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梨花佳人
梨花佳人

梨花佳人蕭逸

標籤: 其他小說 梁國 蕭逸
「還不快走!」體態臃腫的領頭官吏粗聲粗氣地呵斥着我
臉上火辣辣的疼,我拳頭緊握,卻也沒敢逗留
我並未走遠,北涼皇室向來追尋刺激,涉獵場的最深處,是最容易被獵殺的地方
耳邊響起陣陣馬蹄的聲音,射箭聲,女人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蕭逸這個人也真是奇怪得很,我對他畢恭畢敬,他反而生氣了。
難不成,還要我在他面前撒潑打滾,他才高興?
紀九一臉恨鐵不成鋼,他壓低聲音,悄悄地來了一句:哎呀,梁姑娘!
你只要……在殿下面前撒撒嬌!
軟語溫存,小鳥依人!
這殿下心裏頭能不舒暢嗎?
我霎時間愣住了,看向前方那道紅影,蕭逸的腳步明顯放慢了,似乎是真的想看看我作何反應。
我無奈,這條命畢竟是他救的。
我小跑上前,站在蕭逸身旁,深吸一口氣殿……哥…哥……別生氣了。
蕭逸看着梁時安一臉勉強,心裏更加火大。
他彎下腰狠狠地捏了一把梁時安的臉,一字一句地說道哥哥沒生氣!
蕭逸無奈地看着我片刻,又輕輕拉着我的手,帶我來到了一片樹林。
樹林深處,是一座新立的墳。
那上面赫然寫着:梁國三皇子梁津南之墓對於這位是三哥,我的印象只有體弱多病,不善言辭。
在眾多皇室成員中,他是唯一一個沒有欺負過我。
蕭逸以為我會哭,貼心地將一塊絲巾塞入我手中。
他一邊解釋你三哥逃亡出來的時候,身負重傷,在念州城撿到了我母親的遺物,拚死給我送了過來。
他臨死前,我問他可否有什麼心愿還沒實現?
他說他知道,梁國皇室男子被俘虜到北涼的早已被屠殺殆盡,他只求我幫忙哪怕能救一個梁國皇家女出來,也是好的,至少給梁國留條血脈……蕭逸一頓,又拿出一塊絲巾,蹲下身來,輕輕地幫我擦着滴落的淚水。
我泣不成聲,我原本以為,我該是對梁國皇室沒有一絲感情的,可是……三哥……我想起他曾經悄悄塞給我一盒糕點,他孱弱消瘦的背影……為什麼會如此心酸?
你為什麼會選擇救我呢?
我抬頭靜靜地望着蕭逸,淚水還在滴落。
我竟然從他眼中看出了一絲心疼,蕭逸手忙腳亂地幫我擦着眼淚。
我又問。
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
蕭逸的手一愣,眼神溫柔地望着我,卻沒說話。
他的眼眸若含秋水,那無聲的話語已經不需要過多的解釋,以前我們見過的。
我深深地望着蕭逸,可是在我的腦海中,真的想不起關於他的半分記憶。
可是……他的樣子那麼認真,又不像是在說笑。
也許……我們真的見過吧。
蕭逸是齊國皇帝的正妻王皇后所生,王皇后賢良淑德,陪齊皇戎馬關山,一路坎坷,登上皇位。
王皇后操勞一生,最後病死,齊皇悲痛欲絕,直至現在尚未封后。
太子與六皇子皆為王皇后所出,前兩年,太子突發惡疾,英年早逝。
齊皇身體日漸衰老,太子之位空虛,大齊朝廷平和的背後,是暗藏洶湧的奪位之爭。
如今六皇子四處遊玩,無心皇位,齊皇念及亡妻情分,從未強迫蕭逸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只是,身處浪涌中心,又如何能安於一隅呢?
一把銳利的黑色羽箭對着我,森森寒氣,我看不清黑衣人的臉,箭在弦上,我只能奮力奔跑,可前方是望不見盡頭的黑暗。
箭射入胸口,我摔倒在地,鮮血直流,我痛得說不出話。
告訴我,他藏在哪裡?
黑衣人踩在我的頭上,幾乎要把我揉入地里,好痛……我猛然睜開眼睛,額頭上冒了一層薄薄的虛汗。
胸口傳來陣陣刺痛,我大口喘氣,難以呼吸,又做噩夢了。
我輕撫胸口,那裡有一道猙獰的傷痕。
這麼多年,我已經分不清,那是夢,還是我殘缺的記憶了。
做噩夢了?
一隻修長的手將一隻白玉杯推到我面前,茶香四溢,讓人心安。
我抬眸,蕭逸正靜靜地望着我,一雙好看的眸子溢出擔憂。
讓你在北涼受委屈了,日後,不會再有了。
我眼眶有些濕潤,感激地望着蕭逸,他揉了揉我的頭,卻是越發的心疼了。
我低下頭,眼眸中卻是一片漠然與猜疑,蕭逸的目的是什麼?
我的利用價值又是什麼呢?
在念州有些日子了,蕭逸是準備回京都了,馬車舒適,點心香甜,一路上倒也輕鬆。
這些時日,蕭逸對我過於寵溺了,周圍的侍衛也是依着皇妃的禮儀待我,若是其他的姑娘,怕是早就溺死在六殿下的溫柔鄉里了。
只是我梁時安,好不容易從淤泥中爬出來,又怎麼可能輕易相信陽光?
馬是千里戰馬,沒幾日便到了京都。
一路上熱鬧繁華,百姓的歡聲笑語,我很多年沒聽到了,大齊的強盛從來都不是虛言。
六皇子府邸,高大恢宏,比梁國皇帝的居所貴氣了不知多少倍。
跨入府邸內,古色古香的院落,還有各種鮮花飄香,沁人心脾。
一路上,總有婢女側目偷偷看我,我這才反應過來,蕭逸從下馬車開始就一直拉着我的手。
我眉頭一皺,隨即又露出溫和的笑容,抽出我的手,輕輕幫蕭逸拍了拍袖子。
哥哥,你的袖子沾了點灰。
我的笑容燦爛,蕭逸溫柔地看着我,耳根竟然有些泛紅。
他作勢又想去拉我的手,我不經意側身躲開,天真地問道哥哥,我住哪裡呀?
他收回撲空的手,輕咳了一聲,說道就在前面,那個種滿黎花的院子。
我腳下一頓,抬頭望去,紫色的黎花飄落,淡淡的芳香讓人心曠神怡。
黎花,那是只有梁國才有的花兒,沒想到,故國的花有一天還能出現在眼前,只是……物是人非罷了。
蕭逸安置好我後,便匆匆離去了。
我站在門口,望着那道紅色的身影,直至消失在紫色的花海中。
剛剛紀九在他身旁耳語了幾句,似乎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蕭逸眉頭緊鎖,我聽不大清,只能隱約聽到三皇子……我眸光淡然,大齊皇室暗藏洶湧,過不了多久,又該是一場腥風血雨。
我垂眸,一把紫色的黎花突然出現在眼前,我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倒退了幾步。
一大束黎花後,一個是穿着赤色護衛服的女子,頭髮高高束起,英姿颯爽。
姑娘,我是不是嚇到你了?
她一臉愧疚地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溫柔地笑了笑,擺擺手,示意不礙事。
姑娘,我叫阿岩,是殿下派過來保護你的,若是府上有誰敢欺負你,阿岩定要叫他好看!
阿岩說得認真,就差給我當場比劃幾招了。
我伸手接過她手裡的黎花,笑着問這是送給我的嗎?
阿岩點點,又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
我低頭輕笑,倒是個可愛的人。
將手中的輕輕黎花放入花瓶,我思索片刻,隨即笑着問阿岩,能陪我去外面轉轉嗎?
剛出院子,便看見管家身後幾個小廝抬着幾個大箱子。
管家見到我和阿岩,畢恭畢敬地行了個禮,也沒有過多的逗留,反而命令身後幾個小廝快速地將身後的箱子抬着,生怕我打開來查看。
我倒是沒問,待管家離去,漫不經心地問道阿岩,你猜那箱子裏面是什麼?
阿岩悄咪咪地湊到我耳旁道姑娘,那是弓箭!
殿下親自吩咐,要把府上的弓箭,尤其是黑色的羽箭,全部都收好,沒有命令不準拿出來。
我笑着點點頭,眼底卻不見絲毫笑意。
黑色的羽箭……我轉過頭,眸光泛冷,六皇子府,看來也藏着許多秘密。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無雙輪迴:看到後面感覺很亂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時空行走者:有點類似於從必然王國到自由王國,腦洞很大,故事一般,作者在文中瘋狂抖私貨,但奈何我對上眼了。ps:你們這群人評論都太主觀了,哪裡是客觀的龍空人,給個仙草平衡一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老王修仙記:惡搞流,搞笑文,裏面有很多的梗,每一章都有很多笑點。很歡樂的一本書,我個人很喜歡。評價:糧草與仙草之間,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