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蘇千羽秦夜辰
蘇千羽秦夜辰

蘇千羽秦夜辰秦夜辰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夜辰 蘇千羽
蘇千羽臉色蒼白,嘴唇不可抑制的顫抖:「不,你不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切已成定局
」男人冷酷的話語,讓他差點忍不住淚灑當場
蘇千羽伸手去扶秦夜辰,卻被他躲過:「君臣有別,請殿下自重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整整三日,蘇千羽身背殘劍,從山腳開始十步一拜,一路跪拜到矗立在郯壅最高峰的回魂塔前。
爬進塔**那座冰棺里時,他身上已經沒有一塊好肉。
蘇千羽痴痴望着冰棺里眉目冷肅的男子,眼角淌下兩行血淚。
「夜辰,我來陪你了。」
他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揮起殘劍切斷周身經絡,含笑倒在秦夜辰的屍身上。
鮮血順着陣法的紋路流淌,很快將冰棺染成紅色。
冰棺之內,很快滋養出一簇簇鮮活的血色彼岸花…………「夜辰——」猛然睜眼,蘇千羽看着寢殿中熟悉的裝飾,一顆心怦然跳動着。
他回來了,回到了還沒和秦夜辰成親的時候!
蘇千羽不管不顧的起身,想要去找秦夜辰,看看他是否安然無恙。
「小殿下,您要去哪,九皇子還在等您。」
宮女顏月攔住了他。
聞言,蘇千羽冷下神色:「告訴皇兄,我有要事出宮。」
上一世,他們兄弟在宮中步步為營,為了兄長,他拋夫棄子,害秦夜辰為兄長所殺,含恨而終。
這一世,無論如何,他都要護他周全,哪怕要與兄長為敵!
憑着記憶,蘇千羽找到了護國大將軍府。
「殿下來的真不巧,將軍有事出去了。」
「去了哪裡?」
蘇千羽蹙眉,他記得上輩子來的時候,秦夜辰明明在後院練劍。
門房老伯笑得臉上的褶子都堆在一起:「去林太尉家提親了。」
腦中如炸雷般轟的一聲,蘇千羽趔趄兩步,險些站立不住。
秦夜辰不是自幼鍾情於他嗎,春日宴上他明明剛跟自己求過親,怎麼會又向別人提親?!
蘇千羽什麼都顧不得了,他翻身上馬,直奔太尉府。
他不惜以血為祭逆天改命,才能重新回到他身邊。
他怎麼可以連補償的機會都不給他,就要娶別人?!
蘇千羽剛到太尉府,就看到一群人喜氣洋洋的走了出來。
為首的,正是他心心念念的男人!
「夜辰!」
一聲呼喊,跨越兩世,飽含深情。
被呼喚的男人神色一僵,眼底的笑意瞬間化為冰鋒。
「臣,拜見殿下!」
蘇千羽顧不得有人在看,上前一步,拉住了男人的手:「夜辰,你為何要與林公子成親?」
秦夜辰薄唇微動:「林公子儀錶翩翩,氣度不凡,是良配。」
蘇千羽心中驀然一痛,不可置信地喃喃:「那我呢?」
秦夜辰單膝跪地,眼中風霜肆虐:「臣婚期已定,六月初六,還請九皇子和殿下前來觀禮。」
蘇千羽臉色蒼白,嘴唇不可抑制的顫抖:「不,你不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切已成定局。」
男人冷酷的話語,讓他差點忍不住淚灑當場。
蘇千羽伸手去扶秦夜辰,卻被他躲過:「君臣有別,請殿下自重。」
他左一句殿下,右一句殿下,聽起來有禮有節,卻將兩人的距離越拉越遠。
「你以前從不這樣叫我。」
蘇千羽終於忍不住紅了眼眶,「夜辰,你不是說過要和我在一起的嗎?」
春日宴,他親自摘了開得最盛的桃花贈予他。
「淮棠,待到中秋,我向陛下求親可好?」
言猶在耳,可中秋未至,他竟然要另娶他人!
秦夜辰瞳孔一縮,周身散發出陣陣冷意:「殿下金尊玉貴,臣高攀不起。」
「高攀不起?」
蘇千羽喃喃,如墜冰窖。
他負了他,害他慘死。
可他也歷經輪迴之苦,只為能跟他再續前緣。
到頭來,卻只換來他一句高攀不起。
難道這就是他的報應嗎?!
尖銳的疼痛從胸口迅速蔓延全身,蘇千羽喉頭泛起陣陣腥甜,被他強行壓下。
也罷,如果這是他想要的,那他願意祝福他!
「既然將軍心意已決,那我就祝將軍和未來的正君永結同心,恩愛不疑。」
秦夜辰聞言,下頜猛然收緊,起身抱拳:「臣多謝殿下。」
說完,他轉身離去,翻飛的袍角映紅了蘇千羽的眼。
蘇千羽心痛如絞,再也壓制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摔倒在地。
「來人!
救殿下!」
急促的呼喊令秦夜辰腳步一滯,他自幼習武,耳力驚人,自然知道身後發生了什麼。
胸口處有什麼東西躁動着要噴薄而出,他握緊雙拳,眼神複雜。
秦夜辰,不要對他心軟,你忘了上一世他是怎麼對你的嗎?
這個人慣會做戲,難道你還要繼續被他耍得團團轉?!
秦夜辰閉了閉眼,再睜開時,眼中已恢復了之前的冷漠。
他決然離去,從始至終都沒有回頭。
蘇千羽昏迷之前,看到的最後一幕就是他決絕的背影。
他真的,不要他了!
……蘇千羽做了一個夢,夢中光怪陸離。
一會是秦夜辰七孔流血,慘死在他面前。
一會是他冷着臉:「殿下金尊玉貴,臣高攀不起。」
他想叫住他,卻無論如何都張不開口。
混沌中,國師上輩子說過的話再次響起。
「殿下,如若有幸再見將軍,他若不能釋懷,見一次,你的心會痛一次,直到疼痛而死……」蘇千羽苦笑,原來被心愛之人厭棄是這般痛不欲生。
那他上輩子被一劍穿心而死,該有多痛?
不知睡了多久,蘇千羽終於醒來,卻被滿室的紅色刺得睜不開眼。
顏月眼喜極而泣:「殿下,你可算醒了!」
「這都是怎麼回事?」
蘇千羽喉嚨乾的冒火,聲音嘶啞。
顏月擦去眼淚:「殿下您昏迷了整整七天,太醫束手無策,還是九皇子想到了沖喜的辦法,求陛下給您和護國大將軍賜婚了。」
「什麼?」
蘇千羽簡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
皇兄他竟然,讓秦夜辰給他沖喜?
他那般心高氣傲,如此豈不是更加討厭他了?!
顏月點頭:「多虧九皇子英明,您看今天剛到將軍府殿下您就醒了!」
「我們現在在將軍府?」
蘇千羽大驚。
「正是。」
回答他的,不是顏月,而是推門而入的人。
秦夜辰神色冰冷,一步一步走向蘇千羽。
他每走一步,蘇千羽的心就沉上一分,他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翻騰的恨意。
秦夜辰在床前站定,居高臨下的睥睨着床上的人:「如此,殿下可滿意了?」
「夜辰……」蘇千羽想要解釋,卻被男人眼中的寒意逼退。
秦夜辰看向一旁的顏月:「出去!」
顏月下意識想拒絕,卻畏懼秦夜辰的威勢,站在一旁,猶豫不決。
「顏月,你先出去。」
蘇千羽淡淡的開口。
蘇千羽知道,這個人一定是誤會他了。
待人走後,他不顧身體上的不適,強行起身:「夜辰,你聽我說。」
「這事跟你沒有關係,你什麼都不知道。」
秦夜辰忽然接過了他的話。
「你知道?」
蘇千羽嘶啞的聲音中帶着一絲期待。
秦夜辰俯下身,用只有他們兩個能聽見的聲音說道:「殿下覺得,我信嗎?」
蘇千羽心中一緊,解釋的話脫口而出:「夜辰,你相信我,這絕對不是我的本意,我可以進宮去向父皇解釋,求他收回成命。」
「殿下又何必這般惺惺作態,自古君無戲言,殿下這麼做,是想讓我們顧家上下都死無葬身之地嗎?」
他的話像是一把刀,毫不留情的**蘇千羽的心臟,痛得他幾乎直不起腰來。
蘇千羽連連搖頭:「我不是……啊!」
話還沒說完,秦夜辰猛然將人抱起,丟在床榻上,隨即覆了上去。
「夜辰,你……」蘇千羽嚇了一跳,緊張的手腳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裡。
他知道,秦夜辰並沒有消除對他的誤會,他眼中濃重的失望和厭惡深深的刺痛了他。
可是即便是如此,他也沒有推開他的勇氣。
因為,他根本不想推開他……放下紗帳的瞬間,秦夜辰的餘光掃過房門,眼中閃過一絲恨意。
他知道,在婚房的門外,九皇子楚謹渝的人正守在外面。
想到上一世,他恨不得能立刻衝到宮中去殺了這個卑鄙小人。
可是,現在還不是他動手的時候,他需要麻痹對手,蟄伏等候時機,屆時一擊必中!
秦夜辰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的人,他那麼耀眼動人,一如當年。
可是,在見識了他所有的冷漠無情之後,他又如何能夠說服自己放下過去?!
秦夜辰眯起眼睛,俯身吻住了蘇千羽,猶如狂風暴雨,幾乎要將身下的人溺斃。
他們曾那麼熟悉對方,以往的每一次,秦夜辰都極盡溫柔,讓蘇千羽一次次在他的懷中融化。
可是這次,秦夜辰就像故意折磨他似的,沒有絲毫憐惜。
劇烈的疼痛讓蘇千羽忍不住呼痛,卻在對上那嘲諷的目光時,用力咬緊雙唇。
看着他蒼白的臉色,秦夜辰心中一痛,撫慰的話幾乎脫口而出,卻在被他生生咽了回去。
秦夜辰,你不能心軟,你為什麼還會心疼這個無情無義的人?
這點疼算什麼,他如今所承受的疼痛,遠不及你當初的萬分之一!
……直到結束,蘇千羽一直閉着眼睛,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殿下可還滿意?」
冷漠的聲音響起,帶着濃濃的嘲諷之意。
蘇千羽的心沉了下去,仍緊閉着雙眼不肯睜開。
只要閉着眼睛,他就看不到他殘忍的臉。
他從不知道,這事竟是如此疼痛,疼的他彷彿被硬生生批成了兩半。
上輩子,他待他如珠如玉,溫柔至極。
可是這次,他的粗暴成了他揮之不去的陰影。
原來他,是如此厭惡他。
秦夜辰眯起眼睛,毫不憐惜的捏住了蘇千羽巧的下巴,強迫他睜開眼睛看着自己。
「殿下處心積慮得償所願,如今還有什麼不滿?」
蘇千羽含淚搖頭:「夜辰,你相信我,我沒有故意要破壞你的姻緣……」他的眼淚,珍珠般落下,砸在秦夜辰的手上。
秦夜辰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下意識想要為他拭淚,卻在看到自己心口上那道猙獰的傷痕之後猛然收手。
這是他上一輩子的致命傷,一劍穿胸,痛徹心扉。
也正是這一劍,斬斷了他們之間的所有情分。
他曾發過誓,這一生不再跟他有任何瓜葛。
蘇千羽注意到他的視線,在看到他的傷疤之後,臉色陡然一變。
這道疤,是他給的。
那猩紅猙獰的疤痕,彷彿是一道血鞭,狠狠抽在他的臉上。
他強忍不適,傾身撫摸那道傷疤,動作輕柔至極,生怕弄疼了他一般。
夜辰,對不起。
秦夜辰猛抽一口氣,眼中拉滿了血絲。
他捉住蘇千羽的雙手,將他按在了床上:「蘇千羽,省省吧,你這套對我沒用。」
說完,他毫不留戀的起身穿衣,一副打算離開的模樣。
「你去哪裡?」
蘇千羽的聲音帶着自己都沒有覺察到的驚恐。
秦夜辰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翰儀尚未進門,本將軍自然沒有宿在側室住處的道理。」
側室?!
蘇千羽瞠大了雙目,手指緊緊握着被褥。
「你讓我當你的側室?」
堂堂十皇子,委身側室。
蘇千羽沒想到,他竟羞辱他至此。
秦夜辰沒再理他,揚聲喚道:「來人。」
一個嬤嬤走了進來,手中端着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藥。
這氣味,蘇千羽熟悉無比。
是避子湯。
一世,未免節外生枝,皇兄讓他暫緩生子。
是以每每與秦夜辰親熱過後,蘇千羽都會喝下這避子湯。
後來這事被秦夜辰撞破,他第一次發了脾氣,砸了避子湯,連夜搬到了書房。
也正是那次意外,讓他孕育了煜兒。
孩子的到來,讓冷戰的二人重歸於好。
秦夜辰有多喜歡孩子,他是記得的。
可是現在,他卻親自讓人端來避子湯。
答案只有一個,他不想要他生下孩子。
蘇千羽想不明白,先後兩世這個人對自己的態度為何如此不同?
難道就像國師當年說的,因果循環?
「喝了它。」
秦夜辰的聲音不帶一絲情感。
蘇千羽縮到大床的角落:「我不喝。」
秦夜辰冷笑:「這是殿下着人準備的,現在又何必惺惺作態?」
蘇千羽大驚,他何時讓人準備了?!
他想辯駁,可一個侍女被人壓着進來,正是他宮裡的人。
那侍女哆哆嗦嗦跪在地上:「殿下救救奴婢,奴婢只是按您的吩咐做事啊!」
電光火石間,蘇千羽什麼都明白了。
他因心痛而昏迷,皇兄為了能讓他順利和秦夜辰成親,獲得他的支持,先是讓父皇為他賜婚,再着人準備了這些湯藥,讓他不能懷上顧家的骨肉,一心效忠於他。
想明白這一層,上一世很多被他忽視的小事,也忽然清晰了起來。
蘇千羽手腳冰涼,整個人像是從冰窟里撈出來一般瑟瑟發抖。
皇兄,我一世為你籌謀,辜負了最愛我的人。
而你,竟然一直在利用我!
他痛苦的模樣落在秦夜辰眼裡,就像是謊言被拆穿的心虛,也讓他最後一絲希望也隨之破滅。
男人端起湯碗,走到床前。
「喝!」
蘇千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被灌下那碗湯藥的,他拚命掙扎,卻於事無補。
苦澀的滋味從嘴裏一直綿延到腹腔,他趴在床邊拚命乾嘔。
不知是葯讓他噁心,還是人心更讓他噁心。
……六月初六,宜嫁娶,顧林聯姻。
蘇千羽緊閉門窗,仍無法隔絕外面的絲竹之聲。
今天,是秦夜辰和林翰儀大婚的日子。
「殿下,他們欺人太甚,您找九皇子幫幫您吧!」
顏月看着日漸消瘦的主子,說不出的憂心。
蘇千羽搖頭,將面前的避子湯一飲而盡。
這是他欠他的,這一世本他本就是為他而活。
他要如何,他便如何。
深夜,蘇千羽輾轉難眠。
顏月守在床頭輕嘆道:「殿下,主屋那邊燭火都滅了,您也快歇下吧,身體要緊。」
蘇千羽怔了怔,一想到自己愛了兩世的人,如今躺在另一個人身邊,他的心就如被萬千隻蟲蟻啃噬着。
為什麼,為什麼他歷經千辛萬苦回到了秦夜辰的身邊,他卻不願意再多看他一眼?
熟悉的疼痛自胸口處傳來,疼的他渾身發抖。
顏月見狀,衝出去要找大夫,蘇千羽想出聲阻攔,一開口,竟直接嘔出一口鮮血。
「殿下!」
顏月心急如焚,什麼也顧不上了,哭着推門出去找大夫了。
剛走出院門,一個管事嬤嬤樣的女人將她攔住:「幹什麼去?!」
「殿下吐血了,我要去請大夫!」
顏月話音剛落,就被一個巴掌打翻在地。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妹妹愛人:偷妹妹的內褲能叫偷嗎 兄妹之間的事情那叫借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影視世界裏的魔法師:金手指不是在傑哥的BGM裏面超神,辣雞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命超硬,百無禁忌:開頭還不錯,後面一下子就從系統流變成主神流,有系統的一大堆,主角是個小角色。後面各種修鍊者又出來了。再後面主角還穿越到之前去。劇情太雜,不喜歡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