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阮安若獨孤珩
阮安若獨孤珩

阮安若獨孤珩獨孤珩

標籤: 其他小說 獨孤珩 阮安若
新婚當晚,阮安若當眾拋下美艷妻子,連夜出征西北
三年後,阮安若得勝歸來,獨孤珩玄遞上一紙和離書,美眸輕抬,朱唇微動,冷道:「和離
阮安若未作聲,只將人抱進屋裡,低頭堵上她柔軟的唇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阮安若嗓音淡涼:「長公主不必做這些。」
獨孤珩玄動作一滯,片刻才強撐起抹笑意:「是我想做。」
縱使身份尊貴,可面對心愛之人,她不過也只是個尋常女子。
三年前,先帝重病,彌留之際他特立阮安若為攝政王,輔佐國事。
身為當朝公主的獨孤珩玄,也在同年嫁給了他。
只是成婚三年,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阮安若不愛她!
而他所愛之人……正是今日率萬軍歸來的女將軍,江染眠。
靜默間,耳邊傳來的衣料窸窣聲讓獨孤珩玄回了神。
只見阮安若突然指了殿中一男子,對她緩聲道:「那是淮平侯長子孟延南,溫文爾雅,博學多才,是絕佳的夫婿人選。」
「若長公主傾心,我允諾定叫他明媒正娶,整個北安無人敢對長公主改嫁一事,議論半句。」
獨孤珩玄渾身頓冷。
成婚三年,阮安若對她始終相敬如賓,甚至不曾喚過她閨名,她從未有過怨言。
可此刻才明白,原來……他根本就沒把自己當成妻子!
獨孤珩玄的心像被無數根針刺穿,疼得有些難以呼吸。
她艱難地避開眼,聲音發澀:「不必。」
阮安若望着她,眼底情緒不明,但終究是沒再開口。
宮宴結束,兩人同乘一輛馬車回府。
然而還沒走多久,寂靜長街中突然傳來陣急促的馬蹄聲。
馬車被人攔下。
與此同時,一道颯爽的女聲響起。
「阮安若,可否與我單獨說幾句話?」
聽見這聲音,獨孤珩玄四肢頓時微僵。
是江染眠。
阮安若察覺到她的異樣,偏頭望來,緩緩低聲:「她從未怪過你。」
說完他便掀開車簾走下了馬車。
獨孤珩玄心底卻是狠狠一震。
江染眠從沒怪過自己,她知道。
但即使這樣,她還是無法坦然面對自己曾經的閨中密友。
當年邊疆戰亂,江染眠不得不離京率軍平反。
而自己則因為胞弟年紀尚小,皇位不穩,不得不嫁給阮安若……若非如此,如今他們二人,也該有情人終成眷屬。
獨孤珩玄深吸口氣,抿着唇悄悄地揭開了馬車的布簾。
只見江染眠與阮安若相對而站。
兩人郎才女貌,像是命中注定的一對。
望着這一幕,獨孤珩玄不覺嫉妒,只覺愧疚。
這時,江染眠似有所感,抬眼望來。
四目相對,獨孤珩玄瞬間不知所措。
恍神間,只見江染眠對她輕輕頷首。
獨孤珩玄下意識鬆了手,車簾垂下,隔絕了視線……而她心跳如鼓,手指控制不住地輕顫起來。
半晌,馬蹄聲重新響起,又漸行漸遠。
接着,車簾被人掀開。
阮安若站在馬車下看着獨孤珩玄:「我記得你最喜紅梅,玄武街上有一處梅園,明日去賞梅吧。」
獨孤珩玄愣了下,心底除難以置信外,還湧上絲絲欣喜。
她正要開口,卻見他薄唇復啟。
「淮平侯長子孟延南,會陪長公主同行。」
話落那瞬,獨孤珩玄的心口狠狠刺痛。
一股腥甜跟着湧上喉間,她忙轉身掩住唇,咳得像是心膽俱裂。
等攤開手時,只見那白帕上血跡斑斑!
可獨孤珩玄看着那鮮血,蒼白的面色卻彎起抹卻笑:「阮安若,看來明天不能去賞梅了。」
阮安若看着那血,擰起眉,轉頭吩咐驅車的車夫:「送長公主回府休息,再去傳太醫來。」
他沒再說賞梅的事,也沒再提及孟延南。
獨孤珩玄心底鬆了口氣,但握着帕子的手卻緩緩收緊。
阮安若三番兩次提起旁人,無非是想與江染眠長相廝守。
她不是不明白,也不是不想成全。
而是不能。
當年先帝冊立阮安若為攝政王之後,便傳喚獨孤珩玄到養心殿,與她再三叮囑。
「喻家雖世代忠臣,但到底還是外姓,不可毫無防備之心。」
「一玄,明慎尚且年幼,無論如何,你都必須要護住他與他的皇位……」可誰又能知,她夾在唯一血親胞弟和心愛之人中間,兩難抉擇的痛苦?
回到府邸。
獨孤珩玄半坐在床榻上,原本清明的雙眸此刻黯淡無神。
太醫給她診過脈後神色猶豫,言語吞吐不清:「長公主殿下,您體內的毒素已滲入骨髓,怕是……沒有多少時日了!」
聞言,獨孤珩玄的面色卻沒泛起半點波瀾。
「本宮知道了。」
從替阮安若喝下那杯毒酒起,她就知道會有這樣一天。
即使自己貴為公主,可終究只是一介女子。
為了護住弟弟墨明慎的皇位,她最終還是做了最不願做之事,以救命之恩相求,嫁給了阮安若。
兜兜轉轉三年,她心有愧,卻不悔。
這日之後,獨孤珩玄一病不起。
纏綿病榻之際,她沒等到阮安若來看自己,卻等到了他與江染眠同去梅園的消息。
得知這件事時,獨孤珩玄正披着斗篷站在院中望雪。
她伸手接住片雪花,扯出抹苦澀的笑:「白雪紅梅……那景色應是極美的吧。」
剛說完,她的身後就倏地響起了阮安若低沉的聲音。
「長公主若是想看,隨時可派人去喚孟延南。」
玄身形一滯,手臂緩緩垂落身側。
那雪在掌心化成冷水,像是流進了骨髓。
她轉頭望向阮安若,字字緩慢:「身為攝政王妃,與其他男子單獨相處會惹來流言蜚語。」
「不會」阮安若抬步走近,眉眼深邃,「本王在一日,長公主便可做一切想做的事,不必憂慮。」
如此情意綿綿的一句話,卻不含絲毫愛意,只余諷刺。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唐2006:沒看出主角英明神武,只看到主角被逼着做這、被逼着做那,一次次的都是給別人做嫁衣。看了一大半,兩個字:憋屈。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深海提督:總的來說,這是一個來自火星的深海提督,打劫全世界的故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天樞:雖然講的是西方神話,但本質上還是徐公子的東方修行體系披個馬甲。閱讀前最好對埃及、波斯、巴比倫幾個古文明,以及舊約中的故事有些了解,不然會少幾分會心的共鳴。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