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歸於山野
歸於山野

歸於山野許念初

標籤: 現代言情 許念初 顧淮野
我活幹得更加賣力
空調有些足,我脫了外套,卻看見周圍嘉賓看我的眼神全變了
江斬:「許念初,你認識顧影帝嗎?」這個時候我還沒有察覺出不對勁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6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晚上有個圍爐煮茶的活動。
我剛把橘子放爐子上烤着,就瞥見門外進來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
桃花眼深邃迷人,稜角分明的臉像精心地雕琢過一般。
顧淮野。
他怎麼來得這麼快?
顧老師。
嘉賓們一一地和他握手打招呼。
我硬着頭皮起身,伸出手。
四目相對,顧淮野那雙桃花眼彷彿醞了無限情,他輕握了握我指尖,扯出抹疏遠客套的笑,對我和對其他人並無差別。
你好。
指尖溫度滾燙,卻在下一秒,隨着他迅速地抽離,好似方才的觸感是幻覺一般。
你好,顧老師。
我也笑,客氣有禮,心底卻有些刺痛。
坐回原位,手裡的橘子寡淡無味。
節目組明顯地想搞事情,圍爐煮茶就圍爐煮茶,搞什麼追憶往昔。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大學時候。
這麼說,許老師和顧老師大學僅一街之隔啊?
許老師那時候認識顧老師嗎?
我不經意地瞥了顧淮野一眼,男人長腿交疊,氣質金貴沉穩,早已不是當年和我一塊兒擠小破出租屋,吃兩塊五泡麵的他。
聽說過,那會顧老師就挺出名的。
話音落下,顧淮野戲謔一笑:是嗎?
我也聽說過許老師!
現場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眼神在我和顧淮野之間曖昧地打量。
顧淮野這麼說,絕對不是想和我破鏡重圓、追憶往昔,當年我就猜不透他心思,一別數載,我更看不懂了。
我扯出一抹笑:原來那會兒我也挺出名。
聽說顧老師大學時挺受女生歡迎,不知道許老師有沒有對顧老師動過心?
何知動過?
顧淮野 size 我都知道。
可絕對不能說。
沒有,當時只是覺得顧老師唱歌挺好聽,和舍友去聽過一次。
許老師大學時也沒談過戀愛嗎?
沒談過。
說出來,連我自己都心虛,我愈發不敢看顧淮野眼神。
見從我這裡問不出別的什麼,節目組又去問顧淮野。
如今我倆是話題中心,只要和我倆相關的,都會掀起網友熱議。
顧老師,最近您頻上熱搜,都說您出道前有個女朋友,藉著這次機會,我們也想問問,顧老師上大學時真的談過戀愛嗎?
眾人屏住了呼吸,紛紛側目。
我沒敢看他。
聰明人都知道這個節骨眼該怎麼回答。
更何況,我剛才話都說那份兒上了,顧淮野瘋了才會承認。
談過!
周遭寂靜無聲。
我猛地抬頭盯着他,卻又覺得自己反應太突然。
鏡頭逼近顧淮野,節目組摁捺住內心的激動,繼續發問:顧老師,您剛才說,您大學談過戀愛?
顧淮野忽而望向我,眼神直白。
談過,被甩了。
腦子有一瞬間的空白。
只是一瞥,顧淮野很快地挪開視線,可足夠掀起我心底的驚濤駭浪。
顧老師居然被甩了,我們更加好奇您前女友了。
顧老師,能不能透露一下,她是不是我們圈子裡的?
顧淮野飲了口茶,輕笑:你們不妨問問,今年有沒有結婚的打算!
這下導演都震驚了。
顧淮野出道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正面回應過感情的事。
即便曝出了和神秘女子同游三亞的事,也隻字不提。
顧老師都這麼說了,看來好事將成。
算是吧,如果她答應。
顧淮野神色沒那麼淡了,眼底擒了柔和的笑意。
原來他的柔和寵溺,有朝一日也會屬於另外一個女人。
心底一陣刺痛,似有一塊兒巨石壓在我心口上,沉甸甸地喘不上氣。
恍神間,我打翻了茶水,茶水剛倒的,燙得我當場驚呼起身。
童星出身的周彤忙拿紙巾幫我擦:沒事吧?
沒事,我去換條褲子。
大腿上的肉刺痛,和牛仔褲摩擦更是鑽心地疼,可我不想失態。
我也弄不清楚,是怕顧淮野看出,還是怕節目組看出。
回了房間,我換下褲子,大腿外側通紅一片,我用涼水沖了下,卻看見鏡子里的自己紅了眼眶。
手機適時地響起。
是閨蜜的電話。
初初,是不是燙傷了,嚴不嚴重?
我強忍着淚意:沒事,就燙紅了點。
沒事就好,不過顧淮野真的要結婚了?
他怎麼能這麼對你?
我們早在五年前就分手了。
我……衛生間門被敲響。
周彤聲音傳來,我套上半身裙開門,她遞進來一管藥膏:燙傷了吧?
趕緊擦上,別留疤了。
你給我買的嗎?
謝謝。
節目組是給我們準備了常用的藥品,不過沒燙傷膏。
你走後顧影帝說有些不舒服,導演就結束了錄製,回來時顧影帝經紀人喊住我,說他屋裡有燙傷膏,讓我給你。
誰沒事會在身上準備燙傷膏?
可特意為我買的,又不現實。
我沒睡意,索性出了門,坐在不遠處的樹下,翻出我和顧淮野的合照。
我看了很久,想刪除,卻又在最後時刻捨不得。
我懊惱地嘆了一聲,餘光瞥見不遠處一個人影,顧淮也不知道何時來的,指尖夾了根煙,看向我的方向。
我嚇了一跳,手機摔在地上,屏幕亮了,剛好露出我和他的合照。
他幾步走過來,俯身要撿,我先他一步,抓住手機摁滅,卻扯到腿上的傷,一個踉蹌摔了下去。
顧淮野伸手撈住我,身畔一片溫熱,我被圈進他懷裡,他擰眉:傷得很重?
沒有。
不重疼成這樣?
顧淮野不知道是沒反應過來還是什麼,一直抱着我沒鬆手。
我摁捺住內心的慌亂,推開他:破了點兒皮,擦點兒葯就好。
他沒說話了。
眼底也沒什麼情緒,彷彿剛才一閃而過的擔憂都是我的錯覺。
屏幕碎了。
他道,我賠你。
不用了。
許念初!
這麼恨我,連我賠你手機都不要嗎?
顧淮野兀自一笑,可該恨的人,不應該是我嗎?
你在委屈什麼?
他低頭凝視着我,一字一句道:許念初,我不該恨你嗎?
我無話可說。
是我提的分手。
我和顧淮野真正地在一起時,剛好畢業。
他在酒吧駐唱,我在一家很普通的公司上班。
他收入很不穩定,我剛畢業,工資也不高,那段日子我倆過得很辛苦。
我記得那日我生日。
我們兩個人身上的錢湊起來都不夠買一個生日蛋糕。
我懂事地和他說,我不愛吃蛋糕。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宇宙職業選手:暫時糧草,番茄算是五白里唯一一個味不太沖的作者了,沒有苦大仇深,沒有亂七八糟的金手指,一般都是努力天賦流,積極向上沒有太大戾氣。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召喚悍妞:設定新奇,後宮,太監。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金屬掌控者:加入替身元素的異能流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