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狗血的閨蜜背叛
狗血的閨蜜背叛

狗血的閨蜜背叛一蓁

標籤: 仙音 容徽 現代言情
一時打臉一時爽,一直打臉一直爽
那麼先從幾個逆徒開始!......
狀態:連載中 時間:01-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狗血的閨蜜背叛容徽沈書簡章節試讀第十二章012 衰仔!
容徽氣的肝疼,「小小劍靈竟反噬其主。」
重生後,容徽發現分身不但活得窩囊,還是一個受氣包。
受親手撫養成人的不肖逆徒氣也就罷了。
竟連認主的劍靈也能騎到她頭上耀武揚威,絲毫不將其放在眼裡。
活得無比憋屈!
璇璣無奈道:「師姐,你在授劍儀式中選劍之時,初你就不該用自己半身血救他,讓他魂飛魄散也比養出一個白眼狼好。」
劍靈派和其他仙門不同。
其他仙門是人選劍。
劍靈派則反其道而行。
劍靈派每個弟子經過初級篩選之後,入門的第一件事便是去劍冢尋佩劍。
劍冢每一把佩劍皆有劍靈。
劍靈的選擇關乎弟子能否留在劍靈派修行。
「說來也奇。」
璇璣回憶她們進劍冢之事,疑惑道:「每個弟子只有被挑選的份兒,只有師姐和掌門師兄可以自己選劍靈。」
容徽默然。
分身帶着蘊含渡劫期修為的令牌進入劍冢。
別說只是選一個小劍靈。
就是讓劍冢內的三千劍靈瞬間飛灰湮滅,也不過動動手指的事。
劍冢的劍靈大多是渡劫失敗,找不到合適肉身奪舍的修士棲身之處。
其中不乏元嬰修為之上的天才。
分身的劍靈孤月便是一位天資卓絕的散修,其修為在元嬰之上。
當初他感應到分身身上讓他望而生畏的磅礴修為,狠辣無情的弒殺元嬰期之下的劍靈,出現在分身面前。
孤月冷傲孤僻,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更諳熟少女心理。
他以一己之力屠戮數百劍靈後,自身神魂受創難以維持人形。
孤月將計就計,拖着殘缺的神魂倒在分身面前,佯裝被無辜圍攻的劍靈,花言巧語哄騙分身與他結血契。
彼時,容徽的分身不過是十五歲的萌動少女,心腸柔軟,天真的用半身精血與其結契。
劍靈結契便於主人同生共死。
結契時孤月慶幸自己跟了一個隱匿渡劫修為,卻「扮豬吃老虎」的天才少女。
幻想自己背靠大山,吸取容徽分身靈力,事半功倍的修出實體,重出江湖的美夢。
結契後孤月陡然發現自己上當受騙。
分身分明是鍊氣期的廢物!
心高氣傲的孤月一怒之下封劍。
分身因沒有本命仙劍,無數次死裡逃生。
孤月雖常伴容徽分身,見到她身處險境也絕不施以援手,反而作壁上觀。
如此數年,直到分身修為突破出竅期,劍靈孤月才破封而出,心安理得的享受出竅其靈力的反哺,修補神魂。
劍主與劍靈,如同人與影子。
劍主的修為,決定劍靈的修為。
孤月是個精緻的利己者。
他靠着主人的反哺將魂魄補全之後。
第一件事便是提出解除契約。
分身也不是傻子,自然不允諾。
孤月故技重施,封劍。
直到容徽和卞旭聯姻,天音宗聖女來到劍靈派。
孤月一見鍾情,一劍刺穿分身胸膛以表決心,而後叛主而去。
思及至此,容徽氣的肝兒疼。
「師姐。」
璇璣彈指融掉縹緲峰上的冰雪,怕她心軟,提議道:「乾元傘在沈莞爾手中,你去必定遇上孤月,我和你去。」
以師姐的脾氣,她定不會將孤月怎樣。
璇璣想,殺不了那個狗東西,砍他兩劍出氣也爽。
容徽壓住心頭翻湧的滔天怒火,放好凝霜花,按照記憶找出本命仙劍孤月,不咸不淡道:「我自己去清理門戶。」
孤月白眼狼的程度比分身那幾個徒弟更甚。
自她記憶與分身融為一體後,心中時常湧現悲涼之感。
徒弟與自己離心離德。
劍靈公然叛逃,無數次當眾打她的臉,她都能將這些委屈咽下去。
難怪劍靈派弟子都敢公然對她這個長老指手畫腳。
分身是個受氣包。
容徽不是。
打她臉的。
她會狠狠的報復回去。
快意恩仇才是她的風格。
「這句話你都說了不下百次了。」
璇璣嘟噥道:「到時候肯定下不去手。」
璇璣考慮道孤月修為是元嬰初期,五師姐乃是築基渣渣,急忙跟上去,免得她吃虧。
行至縹緲峰外,璇璣碰上跪在山門外負荊請罪的雲和,扯住容徽衣角,「小雲和跪在這兒已有三日,師姐繞過他吧。」
雲和不僅是分身的第一門生,更是劍靈派繼容徽還有沈書簡後,修為,心性冠古絕今的弟子。
乃年青一代的翹楚,前途無量。
璇璣從聽到容徽將雲和逐出師門到現在,都不相信她真的將其驅逐。
聞言,雲和感激抬頭,波瀾不驚的雙眸頓起波瀾,「師父,小師叔。」
容徽腳步一頓,「七師妹,你可曾聽過一句話。」
璇璣眨眨眼,「什麼話。」
容徽:「勸人大度,天打雷劈。」
璇璣一怔,黑白分明的眼睛凝視一副罪孽深重模樣的雲和,不知師姐在他這兒受了多大委屈,默然。
「小師侄,你師父這回是真的生氣了。」
璇璣憐惜道:「你自求多福吧。」
雲和眼眶一紅,畢恭畢敬的行禮,挺直腰背跪在山前不再說話。
璇璣弱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雲凌峰乃劍靈派主峰,高數千丈。
璇璣中途被王石叫去處理門內事物無法脫身,她將改良版的仙音花做成耳墜送給容徽,耳提面命她一出事便用仙音花傳聲。
容徽臉上的傷還未好全,她帶着帷帽,沒人看見她耳朵上的仙音花。
容徽踩在木劍上輕巧落地,掃撒弟子獃獃的看着她,疑惑道:「聖女何時出來的?」
另一人掃帚一揚,捲起滿地灰塵,接風力吹到容徽周圍,不耐煩道:「管她什麼時候出來的,掃你的地!」
容徽和沈書簡親密無間,縹緲峰和雲凌峰關係非比尋常,因此不待見天音宗之人。
縹緲峰穿出風輕輕和卞旭勾肩搭背之事時,雲凌峰弟子率先口誅筆伐,聲討風輕輕。
也因雲凌峰以身作則,劍靈派那些覺得容徽空有一身修為的,軟弱可欺的弟子才夾起尾巴做人。
小弟子惡聲惡氣道:「聖女,你眼睛長在頭頂嗎?
擋住我掃地了知不知道,讓開!」
容徽心頭不悅的抬手,忽然聽到小弟子咕噥道:「讓你欺負我們五長老,吔屎丫了!
衰仔!」
容徽:「......」「你是想打我嗎!」
小弟子翻了個白眼,「我可是師父最疼愛的關門弟子,小白蓮你敢碰我一下這輩子別想再看師父一眼!」
容徽嘴角一彎,掌門的關門弟子張揚得可愛。
她還沒心胸狹窄到和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弟子置氣。
容徽抬手是整理仙音花耳墜,小弟子誤會了。
「她不打你,我來。」
陰氣森森的聲音從側面襲來,眨眼停在容徽面前。
容徽笑容立刻消失。
那人揚起手,狠辣的掌峰對準小弟子胸口拍去。
 

猜你喜歡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屍體請別說話:沒看過,聽說很血腥,我想說,作者加油,黑吧歡迎你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七條的真空大冒險:先看的聖騎士黎明,很難想像作者這個哲學基佬會這麼細膩。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某美漫的機械主宰:很無聊的小說,人物對話根本不符合其身份地位。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