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沈小默司夜廷
沈小默司夜廷

沈小默司夜廷司夜廷

標籤: 其他小說 司夜廷 沈小默
盧佳琪走了過來,看了那離開的男人一眼:「怎麼了?」我微張着嘴,獃滯這看着手中如同千斤重的請柬
盧佳琪瞥見我手中的東西,眼一瞪:「這是司夜廷的?」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拿着文件夾的手一顫,五年中他一個月去一次醫院,可是我一點也不知道。
裏面的資料很簡單,基本上都是司夜廷的入院記錄,從一開始三個月一次,到兩個月一次,後來是一個月,最後變成了十天去一次。
「他所做的檢查多數是血液、神經影像學、還有腦脊液等。」
陳奕霖喝了口咖啡,臉色凝重地看着我。
他每說一個字,我的心就咯噔一下。
這些檢查我很熟悉,我也曾做過,難道司夜廷和我一樣……「如果他掛的是神經內科,結合他做的檢查,我懷疑他是患了阿爾茲海默症。」
陳奕霖眼色一暗,又解釋道,「也就是俗稱的老年痴呆。」
「不可能!」
我想也沒想就拒絕了他這種解釋,「他才三十二歲,怎麼會得這種病!」
「唐小姐,你先冷靜一下,我之前就說過,他這個病與遺傳有關。」
陳奕霖食指輕敲着桌面,「最好還是要看看他的直系親屬是否也有這個病症,阿爾茲海默症遺傳幾率很小,但司夜廷看起來已經有了早期的發病徵兆了。」
「他……」我幾乎無法找到自己的聲音,滿腦子都是前幾天在精品店櫥窗外的司夜廷。
我想反駁,就算是遺傳病,可他才三十二歲,這種病不是都會在五十歲左右才出現嗎?
可是司夜廷眼中的恍惚和臉上的迷茫卻將我要反駁的話壓在了喉中。
這就是他的苦衷嗎……陳奕霖看着我將手裡的紙都快柩成了一團,連聲勸道:「趁着他還年輕,儘早治療還是有望恢復的。」
我眼中立刻燃起一絲希望的光芒:「能恢復嗎?」
陳奕霖笑道:「你腦癌都挺過來了,他的治療可沒你那麼痛苦。」
我皺着眉低下了頭。
我現在改去找司夜廷嗎?
他如果是因為生了病而同意離婚,但他又為什麼和蘇倩林結婚,難道蘇倩林不知道嗎?
「冒昧問一句,他是你什麼人?」
陳奕霖雙手置於桌上,一臉好奇。
我也沒有隱瞞,直言道:「前夫。」
陳奕霖一愣,臉部的柔和的線條冷硬了幾分:「沒想到,你看起來挺年輕的。」
我含笑搖搖頭,我整個青春都給了司夜廷,哪裡還年輕。
「陳醫生,真的非常感謝您,有時間一定請您吃飯。」
我將文件夾放進包里,站起身,「我先走了。」
「……好。」
陳奕霖抿了口咖啡,點點頭。
我結了賬後便回了家,盧佳琪見我回來了,問道:「沈小默,你是不是瞞着我要幹什麼大事?」
「沒有。」
現在司夜廷的事情還沒弄清楚,我也不能說太多,只能打着馬虎眼瞞過去。
直到傍晚,盧佳琪走後,我才給司夜廷打了個電話。
司夜廷的聲音聽起來很是疲憊:「沈小默。」
「現在不打擾你吧。」
我語氣帶着些許生疏。
「不會,有什麼事嗎?」
他慢條斯理地回了句。
我看着手裡一張張入院記錄,心情複雜:「那你能出來一趟嗎?
我想和你聊聊。」
「……好。」
**公園。
我坐在鞦韆上,如果不是悶熱的空氣我以為我又回到了半年前那個等司夜廷來接我的冬夜。
這一次司夜廷很準時,他不言不語地走到我面前,一雙淡然的墨眸中帶着幾許不明的情緒。
我抬起頭,撞上了他的視線:「你是不是生病了?」
對於我的開門見山,司夜廷瞳眸猛地一沉,但面色卻絲毫沒有異樣:「這不是什麼大病,你應該知道的。」
聽到這話,我心中頓時冒起了一團無名火。
他因為我的癌症、離世而痛苦,但為什麼同樣的事發生在他自己身上就要表現得這麼雲淡風輕,他到底有多不在乎自己!
「對不起,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站起身。
司夜廷視線飄向一邊,沒有再看我:「那你就一直不知道好了,這樣對我們都好。」
「司夜廷!」
我從沒有這麼急於讓司夜廷對我真心坦白。
他就像一個被死鎖的箱子,有鑰匙卻難以打開。
「我現在沒有資格干涉你的感情,但我就想知道,你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拽着垂在胸前的假髮,有些哽咽。
司夜廷握着的雙拳顫了一下,眼底染上一層寒霜:「不為什麼。」
我吞咽了一下:「蘇倩林知道嗎?」
如果蘇倩林知道司夜廷的病還能同意嫁給他,那我正要對她另眼相看了。
司夜廷沒有絲毫遲疑地回道:「知道,從我認識她開始,她就知道。」
我怔住了,蘇倩林從一開就知道還對他不離不棄,這也難怪司夜廷為什麼會選擇她了。
「你愛她?」
我不想承認我此刻在司夜廷面前有多渺小,我只是覺得這十多年對他的感情在他眼裡可能並沒有多重要。
司夜廷輕嘆一聲,清晰地說:「她比你好。」
我只是問司夜廷愛不愛她,而他卻拿我和蘇倩林作比較。
「你說得好,是因為她知道你生了病以後還對你如初嗎?」
我悲憤填膺地攥着衣角,「如果我一開始就知道你生病了,可我還在你身邊你是不是覺得好了呢?」
司夜廷的目光終於重新落在我身上,他星眸一亮:「她活的比你真實,和她在一起我沒有壓力,也沒有負擔。」
我的怒火像是一下子被澆滅了,只剩下滿心的苦澀和悲哀。
我曾以為司夜廷是這世界上最誠實的人,但從那次在街上看見他和蘇倩林在一起卻對我說在公司來看,他從來就不是我認為的那樣。
他只是擅長偽裝,像他的病,他偽裝了十多年。
和蘇倩林在一起沒有壓力,沒有負擔,不是在說從前和我在一起不僅有壓力,還有負擔嗎?
「沈小默,你以後會過的很好的。」
司夜廷語調輕柔,彷彿回到了當初,「你也不用擔心我,以後我有倩林,她會照顧我,我也會去治療。」
他停頓了幾秒,又道:「另外,我要結婚了,咱們以後也少碰面吧。」
我聞言,自嘲地笑了笑。
是啊,他以後有蘇倩林了。
司夜廷已經要和我撇清關係了,我還上杆子去問他之前的事情,我一瞬間覺得我的關心和擔憂都是多餘的。
「我知道了。」
我閉上眼垂下頭,忍着心尖的鈍痛,沉吟着,「那我先走了。」
我挪着腿,從他身邊走過,沒有一絲停留。
司夜廷佇立在原地半晌,緩緩轉過身看着我離去的方向,通紅的眼眶漸漸瀰漫上一層霧氣。
坐上的士,跟司機師傅說了地址以後我便陷入了沉思。
我撐着有些疼痛的頭,想哭竟發現怎麼也哭不出來了。
司夜廷話都已經說的那麼明白了,我還要自討沒趣嗎?
我拿出手機,心情煩躁地發了個短訊給司夜廷:提前祝你新婚快樂,你的婚禮我沒辦法參加了,我要走了。
他很快回復:保重。
簡簡單單兩個字,卻讓我心中的煩悶翻了倍。
回到家,我將自己砸在柔軟的沙發上,獃獃地望着天花板。
電視里正在放着音樂節目。
「有些愛越想抽離……卻越更清醒……而最痛的距離……是你不在身邊……卻在我的心裏……」漸漸地,我放空了自己。
司夜廷,你曾在我身邊,也一直在我心裏,但我們的距離卻不止是最痛二字。
十年,我還是沒能向司夜廷證明我有多愛他。
我咬着唇,心裏的痛意輕輕的折磨比撕心裂肺更難受。
過了一會兒,我掏出手機打了電話給盧佳琪。
「佳琪,咱們商量個時間回海城吧。」
我合上滿是倦意的雙眼,瓮聲瓮氣地說。
「你不是說參加司夜廷的婚禮後走嗎?」
「不去了。」
我翻了個身,找了個舒服姿勢,「已經沒有必要了。」
盧佳琪難得沒有打破砂鍋問到底,她回道:「好,我一會打電話給楚蕭。」
「嗯。」
我掛了電話,伏在沙發上,一天混亂的思緒折騰的我昏昏欲睡。
正當我快要睡着時,手機的鈴聲一下把我驚醒。
我揉了揉眼睛,拿過手機。
「喂?」
「唐小姐。」
是陳奕霖。
我坐起身問:「陳醫生,有什麼事嗎?」
「明天你有空嗎?」
「我想請你吃頓飯。」
陳奕霖的聲音像司夜廷一樣溫和,但多了幾分清冷。
我清醒了一下,忙道:「別,要請也是我請,畢竟您幫了我忙。」
陳奕霖輕笑了一下:「那好,明天我去接你。」
「啊?
不用了,你說定在哪兒,我自己過去就行。」
「沒事,就這麼定了。」
我愣愣地看着被掛斷的電話,認識陳奕霖半年,我知道他心思縝密,也是個有些霸道的人,但他還是頭一回這麼乾脆的替我做了決定。
第二天一大早,我剛換好衣服,樓下就傳來喇叭聲。
我跑到窗邊一看,果然是陳奕霖。
他穿着白襯衫,靠在車門上仰望着我的窗戶朝我揮了揮手。
恍惚間,我竟然有種看到了二十歲的司夜廷的感覺。
我忙搖搖頭,將那些不該想的東西甩出去,朝陳奕霖打了個招呼便跑了下去。
「不好意思陳醫生,還麻煩您接我。」
我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眼神亂飄。
陳奕霖含笑搖搖頭:「以後別叫我陳醫生了,叫我奕霖吧。」
他眉眼冷冽卻又讓人感到親切,我也就放下了不自然:「那你以後也叫我沈小默吧。」
「嗯,怎麼說我們也認識了半年了,還是陳醫生唐小姐的叫,太生疏了。」
陳奕霖打開車門,「上車吧。」
我坐了進去,一邊系著安全帶一邊問:「你想去那兒吃?」
陳奕霖回道:「你挑吧。」
我無奈說:「我請你吃飯,當然是選你喜歡吃的。」
陳奕霖轉過頭,眉頭忽然皺了一下:「我之前告訴過你,就算是出院也不能太過傷神傷身。」
他的語氣冷硬了幾分,讓我不由一怔。
我眨了眨有些乾澀的眼睛,昨晚因為司夜廷的事兒想的太晚,今天起來眼睛紅的跟兔子似的,恐怕陳奕霖也是因為這個所以才說這話的吧。
我訕訕一笑:「昨天看書看太晚了。」
陳奕霖聞言,微蹙的眉頭展開,搖着頭輕笑着:「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看他的表情,似乎知道我在胡扯。
我不得不承認,身為醫生的他,洞察力不僅異於常人,還優於同行。
陳奕霖將車開到一家西餐廳外停了下來。
我一看那「詩雅麗西」四個華麗大字,頓時覺得錢包開始羞澀起來。
他可真會挑,這裡隨便一個菜都頂我一個月房租了。
「陳……」我話還沒說完,他就已經下了車,還幫我開了車門。
「走吧。」
陳奕霖挑了挑眉。
見他這樣,我只好硬着頭皮下了車。
他像是個沒事兒人一樣領着我走了進去,找了個地方坐下了。
「你不能吃太辛辣刺激的東西。」
陳奕霖翻着菜單,自顧自地看着,侍者在記好點的食物後離開。
從頭到尾我都是一臉懵。
陳奕霖給我倒了杯水,笑問:「怎麼了?
不是說請我嗎?
怎麼一副捨不得的樣子?」
我乾笑兩聲:「沒,沒有。」
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但我心裏不住的感嘆陳奕霖的能力。
拿起手術刀能讓人肉體疼,放下手術刀也能讓人精神疼。
他喝了一口紅酒,看着我道:「你今天沒事吧?」
「嗯,怎麼了?」
我反問。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傳道大千:忘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變身在日本賣棺材:拿自己家人來騙訂閱。負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美國當大師:學會說人話再來寫書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