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賀總夫人又來蹭氣運了
賀總夫人又來蹭氣運了

賀總夫人又來蹭氣運了賀忱

標籤: 薑糖 賀忱 都市小說
焦珠暗暗在心裏吐槽道,當然這話她是萬萬不敢說出來的
「見面禮
」焦長東從兜里取出一塊玉佩來放在她手上
玉質溫潤,品相極佳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幾人說著話,彼此對對方的印象都很好。
吃完飯後,抬步往外走去,焦長海熱情道:「糖糖好不容易來一趟,就住家裡啊,珠珠,把你定的酒店退了,不像話,昨天就該讓糖糖回家的。」
耽誤他們認識小外甥女好幾個小時。
焦珠無奈道:「爸,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兩點了。」
「那有什麼,你大哥大姐那會兒加班還沒結束呢,我們又不會嫌被打擾。」
這可是糖糖啊,對他們來說是大喜事。
看他這態度,焦珠沒說話了。
心裏暗道就是因為猜到了他們這樣子,所以才沒在半夜的時候帶薑糖回去的,怕他們激動得睡不着覺。
他們自己不睡也沒什麼,主要是肯定會拉着薑糖說很多話,打擾人。
只不過這話她沒說出來就是了。
幾人正說著話,走到門口,一輛萊斯萊斯忽然在他們面前停了下來……焦崢只看了一眼,便認出來這是最新款的萊斯萊斯,有價無市,全球只有五輛而已,就算是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得到。
這人是誰?
他還在想着車主的身份,身旁的薑糖就眼睛一亮,大步走了過去。
幾人不解,然後就看到裏面走了個年輕男人出來。
五官精緻,神色淡漠,周身的氣場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甚至能稱得上是他們見過的最好的。
而他們也都第一時間認了出來。
賀家的賀忱,傳說中的賀閻王,誰見了都得叫一聲賀三爺。
他怎麼會在這裡?
正詫異着,就見他臉色一柔,目光落在薑糖身上,幾人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忱哥。」
薑糖大步走到他面前,仰頭笑吟吟看着他,眼裡滿是亮光,「你怎麼來了?」
「去集訓營沒看到你,就查了一下你的位置。」
賀忱說得坦白。
薑糖瞭然地點了點頭,「本來是想跟你說一聲的,但走的時候太急了,下飛機後又是大晚上,就沒和你說,白天又在忙,把這事給忘了,不好意思啊。」
「沒事。」
賀忱搖頭,見她一切都好,也就放心了。
兩人說著話,焦長東走了過來,他眼神掠過賀忱,帶着幾分打量,即便是已經認出來了,還是問道:「糖糖,這位是?」
怎麼糖糖和他的關係看起來這麼好。
以他對男人的了解,這小子居心不良啊。
想到這裡,焦長東的眼睛眯了眯。
薑糖沒察覺到,笑眯眯介紹道:「大舅舅,這是賀忱,我朋友。」
朋友?
男朋友?
焦長東的目光盯着賀忱,有些不善。
全然忘了自己才說過,最欣賞的年輕人就是賀忱。
他欣賞的,是那個商業奇才賀忱,可不是要和他搶外甥女的賀忱,兩者並不衝突。
「賀總,久仰大名了。」
焦長東伸出手去,語氣淡淡道。
賀忱握住他的手,微微低頭,看着幾分晚輩的謙謹,「焦總客氣了,一直都想見您,總算是有機會了。」
溜須拍馬。
即便是和賀忱沒什麼交集,但都在商場上,怎麼可能不知道他的為人是什麼樣的。
傳聞固然有誇大的成分,但也不是捕風捉影的。
至少賀忱絕不是什麼會恭維誰的人,事出反常必有妖,他篤定,他肯定是惦記上糖糖了。
想到這裡,他的臉色更冷了幾分,看着他的眼神也更加淡涼,「賀總客氣,賀總年輕有為,長江後浪推前浪,我們這些老傢伙可比不上。」
聽出他話里的不善,薑糖有些詫異,不明白大舅舅怎麼突然變得這麼有攻擊性了,她眨了眨眼,扭頭看向二舅舅和表哥表姐他們,等着他們打圓場,不曾想,他們一個個都沒什麼表情,似乎還大有一副上去加一把火的架勢。
見狀,薑糖更不解了,有些疑惑地眨了眨眼。
見他們不動,她只好自己上前說道:「忱哥,這是我舅舅,今天剛認的,大舅舅,忱哥之前幫了我很多,我被欺負的時候都是他幫我撐腰的,他這會兒估計還沒找到住的地方,可以讓他一塊兒去家裡嗎?」
堂堂賀氏總裁還能沒住的地方?
這分明就是她護着他的話。
只不過聽她說他幫過她,看在她的面子上,焦長東的臉色也緩和了些,拿出了對待商業合作夥伴的模樣,不算親近,但也能看得過去了。
他說:「家裡地方不大,估計住不下。」
這當然只是託詞,以焦家的實力,就算是再來十個賀忱也住得下。
但非親非故的,讓他去家裡,還在看出來他明顯對外甥女圖謀不軌的情況下,他們就更不願意引狼入室了。
聽到這話,薑糖也反應過來,確實是有點兒不大方便,是她這話不大合適。
好在賀忱並不介意,他主動開口道:「我訂好酒店了,今晚住酒店。」
說著,他看向薑糖,「你沒事就好,之後有什麼安排嗎?」
薑糖就把她的計劃說了下,「在寧城待兩天,然後就得回去了。」
集訓營那邊的時間也很緊張。
賀忱點了點頭,瞭然,「我訂機票,一起回去。」
「好呀。」
薑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讓焦家人的心更是緊了一下。
她對賀忱的態度,明顯好得過分。
兩人看上去關係一點兒都不普通。
他們這才剛和外甥女/表妹相認,就要被搶走了?
這不行。
焦長海眼睛轉了轉,笑眯眯走上前,一個無意的動作就把他們兩個分開了。
他笑看着賀忱,說:「賀總,有時間再見,我們今兒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說著,把旁邊側了側,將薑糖擋住。
看出他的心思,賀忱沒說什麼,微微頷首,「那我先走了。」
說完,看了眼薑糖,朝她點了下頭後就離開了。
薑糖也朝他擺了擺手。
這一幕所有人都看在眼裡。
坐上車後,焦長海狀似無意般開口道:「糖糖,你跟賀總的關係很好?」
這話一出,車上的幾個人的耳朵都若有若無地豎了起來,等着聽她的回答。
薑糖也不瞞着,點了下頭,說:「很好呀,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哦,對了。」
想起了什麼,她笑眯眯補充道:「他還是我未婚夫。」
話落,一石激起千層浪。
「什麼?」
焦長海一個沒崩住,差點兒跳起來,滿是驚訝地看着她,眉頭也緩緩皺了起來,嚴肅道:「這是怎麼回事?」
糖糖不是才回來嗎?
怎麼這麼短的時間就有未婚夫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蘇家幹了什麼!
他氣得不行,原本的好脾氣也都有點兒壓不住了,更何況脾氣本來就不好的焦長東,顯然跟他的想法一樣,覺得這是蘇哲干出來的好事。
畢竟之前接風宴上,他的目的也很明確,就差直說是賣女求榮了。
那副嘴臉他們光聽描述就覺得噁心反胃。
現在居然得知小外甥女定親了,還是跟那麼個閻王,頓時心裏氣得恨不得拿刀砍了蘇哲。
相比他們,薑糖就要淡定許多。
她說:「是賀爺爺和蘇家爺爺定下來的娃娃親,我下山的時候師父跟我說,山下有我的有緣人,忱哥就是,他對我很好,我和他在一起也很開心,這也很不錯呀。」
不錯……不錯個鬼!
果然是蘇家乾的。
只不過,是蘇老爺子。
想起蘇老爺子,他們頓了下。
別看蘇哲不靠譜,蘇老爺子倒是個不錯的人,只可惜他走得早,不然也不會讓蘇哲這麼囂張。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權柄:對於此書只有一個評價:穿越爽文。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劍與魔法與東方帝國:出場的人物絕大部分都是女的,作者你這是對主角多沒自信連個男配都不敢寫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宋私生子:作者文筆還行,但配角努力扮傻,情節努力洗白,合理黨啃不動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