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喬喬動心
喬喬動心

喬喬動心宋喬喬

標籤: 宋喬喬 沈即白 現代言情
沈即白看見是我,剛剛還笑着和護士小姐姐告別,下一秒直接垮起了個批臉,生怕別人不知道他討厭我
「宋喬喬,你為了見我還裝病?想複合直說,反正我都不會同意
」還發著燒的我實在是不想和他鬥嘴,於是我指了指自己的額頭,示意自己頭暈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感覺到不對的他又緊了緊攔着我腰的手。
逃不過了……我故作嬌羞地抬頭,對上他漆黑的眸子:沈醫生,分手是你提的,你現在還想讓我求你複合?
我告訴你,我燒死都不會求你的!
記憶回到兩天前,我親愛的好姐妹喝大了,打電話讓我去接她。
我費盡苦心去了之後才知道她是真心話大冒險輸了,她看着急匆匆趕來的我,立馬把我拉到她身邊:喬喬,溜都溜出來了,不來一杯?
講真,我抵不住這誘惑。
見我猶豫,我那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好姐妹又說了一句:嘖,下次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來一次,你真的不喝?
我咽了咽口水,確實。
自從我一年前和沈即白在一起後,我就再也沒來過酒吧。
可想當年,我可是夜店小公主。
最後,我妥協了,拿起一瓶啤酒一口就炫沒了。
這久違的感覺太上頭,我沉醉於溫柔鄉,連最後懷裡莫名其妙多出來的兩個男人都不知道是從哪來的。
與此同時,酒吧的門被打開,沈即白一眼就看見了左擁右抱、眼神迷離的我。
等他走過來把我從卡座里撈起來的時候,我還在對我身邊的兩個男人依依不捨地告別。
如果不出意外,我當時說的應該是:弟弟,等着姐姐,等姐姐解決了家裡的那個老男人,然後天天來找你們玩!
語落,卡座周圍的空氣凝結了,就連攛掇我來一杯的好姐妹都大氣不敢喘。
就這樣,我脫雙成功,被我口中的老男人甩了。
好,那你就燒死吧。
思緒被打斷,沈即白鬆開我的腰,抬手就準備開門再次把我扔出去。
門剛打開,我就看見了一個伸出手正準備敲門的精緻小美女。
雖然她穿着白大褂,可那精緻的小臉和高挑的身材一點都沒有被鬆鬆垮垮的衣服埋沒。
看見被沈即白拎着的我,她尷尬一笑:沈醫生這是在忙嗎?
那我待會再來?
女人一開口把我嚇了一跳,好一個夾子,聽得我都春心蕩漾。
沈即白把我扔在了原地,轉身走向了他的辦公桌:不忙,許醫生有什麼事?
不是說只有他一個醫生嗎?
沈即白話剛說完,許落一就直接繞開我跑到了沈即白旁邊。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許落一把一個本子放在了沈即白面前,然後彎下腰湊近沈即白:沈醫生,我有個問題想問你……此時的我已經聽不清許落一在說什麼了,我只知道她的胸都快要和沈即白來個激情碰撞了。
我好像突然就能理解為什麼沈即白見不得我和別的男人走得近了。
我就那麼看着許落一一點點往沈即白身上貼,本以為沈即白會和以前一樣推開所有想和他有肢體接觸的女人。
可這次他竟然沒有動!
而且在認真聽了許落一的話後還耐心地幫她解決那些微不足道的小問題。
醋意上頭,我的燒都好了一半。
沈醫生~我也有個問題想問你~我學着許落一的聲音和樣子一點點地靠近他。
先去掛水。
沈即白終於抬頭,他嫌棄地把一張診斷單甩在我臉上:輸液室在那邊。
說完,他指了指我身後的門。
我怔怔地接過沈即白手裡的單子,在許落一一臉挑釁的目光中離開。
當針扎入我血管的那一刻,我才反應過來。
沈即白這個老六,竟然當著我的面和女醫生卿卿我我。
想到這裡,之前看見血管回血都會大驚小怪的我現在竟然意外地平靜。
給我扎針的小護士見我是一個人,熱心地幫我把吊水的瓶子掛到了杆子上。
還囑咐我有事叫她就行。
感受到善意的我痛哭流涕。
沒想到在我最軟弱的時候竟然是一個陌生人給了我溫暖。
猶豫過後,我想明白了。
既然這樣,那就等我們倆都玩夠了再複合得了。
我掏出手機準備給閨蜜打個電話,一個人輸液實在是不太方便。
結果電話還沒打通,一道清脆的男聲就打斷了我的思緒。
宋喬喬?
那麼巧,你也來吊水?
抬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臉。
我大學時一個社團的社長,何時照。
看見他,鋪天蓋地的回憶霎時間全部涌了上來。
我險些忘記自己還在吊水,抬起手就準備指他:何時照!
那麼巧!
你也發燒了?
手伸出來了一半,我才發現自己抬起來的這隻手上還插着針管。
反應過來的我瞬間倒吸一口涼氣,手在我的拉扯下被扯得生疼。
嘶。
我下意識地叫了一聲,下一秒,一個身影先我一步地幫我把針頭從血管里拔了出來。
哎,鼓了,看見我你不用那麼激動吧,也就幾個月沒見。
是何時照,他眼疾手快地拿起了一旁小護士遞來的棉球,堵上了我微微滲血的血管。
本來還很害怕的我見了這個情形,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何時照細心地幫我把掛了一半的水扔在了垃圾桶里,隨後把手遞給我自己:自己按着吧,等一會可能要重新掛了。
我點點頭,眼疾手快地堵住棉球。
徹底平復好心情後,我在輸液室門口看見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麼熱鬧。
我順着聲音的方向看去,沈即白一身白大褂慢慢悠悠地走了過來。
何時照看見他,笑容有那麼一瞬凝固在了臉上。
見這情形,我內心頓感不妙。
媽的,好熟悉的場景,怎麼感覺好像在哪見過?
想起來了,好像大學的時候我也見過這場面。
我和沈即白是大學同學,和何時照也是。
還記得當時剛上大學的我,因為前十八年親媽管得太嚴,導致我沒和男生接觸過。
所以上了大學後,我宛如脫韁的野馬,每天沉寂在帥哥和夜店裡無法自拔。
但我和別的女生對帥哥有一點不一樣,那就是我熱衷於當舔狗,但不想談戀愛。
如果我的魚塘里有人要和我談戀愛,那對不起,我會拉黑刪除一條龍。
而何時照可以算是我舔狗對象中讓我舔得最上頭的一個。
可以說如果我沒遇到沈即白,那何時照很有可能就是我現在的男朋友。
至於我們為什麼沒有在一起。
因為沈即白出現了,他端我魚塘的那天,只有何時照一個人冒着雨來找我。
那天晚上,他苦笑着說還是晚了一步。
而沈即白擋在我面前,說以後離我遠點。
回過神,我站在何時照身後又偷偷地瞄了一眼現在的場景。
嗯,果然一模一樣,只不過現在站在我面前的換了個人。
宋喬喬,我在這裡,你還要叫別的男人?
沈即白冷冷地甩給我一個眼神,我尬笑着想解釋。
可剛剛許落一湊那麼近的場景又一次湧上心頭,我解釋的話被堵在了喉嚨,轉瞬即逝變成了:怎麼?
不行嗎?
再說,咱倆都分手了,我叫你,你現在的小女朋友吃醋怎麼辦啊。
陰陽怪氣的話從我嘴裏說出來顯得更氣人了。
何時照轉頭看我,我沖他眨巴眨巴眼睛。
不愧是我魚塘里最懂事的一隻,他微微點頭,隨後附和:分手了就不用管東管西,省得到時候討人嫌。
沈即白臉色鐵青,他淡淡掃了我一眼,隨後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
講真的,有點慌了,好像玩大了。
我張了張嘴想叫他的名字,面前卻早就沒了沈即白的影子。
喬喬,水還掛嗎?
我陪你一起。
何時照開口,望着沈即白離開的方向,我點了點頭。
何時照真的說到做到,他明明可以拿了葯坐在旁邊陪我。
可他一身反骨偏要也和我一起掛水,護士小姐姐拗不過他,給他掛了兩瓶葡萄糖。
輸液室里,我們倆面面相覷。
你其實可以不用這樣陪我的……我打破沉默,先開口。
他義正詞嚴地擺了擺手:說了陪你就肯定要陪你的。
果然,他還是和之前一樣老實……我不再說話,扭頭睡了過去。
睡着後,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沈即白是那麼冷漠。
他牽着一個我看不清臉的女孩子的手,冷冷看了我一眼後決絕地轉身就走。
我上前去拉他的手,卻被他狠狠甩開。
我拚命問他為什麼,他淡淡地留下了一句話:沒為什麼,不喜歡了。
我從夢中驚醒,看見了何時照的臉。
他見我醒了,露出了兩顆小虎牙:剛想叫你,要起針了。
他話剛說完,我的手已經被一旁的護士小姐姐拿了起來。
等我徹底驚醒,針已經被**了。
我掛好了水,何時照看了看自己還剩半瓶的葡萄糖,索性也直接不掛了。
回家時有點冷,我和何時照一前一後地走在街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其實一直是他在說,我腦子裡全是剛剛沈即白冷着臉離開的畫面。
手機鈴聲喚回了我的思緒,打開手機,是前兩天攛掇我喝酒的那個怨種閨蜜許嬌嬌。
我接起,甚至已經想好了拒絕的話。
喬喬,你老公不在家嗎?
我好像在酒吧看見他了。
我一驚,什麼老公?
誰?
沈即白?
我問了一句,許嬌嬌嗯了一聲:但是我不確定,需要我幫你仔細看看嗎?
我一臉狐疑,沈即白竟然去酒吧,活久見啊。
幫我看看吧。
我開口,許嬌嬌應聲,過了好一會,我聽見一陣小跑的聲音,許嬌嬌壓低嗓門:看清了,真是你老公,正對瓶吹呢。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穿在苦境的日子:霹靂之看過一點,對於不熟悉劇情人物的我來說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爽點在哪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民國立志傳:一口氣看完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重回十八少年時:主角不停的吃掉前面自己說的話,自打自臉。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