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顏一諾傅安寧
顏一諾傅安寧

顏一諾傅安寧傅安寧

標籤: 傅安寧 其他小說 顏一諾
余冬冬跟不要命似的,末了還將他的唇角給咬破了
「夠了沒?!」終於,賀言忍不住奮力將余冬冬推開了
余冬冬穿着高跟鞋,被大力一推,直接跌坐在地
賀言沒有一絲心軟,滿臉厭惡的神色:「到此為止!你好自為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他在氣憤的同時,也有顧慮,不想把人給弄傷了,所以推余冬冬的時候沒敢太大力,這也導致一時間沒能推開。
余冬冬跟不要命似的,末了還將他的唇角給咬破了。
「夠了沒?!」
終於,賀言忍不住奮力將余冬冬推開了。
余冬冬穿着高跟鞋,被大力一推,直接跌坐在地。
賀言沒有一絲心軟,滿臉厭惡的神色:「到此為止!
你好自為之!」
說完,他上車絕塵而去,厭惡的將嘴唇擦了又擦,可被咬傷的地方得結疤,這會兒還一直在冒血珠子。
等走遠了,他冷靜下來,有些後悔。
就這樣把余冬冬一個人留在公園會不會出事?
要是出了事,他有一半的責任……他思索片刻,給助理打了個電話,讓開車去把余冬冬接走,他助理家離這個公園比較近,也算是趕巧了。
鄒小貝最不希望的就是跟余冬冬的姐妹感情決裂,所以這事兒賀言也沒打算告訴她,想必余冬冬自己也會把這事兒捂嚴實,畢竟私自用別人的名義干出這種事也不光彩。
原本賀言和鄒小貝說好的是周日約會,在他幾番纏磨下,周六晚上就把鄒小貝叫出來了。
鄒小貝出門之前沒顧得上吃飯,到了賀言家裡,他問道:「吃飯了嗎?」
「沒……沒來得及。」
鄒小貝老實的回答,出門前她媽還罵她專挑飯點往外跑。
賀言走到冰箱前翻了一會兒:「有牛排,要嗎?
隨便吃點得了,明天帶你出去吃。」
鄒小貝這才意識到一個問題:「所以……今晚是讓我住這兒?」
他含笑的掃了她一眼:「不然呢?
來了還想走?
去客廳等着,我給你煎牛排。」
鄒小貝被他無意間露出的那種帶着一絲絲壞又有點慵懶的神情勾動了心弦,想到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她臉上就一陣陣發燙。
上次的感覺還令她心慌,像是刻在了骨子裡似的,每每一回想起來就面紅耳赤。
等牛排煎好,兩人面對面的坐在餐桌前,鄒小貝發現了賀言唇角有一小塊兒疤,好奇的問道:「你嘴怎麼破了?」
一提到這事兒賀言就鬱悶,悶聲說道:「被狗咬了。」
「狗?」
鄒小貝一頭霧水:「你家沒養狗啊,只有小雨姐家養了,可黑崎是大狗,也不能咬這麼小一塊兒……」這種話也就鄒小貝這種單純的女孩子才會信吧?
換做正常人,都會想到是被人給咬的。
賀言又好氣又好笑:「趕緊吃你的吧,多吃點,不夠我再給你弄。」
鄒小貝沒有再多問,過了一會兒,賀言盯着她放在一旁的手機問道:「你手機密碼余冬冬知道?」
「嗯,我和她密碼以前是一樣的,後來她改了吧,我一直沒改,懶得改,都用習慣了。」
鄒小貝很老實,對人很難設防。
賀言伸手拿過她的手機,問了開鎖密碼,完了幫她換成了跟自己一樣的:「我給你換了,別告訴她了,手機是很**的東西,怎麼能隨便給人看?」
鄒小貝想也不想的說道:「沒什麼啊,我手機里又沒什麼秘密。
以前沒有,現在跟你的事兒算是秘密,但我每天跟你聊完都有清空記錄,她看了也不知道的。」
「可她用你的手機給我發信息約我了。」
賀言忍不住說出了這件事,但沒透露細節。
鄒小貝怔了一下:「不會吧?」
她完全不知道這事兒,最擔心的就是她和賀言的事兒暴露了。
賀言很肯定的告訴她這是事實,一再叮囑她不要太相信別人,看着她點頭答應了,他才放心下來。
鄒小貝回憶着這兩天余冬冬對她的態度,雖然不冷不熱的,但也沒鬧翻天,說明沒暴露,沒暴露就好,一旦暴露了,真的會天翻地覆。
吃過東西,兩人一塊兒窩在沙發上看電影,一開始被賀言抱着鄒小貝有些不習慣,漸漸的被電影劇情吸引,她也就沒那麼扭捏了。
他修長的手指時不時在她手臂上划動,她也沒察覺。
看完一部電影,鄒小貝發現已經十點多了,她從賀言懷裡挪開:「我還是回去吧,上次沒回家,我媽都罵我了。」
不光罵了,現在還每天逼着她帶男朋友回家,都快愁死她了,弄得她每天下班都不想回家。
這事兒她沒打算告訴賀言,又不能真的帶他回去。
賀言背靠在沙發上微微眯着眼凝視着她:「就這麼不想和我呆在一起?」
她急忙解釋:「不是的,明天我再來找你好嗎?」
他抿了抿唇,是個拒絕的態度:『不好,本來正常情況下就一周才能見一次了,還不能留下過夜,這是要逼我出家?
』鄒小貝臉頰微微發燙:「那個……明天一整個白天,時間挺多的啊……」賀言一把將她拽回懷裡:「正經人誰大白天干那事兒?」
這話她沒法兒接!
她靠在他胸口,聽着他強有力的心跳,自己的心也跟着亂了。
要是他再磨一會兒,她就會妥協。
過了片刻,賀言又重新放了部電影:「陪我看完就送你回去,這部電影就一個小時。」
鄒小貝點了點頭,乖乖的靠在他身上,努力的把心思都放在電影上。
這是一部愛情片,難免會有吻戲和床戲,床戲雖然表達得很隱晦,可吻戲是絲毫不帶含糊的,還多得離譜!
第一次男女主接吻的時候,鄒小貝借口口渴,第二次,她借口去洗手間,第三次,她綳不住了,默默的移開視線,等吻戲過了再繼續看等到了第四次,賀言的俊臉突然放大在她眼前,唇角擒着一抹壞笑:「你是多單純啊?
連個吻戲都不敢看……」她心跳下意識漏掉半拍,在他吻住她唇的時候,她反射性閉上了眼睛。
賀言的吻技極好,從一開始就有掌控全局的氣勢,他輕車熟路的用舌尖撬開她的齒關,引誘她被動的回應,唇舌間緊密的糾纏一寸寸掠奪着她的呼吸。
在她近乎窒息的仰起下巴喘氣時,他迅速的在她光潔的脖頸上輕咬了一口,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印子。
等稍稍緩過神,鄒小貝才發現接吻的時候被他給推到了,現在她是躺在沙發上的,而賀言,就半壓在她身體上方,他的雙臂撐在她身體兩側,這個姿勢很危險……她還發現,他眼神變了,像是一匹正在狩獵中的野狼,而她,就是獵物,他的目光將她震懾得動也不敢動。
賀言試探的把手放在她腿上,捻着她的裙擺一路往上。
突然,鄒小貝摁住他的手:「我該回家了……」他不甘的坐正了身體:「你下次拒絕的話早點說,我差點以為可以做……」鄒小貝目光下意識看向他腹下,又迅速紅着臉移開。
過了一會兒賀言才起身取了車鑰匙:「走吧,送你回家。
明天我應該起不了太早,但又有事兒必須得早起,你早點過來叫我起床。」
鄒小貝微微點了下頭,默默的跟在他身後。
他忽的朝她伸出手,她抬眼看他,對上他的滿目柔色,她鬼使神差的把手放在了他掌心。
她從頭到尾就經歷過這麼兩段戀情,偶爾會忍不住拿來作比較。
跟賀言比起來,寧霽晨要自我一些,很多時候會忘記顧忌她的感受。
就單單拿回信息這事兒來說,賀言一般會秒回,就算忙起來沒及時回復,等忙完了,他也會先道歉,說明情況,讓人安全感爆棚,而寧霽晨不會,從來不會……她能感覺到,隨着和賀言的感情深入,曾經寧霽晨帶給她的陰影在慢慢的變淡,退卻。
她覺得,動心了。
到了家樓下,鄒小貝下車時賀言提醒道:「別忘了明天早點去我那邊。」
鄒小貝答應下來,沖他揮揮手,轉身進了小區。
她從現在就開始期待明天的約會了,那種期待是自然而然從心底升起的,無法忽略的那種。
但,一回到家,面對余冬冬,她所有跟賀言在一起時熱情高漲的感覺都會像是瞬間被澆了一盆冷水一樣冷卻下來。
明天不上班,余冬冬也還沒睡,坐在床上邊敷面膜邊追劇。
看見鄒小貝回來,余冬冬順嘴說道:「還以為你今晚不回來呢,你那男朋友沒留你過夜?」
鄒小貝繞開了這事兒,質問她:「你用我的手機以我的名義找賀言了?」
余冬冬怔了一下,那天在公園她第三次被拒絕,賀言的態度那麼冷厲,她丟了那麼大的人,這會兒鄒小貝還當面質問她,她有點下不來台。
她悶聲問道:「他告訴你的?
他還說什麼了?
你們關係真好,好到什麼都能互通。
那怎麼不幹脆你倆在一起好了?
你還找什麼男朋友,他還交什麼女朋友?」
第八百九十七章 蠢得無可救藥鄒小貝沒想跟她吵架,質問的時候語氣也是很緩和的:「他只是告訴我你用我手機找他了而已,這樣不太好,以後別這樣了。
你早點睡吧,我去洗澡。」
說完,她拿了睡衣準備去浴室,身後突然傳來了余冬冬砸東西的動靜。
有什麼硬物的碎片濺射在了她身上,小腿被生生划出了一道口子來,傷口雖然不深,但是出血量不小。
余冬冬低吼道:「要不是你死活不幫我追他,我犯得着這樣嗎?
鄒小貝,從小我這個當姐姐的就護着你,什麼好吃的都緊着給你,現在我就求你這麼一件事,你都不肯答應!
別一副你很大度的樣子,真虛偽!」
鄒小貝立在原地沒動,身體微微顫抖着,任由腿上的血跡順着流到地板上。
余冬冬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破罐子破摔的坦白:「對,我是用你的手機、你的名義把賀言約出去了,不光約了,我還厚着臉皮主動吻了他。
我知道我跟他不可能了,為了膈應他新交的女朋友,我還咬破了他的嘴角。
你現在都知道了,覺得我很無恥很可笑是嗎?
他最後把我一個人撇下了,可能又怕我出事,叫了人去接我。
我把聊天記錄給刪了,所以你才沒發現,你向來很蠢,不是嗎?」
鄒小貝這才知道賀言的嘴角是怎麼破了的,他戲言是被狗咬了,她還傻傻的信了。
她承認自己很蠢,蠢得無可救藥。
她和余冬冬現在的關係離決裂就差一步之遙了,她也不知道她還在堅持什麼。
她受夠了,不想再藏着掖着,想把所有的事都開誠布公的說出來,心理的壓力快把她逼瘋了……最終,她還是什麼都沒說,默默的洗完澡,拿着毯子去了客廳睡沙發。
後半夜,她睡得迷迷糊糊之際,感覺有人在碰她腿上的傷口,她隱隱知道是余冬冬,但是心裏生悶氣,加上困得厲害,很快又睡沉了。
第二天早上醒來,她發現傷口被處理過了,余冬冬還是覺得過意不去的吧?
哪怕兩人到了這種地步,還是會有互相心軟的時候。。
家裡靜悄悄的,她爸媽早就去包子鋪忙碌了,爺爺奶奶應該在附近的廣場晨練。
想到還跟賀言有約,她收拾了一下,沒顧得上化妝,直接打車過去了。
到了門口,她給賀言打電話,好一會兒才被接起,電話里傳出他慵懶的嗓音:「過來了……?」
她心尖兒被他的聲音撩得微微一顫:「嗯,在門口。」
他掛了電話,很快門就打開了,他睡眼惺忪的模樣像是還沒完全清醒,整個人看上去懶洋洋的。
在家裡他習慣穿寬鬆的純色t恤和休閑褲,不管是什麼樣的裝束,他都能穿出別樣的味道。
他懵懵的把她讓進屋,轉身又進了卧室往床上一躺:「我再眯會兒,你過來陪我。」
鄒小貝跟進去,看房間里沒有能坐的地方,就在床沿坐了下來:「你睡吧,晚點我叫你。」
他募的伸手將她拽倒,從身後緊緊擁着她:「起這麼早,你也沒睡醒吧?
一起睡。」
鄒小貝確實沒睡醒,但折騰了這麼一趟,她也睡不着了。
她沒拒絕,打算陪他躺會兒,可沒過兩分鐘,他的手就不老實了起來,先是從身後隔着衣服擰開了她內衣的扣子,隨即直接將手探到了她胸口。
她渾身僵住,心跳如雷:「賀……賀言……」他發出慵懶的一聲:「嗯哼?」
她輕輕拍拍他的手臂:「拿開……你好好睡覺吧。」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三國之袁家我做主:快樂的書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發條新娘:我對第二卷出現的學生組織略反感所以跳過了,第一卷和第三卷目前為止的故事還可以。只是開頭喚醒女主的那段一股《時鐘機關之星》的味兒,不過無傷大雅。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集結之園:戰鬥貓?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本書是EVA同人中的經典之作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