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陸宜蓁周時硯
陸宜蓁周時硯

陸宜蓁周時硯陸宜蓁

標籤: 周時硯 現代言情 陸宜蓁
陸宜蓁心一陣慌亂,無奈之下只得求助楊曉天,他答覆說一有消息馬上回復她
三天之後,才從楊曉天那裡知道母親被夏溪偽造了份假病歷送入了精神病醫院
陸宜蓁神經緊繃繃的,她決定去找夏溪
午時的沁園
夏溪慵懶的躺在園中藤椅上曬着太陽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周時硯正低頭認真地在處理文件。
「沈總。」
陸宜蓁將步伐停留在2米之外。
「說。」
周時硯未抬頭,一直垂眸看着手中的文件。
「夏溪偽造病歷將我媽送進了精神病院,求您救救我媽。」
她直接開門見山,知道他在她身上耐心有限。
「陸宜蓁,你除了會玩這套栽贓陷害,你還會什麼?」
她來,周時硯並不感到驚訝,在這之前他接到了楊曉天的電話,內容是跟陸宜蓁說的一模一樣,半月不見,她除了這狐媚之相越來越會迷惑人外,害人的歪心思主意倒是不見長進。
「是真的,我有證據,我……」陸宜蓁慌慌張張地拿出手機,剛解鎖,一陣冷風划過,手機「啪」一聲摔在地上。
「你的把戲真是越來越沒水準了。」
周時硯雙目怒懟,一手緊捏陸宜蓁下巴,像是要活活將她吃掉,南母被送進醫院時夏溪跟他說過,是她承受不住南魏鍾坐牢,癲癇發作才被送進醫院的。
下頜傳來陣陣刺痛,他始終不信她,要再多證據何用。
好在是,雖然沒見到母親,但在楊曉天的幫助下,母親暫時被安置在一個獨立的小病房。
餘暉夕陽中,南母站在窗前憂心忡忡。
「從今晚開始,阿姨就好好在這獃著吧。」
夏溪將氣撒在南母身上。
「夏溪,我們南家待你們不薄,為何你這般陷害我們?」
南母滿是憂愁的臉上一下寫滿了憤怒。
「要怪,就怪你那該死的女兒。」
夏溪惡狠狠的反駁,又一下笑了起來,「對了,忘記告訴阿姨,你女兒的一顆腎在我身上!!
我暫時用得還蠻不錯。」
「你,夏溪你把我女兒怎麼樣了?」
南母驚恐的臉上焦急不已。
「怎麼樣了?
死了,陸宜蓁死了。
哈哈……哈哈……」夏溪隨口一說,笑的任性狂妄。
「你還我女兒命來,我殺了你……」南母瘋了般將夏溪推至窗戶旁。
「你知道你女兒是哪邊的腎在我身上嗎?」
夏溪根本不怕她,知道南母一直心臟不好:「哎呀,本來是左邊的,後來我又不想要左邊的,就換成了右邊,可原來左邊的腎啊,就被我丟掉啦~」南母神情痛苦猙獰,「噗」,一口鮮血直噴,整個身體垂直倒地。
「媽……媽!」
這一幕剛好被趕來的陸宜蓁收入眼眸。
「媽,我是小雪,我來了,你會沒事的。」
她衝上去將母親的頭輕輕地偏向一側,防止呼吸道堵塞,將楊曉天電話撥通,「曉天,我媽在精神病院……」夏溪見狀,立馬一腳踹開陸宜蓁耳旁的手機。
絕對不能讓人知道她的所作所為,現在這種情況,乾脆直接把陸宜蓁也解決了!
她的雙手直接勒住陸宜蓁纖細的頸脖,殺氣騰騰:「很快,很快的,我送你們母女團聚。」
夏溪詭異的笑容帶着一絲顫抖。
陸宜蓁奮力掙扎,雙手掰在夏溪骨節分明的十指上,手術後她的身體本就衰弱不已,平時跑幾步都會出現眩暈感,現在夏溪捏死她易如反掌。
「沈言……你來……」掙扎中陸宜蓁用謊話脫離了束縛。
她攙扶着牆面起身,眩暈中想順勢逃脫,不料,被夏溪轉身一掌推向窗戶旁,「敢騙我!
去死吧!!」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漢兒不為奴:滅蟎靈蟎蟲如喪考妣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驅魔人:有種看恐怖連續劇的感覺。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西遊]原來我是唐和尚:爆笑文,吐槽很精彩,人物描寫都寫出彩,重看好幾遍了,一看就笑哈哈哈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