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至尊太子爺
至尊太子爺

至尊太子爺聞雨

標籤: 林璟 穿越重生 香妃
正在連載中的穿越重生文《至尊太子爺》,是作者 聞雨精心力創完成的,本書主角有林璟香妃,故事無廣告內容為:鐵熊軍的戰士,每一個都力大無窮,而且加上他們使用的重刀,更是能在近戰中打出強大的爆發力……...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第2章夜奴國,原本是大乾周遭的一個附屬小國。
十年前,這位皇帝一怒之下揮兵踏平夜奴,其中緣由是一段人人都不願意提起的禁忌。
而林璟口中的懷酈公主,則是夜奴國皇室餘孽,一心想要復國。
「胡言亂語!」
沒等建陽帝說話,寧王率先開口:「香妃娘娘如今不過二八年華,那懷酈公主若還在世早已三十有餘。
你是覺得我們都瞎眼了嗎?」
香妃隨之跪下:「陛下,臣妾絕不是太子口中的什麼夜奴餘孽,還請陛下明鑒。」
「哼!」
建陽帝微怒:「太子,朕給你解釋的機會,你便是這般欺騙朕的嗎?」
「父皇,便是給兒臣天大的膽子,兒臣也不敢欺騙父皇。」
林璟絲毫不亂,一副遊刃有餘的樣子,「我說香妃娘娘是夜奴餘孽自然有證據,這其一便是她身伴異香。」
「父皇,太子又在胡亂攀咬了!
香妃娘娘的體香和夜奴賊女的異香怎能混為一談呢?」
寧王反駁。
「哦,聽寧王所言,你對香妃娘娘的體香很了解咯?」
林璟反問。
「胡說八道!」
寧王方寸大亂,他急忙呵斥:「本王怎會對香妃娘娘體香過於了解,只是,只是......」「既然不是,那寧王就是對夜奴賊女的異香了解了,否則怎會說出不同之處?」
林璟再次反問,「夜奴亡國十年,皇室中殘存的餘孽一心想推翻我大乾。
不知道,寧王是如何與這些亂臣賊子有所瓜葛的?」
寧王一下被問住,他不知道平日里沉迷酒色,只愛風花雪月的無能太子,怎麼會如現在一般咄咄逼人。
「太子別亂潑髒水,本王對夜奴一個早已滅王的敵國,毫無了解。」
林璟冷笑,前身並非是真的廢物。
如果前身不表現的淡泊明志、庸碌無為,恐怕很難在這位生性多疑的皇帝眼皮底下活到現在。
當然,前身聰明的地方就是,他表明看似沉迷風花雪月,實則暗地裡也在經營一些屬於自己的勢力。
比如香妃的身份,就是前身手底下的人調查出來的。
「陛下,太子這可是逮住誰咬誰。」
寧王急忙求助。
「逮住誰咬誰?
寧王在罵本宮是瘋狗嗎?」
「這可不是本王說的。」
「呵呵,本宮若是瘋狗,那皇室......」「太子,你少曲解我的意思,父皇,我絕不是......」「閉嘴!」
建陽帝呵斥一聲,他望向太子道:「夜奴王室的女人一旦破身後,異香會消失,這點證據已經被推翻,你還有別的證據嗎?」
「父皇,如果這位香妃娘娘還未破身呢?」
林璟緩緩說道,「所以,兒臣想請穩婆來為香妃驗明正身。」
「荒唐!」
建陽帝一腳踹在林璟肩膀上:「你真的把朕當猴子戲耍嗎?
香妃入宮一個月有餘,朕每晚都安寢在此,你是想說香妃還是處子之身嗎?
你是覺得朕年老無能了嗎?!」
寧王抓住林璟話中的漏洞,開始添油加醋:「太子,你居心叵測啊。」
「父皇,兒臣斷然沒有藐視龍體的意思。」
林璟還想說什麼,香妃急忙上前跪倒在地,她哭得梨花帶雨:「陛下,臣妾這一個月是如何侍奉您的,您應該比所有人都清楚。」
「現在太子用這種卑劣的話來羞辱我,還想請穩婆來為我驗身!
是不是還打算事後讓我將與陛下的床幃之事講給別人聽!」
這副樣子,令皇帝格外心痛,他忙上前扶起佳人。
「苦了朕的美人了。」
建陽帝現在已經對林璟失去了耐心,他擺擺手示意讓高禾將門外禁軍喊來。
「父皇,若你每晚在進香妃寢宮後,都身中幻神香呢?!」
林璟不顧一切的將證據說出:「夜奴第一奇毒幻神香無色無味,吸入此毒者,很快便會昏沉睡去,記憶也會隨之錯亂。」
「太子,說話可講究證據的。」
寧王眼神有些躲閃。
一旁香妃也不知何時止住了哭聲。
「去查查看。」
皇帝給高禾使了個眼色。
高禾忙走到書案前,拿起香爐檢查片刻:「陛下,這是上等的檀香。」
「呼。」
寧王長出一口氣:「太子,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
林璟沒有回話,而是從高禾手中接過香爐輕輕一擰,這香爐一分為二,上面一層燃着的是普通檀香,底下則是幻神香。
「幻神香無色無味,若是檀香先燃,自然不會讓人懷疑。
父皇想想看,這一個月來,每次進這寢宮時,是不是香爐都燃着!」
「至於是不是幻神香,請宮中太醫查查便知。」
林璟的話讓皇帝生出一層冷汗。
睡在自己身邊長達一個月之久的人,竟然是夜奴餘孽。
「若穩婆驗身後,兒臣所說皆為虛言,那兒臣甘願以死謝罪!」
建陽帝看着林璟的眼神,他從未在自己這個兒子眼中看過這種堅定。
片刻,他沉吟一聲:「高禾,傳穩婆。」
「諾!」
高禾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香妃臉色滿是慌張,就在高禾從自己身邊走過的時候,她一躍而起,從一旁珠簾後抓出一把匕首,猛地朝着皇帝刺去。
「狗皇帝,今天我就用你狗命祭奠夜奴百姓!」
建陽帝臉色大變。
如此近的距離,外面的禁軍根本派不上用場!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林璟突然出現,他擋住了那致命一擊的匕首。
這一切都在林璟的掌控中,穿越前本身就是特種兵出身的林璟一眼就洞察了香妃殺招中的漏洞。
他避開致命之處,用身體擋下這匕首,順帶給皇帝刷波好感度。
「吾兒!」
看着迸發的血珠,皇帝大吼一聲。
屋外禁軍早已沖了進來。
寧王臉色更是慌亂不已,他當即指向香妃:「禁軍,去,香妃,不,這賊人想刺殺父皇,快把她殺了!」
眼瞅着禁軍衝殺而來,林璟不顧傷勢,一步挺身擋在香妃身前。
「都住手!」
「太子,你什麼意思,要救這刺客嗎?」
寧王有些慌亂,他從一旁侍衛手中奪過長劍,恨不得殺過去。
「寧王,你又是什麼意思!
打算提劍殺本宮嗎?!」
林璟一聲如雷的暴怒,讓寧王不由一愣。
這,這廢物太子何時能散發出如此霸氣。
「都住手!」
建陽帝呵斥,他看向林璟的眼神多了幾分關心,「太子,你傷勢如何?」
「父皇無需擔心,兒臣無妨。」
林璟臉色蒼白,說話有氣無力,「只是父皇,兒臣斗膽請您先不要殺此女。」
隨後林璟將他心中疑慮說出。
香妃入宮一個月有餘,如果是為了刺殺皇帝而來,她早已能得手。
既然沒有動手,肯定是在密謀什麼比刺殺皇帝更重要的事情。
「除此以外,兒臣還想藉此機會查出宮中宮外有多少夜奴餘孽。
還請父皇准許兒臣主理此事!」
寧王當即上前,跪倒在地:「父皇,此事事關重大,太子有傷在身,此事不如交給兒臣代為......」「呵呵,寧王對夜奴一無所知,你又能查出什麼?」
林璟反問,「而且,如果我沒記錯,香妃娘娘是以禮部尚書夫人之義妹的名號入宮。
而,禮部尚書好像是寧王岳父吧。」
寧王額頭溢出豆大冷汗,他連忙磕頭:「父皇,兒臣不知啊,這一切和兒臣無關。
此事重大,兒臣也不會徇私枉法的......」「住嘴。」
建陽帝冷喝:「此事,就交由太子全權處理,其餘人等不許過問。
太子,朕限你七日內查出緣由。」
「兒臣領命。」
建陽帝揮袖,怒氣沖沖的離開。
高禾見狀忙呼一聲:「起駕!」
房中太子和寧王連忙下跪送駕。
「太子,有多大本事吃多少飯,你可千萬不要把自己撐死了。」
寧王紅着眼睛威脅起來。
林璟聞言,不喜不怒緩步上前。
寧王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記耳光直接抽了過來。
「本宮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說教了?!」
「你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
你要記住,這裡是皇宮,不是你的寧王府。
本宮是太子,更不是你府中下人!」
身處皇宮中,寧王還真沒辦法對付這位弟弟。
「哼!」
寧王叱責一聲,然後突然發出陣陣冷笑:「我的太子弟弟,你要知道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
撂下狠話之後,寧王揚長而去。
林璟並不在乎寧王的威脅,他知道今日之後一定會迎來寧王的報復。
不過,身為穿越者,他又豈會忌憚潛存的威脅!
林璟轉身看向早已被制服的香妃。
「你,你要幹什麼!」
香妃眼中三分憤怒,七分畏懼。
夜奴大業,竟然敗在這廢物太子手中。
「當然是和香妃繼續先前沒辦完的事情啊。」
林璟邁步上前:「現在,你還指望誰能來救你?」
就在這時,寢宮的門突然被人敲響。
門外,一個丫鬟跌跌撞撞的跑來:「太子殿下,大事不好,您快回去救救太子妃,太子妃突然咳血不止,大夫說可能沒救了!」
一旁的香妃聞言,嘴角露出殘忍的笑容:「太子殿下還有心情對付我?
不快點回去的話,可能看不到那美嬌娘最後一眼!」
林璟臉色大變,他察覺到什麼。
「帶上夜奴賊女,隨我一同回宮!」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在土裡埋了有些年:豬腳有腦子,配角有智商。有爽點,文筆可以,感覺是哪個大神的馬甲。我的仙草。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生之偽裝者:裝13 文青- 並不算是普通爽文文字很清麗但是對很多人來熟肯定是毒草- -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日在火影:也是推爛的文,目前最愛的火影同人,糧草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