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生崽後,偏執江少哭着求複合
生崽後,偏執江少哭着求複合

生崽後,偏執江少哭着求複合不吃酸菜

標籤: 江燼川 陳檸月 霸道總裁
新生代網文寫手「不吃酸菜」帶着書名為《生崽後,偏執江少哭着求複合》的豪門總裁小說回歸到大眾視線,本文是一本以豪門總裁為背景的爽文,圍繞主人公鹿燃江燼川身邊的傳奇經歷展開,劇情梗概:「行啊陳檸月
」江燼川忽然咬牙切齒的說完這句話,他如今搞清楚了種種後,心裏氣的是這個女人居然騙了自己這麼多年
……...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我什麼?」
鹿燃冷冷掃了她一眼,眼神更顯得毫無溫度,看見她氣急敗壞的樣子,就覺得好笑。
陳檸月被她這麼一盯,原本想說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就像是卡在了自己的嗓子眼裡,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鹿燃將她的表情盡收眼底,不屑的冷笑了一聲,就這膽子,也好意思在自己面前撒野?
當初她或許還會相信,但是現如今,都到了這個時候了,她也不是什麼傻子。
因此,鹿燃趁着她愣神發獃的功夫,先一步湊近,走到她的身邊,揚起了一個自信的笑容,悄聲和陳檸月說道。
「還記得嗎?
陳檸月,你當初對我做的事情,你都不記得了吧恐怕。」
鹿燃身上還帶着一些馨香,像是最勾人的魂,但是偏偏她看起來卻好像渾然不覺一般,笑得沒心沒肺。
裏面傳來細微的小動靜,剛開始江燼川還沉沉的睡着,但是門口突然傳來巨大的騷動還是忍不住讓他清醒了半分,頭痛欲裂。
門口不知道站着誰和誰,一大早就吵吵鬧鬧的。
「誰啊?」
江燼川的聲音還帶着一點沙啞,原本一早上起來就覺得心氣不順,加上昨天折騰了半天,都沒喝上半口水,如今他也是真累了。
聽到裏面的聲音,鹿燃笑了,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能怪自己了啊。
江燼川都已經醒了,只要一出來就能看見自己,但是偏偏她們如今靠的那麼近,鹿燃微挑眉頭,壓低音量,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慢慢開口說道。
「當年的事情,我會一點點報復回來的,你等着啊。」
說完,鹿燃就先一步,迫不及待的退開,嘴角還掛着淡淡的笑意。
她怎麼還活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死啊。
鹿燃心中一直都有這個疑慮,都這樣了,她居然還能夠好端端的活到現在,老天爺不公平啊。
「鹿燃......」陳檸月這幾個字儼然是咬碎了才慢慢開口的,她恨!
憑什麼所有好事情都能落到她的身上,現如今她只要一回來,江燼川的目光就全都放在她的心上,一點都看不到這幾年來,自己的付出。
「在呢,怎麼,你不敢叫我的名字?」
鹿燃看着她,還在冷笑,這女人都這種時候了,還不忘保持自己在外的形象,真裝啊。
鹿燃想着,但實際上陳檸月是擔心事情鬧到江燼川那裡,如果當初的事情敗露,他們之間認出當初的彼此,那自己就一點勝算都沒有了。
「你別太過分。」
半晌,陳檸月才緩緩吐出這句話,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她如今是在隱忍怒意。
「這就過分了,你的心理承受能力真不行。」
鹿燃一邊說著,一邊漫不經心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自己的話已經帶到了,也說的差不多了,那自己就沒必要一直在這裡不走了。
鹿燃走進去,隨意的看了一眼江燼川,語氣親昵的說道,「你醒了?」
江燼川感覺她這話說的好像有點不太對,但是又不知道哪裡不太對,總覺得怪怪的,聽起來感覺他們關係很不一般的樣子。
「鹿燃,我和你都認識這麼久了,你昨晚既然和燼川在一起,應該和我說一聲啊,省得我擔心了不是。」
見陳檸月表面還在打感情牌,鹿燃懶得說什麼,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她,什麼話都沒說。
不得不說,這女人是真的裝啊。
「是嗎?
我和你可不熟。」
鹿燃冷笑着,毫不掩飾自己臉上的嫌棄和鄙夷,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隨後輕飄飄的準備離開。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玩這種把戲。
等鹿燃走後,陳檸月的臉色忽然有些掛不住,都已經這樣了,還要把自己逼到什麼程度上去?
她在內心發誓,要將鹿燃碎屍萬段!
今日受到的侮辱,日後一定要加倍奉還。
就算是指甲深深嵌入了肉里,但是陳檸月卻依舊渾然不覺,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身子都在微微發抖。
江燼川不動聲色地看着這一切,常年在商場上混跡的他幾乎練就了看人就準的本領,因此看到她們倆之間的暗流涌動,直覺察覺鹿燃和陳檸月之間有什麼過節。
大概是一些陳年往事的舊賬,不然的話,怎麼會一見面,兩個人的氣場就如此的強大?
他淡淡的掀了掀眼皮,雖然看似隨意,但實際上卻相當靈敏,這兩個人之間的一定藏着事兒是自己不知道的。
但他沒提出來,這話說出來多少有點打草驚蛇了,他不喜歡將這種事情擺到明面上去說,單純的想着放在心裏,日後再說。
江燼川還記得昨天發生的事情呢,他身體莫名其妙發生了這樣奇怪的事情,他覺得不對勁才不可能,再加上原本他就覺得奇怪,大概猜到是有人在自己飯菜裏面動了手腳。
除了陳檸月,他是真的想不到第二個人會幹出這樣的事情了。
隨即,他的目光也不自覺變冷,開始威脅陳檸月,「以後把你的想法收一收,別再做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知道我的手段。」
江燼川說完以後,淡淡瞥了他一眼,陳檸月這幾年能夠留在自己身邊的原因無非就是因為當初她帶回了江卿卿。
說句實話,他本人對陳檸月沒有一點好感,更別提愛情了。
這女人要是不識好歹,非要耍心機手段的話,他也不介意讓其付出代價。
陳檸月聽完這話以後,緊張地渾身都在顫抖,意識終於短暫的回籠,故意裝可憐說道。
「燼川,你怎麼又誤會我來,我能看出來鹿燃是在蓄意接近你,這是有預謀的啊,我不也是為了幫你。」
陳檸月眼角泛紅,看起來就楚楚可憐,她甚至在背地裡狠狠掐了自己一把,這才能讓自己稍微哭出來,眼淚就是必殺技,她就不信這樣都不行。
這都是哪兒跟哪兒的事情,江燼川不屑的冷笑了一聲,看她故意裝傻的樣子,也沒戳穿,反而是直接離開去公司處理事務。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王座主宰:蘿莉無愛,看着煩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青玄道主:各種裝逼,實際是傻逼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時尚大佬:都市後宮流,現在開車的少了,看一個少一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