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許向晚江辭遠
許向晚江辭遠

許向晚江辭遠江辭遠

標籤: 其他小說 江辭遠 許向晚
剛走到門口,有人叫住了她:「向晚,你還好嗎?」許沐抬頭,江辭遠那張俊美無儔的臉上滿是擔憂,而她的第一反應則是,他果然認出自己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當她從包中翻到那本熟悉的結婚證時,她心臟一抽,再次泛起疼痛。
她去世了,他們的婚姻關係理所應當的解除了,他應該立馬娶夏妍才是,為什麼還要帶着離婚證來W國。
』他到底想幹什麼。
許沐艱難地站起身,強咽下湧上喉嚨的咸腥,她的眼尾發紅,鼻子泛酸,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徹骨的疼痛,一如當初她被埋在廢墟之下時那般。
她將東西再次塞回包里,扶着牆壁艱難的向外走,剛走到門口,有人叫住了她:「向晚,你還好嗎?」
許沐抬頭,江辭遠那張俊美無儔的臉上滿是擔憂,而她的第一反應則是,他果然認出自己了!
他是故意將這個包給自己,故意讓她打開看到裏面的一切,他做這些又是為了什麼?
「我叫許沐!」
許沐聲音冷漠到了極致。
江辭遠眼底微不可查的悲涼,但語氣分外溫柔:「我帶了一個人來見你!」
江辭遠說著,往旁邊退開,許沐一眼看到了他身後的那個人,頃刻,她的臉色越發難看了:「你帶他來做什麼?」
江辭遠向她靠近了些,耐心解釋:「李教授看了你的照片,說有把握將你的容貌修復回以前的模樣。」
許沐頓時怒氣衝天,她驚恐的捂着臉,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你什麼時候拍了我的照片?」
「抱歉,手術結束後,你換口罩我偷拍了!」
江辭遠毫不遮掩,如實交代。
他竟然看到了我這樣醜陋的臉,他是不是覺得很噁心?
許沐心亂如麻,五味雜陳,甚至都沒有勇氣抬頭面對江辭遠。
此時,她腦子裡只有念頭,她要逃!
可是,江辭遠沒有給她機會,她腳下剛有動作,江辭遠就拉住了他,將她一把摟緊了懷裡。
她掙扎,捶打,咒罵,這些都沒有用,他的雙臂就像是一道枷鎖,將她牢牢禁錮在了裏面。
就在她神智潰散的那一刻,她聽到江辭遠說:「對不起,向晚,都是我的錯,是我太愚鈍,我喜歡你!」
這一刻,許沐只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聽,江辭遠說喜歡她?
這怎麼可能,她喜歡了他十年,追逐了他十年,從沒有換回他一個轉身,現在她這般模樣,他怎麼可能會喜歡?
他一定是在騙人!
他一定實在撒謊!
他只是想用這樣方式來彌補,可是,她不需要可憐,不需要補償!
「江辭遠,我早就已經不喜歡你了!」
江辭遠身體明顯一緊,下一秒,他用儘力氣似乎想要將許沐糅進身體。
親耳聽到和親眼看到的打擊到底是不一樣的,江辭遠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慌,他本以為是老天垂憐,給了他一次重來的機會,他本以為許向晚是因為容貌毀了,所以不願再見他。
他本以為書上的那句話,只是她悲痛之後的宣洩。
十年的愛戀,她不可能輕易就放下了,但當許沐聲音的平靜的說出這句不喜歡的時候,他聽不出任何的情緒起伏,好像只是簡單的陳述事實,這一刻,他再次品嘗到了絕望的滋味。
他的手不自覺的鬆了松,許沐趁着這個間隙直接推來了他。
她看到江辭遠臉上浸滿了悲傷和苦楚,一雙漆黑如墨的眸子,哀傷不已,江辭遠就這樣定定的看着她,好似要從她的露出的眉眼中找到破綻。
他看到了深惡痛絕的厭惡,看到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就是沒有他想要感知的愛意。
他的雙臂無力的垂下,喉間發緊,嘴唇乾澀:「向晚,我們的事暫時放下不談,李教授說,你臉上的傷疤不能再繼續耽誤了,越早修復越好,餘生還很長,你不能一輩子將自己藏在口罩下。
就算你不打算做回許向晚,作為許沐,你也應該是在陽光之下,重新開始新生活。」
許沐的心跳了一下,江辭遠的每一個字都狠狠的戳中了她,當初,她還沒能感受到劫後餘生的喜悅,就被容貌盡毀再度傷的體無完膚,作為醫生,她清楚的明白,她的臉已經很難恢復到從前的模樣。
她本可以有更好的選擇,用許向晚的身份,獲取最好的醫療救助,可是,那時的她內心只有一個想法,不要再回去了,不要再做回那個卑微的許向晚了。
最後,她痛下決定,決定放棄這張臉,用新的身份開始新的生活,許沐以為,她已經見識過真正的地獄,能接納支離破碎的自己。
但每次見到鏡子裏面目猙獰的自己,她都會痛苦不堪,她沒有迎來新生,沒有迎來光明,她再次墮入新的煉獄之中,只有每次夜深人靜,在無人的角落,她才敢掏出照片,懷念曾經的自己!
或許是看到了許沐眼底的動搖,江辭遠上前一步,將聲音放得極輕柔:「向晚,如果你真的想要重新開始,就接受吧!」
如果可以他想幫她承受所有的苦痛,想把她藏在懷裡不讓別人窺見半分,想為她遮風擋雨,想保護她不受傷害,以前他沒能做到了,往後,他想要加倍補償。
不是因為愧疚和自責,是因為,他真的喜歡她!
沉默良久,就在江辭遠為無法說服而感到心灰意冷時,一道沙啞粗糲的聲音響起:「好,我接受!」
江辭遠驚詫一瞬,面上即刻盈滿歡喜。
他激動的想要上前擁抱,卻在許沐的防備的眼神中克制住了。
「李教授已經全部準備妥當,你只要放寬心情,到時候差不多能和絨絨一起出院!」
李教授的時間很寶貴,留給許沐考慮的時間本就不多,還在江辭遠的一番話成功將她說服了,當天,李教授就在醫院內為許沐進行了修復手術,江辭遠全程陪在她身邊。
許沐躺在手術台上,神情意外的放鬆,或許是因為她對手術台太過熟悉,亦或是,她內心也是期待着手術後的效果,反觀江辭遠,從進入手術室後,他整個人就顯得焦灼不安,從反覆確認手術流程和存在的風險,再到檢查儀器設備和藥物,他事無巨細,煩得李教授差點將他直接轟出去,最後只得無奈道:「江醫生放輕鬆,你老婆又不是生孩子,你用不着這麼緊張。
我的技術難道你還不放心?」
許沐將一切看在眼裡,她震驚於江辭遠的態度反常,但她不願自作多情的深想,緊閉嘴唇沒有說話。
當麻藥注入體內,藥效一點點散開時,許沐最後的意識里,是江辭遠那雙裹滿擔憂的眸眼。
這場手術對許沐來說,只是睡了一場很沉很沉的覺,一覺醒來,她已經躺在普通病房,臉上包着紗布。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咒回]禪院一家親:諸君,我喜歡骨科!!女主**直哉部分真是爽歪歪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劍道獨尊:聽說作者英年早逝了,網文作者挺多很辛苦,白天上班晚上碼字,走好,感謝這本書給我帶來過快樂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特殊事件專案組:此作者完全可以寫出更好的東西,但是如樓下所說強行神經病,有前科無數,有些東西寫出來純粹是為了噁心讀者,不知道是什麼心態。沒看過的還是他書的還是當作路過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