去捂,只感到指間一抹溫熱,看去,就瞧見鮮紅的血——周圍的人也都瞧見這一幕,卻沒一個人上來詢問。
只有薛明美,她將陸喬喬護在身後:「小語,喬喬和你鬧着玩呢,你先去處理下傷口吧。
大過年的,別在傅家惹事。」
說完,就扯着陸喬喬快步走進別墅。
周圍其他人也慢慢散去。
只剩蘇西月一個人站在原地,凜冽的冷風吹來,颳得後腦的傷口一陣陣刺痛。
直到聽見身後腳步聲響起。
她慢慢轉身,就對上裴一寧深沉的眼。
裴一寧看到她掌心的血,皺了皺眉:「你又招惹陸喬喬了?」
「她只是一個小孩子,別和她計較。」
又是這句話……他連發生了什麼都沒問,就和薛明美一樣選擇了維護陸喬喬!
從小到大堆積了多年的委屈慢慢灼燒了理智,蘇西月不想再忍。
她拿出手機,在裴一寧的注視下,撥通了電話:「110嗎,我報警,有人故意傷人!」
幾乎是剎那,裴一寧搶過了蘇西月的手機,掛了電話。
他眼裡滿是不贊同:「你幹什麼?」
「人必須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這是你教我的。」
那一年蘇西月剛到陸家被同齡人欺負,是裴一寧護着她,將那些孩子帶到他們的父母面前,加以管教。
這個道理,她記到了現在。
然而裴一寧默了瞬,便平靜回答:「之後我會說她,你先跟我進去。
畢竟是過年,不要胡鬧。」
胡鬧。
蘇西月只覺得後腦的傷口好像更疼了,像是有鹽撒在上面一樣。
她看着裴一寧轉身進屋的身影,一字字說:「裴一寧,胡鬧的人不是我。」
「我不進去了,你替我和傅夫人說一聲吧。」
裴一寧回頭看來,眼神泛涼:「蘇西月,你不是小孩了,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一走了之。」
此話一出,瞬間撕碎了這兩天平和的假象。
三年前那場告白,她後來的離開,裴一寧都沒有忘記,也清楚她的膽小和懦弱。
蘇西月下意識想要逃,但是面對裴一寧的目光卻挪動不了半步。
她清楚,自己不能再逃下去了。
最後,她操動着僵硬的腿腳,一步步走進了別墅。
別墅內。
裴一寧的母親文韻看到蘇西月面露喜色:「小語!」
她走上前拉住蘇西月的手就把人往屋裡帶,靠近時卻一眼瞧見了她衣服上沾染的血。
文韻臉色一變:「這是怎麼回事?」
蘇西月還沒開口,一旁薛明美就大步走過來:「剛才不小心磕到了,我現在帶她去上藥。」
說著,就拽着蘇西月往二樓去。
蘇西月也沒有反抗。
上藥期間,她再疼也沒有吭一聲。
直到包紮好,薛明美突然開口:「小語,上完葯你就走吧。」
蘇西月眼睛一顫,抬頭看向她。
薛明美沒有對視,只是整理着醫藥箱:「陸家人都在,剛剛你和喬喬又發生了矛盾,他們……」「媽!」
蘇西月打斷了她的話,「我是你女兒嗎?」
薛明美手一顫:「當然是了,媽也是怕你受委屈,你聽話好不好?」
蘇西月知道她媽在陸家的位置很尷尬,特別是自己的存在。
所以這些年她對陸家人能避則避,避不開,就忍,為的就是讓薛明美不夾在中間為難。
但現在……蘇西月閉了閉眼,啞聲告知:「不是我想來,是傅夫人要見我。」
「這樣啊……」薛明美喃聲應着,「那你去跟她說你有事,着急走,行嗎?」
一剎那,蘇西月只覺得心被人活生生掰成了兩半,痛到窒息。
她不敢置信的望着薛明美。
這時門被敲響,文韻在門外喊:「明美,小語,上完葯了嗎?
出來吃飯了。」
「好。」
薛明美應了聲,沒再看蘇西月,快步走出去。
蘇西月望着她單薄的背影,眼眶有些發熱。
飯桌上,文韻拉着蘇西月坐到自己身邊。
兩人聊着這三年間的事,還算融洽。
直至文韻突然問:「出國三年,小語有遇到喜歡的人嗎?」
蘇西月下意識抬頭看了一眼裴一寧,對望間他眼神平靜,無波無瀾。
她垂眸收回目光,搖頭否認:「還沒有。」
文韻有些失望,但快就說:「那等以後遇到喜歡的人就帶回來,到時候讓你小叔送你出嫁!」
此話一出,蘇西月僵住了身子,就連裴一寧動作也是一頓。
就在蘇西月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時,裴一寧的手機忽然響起。
「我去接個電話。」
說著,裴一寧拿着手機走出了別墅。
蘇西月目送着他身影消失在夜色里,才轉頭繼續陪着文韻聊天。
沒過多久,腳步聲重新響起。
蘇西月抬頭,就瞧見裴一寧,而他身後,還跟着秦曉月!
看到秦曉月的那一刻,蘇西月的心徹底亂了。
這裡可是傅家和陸家的聚會,為什麼裴一寧會把她帶進來?
只見秦曉月將禮品遞到文韻面前,笑着說:「伯母,我是亦辰的同事秦曉月,過來給您拜個年!」
文韻笑着接過東西:「快坐,快坐。」
秦曉月含笑坐到裴一寧身邊,抬眼就和蘇西月對視了一眼。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亦辰的同事,你們……」聽見文韻的問話,秦曉月收回目光,臉上全是害羞:「是我一直喜歡傅機長,厚着臉皮過來的。」
聞言,蘇西月呼吸一窒,全身血液彷彿停止了一般。
她抬頭看向裴一寧,想從他臉上看到不悅。
可是……什麼都沒有。
裴一寧淡漠地好似沒有聽見,一瞬間,蘇西月彷彿被這個眼神打入地獄。
他……是在默認嗎?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非洲當酋長:黑人有什麼關係,只要不是綠綠都無所謂的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如來必須敗:一看是西遊世界,就不想看。別折騰猴哥了,原著多看幾遍。西遊世界水多深啊!你一過去,如來掐指一算,一指碾死~全書終~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傳奇巨導:可能進宮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