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多餘關係
多餘關係

多餘關係季宜年

標籤: 季宜年 宋時 現代言情
我和宋時好了三年,分分合合,舔到驚天動地,令人髮指
連他白月光都知道,我在他這兒丟了半條命
所以誰也沒想到,最後先離開的、主動提分手的是我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我的胃還是不舒服,看見更反胃了。
有一瞬間,我很想衝動地、再像以前一樣啰里八唆地質問他大一堆。
比如,你覺得貴的就是好的嗎?
那不是我喜歡的,不是我想要的。
比如,你昨天晚上去幹什麼了?
比如,你還記得你說要陪我過生日嗎?
可是話到嘴邊,在屏幕上停頓了太久,就變成了簡短的一句話。
不用了,宋時,咱倆分了吧。
向來回消息隨緣的宋時,這回卻出乎意料地秒回了。
他說:不喜歡嗎?
之前逛街的時候,你不是在這家店裡試了好幾個包嗎?
我看你挺喜歡的,那你還想要什麼禮物?
我沉默着看着他這答非所問。
換作以前,我會不自覺地替他找好借口,我會不自覺地站在他的角度想,他其實是在示弱吧,他大概也覺得昨天自己不對。
我揉了揉額角。
什麼也不要。
我繼續敲出下一段話,分了吧,宋時。
微信對話框停在對方正在輸入中……和對方正在講話中……很久。
我本來以為他還有什麼要講的,結果他最後只憋出來一句。
他問:怎麼了?
我一直覺得我現在情緒很穩定。
可看見這三個字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一股子邪火竄上腦門。
誰能懂啊?
你聲嘶力竭,已經從無比憤怒到了漸漸失望,到最後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來表達自己的時候,對方卻好像隔岸觀火。
他什麼也不知道。
始作俑者還在無辜地、好像無比委屈地問你,怎麼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手指尖都在顫抖,順手就把昨天祝若芸發給我的朋友圈截屏甩在了他臉上。
宋時回了三個省略號。
我從沒有對他這樣下頭過。
我懶得再說什麼,切出微信開了免打擾,準備去看看外賣,點碗粥暖暖胃。
吃了甜食又吐過的滋味,真不是人受的。
等我點完外賣,再切回微信的時候,卻意外看見了宋時十分鐘前新發的一堆消息。
我粗略地掃了一眼。
不是,我真不明白,我什麼也沒做啊,她發朋友圈,那我也管不住她的手啊,我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拍的。
我和她早就結束了,昨天真就是順路,她給我打電話,來這出差一個人怪可憐的,我也不能不管她吧?
我明明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啊,送完她我本來打算拿了給你的禮物回家的,但是公司臨時加班,我上午八點多才回家,真不知道她發的什麼朋友圈啊?
你不信你去問我同事,你去問,我昨天真趕項目啊,這個策劃做完,我就有時間多陪陪你了。
可能是我沒有秒回他,不習慣的宋時隔了五分鐘又發了一句:你這樣讓我很累,每次都是這樣,什麼都不等我解釋,莫名其妙就生氣了,現在都拿分手來鬧了?
我冷靜地回:我為什麼要聽你解釋?
我為什麼要等你解釋?
我本來不想多說的。
可他總是這樣容易牽動我的情緒。
或許越是在意的人,說出來的越能戳到心裏最柔軟的一部分。
我將他放在心尖最柔軟的地方,任憑他將我扎得鮮血淋漓。
我幾乎是爆髮式地將所有的委屈一股腦地吐出來。
我以前看肥皂劇的時候,覺得女主撕心裂肺地獨白,多多少少有一點矯情。
一段感情走到最後,還是留些體面,留些美好的回憶的好。
可是那些委屈是真的。
那些從來沒被重視過的需求都是真的。
那些吞刀子一樣的委屈,都是我最喜歡的人給的。
為什麼不能在發生之前就避免,為什麼一定要等着後來解釋?
她很可憐嗎?
我不可憐嗎?
我期盼了這麼久的生日禮物,是這一個破包嗎?
我們前幾天剛一起買的狗玩具你都記不住,卻能記住順路送她一程,你確實挺累的。
我不想要什麼包,我只想要養一隻邊牧,我連它叫什麼名字都想好了。
我等着你回來,等到我很想吃的奶油蛋糕奶油都塌了,都塌了,你知道塌了的奶油有多膩嗎?
你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我在發什麼瘋。
說著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等着我發泄後,我沉默着捂着胃,再次縮成一團。
我苦笑一聲,覺得自己確實像個作鬧的、得不到心愛玩具的小孩子。
都是成年人了。
還是留些體面吧。
我嘆了一口氣,再次抓起手機,果然宋時沒有回什麼。
我打了又刪,刪了又打,最後只留下簡短的兩句話:到今天這樣我也很抱歉,如果讓你感到不舒服了,我道歉,對不起。
我們分了吧,宋時。
我又在床上發獃了半個小時,直到外賣的粥到了,我喝完後再看了一眼手機,還是沒有任何消息。
我知道,他至少又會有幾天杳無音訊了。
他習慣這樣處理。
我以前覺得這不是冷暴力,是他也很難受,他也想回到舒適區調整心情。
可我的心情呢?
我乾巴巴地喝了兩口粥,突然覺得真沒意思。
我點開宋時的頭像,手懸在刪除鍵上,這回毫不猶豫地落下。
祝若芸殺上門來的時候,我正在化妝。
今天天氣還不錯,我住的房間有一個大的落地窗,陽光透過紗簾照進來,很適合看書,看了一會兒書,有點倦了,就去化個妝打扮打扮。
女孩子的精緻是給自己看的。
看到好看的自己,當然會開心啊。
我突然覺得這樣的日子真不錯,一個人安安靜靜,如果能再泡一壺茶就好了。
沒有宋時也沒關係。
所以祝若芸提着一兜子啤酒來的時候,看見我之後,震驚地瞪圓了眼睛。
關了門,她指指點點,舌頭都打結了:季宜年,你行啊你,我還以為你現在生不如死死去活來呢。
我放下捲髮棒,隨手揉了揉剛卷過的頭髮,回到椅子上坐下,找出一支口紅,對着化妝鏡邊塗邊替她補全了她的話:你是想說,你以為我蓬頭垢面、躺屍憔悴呢吧?
祝若芸站在我身後繞了一圈,嘖嘖兩聲:這和你之前鬧分手可不一樣啊。
我手停頓了一下。
以前和宋時鬧分手嗎?
那確實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從最開始的傷心欲絕買醉,到後來漸漸習慣一個人蜷縮在黑暗的角落裡包裹自己,慢慢消化那些難過的情緒,總之哪裡都不像我本來的樣子。
祝若芸道:我本來都想好怎麼信誓旦旦跟你說今天姐陪你不醉不歸了,年年,你這樣讓我很難辦。
我轉頭沖她笑。
那怎麼辦啊?
我抿了抿嘴,起身蹲在她拎來的袋子旁邊,挑出來兩罐啤酒,遞給她一罐:那我來說唄,姐陪你今天不醉不歸行不行?
祝若芸跟着我一起蹲下來,一隻手搭在我肩膀上,語氣里有她自己都沒察覺到的溫柔。
這可是你說的,姜明要是來酒店扛我回家,我可都怪你,祝若芸接過啤酒,摟了我一把,年年,開心。
我疑惑:你不是年年都挺開心的?
祝若芸翻了個大白眼,半晌沒說話。
我抬眼看她。
她溫柔地看着我,就像我們高中剛認識的時候,高馬尾的姑娘眉眼凌厲,看着冷漠極了,可是真正交談起來的時候,眉眼間有着難得的柔軟細膩。
她說:我更想替你開心。
祝若芸嘆了口氣,開了啤酒。
年年,看你這樣我真開心,你們不合適。
真不合適。
我也拉開了易拉罐。
我喝了一口啤酒,辛辣的感覺讓我這兩天終於舒服點的胃又受了刺激,我有點恍惚。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明明超凶的:你知道什麼是勇氣嗎?勇氣就是知道什麼是恐懼,並面對它,將它視為自己的囊中之物。苟起來是沒有前途的啊。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限慾望之門:多發幾本福利吧,這書是去年的了,無限武俠後宮流,算是靠譜的文章了!大大的後宮!作者寫出了自己的感悟,也就是所謂的私貨!最大的問題,本書太監中……190w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末世大回爐:雖然有些地方啰嗦,有些地方漏洞,但是一個女作者寫這類小說這樣很不錯了。劇情還挺不錯,支持作者,希望不要太監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